[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如水 101日
#hoho# #yup#
如水 101日
#hoho# #yup#
如水 100日
#hoho# #yup#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極端的年代 100日
Part 838

自從看見幾個一模一樣的野田菫出現,荒木南早已鐵了心,現實世界都是幻象,他一直賴以為生的那個現實世界、他一直想拯救的眾生,原來什麼都不是,衹不過是一場瘋狂暴走的荒謬幻覺。

富江説:「你好,這位先生,我叫富江。」富江就好像新相識一個朋友,主動介紹自己。

荒木南點點頭,説:「你……好。我是荒木南。」富江給他的現實感比較強烈。

然後荒木南看見地面上橫陳的同伴屍體,這時候,機房的入口處又湧入了幾個一模一樣的野田菫。

荒木南嘆了一口涼氣,説:「富江先生,你可以向我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嗎?」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富江説:「自從你成年之後,有沒有向其他人發問過『宇宙為什麼會存在』這種笨問題呢?」

荒木南想一想,才説:「沒有。」

富江説:「當然是沒有,因為你知道是沒有答案的,就算有人給你一個答案,也不會是最後的答案,對吧?」

「你說得有道理。」

「所以我不傾向和你解說現在的狀況,請你不要再問,可以嗎?」

荒木南似乎沒有選擇餘地,説:「可以。」

富江步向那個金屬箱子,説:「我剛進來的時候,我看見你伸手入內,似乎想引爆炸彈。」

荒木南説:「是的。我的確想立刻引爆它。」

富江説:「你有這樣的能力?」

荒木南説:「這個炸彈基本上由我設計,我當然有這個能力。」

富江説:「好……即是說你可以立刻引爆它,亦可以立刻停止它,對不對?」

荒木南説:「我當然可以做到,但我不會停止,現在就算我不立刻引爆,炸彈都會在35分鐘後引爆的。」

富江説:「炸彈爆炸,我們和郵輪上的所有人都會死。」

荒木南説:「當然,這個就是我們赤軍組織的最後目的。」

「意義在哪裡?」

荒木南本來打算說出一番道理,例如挑戰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和挽救世界上所有被剝削的人那些叫「夢想」的東西,但他忽然決定不說了,因為所謂道理,所謂夢想,其實統統都不是。
極端的年代 100日
【三界Lucifer】第一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l6Jq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二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qaJq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三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76Jq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四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c1R0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五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vmiK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六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hxyX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七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yQ6s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八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jSC_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九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KinhDwAAQBAJ

【三界Lucifer】第十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4%B8%89%E5%B3%B6%E6%82%A0%E4%BA%9E_%E4%B8%89%E7%95%8C_LUCIFER_10?id=gPIUEAAAQBAJ

【三界Lucifer】第十一部 最新上架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mBcvEAAAQBAJ

*available on android and ios

[bouncer] [bouncer] [bouncer]
如水 100日
意義就係 虛無的在虛無地虛無着O:-)
如水 100日
#hoho# #yup#
如水 100日
#hoho# #yup#
如水 99日
#hoho# #yup#
如水 99日
#hoho# #yup#
如水 99日
#hoho# #yup#
如水 99日
#hoho# #yup#
如水 98日
#hoho# #yup#
如水 98日
#hoho# #yup#
如水 98日
#hoho# #yup#
極端的年代 98日
Part 839

荒木南説:「唔……我實在不知道。」

富江單從荒木南的面部表情,知道他所思所想為何,頓了一頓,才説:「真對不起……要你在這麼短時間內接受這麼嚴酷的真相,我知道你很……難堪,對,是難堪。」

荒木南點一點頭,眼前的富江的確賦予了他一份強烈的現實感,説:「眼前一切,是幻象吧?」

富江説:「我只可以告訴你,存在與時間,本身都是一場幻象。你認知的所有東西,也衹是幻象,嚴格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荒木南想了一想,望向旁邊的金屬箱子,説:「那麼,我停止這個炸彈,還是我任由它爆炸,又有什麼關係呢?」

富江説:「其實的確沒有關係……不過,你雖然接受了一切都是幻象這個終極真相,但是你對幻象,或多或少仍有執念吧?至少,你應該願意繼續留在幻像裡繼續存在,只要今天之後,你成功忘記了真相為何?你仍可安心地存在下去的,當中的心理操作,對你們人類來說,其實是輕而易舉之事。你們人類的心理狀態,不是經常利用改寫意識去遷就現實嗎?所謂世界,所謂客觀世界,也只不過是你們意識想像建構出來的東西,只要在某些方面作出輕微的心理調節,整個世界便會不一樣,對嗎?」

「…… ……」聽罷富江口裡那一番似是而非的道理後,荒木南的心彷彿安穩了一點,有了一些寄託。

荒木南喃喃自語説:「那麽……我……應該……怎樣做?」

迷失的羊,到了最後,還需要找尋牧羊人的指示,除非他本身不是羊。

富江笑一笑,説:「你現在立刻過去解除這個炸彈的引爆裝置,然後好好地離開這艘郵輪,繼續活下去。想辦法把今天發生的荒旦東西忘記,然後尋找一個新的開始……或者,你有家人吧?回到家中,好好擁抱和關懷您的家人,我想,那會是非常不錯的事情。或者應該說,那會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結局,至少對於你來說。」
如水 98日
#hoho# #yup#
如水 97日
#hoho# #yup#
如水 97日
#hoho# #yup#
如水 97日
#hoho# #yup#
如水 96日
#hoho# #yup#
如水 96日
#hoho# #yup#
如水 96日
#hoho# #yup#
極端的年代 96日
Part 840

「忘記?」荒木南彷彿對富江説,又彷佛對自己交待今天。

一切的荒旦和無奈。

富江點一點頭,説:「沒錯,這是你應該要做,而且是唯一可以做的東西……」富江指向那個金屬箱子,再引導迷途的羔羊,説:「去吧,解除引爆的裝置,然後離開這所郵輪,就當一切的東西從沒發生過,幹吧!」

荒木南迷迷惘惘地步向箱子,依從指示和引導,伸手入內,靈巧地停止了炸彈的計時器。

富江非常滿意地點一點頭,説:「你幹得很好。」

在場的那些野田菫同樣流露滿意的笑容,彷佛迎接一個全新的開始一樣。

荒木南合上了箱子的蓋,徐徐地説:「就是這樣?一切完結了嗎?」

富江説:「是了,荒木南先生,多謝你的相助。」驀然,富江感覺到全身一陣熱燙,好像有一些東西由內至外在轉化改變中。

富江望向其中一個野田菫,説:「你感覺到嗎?」

野田菫微笑説:「我也感覺到了……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們成功進入下一階段了。」

富江説:「對,你用的形容詞非常正確——是下一個階段了。」

野田菫説:「我們一起去紐約吧。」

富江望向地上本田真央的屍體,平靜地説:「我原本的同伴已經死掉…… 我大概也需要一個新的同伴。」

「新的同伴?」野田菫保留了疑惑的語氣,説:「我應該是你的老同伴才對噢。」

嗖一聲,野田菫身旁的「野田菫」消失了,嗖嗖嗖嗖幾聲,在機房裡其他的「野田菫」也同時消失了。不但如此,其實在同一時間內,郵輪上所有的「野田菫」也同時消失了。

最後只剩下一個野田菫——在富江面前唯一一個的野田菫。

野田菫撓一撓她那把如星光般亮麗的黑色頭髮,説:「的確是一個全新的階段噢。」

富江説:「嗯,你已經能夠控制你的分裂?」

野田菫笑得比銀河更燦爛,説:「我想是的,富江,我正在學習中,或者,我可以幹更多都未定呢。」

荒木南走過去,扶起失去理智的織田森子,對織田森子説:「一切都結束了,我們離開吧。」

織田森子茫然地説:「一切都……結束了?」

「是的,是時候忘記了……」荒木南摻扶著織田森子,離開了機房。

等待他們離開之後,野田菫突然上前,抱著了富江的頭頸。

富江笑説:「你……幹什麽?」

野田菫露出一個狡黠且幸福的微笑,説:「不要說話……好嗎?」

野田菫吻著富江,不知道天上人間。

一個全新的開始……開始。
如水 96日
#hoho# #yup#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