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阿暖 72日
(阿暖:之前每PO拆得太少字,今次會改返。)

前言

雖然已經第3季了,但如果你係新讀者,我相信你都會試吓入嚟搵返個開頭,又或者想知道更多有關阿暖作品的介紹,所以我會將個PO變成旗艦形式,好似大家喺連登睇到的Game PO或者動漫討論PO咁,第一頁大致上都係介紹資訊。

當然,呢啲都只係FYI,完全可以飛哂直接追文。

本PO有正評加更。

懶得知阿暖係邊個,可以直接重煉第一季從頭睇(紙言/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y8l
https://www.penana.com/story/18935/

https://na.cx/i/KdSqOnn.png
阿暖 72日
#1

首先同大家打個招呼先,我係阿暖。

我係土生土長香港人,喺香港出世,香港讀幼稚園,香港讀小學,香港讀中學,香港讀大學,喺香港做嘢,一直喺香港長住⋯⋯

承蒙各位支持,我由2016年起出咗25本書,而且我過去兩年都有喺會展投咗攤位賣書(我開咗一間出版社),都無蝕錢。(以19年香港書展計,應該只有三位小說作者有獨立參展,另外兩位係金庸同埋孤泣,咁當然佢哋兩位銷量一定勁我好多好多,我掹車邊餓唔死啫)。

跟住我會講講,我係點樣走到而家呢一步(花咗超過十年)。

如果你熟悉星座,我會話你聽我係好典型嘅水瓶:忽冷忽熱,唔合群,同正常人好難溝通,都係我改唔到嘅死性。所以我只能透過寫作去表達我嘅內在世界。我亦唔適合抱團,嗰啲一大班作家同輩談笑風生,形成一個才子圈子之類的,我唔係唔想,係我做唔到,因為我係一個好離群的人,往往夾唔到其他人嘴型,令我並唔享受群體生活。

我寫嘢寫咗好多年,放棄唔到。隨住大家讀完書出嚟做嘢,同啲Friend的話題好難再扯去我點樣點樣繼續業餘打拼想出書,因為同現實生活距離好遠,好離地⋯⋯

試過有一個女仔,鍾意我啲文到Print出來攬住疊紙對我笑,然後強行同我分手話同我一齊睇唔到未來,我匿咗喺屋企無做嘢超過一年,寫咗一篇叫《生活在他方》的小說,港台兩地投左大約100間出版社,有感動到一啲編輯,但無提過可以出版,而當全部落選之後,我覺得自己人生已完,就走去自殺⋯⋯咁當然最後失敗咗啦。

咁我睇完心理醫生之後,又死性不改繼續寫文,而因為識咗而家個老婆啦,漸漸從谷底走出來,試過有幾篇文反應幾好,但講到投稿出版都係失敗,咁我諗究竟點先可以成功?

於是我改題材,由寫小品或搞笑鬼故之類,轉為寫長篇網文。

過程係點嘅呢?

由於我當時寫文速度比較慢,所以我要儲文,連同大綱構思要儲到四、五十萬字,大概要花六到九個月,默默寫,無人睇無人催稿,只能靠自律,食完晚飯飲杯咖啡寫到自己頂唔順為止,日日如是。咁儲夠幾十萬字啦,就去一啲熱門文學網站發表,狂風掃落葉咁出文,望嘅係俾當時網站編輯睇中簽約(出文快係必要,因為寫嘢速都度係編輯揀人的條件),而只要無被揀到,基本上就玩完,可以放棄寫下一篇。

試過花九個月寫咗50萬字,分成百幾章來PO,兩個月後總點擊『一百幾』,即係連一個人睇完一次都無,係根本連接觸讀者嘅機會都無。

咁我又再花六至九個月寫另一篇啦,當然之前有好多反省啊又不斷諗上次失敗喺邊啊要狂睇書學嘢咁,幾個月後又拎篇新文去文學網站出PO,又石沉大海。

大概有四、五年時間,我都係過住呢種生活,有時寫咗幾個月突然覺得篇文垃圾,掉咗佢再唸第二個題材,可能一、兩年都唔曝光一次⋯⋯一直到我結咗婚,依然係過住呢種生活,正職之餘花盡所有時間精力寫作⋯⋯
阿暖 72日
然後喺大概15年尾左右,發生咗所謂的『大埔綠Van頓悟』。

嗰時我坐緊綠Van去麥師父燒烤場,咁喺車度我當然係發哂白日夢構思緊文章啦,然後突然成身毛管豎起哂⋯⋯我回憶返以前寫過嘅文,我知道自己點解唔成功了。

我同我老婆講:原來我以前寫文的方式錯左!唔應該係咁寫!我已經知道應該要點樣將一個故事寫出嚟!

嗰時我寫緊一個叫《破軍仙》的故,我就用我新的領悟,將篇文改寫成《黃泉逆仙錄》,寫咗一百章左右⋯⋯

但係呢個頓悟嚟唔切了。

到2016年頭,有一日,我發現自己起唔到身返工。

我訓喺床度,應該係十幾年來第一次真正大喊。我同我老婆講我頂唔順啦,我唔可以再過咁嘅生活,我真係已經盡左力!十幾年啦!我無辦法再做落去⋯⋯

所以我決定咗放棄夢想。

唔再逼自己寫文,唔諗要做全職作家,就甘心做個圖書館員吧!仲去咗報圖書館學Master,讀咗兩個學期⋯⋯

然後我諗,反正無諗住賺錢,將以前寫落的舊文免費PO哂出去啦!

所以我就將已寫成新版的《黃泉逆仙錄》,又PO FB又PO高登(當時未有連登)又香討,總之有平台就PO⋯⋯

跟住我FB專頁由經營咗10年只有86個LIKE,試過一日內就多咗一百,好快就破千。好多人留言讚⋯⋯咁我梗係繼續寫落去啦,於是花咗三個月左右將黃泉第一部埋左尾,人氣亦衝上最高峰。

跟住我就將黃泉出咗書。然後好多人見我完咗黃泉休息緊,就走嚟問返我一個叫《重煉傳說》的舊故,甚至有人話等咗十年都想我續寫返⋯⋯

三年後,我出咗19本書(目前共25本)。

呢三年,我過住嘅係有生以來最忙最攰的生活:每朝五點起身寫文,每日最少發表三千字,唔理係出外旅行,有親人過身,大小病痛,參加婚禮劈完酒⋯⋯總之從未間斷;當中一邊返正職一邊搞間出版社,19本書的製作全部親力親為,仲要保持大量睇書睇戲睇動漫保持知識攝取⋯⋯

但係我從未試過好似呢三年咁開心,咁充實。

當每一次見到有讀者一口氣買哂我全部作品,雖然可能對方只係網上俾錢落單然後寄書,大家連對話交流機會都無,但係我有時會諗:有幾鍾意一個作者,先會願意一炮過買佢千幾蚊書呢?(我自己都只係試過一次,買Kurt Vonnegut的全集,拎到我Hi Hi。但見到書架成套書排到整整齊齊,嗰種滿足感係難以形容)

當面對呢種熱情,我都會覺得壓力好大,戰戰兢兢,覺得自己唔配,無資格接呢張單。

因為我好怕會辜負呢份熱愛。

從而又令到我想聽朝再早啲起身,再夜啲訓覺,希望能寫出更加好睇的劇情,令大家覺得無信錯我。


多謝各位。
阿暖 72日
#3
本PO作品介紹:

https://na.cx/i/gBPR9jo.jpg

《重煉傳說》

本文樓主原創。
- 逢二、四、六、日出文,除此外有多就算「加更」。

https://na.cx/i/ta06dUf.png
第一季(新生王篇)
被檢定為絕對潛力者的平凡高中生,銳意成為帝京異能學園校史上第一狀元(兼工蜂)的熱血傳奇!

想從頭追返第一季,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y8l
https://www.penana.com/story/18935/


https://na.cx/i/yHx4K1W.jpg
第二季(桔梗王座篇)
天佑同學將會代表帝京,行走煉界天下。

想從頭追返第二季,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Pml
https://www.penana.com/story/64852/

第三季
https://www.shikoto.com/i/5Y0
https://www.penana.com/story/66355/

重煉實體書已出到第四季(第四季《邪風歌》全四冊出完),如遇各大書店缺貨,敬請訂書或往『暖島出版』/ 『Penana』網站查詢。

樓主官網自介:
https://www.warmisland.com/5572-2/
樓主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warmisland
Instagram:
@warmislandpublishing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阿暖 72日
#4
https://na.cx/i/oVB1Nga.png
阿暖作品介紹:
《黃泉逆仙錄》

我自無間地獄來,覆手黃泉逆天滔,任你三界怎抵擋,仙牆魔壁亦決堤!
(仙俠,熱血,練功)

想從頭追返,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viM
https://www.penana.com/story/64512/


*《黃泉逆仙錄》實體書(全七集)已出版,好似話有啲集數有非公開外傳!

第二季《殺神盟》已開波。
阿暖 72日
#5
阿暖作品介紹:

《天火傳承》
(西方奇幻,屈機文學)全文290章,已全部發表。

想從頭追返,請去「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i/vMs



樓主仲有其他舊故,散落網上各處,有緣搵到可以睇下:《藍色見鬼眼》,《天佑假期》,《例行公事》,《燃燒吧天使》等等。
阿暖 72日
#6

一些創作心得:

以下會有關於《天火傳承》和《黃泉逆仙錄》第一部的劇透,請慎入。

其實我創作的歷程是這樣的:天火,黃泉,重煉。(當然重煉第一季的前一百幾章,是在更早期就寫出來了,目前是徇眾要求的續作)

如果論喜愛程度,當然三篇都一樣。但如果說對創作的滿意程度呢?

首先,因為《天火傳承》對我來說是非常久遠的舊作了,如果以我目前眼光評判,其實好多段落都寫得不是太好。

當然我盡力在天火裏表達出最曲折離奇的情節,與此同時也不忘讓雅克不斷升級變強這個重點(我天火最喜歡的部份是幾位富有特色的配角,我會在以後章節再詳談)。

以我的看法,一篇小說裏面,能否做到角色之間有強烈的愛恨糾纏,是非常重要的,會極度影響讀者的投入感。

在《天火傳承》裏面,我故意安排絕大部份的配角角色都是主角的助力,畢竟序章就是三大神人爭著養成雅克了,這當然是很爽。但其實我在創作當下,並沒有太過重視所謂的「劇力」,就是培養角色之間「有多愛,有多恨」的「牽絆」,由於角色關係而產生喜怒哀樂等是比較輕的。

我記得在眾多天火角色中,明顯有因劇情而劇烈轉變的,是那個「妖猿鬥聖普倫斯」,但其實也是才花了幾章就由敵人變同伴,我覺得以這個角色的個性來說這樣的安排是合適的,但是我總認為天火應該要有一些令雅克愛得更深或恨得更深,又或是說更多生死與共和生死相向的人物。

其實在天火,雅克的旅程傾向走馬看花,對老婆菲兒的感情可能還沒有比那位老師(我忘了名字)濃烈,兄弟情啊等等都是輕輕帶過,唯獨就是有好多厲害的人一直照看著雅克,這當然都很重要,但我認為如果是19年的我來寫,我會令這個故事再多刻劃一些角色彼此的關係,令大家更愛或更恨(或愛轉恨,或恨轉愛,或更反覆)裏面一些角色。

當然我不是在否定天火,這只是根據「劇力」而言我對天火的感想,天火還有很多優點,容我在後面的章節細述。

至於黃泉,我相信很多讀者都很喜歡這個故事當中濃烈的愛恨情仇,其實就正是在寫作黃泉的時間,我在寫作方面有一次很大的開竅,然後我在創作角色時,會注意著這些角色如何和主角碰撞出有血有肉的「生命與生命之間的對撞」?

黃泉的配角們都有「心」,身為作者都很容易著緊他們,只是論角色的有趣程度個人就認為比不上天火(我極愛保祿,甘度夫和萊恩的三人組,另外羅德,貝拉,全部都是神來之筆,只是天火角色的「心」有點不足,這後述。)
阿暖 72日
黃泉第一部其實劇情不多,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龐大系列的前奏曲,論劇情轉折是不能跟重煉相比的;但黃泉的著眼點是在於那種「角色間割捨不開的情懷」,當中還包括了仇恨。

當然余思敏便是第一部的重點角色,其實黃泉一是由幾位女性作色所引導推進:幽小魂,小青,余思敏。
所以就個人來說,黃泉一的劇力是在東風堡余思敏死然後周謙怒斬倪無畏為高峰,然後接著只是順劇情一直爆Boss直至結尾,很簡單直接。沒有一個角色不是燃燒殆盡生命地戰鬥的,不管是一些小配角還是壞人都一樣。這也導致到我寫在八風山城宋軍強姦瑜師姐和徐小可時,惹來了讀者的怒吼:而我亦被逼要改劇情,變成只是強姦未遂,當時鬧得沸沸揚揚啊。

當然被罵不會開心的,但我知道這是由於大家太過著緊一些故事裏有好感的角色,所以無法接受她們被傷害。我在狼狽改文的當下,亦了解到其實這只是因為讀者喜歡這個故事。當然,我是在衡量過「未遂」跟「已發生」對故事品位影響不大,才會決定修改。

我一般不太主張因讀者意見而改文,而我收到的絕大多數意見也是一樣:讀者比較樂意見到我依著自己認為是最好的想法去創作。

----------------------------------------------------------------------

至於重煉,這是一個世界觀非常自由的故事,而且可以容納很多的角色,我在條件允許之下,試著為劇情鋪設很多的伏線,角色間有著藏在主線背後的前因後果,根據我聽回來的意見,很多人都喜歡看到重煉強者們在集體密謀和安排甚麼,然後各重煉們彼此鬥法,勾心鬥角的場面。

由於我決心把重煉寫成比黃泉更壯大,因此除了只是「上個山打山賊」的過程裏發生愛恨情仇外,我把角色的故事線拉長:比如大仲馬和追的糾纏,由第一季延續至第二季,這當中兩個角色都像是在跑過山車,有威風過,有報應過,有死裏逃生,有逆轉反壓,又有墮落黑化,有時又好像改邪歸正。各位知道這兩個角色只算是重煉中的配角,而我還是希望把他們的經歷刻劃得有血有肉,彼此都恨不得對方去死,然後穿插在天佑的主線裏,當然後來天佑亦有牽入這兩人的糾纏,導致出我認為是第二季最精彩的一段(恕不劇透)

此外還有黎強,還有藍雪琪,還有刑天,這些都是重煉裏的重要角色,雖然刑天第二季出場很少,但我亦為這個角色一直安排著各自的主線,大家一直留意就會發現,他們經歷的轉折和傳奇性是不會比天佑少(藍雪琪的大家在萬仞孤城篇已經看到了)
阿暖 72日
所以說重煉輕鬆嗎?重煉是很輕鬆;但創作重煉比創作黃泉或天火輕鬆嗎?當然不是。

如果大家有留意重煉,你會發現當中有很多很多潛藏的伏線,會導致角色間的牽絆一直加深,直至爆發。
好像剛剛出場的角色猛獅詹姆,他並不只是一個打完死了就算了的角色,你會看到他如何跟天佑建立起一段很多讀者認為是「重煉當中最深刻的人物關係」;還有鍾永賢,這也不單純是個唯命是從的小弟,在以後會告訴你這個角色跟整條主線如何發生影響。

我是在用一個輕鬆的語氣文風去寫一個非常有血有肉,而每個角色都有媲美主角奇遇的壯大故事。
我是非常誠意邀請大家好好去品味重煉。

謝謝。下一篇講「角色」。
阿暖 72日
222.雲海
  
到訪亞里士多德研究所一行,還有些事情需要補充一下。
  
小冥不是被野雞一雄的悍王打爆重傷,目前正由亞里士多德負責治療的嗎?
  
本來天佑是打算要回小冥的。因為以他對冥鬼一族的了解,只要小冥穩住性命的話,大概靠著大量進食就可以把其餘外傷完全恢復了吧?被困在研究所深度療養了那麼久,有點不尋常呢。
  
在天佑詢問之下,亞里士多德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本來小冥是應該完全恢復了,只是我最近在人工冥鬼的思維上又有新突破,所以忍不住使用到小冥身上去啦。現在……正值實驗的關鍵時刻,所以要讓它多留一些日子了。」
  
亞里士多德帶天佑去看看培養皿中的小冥。
  
「你、你把小冥……」
  
「這只是暫時性的,只要進化完成的話,應該就不會是這個模樣了。」亞里士多德補充道,「我把冥鬼的基因鎖一口氣解鎖到第五層啦!」
  
天佑雙眼一睜,盯住這名白髮老者,心想:『你瘋了吧?』
  
「聽我說,我對小冥有這樣的計劃啦。」
  
然後亞里士多德湊到天佑耳邊,故作神秘地講解著一個邪惡的陰謀。
  
天佑聽著,嘴角漸漸往上勾起了。
  
「確實是很值得期待啊……好吧,我就讓小冥在你們那兒多留一會。」
阿暖 72日
然後鏡頭回到叛蝶。
  
「……讓我前往光明雲海探望志玲學姐?」天佑喜出望外啊,他以為還需要再等待一些時日的。
  
叛蝶攤攤手,一副也是逼不得已的樣子。
  
「我就不怕老實跟你說,我的原意是想儘量把你拖著,不讓你去見志玲的……只是,在種種局勢轉變之下,如今的情況已跟數個月前完全不同了,關鍵就在於搶塔戰第三回合的完結方式。」
  
叛蝶此時所指的,便是天佑利用聖屍鞏固了光明七塔結界,為保存帝京實力立下汗馬功勞的這件事。
  
要注意的是,光明七塔之所以呈現弱勢,只是由於任務限制著只能讓資歷六十年以下的年青法師所主持……他們是遠遠無法發揮七塔結界真正的威能。要是讓七名重煉級的光明法師共同主持結界,則甚至連一倍數量的重煉也無法撼動分毫吧?
  
而從另一方面說,天佑收取聖屍戰隊,其實也有些『乘屍之危』的意味:要是這些聖屍展現出其生前顛峰力量,大概當時反手就把天佑拍死在光明六塔內,又或是把天佑反控制成奴隸,絕不會發展成如今局面了。
  
正由於當下環境,老牌強者們被限制出手,造就了年青一輩有了足以影響大局勢的機緣。天佑即為其中受益者之一。
  
「共濟會如今已是不得不大大仰賴於你繼續出力支援光明七塔結界了。近來在會內已有強烈呼聲,邀請你進入光明雲海接受加持,好把你跟共濟會的命運再綁定得牢靠一些。既然他們將會主動邀你去,那不如讓我先把這個人情賣給你了,免得你以為老師是唯一妨礙你進入光明雲海的阻力啦。」
  
再加上之前叛蝶拒絕天佑的理由,是當時他的精神領域正受到祖蜥之靈入侵,怕天狼星會借此搗亂光明雲海,但其實這更多是一個藉口吧?而經過拜訪龍琦惠香一行後,天佑的精神禁界消失,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天佑再沒有被祖蜥入侵控制的風險了。
  
甚至從戰鬥影片中看到,天佑似乎還習得了震懾祖蜥戰魂的新手段呢(指戾魔吧)。
  
叛蝶道:「由於這時機很大程度上是由你自己所創造的,所以我也無話可說,只得服了……」
阿暖 72日
「那事不宜遲,我們就出發吧!」
  
天佑一股腦兒就衝出去了。
  
「等等!」叛蝶叫住了他,「你真的不害怕……這是個專門為你設下的陷阱嗎?」
  
叛蝶說罷,渾身驟然散發著一股正邪不辨的詭異氣息。
  
天佑眨了眨眼睛。
  
「叛蝶老師要設陷阱坑我?為甚麼?」
  
「從我引發天草堂分裂,故意藏起連志玲,協助共濟會如今幾乎執掌帝京半壁江山等等……這還不夠可疑?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老師請說。」
  
「因為我的名字裏有個『叛』字。」
  
「哈!……老師不是在開玩笑?」
  
「要是我認真的又如何?」
  
天佑聳聳肩。
  
「既然如此,我會成全老師啊。」
  
「成、成全我?」這可真是超越叛蝶想像,最荒謬不覊的回答了,「那麼你連性命都可以不要嗎?那志玲呢?」
  
「我會把志玲學姐平安帶回來,也不會讓自己死的,然後我也要欣然被老師背叛……這樣就皆大歡喜了吧?」
  
「……你在第三回合結束時,被那天羅刀兵敲到了頭嗎?」
阿暖 72日
天佑看著叛蝶,目光清澈如水。
  
「要是真如叛蝶老師所說,你因為名字有個『叛』字而必需要背叛大家的話,那我相信這應該是不可抗逆的命運,甚至攸關老師的修為性命……所以我樂意成全老師這個『叛』字;而另一方面,我知道老師的本意,並不想要傷害帝京和志玲學姐,所以我也會努力保護好老師重視的人,免得老師他日會因此而悔恨的……」
  
好天真的態度啊。
  
但同時又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情氣概:企圖成全重煉強者的我意,但又決心要在她手底下保住自己和志玲的安危?這豈不等同於正面挑釁一名重煉強者:『你是殺不死我的』嗎?
  
叛蝶驟然肩膊低垂,一副渾身無力的樣子。
  
恐嚇一個傻瓜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根本不懂得害怕啊……
  
「你就那麼信任我?」她問。
  
「嗯!我信任老師!」天佑點頭,並無一絲遲疑。
  
叛蝶的嘴角往上勾起來了:這……真是一份堅定到盲目的信任啊。
  
「我明白了,你跟我來吧。」
  
叛蝶帶著天佑,堂而皇之的進入本部內的共濟會大樓。
  
天佑莫名其妙地受到了大家的歡迎啊。
  
對共濟會會員來說,在光明七塔有失守之危時,天佑及時祭出聖屍襄助,這已是一件挽救眾多同伴性命的大恩情了。
  
再說此事變相公開了他的大師身份:而且這位大師還能把聖人(的遺體)收為小弟,這該是何等崇高的存在啊?這位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阿暖 72日
還有天佑是『不計前嫌』地出手幫助的:共濟會曾對吞噬天草堂虎視眈眈,甚至令天草堂因而分裂,而且還曾對他這位(教外榮譽)大師保持敬而遠之的孤立態度……如此想來,就更顯得天佑乃大器之人,值得欽佩。
  
甚至連招牌人物章栢芝學姐,都親自出迎呢:「你來了啊天佑同學。」還親熱地挽住他的臂膀,把嬌軀貼上去……
  
至於那些變節了的天草堂同學,則是態度各異:有前來刷好感度的,有直接道歉希望不計前嫌的,也有滿臉尷尬不知怎麼面對天佑的……甚至還有不少人暗示想要脫離共濟會控制,回歸『真正』的天草堂啊。
  
戰績論英雄,本來勢孤力弱的『叛軍』,在經過三個回合的輝煌戰史後,終又被廣泛認同為天草堂的正宗了。
  
反而投了共濟會這一支,不知是否受到光明結界護祐而太過安逸,反而發揮不出天草秘法在戰場上的最大威力。大概天草秘法跟光明魔力兩者沒有甚麼化學作用能產生吧?
  
如此一來,叛蝶當初讓天草堂分裂的謀劃,就開始被認為是一次破壞性的錯誤判斷了。
  
叛蝶在共濟會的支持度大幅下降。這從不少人迴避的眼神和冷淡的態度,就可輕易看出來。
  
當然叛蝶身為重煉強者,不管人品好壞,在帝京還是有足夠震懾力的,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然而天佑同學眼中,叛蝶老師也不過是一朵鮮花,鮮花就該要有惜花人去呵護啊。
  
天佑都幾乎脫口而出說『老師你就回來天草堂吧』,只是他突然靈感一閃:老師的名字有個叛字,那她如今的狀態豈不是……?
  
天佑被領到了大樓的天台。
  
叛蝶俏手結印,隨即一道透明階梯直通天際……
  
還好這是自動電梯,踏上去就能緩緩上升的。
  
這當然不是普通的電梯,而且某種傳送結界,因此心急想要飛到雲上去是不可能的。
  
電梯穿進一處金光四溢的虛幻雲層。
阿暖 72日
沒幾分鐘,天佑就身處光明雲海中。
  
所謂雲海,地面真的是以雲來構成,踩上去有點輕飄飄的,不太習慣。這雲海似乎是多層構造,由不知多少大小高低不一的浮空雲層組成,彼此以透明自動階梯連接,好像也不能飛。
  
雲海裏的人們比天佑想像中的多,大概這算是共濟會的一個私密據點吧?當然所有人都一律穿著共濟會服飾。
  
天佑目前身處一片偌大的廣場。
  
章栢芝和叛蝶不知何時都不見了。
  
而站在天佑面前……
  
一名穿著類似仙女服飾,跟共濟會的白袍畫風完全違和的空靈女子,已經在等待著了。
  
「我是貞德,33度大師,算是共濟會於世俗事務上的主理人。我會經過嚴格的審核,並經過光明之眼的恩准,決定向你,27度大師天佑,開放進入光明雲海的權限。」
  
這位貞德大師很會說話啊,先表明自己是33度大師,比天佑高階得多,可以強勢立場跟天佑說話;然後就是把『邀請』說成『恩准』,保持著身為大組織的尊嚴。
  
「可是這進入權限是有條件的:你必需要正式皈依光明,從你的頭銜裏拿掉『校外』和『榮譽』兩字,而且必需歸還全部本會聖人的遺體,並接受光明仲裁庭的裁決。」
  
「裁決?」天佑反問,「原來我這次是來自首的嗎?」
  
被天佑收在儲物空間中的聖屍們,此時開始蠢蠢欲動了。
阿暖 71日
223.聖屍的表態
  
貞德拔出劍來,朝天一指。
  
從天上閃出一道光明之力來,天佑一個恍神,就發現自己被上了手鐐。
  
「等等!怎麼劇情急轉直下了?還上我手鐐?不是說有仲裁庭嗎?我還未經審判吧?」
  
「我身為33度大師,有權力隨時開庭。」貞德隨手一揮,驟然廣場上逐一閃現約十多名白袍掩面的身影,遠遠圍成一圈,把天佑包圍其中。
  
貞德身前還閃現出一個法庭的主持檯,檯上有光明之眼圖案,桌面上還附有小鎚子一個。
  
貞德執起小鎚子,『咯咯咯』地敲打著檯面……看上去也蠻萌的。
  
「陪審團都到齊了,現在就可以開庭,你滿意了吧?」
  
「敢問貞德大師,我何罪之有?」天佑問。
  
「擅自偷取和操弄聖人遺體,明顯是對光明的污衊和不尊重,這可是侵犯了光明十戒的第一條,極端重罪呢!」
  
「可是我……」
  
「不用狡辯了!就算你操弄聖屍的目的是保護光明七塔,也是功不抵過!你有罪是一定的了,本來我們還想要上門通緝你的,但想不到你竟然主動找上門來,這就省下我們不少功夫了。」
  
場上傳來各陪審團們的竊笑聲。
  
「不過你也別太擔心,光明之眼是仁慈的,苦獄可免,不過就需要留在光明雲海裏接受長期讀經輔導,由我會大師們向你傳授正統光明教義,讓你徹底改過自新,以後就不會作出此等犯戒行為了。而且我們也可為你作特別假釋,讓你繼續進場參加搶塔戰,不過架打完了還是要回來繼續讀經贖罪。」
阿暖 71日
貞德又敲起了小鎚子來。
  
「就這樣!審判已經完成了,把犯人拿下去,先讓他正式皈依光明,然後就開始讀經了……」
  
「等等!」
  
貞德不滿地道:「天佑,我勸你還是不要作無謂掙扎了。你想想看,這場審判的結果,對你百利而無一害呢!只要皈依光明,熟讀聖典,你在共濟會的前途實在不下於我啊!光明之眼實在是太慈悲了,你應該是連感恩都來不及,不惜推開眾人跑到光明之眼前俯伏痛哭認錯才對,還等等?」
  
「我否認控罪!」
  
全場嘩然。
  
「在、在光明雲海的聖地光輝中,竟然還有如此冥頑不靈的黑暗?」
  
「此子的罪孽太深了,恐怕需要讀經千年,才能把他的劣根性糾正過來啊……」
  
「竟然連這樣的罪人也要拯救,光明之眼實在是太偉大了。」
  
天佑心想:這共濟會不愧是邪教啊……搞這麼一齣大戲來,就為了對我宗教洗腦嗎?這不是比天狼星還要可怕?
  
貞德又『咯咯咯』地敲桌子,示意眾人安靜。
  
「你憑甚麼否認控罪?」
  
「我要傳召證人!」
  
「先說說看你要傳召誰呢?」
  
「就是當事人:聖屍戰隊。」
阿暖 71日
然後數十名面目祥和,但明顯是死人臉的乾瘦屍體,在天佑身後站成一排。
  
眾陪審團又在竊笑了。
  
就連貞德都輕笑不已。
  
「我本來都沒打算出動這殺手鐧了,免得局面難以收拾不好輕判,但既然你要把焦點轉到被你冒犯並強行控制的眾位聖人們,那就成全你吧!各位聖人啊,你們已經回歸到光明的懷抱,再也不用被這位誤入歧途的年輕人操控了,你們就當面指證此人,把他的罪行公告世人吧!」
  
理論上說,聖屍只是聽從命令的傀儡,最多就是保有崇尚光明而厭惡黑暗的本能罷了。
  
或許光明雲海的光明力量太充沛了吧?此時聖屍們的思想也活躍起來,而且還能讓眾人聽到他們在想甚麼,就像是腹語術般。
  
他們在想甚麼呢?
  
『你們這班傻勁,要不是我們有意默許,這位天佑小友會有能耐把我們收伏為打手麼?』
  
『我們是主動向這位小友表示臣服的,並沒有受到任何逼迫,而現在我們也不想解除契約,就當定這位小友的打手了,不行嗎?』
  
貞德完全無法理解啊。
  
「可、可是……這裏是光明雲海,乃共濟會人人夢寐以求的終極歸宿啊!聖人們啊,你們在光明雲海都有自己的專屬靈位,以後每天接受會眾們的敬拜,這樣不好嗎?」
  
聖屍們一臉慈祥地『呸!呸!呸!』,雖然它們並沒有口水可以吐啦。
  
『我呸!留在共濟會內當花瓶,供你們跪拜叩首?那你不如把我們直接燒掉算了!』
  
『我們生前為共濟會付出的還少麼?死了還想要利用我們的屍體?妄想啊!』
阿暖 71日
然後眾聖屍們滿有默契地,同時向天佑同學單膝跪下,以示臣服!
  
聖屍們……叛變了?
  
貞德和眾陪審員們都傻眼了。
  
「各位聖人啊,你們、你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以你們的身份地位,不需要對這位資歷奇淺,大師地位又是摻水的小伙子低聲下氣吧?調轉過來還差不多……」
  
聖屍們恥笑連連啊(注意他們永遠都是慈祥臉的)。
  
『小娃娃你懂甚麼?你以為奶大就有道理了嗎?我老人家正好是蘿莉控,不吃你這一套!』
  
『正是這小伙子年紀輕輕就能混上27度大師,才不能小看了他!』
  
『歷史上應該還沒有人及得上他的晉升速度了吧?說不定此人就是將來的教皇,甚至連荷露斯之眼都要向他獻媚啊!不趁這條大腿還沒長粗壯時就佔個好位置,將來就沒有你抱大腿的資格了!』
  
其中一名陪審員(他也是德高望重的大師)看不過眼,顫抖著手指向聖屍們……
  
「你、你們身為共濟會聖人,現在要當著光明之眼的眼底下……背棄光明了嗎?」
  
聖屍們全體靜默了三秒。
  
『哇哈哈哈……!』然後同時指著此人大聲恥笑,笑到彎腰捧腹了(還是慈祥臉哦,以後不強調了)。
  
『這真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愚蠢的話了。背棄光明?我們為甚麼要背棄光明啊?』
  
『現在那個大逃殺搶塔任務,甚至說帝京的存亡,不是都掌握在我們這班老朽的手裏?用俗話說,我們捏著你們的春袋呢!』
阿暖 71日
『我們不只不會背叛光明,還要借著我等在共濟會內的地位,盡情索取我們應得的福利!予取予攜,哇哈哈哈……』
  
『你們這班小屁孩聽著!老子當聖人時,你們毛也未長齊呢!剛才為難我們這位天佑小友得這麼爽?現眼報來了!給我排著隊跪下,向天佑小友認錯!讓小友每人賞你們十下耳光,好下了這口氣!』
  
「你、你們太過份了……」
  
『呵!不肯就範嗎?那我們第四回合就罷戰!』
  
「各位聖屍大人,不用替我拉仇恨了啦。」天佑連忙道,「我沒有打人的興致啦,要打你們親自動手吧?」
  
『那我們就不客氣啦!』
  
原來這班陪審員裏,有不少都是這班聖屍生前的徒弟或徒孫,如今聖屍們見到這些後人如此有眼無珠,連天佑小友都敢欺負,自是恨鐵不成鋼啊!不狠狠教訓一頓怎麼行?
  
而這些身為共濟會大師的陪審員,都是個性保守,尊師重道的,被聖屍們教訓,他們都不敢還手啊……統統被揍到變豬頭!
  
『怎麼樣?還敢審判我們這位老大小友了嗎?』
  
「不敢了!不敢了!無罪釋放!」
  
『才無罪釋放?豈有此理!吃拳頭還吃不飽吧你?』
  
「有賞!重重有賞!天佑大師拯救並釋放眾聖屍有功,守護光明七塔結界有功,理應重賞啊!」
  
『那應該要賞甚麼好呢?』
  
「這、這……應該讓天佑大師予取予攜,他想要甚麼就拿去!都是自己人了,光明雲海的寶物不就等於天佑大師的寶物嗎?」
阿暖 71日
『哇哈哈哈!這還差不多……都給我散了!』
  
仲裁法庭解散了。
  
『小娃兒你別走!你叫貞德吧?嗯……你將來有當聖人的潛質,給你一次機會,跟著我們一起闖蕩光明雲海!沿路有甚麼需要解鎖的寶物或修煉契機,都給我乖乖打開!要是你手腳勤快的話,好處少不得你的一份!』
  
貞德真是傻眼了。
  
「我……要跟著天佑和這些聖屍大人們……一起打劫這光明雲海嗎?」
  
這批聖屍到底吃錯了甚麼藥?是不是放置太久過期變味了,怎麼會變成了流氓畫風?難道是被那位天佑帶壞的?
  
然後在貞德大師被逼帶路下,眾聖屍們一字排開地簇擁著天佑同學,浩浩蕩蕩地闖入光明雲海。
  
名符其實的橫著走路!
  
『哇哈哈哈!這光明雲海我也有數千年沒有來過了吧?好像一切還跟以前差不多,在新增寶物方面沒有甚麼進展嘛?』
  
『一場來到光明雲海,當然是要偷學極品魔法了!大預言術,裂天聖光,咒殺箴言,要先讓天佑小友學哪一個呢?』
  
『人家的光明技能樹還是空空如也的呢!別急!打好根基,從頭開始培養吧!』
  
『先走那邊!我記得那兒有個光明魔力池,泡一泡就能學會聖光彈!』
  
『也順便我們這些老朽也泡一泡,洗去身上的蒙塵吧!』
  
『貞德小娃兒,你有帶比基尼吧?待會得要替我們輪流擦背呢!』
  
「我怎麼會隨身攜帶比基尼!」
阿暖 71日
『那就脫光吧,哇哈哈哈哈……雖然我是蘿莉控,但說不定天佑小友會喜歡像你這樣的身材呢!』
  
兩名女會眾從旁殺出。
  
「這個……比基尼的話,我們剛好有帶。」
  
「可以讓我們一同跟著,沿路侍候各位聖人和天佑大師嗎?」
  
兩女正是鄭家純和鄺書瑤!
  
『你們好會把握機會啊?好!就讓你們隨行侍候吧!貞德,你也別想脫身,這比基尼你待會也是穿定了的!』
阿暖 70日
224.光明魔力是甚麼?
  
本來共濟會搞出這個審判來,也沒有甚麼惡意:他們只是想要把天佑牢牢掌握在手中,最好把他的根基從天草堂連根拔起,移殖過來共濟會吧。
  
貞德等人最大的誤算,是以為那些聖屍大人肯定是千般不願地被天佑所操縱……因為這些共濟會聖人生前地位是多麼崇高,按照目前在生的聖人所估算,應該都是極難侍候,自視極高的人啊。
  
這批聖人是陪同在光明六塔裏殉道死去的,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情誰都不知道,只是在天佑把它們喚醒之後,竟然就全部性情大變,變成一批痞氣十足的流氓了。
  
也不知道他們是被天佑教壞,還是在光明六塔時被另外某些人所荼毒了。
  
最好笑的是,這批聖屍還死心塌地把天佑當成老大……
  
『不要勞煩天佑小友,你就好好泡溫泉吧!練功這些粗重工作,讓我們代勞就好!』
  
雖然說有些基本光明魔法,泡一泡魔力池就學會了,但一些進階級別的,還是需要修煉一下,或是需要完成某些任務才能習得的。
  
只見聖屍們直接代替天佑練功做任務,然後把魔法獎賞和修煉成果都存進一個光球裏,連同操作心得啊領悟之類的打包在一起。到了最後再把光球打在天佑身上,就等於一口氣學會全部魔法,兼熟練度滿點了。
  
『來來來!這裏有把無主的光明魔杖,把它打碎然後吸收進你那把大劍裏吧!』
  
『哇哈哈哈……是儲存光明魔力的礦石,品質還算不差,來!見者有份!』
  
「謝謝!謝謝苦修士大人!」
  
鄺書瑤和鄭家純已經有過跟天佑共同打劫共濟會寶物的經驗了(在光明六塔),食髓知味,她們連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啊。
  
貞德可就掙扎了。
阿暖 70日
這光明雲海等於是個寶庫大集合,而各個寶庫的開放權限都不一樣,視乎各人在共濟會的貢獻度……而現在這批聖屍明顯以『不爽就不替你們主持光明七塔結界』為要脅,逼迫貞德沿路都要開放所有藏寶地和修煉地的權限,讓他們予取予攜!
  
甚至不久前被被逼獻出第一次:穿著比基尼去輪流給男人們擦背。
  
『我早該聽叛蝶所說:對這個天佑一定要採取巴結和利誘的路線,威逼是不行的!現在真是踢到鐵板了啊……』
  
天佑同學倒是對光明魔法並沒有很大的渴求:畢竟這一系是他比較陌生的,他目前唯一拿得出手的光明系大招,就算是以大惡龍雀使出的『聖殤七龍斬』了,但好像在機甲戰上也沒甚麼出招的餘地。
  
他對光明魔法的態度,目前算是來者不拒吧?有就先收了,沒有也不強求。
  
『呵呵……終於要學到進階一點的光明魔法了。這招「聖牆術」要一口氣練到完美,連我等都要花些時間。我們留一個在這兒修煉,按慣例練好後存在光球裏再趕上大隊,其他人帶天佑小友先走吧!後面好玩的地方還多著呢!』
  
天佑同學也是很會做人的。
  
「各位聖屍大人,你們就別老想著要造就我了,請你們也盡可能把握機會,掃除自身的蒙塵狀態,爭取早日恢復巔峰修為吧!蜥形人和泰坦斯不可小看,我們在第四回合將要面對更大的壓力啊!」
  
『明白了!就聽天佑小友所說,我們去闖「淨塵苦路」!這是光明雲海裏最值得到訪的一段了!我們都去洗滌一下自身!』
  
『貞德小娃兒!把「淨塵苦路」的控制權限打開一下,我們要快速通關!』
  
在大批聖屍護航之下,這天佑根本被簇擁成光明之眼的兒子了,就連貞德都不敢再唱反調,也在千方百計要補償剛才對他的得罪呢。
  
其實最可怕的是,他們這樣在光明雲海予取予攜,荷露斯之眼竟然完全放任……這不就是默許麼?
  
『我對光明的旨意還把握得不通透!我該早就猜測到光明之眼的深意啊!』貞德悔恨不已啊。要在共濟會這樣的宗(邪)教組織力爭上游,揣摩上意比甚麼都重要,她的覺悟度還不夠高呢。
阿暖 70日
本來這『淨塵苦路』,是光明雲海內最為嚴酷的考驗:試煉者需要承受各種肉體和精神上的酷刑,透過忍耐和超越,化解天性中對光明的抗拒和窒礙:這在光明魔法的概念裏叫作『蒙塵』,類似大魔力系統所說的『原罪』,不過這『蒙塵』只會影響光明魔力層面,就算是無罪聖域的魔法師,也會有蒙塵。
  
清除蒙塵,會令光明魔力威能大增,據說這就是光明系魔法之所以被稱作『六系之首』的原因。當然光明魔法又有著種種限制,因此也不能說同級魔法師就肯定是光明系當老大。
  
在貞德這位管理員的作弊下,把淨塵苦路的通關難度降至無限接近零,再濃縮關卡長度……
  
結果這條苦路,變成了像是洗車店似的,兩排圓柱狀大刷子在轉動著,人只要在中間走一趟,就乾淨了。
  
甚至還有洗刷死皮,順便全身擦上乳液的護膚功能:根本是水療了。
  
聖屍們走過苦路後,人人腦後聖環重現,而且光芒大作!
  
雖然不能說它們都已回復巔峰狀態,但人人魔力提升了一大截卻是肯定的。
  
『這淨塵苦路真是超爽!有空真要常來洗一洗!』
  
鄭家純和鄺書瑤當然也不客氣,穿著危危乎的比基尼這就衝進這『洗車機』去了:這淨塵苦路她們之前都挑戰過,正常狀態時可是比地獄還可怕,從來沒能挨到最後啊……如今竟然變成水療模式,舒服到都忍不住要呻吟了。
  
貞德也抵受不住誘惑啊,雖然說她之前已經通關過了,但『蒙塵』是隨時日累積而無法避免的,因此一定要常洗……就連貞德這種級別的,心裏對這條苦路的歷程都有點餘悸。
  
現在借著『被聖屍大人威脅』的理由開外掛……我只是被逼的,人家聖屍大人們要求我以比基尼侍候,我無法拒絕啊!於是貞德也就放開矜持,也穿著危危乎的比基尼跑進洗車機裏,邊被摩擦全身邊舒服嘆氣了。
  
看得天佑同學大流口水!
阿暖 70日
天佑同學通過苦路之後,蒙塵程度大降,變相光明魔力威能也得到了大提升……只是由於他之前沒使甚麼使用過光明魔法,因此變強了都沒太大感覺。
  
「咦?等等……」
  
天佑感覺到『副作用』……
  
「我的『星力連結能力』好像提升了?」
  
話說天佑如今掌握的星力,只說『戾魔惑星群』和『天狼星』好了,大致上都是憑精神力發出請求然後由行星釋出力量反饋……
  
從遙遠星體釋放的星力,是透過借用者以精神力建立的『星力通道』傳送的,這傳送途中會發生消耗……至於消耗了多少還不好說,天佑目前的感知力還沒到這個程度,大概覺得消耗率其實是蠻高的。
  
而如今洗擦了一遍蒙塵之後,天佑發現當他借用星力時,傳送消耗率降低了。
  
「難道這『洗刷蒙塵』,就是指減低星力傳送消耗,強化星力連結通道的意思?咦等等!世界觀混亂了啊……」
  
天佑向眾人問道:
  
「難道光明魔力……也是一種星力嗎?」
  
眾聖屍們一片沉默,似乎這是它們無法回答的問題吧。
  
至於貞德和鄭、鄺二人組,都是一臉既驚奇又疑惑……難道她們都從來沒有想過有關的問題?
  
「共濟會的活躍範圍主要在陸地,畢竟我們的傳教對象還是以人族為主吧?我們在正規軍基本上沒有甚麼勢力,因此甚麼星戰啊,星力傳承啊等等,對我們來說一概是很陌生的。」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