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雪人君 73日
「真無聊啊⋯這無聊的社會,充斥著無聊的人群。」陳默倚在陽台上說道。

「如果這個世界能有趣一點就好,這樣無趣的人生還不如死去。」陳默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神差鬼使下說出這句話,輕拍了幾下臉龐讓自己清醒清醒。

似乎是回應他的訴求,墨黑的夜空突然出現了點點綠光,綠光以極快的增長擴散,短短幾分鐘就已經覆蓋整片天空。

同一情況在世界各地同時出現,不論是黑夜還是白晝。

很快地,天空的異樣就引起各國媒體的注意,那些睡著或是在工作的人都紛紛收到消息,在這天底下,全球起碼有一半人正仰望著天空。

這片綠光也沒讓他們失望,不一會兒,綠光各自向周遭的光點延伸開去。

就好像⋯

「這是⋯網?」

天穹上的一張大網。

大網形成後,天空浮現出一串串代碼,陳默望去,腦海一痛,然後他發現自己竟然看懂了這串信息。

「星球:A22星(地球)
種族:退化亞人種(主宰種族)
文明:後科技文明
潛力:7
配對中⋯⋯」

「配對成功!
星球:Cz127星(美亞星)
文明:異活性人種
潛力:11
維度連結中⋯
連結完成⋯」

陳默瞳孔一縮,心頭的不安感驟生,未等他緩過氣來,天上的大網徐徐降下,速度極快,就在大網還沒有完全降下時,天空下起了雨。

不⋯那不是雨,那東西越來越近!

天空一大片黑壓逼近,陳默位居高樓,很快就看清了那是什麼。

喪屍!?

已經管不著是什麼狀況,陳默連忙退回廳內,將陽台門鎖上,順帶拉上窗簾,也不知道是否一股腦的把勇氣用完,退回大廳後雙腿開始止不住的抖動。

「啊!啊!動啊!!」陳默很慌亂,但他知道這時候什麼都不做的話只會死路一條,最後狠地一咬舌尖,刺痛與衝鼻的腥味讓他清醒了幾分。

「陳默⋯資料配對中。」

聲音落下的同時,一股龐大的信息粗暴的進入陳默的腦海內,並形成資料性顯化在內。

陳默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未知

力量:7
敏捷:6
體力:8
智力:5

「什麼?」陳默沒有去理會腦海內的信息,因為陽台上已經傳來了撞擊聲!

「可惡!」陳默連爬帶跑等衝進廚房,翻著廚櫃,將唯一能找到的水果長刀拿上手,然後衝到陽台邊拉開窗簾,發現那道玻璃門已經被撞到龜裂。

在拉開窗簾的一刻,那張如電影內醜陋惡心的臉出現在面前,在兩者對視之中,陳默能看到對方眼中的狂暴,猩紅的雙眼透露著生吞的慾望,他很餓!

陳默只停頓了片刻,當即拉開了陽台的門,一腳直喘,腳上厚實的感覺讓他的大腿發麻,也不等喪屍翻身,陳默上門就對著喪屍的腦袋一頓亂砍,所幸刀鋒足夠鋒利,幾下就把喪屍的腦袋整顆砍下,由於是第一次動手「殺人」,陳默的手法有些僵硬。
刺蝟扮狗 73日
:)
雪人君 72日
幹掉喪屍後,陳默捕捉到體內突然有一絲微不可察的暖流流過,只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仔細感應一下,又沒發現有什麼不同。

陳默謹慎的再等了一會,確認那頭喪屍已經死得不能再死後才走出陽台,他家在十五樓,這個高度足夠他張望整個園區,只一眼,他便被眼前那地獄般的情景驚得遍體生寒,樓下有上千喪屍在分食已經死去的人們,只有少部份人仍在垂死掙扎。

面對突如其來的喪屍,原本呆在外面的人幾乎毫無生路,恐懼的情緒加上赤手空拳,讓大部份人都失去對抗喪屍們的勇氣,很快就淪為喪屍們美食的修羅場,血肉殘肢四處都是。

陳默看了幾眼,胸腹一陣翻湧,掩著口踉蹌的退回屋內,將嘔吐感強行壓下,陳默再次將陽台門鎖上,再把沙發和衣櫃推向陽台門,希望能堵住一點,誰知道會不會有另一波喪屍從天而降。

接下來,陳默繼續忙前忙後,把出入口都堵了一遍,而四周的叫喊聲一直沒有停下。

「也不知羅亦風那小子怎了。」陳默挨在沙發上,輕喘著氣,手裏開始撥打他這位好友的電話,作為孤兒的他習慣了離群生活,也就這位羅亦風能進他眼裏。

無他,就因為他們都是同一類人,無聊透頂的人。

「你沒看過電影嗎?通常這種情況下還打電話給朋友,通常都會觸發劇情殺,響聲會引來喪屍,然後在我還沒來得及臭罵你一頓就被喪屍撲倒。」手機的另一邊傳來亦風的細語,看情況他的狀態也沒好到哪去。

陳默嘴角勾勒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沒死就好,在哪?」

「廢話,家呀,誰沒事會出去。」亦風沒好氣地說道。

「你那邊情況怎樣,有喪屍嗎?」陳默問道。

亦風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剛才有兩隻喪屍砸破了窗,進屋了,我兩個室友出去拼了一下都死了,現在外面應該有四隻喪屍,我躲在房裏,還有幾包零食和一瓶水,省點吃能撐到兩天,這是在還能保持跑動體力的估算下。」

陳默聞言,頓了頓說道:「撐著,我來找你。」說完便掛了電話。

掛掉電話,陳默先是上網了解世界各地的情況如何,雖然電影內的喪屍十分厲害,但這些電影大部份都刻意淡化了軍事方面的實力,現在中想在短時間內摧毀人類城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果不其然,網上流出了不少有關各地軍方派出軍隊肅消喪屍的片段,情況還沒到失控的時候。

但也只是暫時,喪屍最恐怖的地方在於其傳染性,只要時間一長,人類只會逐漸陷入被動。

亦風與陳默之間隔了一個小區,徒步過去十五分鐘就能到達。只不過在到處都是喪屍的情況下,這十五分鐘路程就成了鴻溝。

陳默看了一眼地圖的路線,計算好距離亦風家裏的最短距離後,帶上了一些食物和清水後便輕裝上路,論戰力陳默並不怕那上喪屍,只要不遇上喪屍群,他有信心一個打三隻這樣的喪屍。
郭汜 70日
理解唔到連線係乜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雪人君 70日
不過計劃總與理想相違,從防盜眼看清門外情況的陳默,不要說走出小區,可能連走出這層樓也十分困難,門外已經有不少喪屍在游盪,少說都有十來隻,按照電影的劇情來說,驚動一隻基本就是全員上陣。

這樣陳默有點洩氣,他不覺得自己像電影主角般有主角光環,能出個門憑奔跑甩開一堆堆喪屍,他估計自己剛甩完第一批,轉角就被其他喪屍堵住了。

果不其然,還沒等他做出決定,他便看見住在隔離的一個中年大叔,掄普一根鐵棍便衝了出門,然後從陳默門前跑過,身後拉著一大群喪屍。

「好機會。」陳默稍作猶豫,趁喪屍被拉開的時候,拉開大門便往走廊的另一方向跑去。

走樓梯!乘電梯是絕對不可能的。

一打開樓梯門,最壞的情況發生了,兩隻喪屍正在分食地上的殘肢,陳默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個少年張大著口想喊什麼,可是因為喉嚨被咬破了,只能發出了嚯嚯聲響。

陳默咬了咬牙,反應可謂極快,錯步上前砍飛其中一隻喪屍的頭,另一隻喪屍沒有閒著,伸手就向陳默撲去。

由於兩隻喪屍相距只有一步之遙,無論陳默速度多快,另一隻喪屍都已經有足夠時間攻擊他,此時,身旁的喪屍已經將腐爛不堪的右手抓和了陳默腰間。

「糟了!」喪屍的這一抓殺傷力並不大,就怕具有傳染性,他可不想變成喪屍。

眼見腐爛的指甲快要劃到腰間,陳默的心臟猛地一跳,血液的急湧讓他產生強烈的不適感。

然而在這個時候,陳默發現眼前的景像似是被放慢了數倍,對於自己身體的掌控也更加細膩,在千鈞一髮之間,陳默側過了身,堪堪避過攻擊,然後狠狠地將水果刀砍和堪屍的脖子。

實而不華,直取要害。

這一刀砍掉了堪屍近四分三的脖子,陳默沒有猶豫,雙手一壓,將喪屍的腦袋硬生生砍了下來。

「這刀快報廢了。」水果刀再鋒利也不是用來殺人的軍刀,幾次砍頭下來,刀刃已經有不少崩口。

「嗯?」陳默發現自己腦海內的信息更新了。

陳默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野獸直感(覺醒中⋯)

力量:7.5
敏捷:6.5
體力:8.5
智力:7

天賦一欄中多了一項野獸直感,另外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數值有輕微的提升。

就在陳默在「看」信息既,再度感覺到身體內出現了暖流。

與此同時,數值再次浮動。

力量:7.6
敏捷:6.6
體力:8.6
智力:7

「難道是因為我殺了那些喪屍?」陳默想起,之前第一次殺喪屍時,身體也出現過一絲異樣。

陳默活動了雙手,數值所帶來的提升並不明題,但是這種數值是無止境提升的話,難道會變成超人般的存在?

「這世界,看來真的會變得有趣起來。」陳默如此想道。
雪人君 67日
解決完兩隻喪屍後,陳默沿著樓梯往下走,為了保留體力,他並沒有選擇奔跑,也是為了減少聲響,避免吸引其他喪屍過來。

沒走幾層,陳默又發現了三隻喪屍在下面,不過佔據高位優勢的他絲毫不怕,用水果刀輕敲護爛。

輕微的聲響如石擲靜湖,三隻喪屍猛地一扭頭便向陳默衝來,陳默借著高位和梯間窄位,輕鬆將三隻喪屍解決,陳默能清晰感覺到這次應付好像變得輕鬆。

「看來屬性增加的加成比我想像中強大。」

隨之而來,身體再次湧現暖流,陳默發現自己得四圍屬性,除了智慧外,又各自增加了0.1。

「平均三隻就增加0.1屬性嗎?看來順手的話要多宰點喪屍。」陳默回想起之前也是解決三隻喪屍後便增加屬性的。

解決完三隻喪屍,陳默繼續往下走,一路走來都很平安,直至去到三樓位置,他發現樓梯間傳了濃厚的血腥味,探頭一看,梯間下的喪屍密密麻麻,看來是有低層的居民曾經打開過門,將外面的喪屍都放了進來。

陳默閉著眼,深深吐了一口氣,探望一番後,輕輕地推開了三樓的門,既然樓門走不得,只好從其他位置找突破口。

進了走廊,有不少喪屍漫無目的地遊盪著,陳默放輕腳步地近身,將他們逐一解決,最危險的一次是同一時間有五隻喪屍將他圍著,陳默花了一番氣力,才確保在不受傷的情況下將他們一一解決。

「吼…」就在陳默回氣的時候,一聲低沉傳遍整個走廊,單單是聲音就讓陳默感到巨大的壓力,他循聲望去,發現大樓外有一隻巨大的喪屍正掛著冷笑前進。

陳默腦海嗡的一聲!

這是什麼⋯這也是喪屍嗎?不行,這絕對打不贏!

突然,他腦海傳來強烈的刺痛感,陳默「感覺」到死亡的氣息正在逼近,他連忙矮身,背靠著牆壁,屏閉著呼吸,就在他矮下身的同時,那隻巨大的喪屍側過頭望向陳默所在的位置,眼神流露出疑惑,剛才他發現自己好像比人窺探。

巨人喪屍抬起腳步向著陳默的位置走去,每一步帶著強震,陳默的心跳也隨著加速起來。

「轟!」一陣巨響後,巨人發出了一聲痛叫。

是軍方的戰鬥直升機出動了,雖然軍方的直升機牽制了巨人喪屍,但同時也驚動了那群在低層進餐的喪屍,陳默能聽見梯間傳來的悉悉窣窣的聲音⋯是喪屍群!

陳默甚至聽到樓梯門被推開的聲音,如此的近。

善心是在太平盛世才擁有的奢侈品。

就在陳默打算放棄的時候,他背靠著的單位大門打開了,一隻纖白的手將他拉了進屋,隨即將大門關上。

還沒等陳默回過神,便傳來那名女子的聲音:「不好意思,為了移開擋門的雜物,花了點時間,幸好來得及。」

陳默看著女孩的臉龐,女孩不是屬於美人胚子,但是五官端正,尤其是她那雙清澈的眼睛,陳默已經很久沒看見過。

「謝謝。」陳默衷心說道,他很明白女孩開門所冒的風險,也明白自己剛才的處境,慢上些許也許就死了。

「那個⋯可以幫我一起搬回去嗎?哎哎,輕舉輕放,下面有很多喪屍。」陳默看了看那女孩望的方向,原來這女孩的門外是有攝像頭,從攝像頭望去,單是女孩的門前就有二十幾隻喪屍。
雪人君 66日
⋯⋯⋯⋯⋯⋯⋯⋯漏左一段⋯⋯⋯⋯⋯⋯⋯⋯

陳默甚至聽到樓梯門被推開的聲音,如此的近。

聽著逼近的腳步聲,陳默挨家挨戶的拍打著門,希望有人會打開門救他一下,可是並沒有任何一家人願意開門。

甚至有人隔著門破口大罵,讓陳默不要大吵大鬧引來喪屍。

平心而論,換作是陳默,在如此情況下也不會去當這種爛好人。

善心是在太平盛世才擁有的奢侈品。
雪人君 66日
將門堵好後,陳默從背包拿了一條能量條,不客氣地坐在沙發上啃了起來。

「哎你肚子餓嗎?我有泡麵。」女孩說著便想往廚房走去。

陳默擺了擺手道:「不用,飽了。」

女孩聽完便繼續坐下 ,打量了陳默一眼說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叫方璃。」

「陳默。」說罷便自與自的拿出了那把水果刀,發現刀刃幾乎全卷了。

「我剛才有看到,你很厲害耶,敢一個人出來狩獵喪屍!。」

「狩獵?誰是獵人還不知道呢。」陳默將水果刀放到一旁,閉上眼睛便進入了淺睡。

方璃見陳默不願多言,也沒多說什麼,走到電腦前打開了網頁,網頁上都是喪屍在世界和地肆虐的片段。

點開一張張照片⋯

有六米高的喪屍巨人;

有臃腫的肉彈喪屍;

有行動快得只能捕捉到殘影的喪屍;

有觸鬚纏身的喪屍;

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喪屍,都在證明這些入侵者並不是好對付的。

「這是?」方璃點開了其中一道消息。

「世界各地出現能力者,殺死喪屍後將提升身體感力!甚至能擁有異能!有尊家認為這是人類在危急情況下出現了返祖現象!」

打開消息,裏面有個視頻,視頻內有一名穿著白袍的研究人員正站在一部維生機械旁說道:「這名軍方精英,昨天拿著武器獨闖屍群,一人殲滅了上百喪屍,最後因脫力昏迷,當他被軍方發現救回後,發現他的身體素質竟然提升了1.3倍,可知道這是一名精英軍人,他的身體已經經過千錘百練,想要再提升一分都十分困難,但是由於該名軍人仍在昏迷中,更多的資料暫時無法獲取。」

畫面一轉,同是那名研究人員,地方卻換了在一個密室之中,那名研究人員隔著強化玻璃,面向鏡頭說道:「昨日軍方在捕捉喪屍異變體一型,我們稱之謂泰坦時,在激烈的戰鬥中,原來身高六米的泰坦突然成長為七米泰坦⋯」

研究人員低下了頭,然後用中指托了一下眼鏡說道:「看來它們同樣擁有進化能力。」
雪人君 63日
「接下來,我會為大家展示昨天捕捉回來的七米泰坦。」說話,在他身後的強化玻璃卸去了隱匿光幕,一隻七米高的泰坦被重型機器臂固定在牆邊。

「七米泰坦,臂長及膝,雙手是它的主要武器,在實戰中曾展現過一躍三百米的強大彈跳力,最後,泰坦還疑似擁有召喚低級喪屍的能力。」研究人員說完後,招來了幾個助手,然後安排道:「準備火力轟炸。」

命令下達,助手們連忙安排駐地軍人,開始分批走出,操控著武器台上的各式武器,忙碌一番後,各自就位,就等待命令。

「注射清醒劑」那名研究人員一聲令下,插在泰坦身上的輸送管開始輸送著藍色液體。

在清醒劑的作用下,不消十分鐘,泰坦已經轉醒過來,不斷發出低沉的怒吼,開始奮力掙扎,嘗試掙脫機械臂,但是機械臂紋絲不動。

「解⋯鎖!」研究人員按下身前紅鈕,機械臂徐徐展開。

還沒等泰坦完全解困,研究人員命令道:「集中火力轟炸雙臂!」

泰坦似有預備,雙手架在身前,暴雨傾瀉般的炮彈打在手上並不能馬上將其打穿,最後轟炸了接近三十秒,泰坦的手才被打爛。

「六米泰坦能在密集式轟炸下以雙手抵擋三分,七米泰坦卻能堅持三十秒,不只體型上的增力,連身體防禦也有加強。」

「集中火力轟炸雙腿!」

炮火連轟,而這次只用了五秒不到便將雙腿炸斷。

「雙腿並不擁有雙手般的強大防禦。」

「集中火力轟炸頭部!」

失去雙手,泰坦沒法作出防禦,在持續十多秒的轟炸後,泰坦的腦袋已經殘破不堪。

「停!」研究人員喊停了軍士們,雙眼透露著狂熱,緩步的走近泰坦,露出了藏在白袍下的機械臂,嗤的一聲,一道激光從機械臂上射出,射向了泰坦的腦內。

「哈哈哈哈,讓我⋯⋯」話至一半,研究人員的身體便如氣球般被撐破了,血肉均勻地分佈在牆上。

該名研究人員死後,又一名白袍人員走場,在手持白板上記憶著什麼,然後搖頭嘆到:「進化豈能一蹴而就。」

視頻至此而止。
雪人君 61日
「進化麼?」方璃繼續搜尋,在一個熱度十足的論壇上找到了一篇自稱進化者的發文者貼文。

文章標題是「末日自救攻略」,進化者在內文自稱來自一個新建組織「末日教會」,末日教會內聚集了一群稍有能力的人,在世界劇變之時,他們也隨之堀起。

這次出文的目的是打算把一些已知的資料分享給大眾,另一方面是想借這個機會招攬更多會員。

內文顯示,自從世界異變開始,人類的腦海內出現了屬性自己才能觀察到的資料,從中可看到屬於自己的屬性,而一個成人的屬性平均在4~5,6~7已經是訓練有素,8或以上基本是很罕見。

另外,文中提及到殺死喪屍能獲得特殊能量,而汲取足夠的特殊能量後,個人屬性便會有所提升,但智力的提升似乎需要通過其他方法提升。

而且在末日教會中,已經有會員將屬性提升到7,他們更透露,通過戰鬥獲取的能量是擁有分配機制和唯一性,例如有兩個人攻擊同一隻喪屍,但是A對喪屍造成大量傷害,但是B尾刀了,這樣A將得不到任何經驗,而尾刀的B也只能得到非常少的經驗。

最後,末日教會提出了招募宣言,更宣稱會有「帶升」服務,只要加入末日教會,就會有專人帶他提升屬性,還會有更多攻略提供等等。

看完內文,方璃先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屬性。

方璃

退化亞人種

力量:3

敏捷:4

體力:4.5

智力:6.5

「末日教會,看來不錯?」方璃抓了抓頭說道。

「不錯?我看未必。」站在方璃身後的陳默開口說道。

方璃驚呼一聲道:「你什麼時候醒的?」

陳默交叉著手,笑道:「在你看第一篇文章時我已經站在你後面了,而且誰告訴你我睡了?」

「我看你就是不相信我,還想試我!」方璃氣鼓鼓地說道。

「是有點。」陳默承認道,這也是出於謹慎,並不是懷疑眼前這個傻乎乎的女孩會對自己不利。

「這個末日教會不安好心,表面上是給大家攻略,但他們所提出的分配機制及唯一性卻會讓人與人之間有所提防,這並不是好事。」陳默並不理會方璃,繼續說道。

「快晚上了,休息一晚我就會走,作為回報,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陳默掃視了一下論壇,發現沒有其他有用的信息後,又回到了沙發上躺起來。

方璃依然鼓著臉,有點生氣地說:「隨便你!」

陳默輕輕一笑便閉眼睡去,這次是真的睡著了。

直到半夜,他感覺有什麼撞進了懷裏睜眼一看發現是方璃這女孩,下意識便想將她推開,只見方璃用食指抵在唇邊,示意他不要動。

陳默一下子就清醒來下,順著方璃的視線看去,發現攝像鏡頭拍下了外面有一隻兩米高的強壯喪屍正踏著重步,一步步的在外面徘徊著。
樓主出文好麻 61日
lm
雪人君 60日
「有武器嗎?我指的是利器什麼的都行。」雖說這隻強壯喪屍暫時沒有攻擊意慾,但他從不把自己的事情放在運氣上,他的運氣總是有點差。

「有,我有一杆長槍。」誠璃的回答出乎陳默意外,可知道不是誰也會在家中藏刀。

方璃小步跑進房間,不一會兒便拿著一把長槍交到陳默手中。

「⋯⋯哪裡來的?」陳默換著長槍,不得不說這長槍觸感確實不錯,亮銀的槍頭透著絲絲涼氣,用手摸了一下,其鋒利度足以輕易割破手指,以致陳默只輕摸一下就出現了刺痛感。

「前陣子看了楊家女將,覺得那穆桂英耍起長槍來英姿颯爽,於是就在淘寶上淘了一把,由於這把長槍我特別要求開鋒,額外加了三百。」

「淘寶?」陳默額上青筋跳動,差點沒給透璃就來一頭栗。

透璃似乎沒察覺陳默的情緒變化,她又把藏在身後的長劍拿出說道:「放心,有什麼事我也會幫你。」

「對了這把是細劍·閃爍之光。」方璃將劍別在左腰間,右手按在劍上,倒是像模像樣。

陳默揉了揉太陽穴道:「我沒問。」

「你應該能查看自己屬性吧?報一下,真要幫忙,我也要知道自己的幫手在什麼程度。」

方璃略為遲疑後說道:「力3敏4體4.5智6.5。」

「很好。」陳默目無表情應道。

方璃也知道自己的屬性連一個普通成年人都比不上,在陳默那明顯不過的鄙視下,只得撇撇嘴,安靜下來。

兩人說話其間,雙眼一直盯著攝像鏡頭,那隻喪屍走到一個單位面前,一拳一拳的打在大門上,每一拳產生的巨響在走廊迴盪著,在奇異喪屍的拳轟上,大門被硬生生的打破了,而在門破的一刻,單位來傳來撕心裂肺的驚叫聲。

「噁啊~」強壯喪屍側了側頭,低了半身朝屋內叫了一聲,然後大步走進了單位,開始屬於它的晚宴。

或許是前車可鑑,大家都意識到躲在屋內並不安全,在強壯喪屍進入單位後,先後有幾個單位的人都壯著膽子趁機逃跑,其中便包括了陳默與方璃。
雪人君 60日
剛走出門口,陳默發現在這一層竟然沒有了其他喪屍,這不禁讓他聯想到地域性,有些動物是會把指定地點劃分做自己的地盤,並嚴禁其他同類進入,這或許能解釋強壯喪屍出現後,其他低級喪屍都消失不見。

「回頭。」陳默剛走沒多久,往回跑著。

方璃不解,邊跟上邊問道:「為什麼呀?這是跟著大隊走的好機會。」

「這對我來說是個機會,現在這一層就剩這隻強壯喪屍了,如果我能殺掉它的話,或許能直接加不少屬性。」陳默說話其間,已經來到強壯喪屍的所在單位前,此時單位內正傳來淡淡的血腥味,還有喪屍的咀嚼聲,那是啃著硬骨頭的獨有聲音。

陳默並不是不自量力的人,根據他的觀察,那隻強壯喪屍並沒有比普通喪屍強多少,雖然它能徒手將木門打破,但當中也花了不少時間,只要利用好手上的武器,未必不能將其殺掉。

「你不怕?」陳默重新審視了這個女孩,要知道看電影和真正直面這些怪物是兩回事,那種恐懼感只有親臨其境才能明白。

方璃按了按刀柄說道:「當你唯一的親人被喪屍殺了,仇恨會淹蓋你的恐懼。」

陳默點了點頭,長槍槍尾點地,發出一聲細響,在單位內的咀嚼聲隨之停了下來。

一隻滿身鮮血強壯的喪屍緩步走出,手中還拿著一隻斷手,口中的低喃在宣洩著被打擾進食的不滿。
雪人君 57日
「啊!」陳默怒吼一聲,給自己壯膽,仗著長槍向前一刺。

長槍正中強壯喪屍的敗口,可惜只沒有三吋便無法再進。

強壯喪屍被這一槍徹底惹怒了,放下斷手便朝陳默衝了過去,陳默大驚,抽回長槍便向一邊閃去,可惜還是慢了一點,眼見強壯喪屍快要將其撲倒,連忙架槍在身前。

「呯!」強壯喪屍單手一撥,陳默被撥到細上去,後背傳來一陣劇痛。

「我來幫你!」方璃在關鍵時刻沒有退縮,拔出長劍,踏著碎步上前,朝著強壯喪屍一陣亂砍。

「叮⋯」砍沒幾下,長劍在方璃絕望的眼神中斷開了。

強壯喪屍回頭看了她一眼,橫手向她拍去!

千鈞一髮間,陳默掄著長槍猛拍強壯喪屍的腳部,但其與方璃錯過了身,陳默咬了咬牙,轉身跑走。

方璃心剛定下就見陳默臨陣脫逃,一顆心頓如死灰,淚水奪眶而出,即便如此,她也沒有等死的準備,轉過身在地上爬著,盡力地想離強壯喪屍遠一點。

但是她知道這是無用功之舉,喪屍的腳步在身後喪來越近,她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懼回頭望去,只見喪屍已經在她身後一步之處,向著她低身撲去。

醜陋的臉孔,令人作嘔的異味,無不在侵襲著方璃的感官。

「我還是太天真了嗎。」在接近死亡的一瞬,方璃流著淚,不禁自嘲道。

「咔嗤!」一聲悶聲響起,一根槍頭刺穿強壯喪屍的頭顱,槍頭從它的眼眶穿過,帶著鮮綠的血液。

「還不走開?」陳默急道。

方璃一愕,然後連忙後徹。

待方璃從喪屍身下退出,陳默一腳將其身軀踩下,拔出長槍再刺,在頭顱傷口位置刺了幾下,直到感覺到一股暖流在身體湧現,他才停下了手,扶著長槍,虛弱說道:「先回房內⋯」

方璃抹了一把淚,連忙上前攙扶陳默回到家中。

退回家中,方璃將陳默扶到沙發上,一臉緊張地看著他,看他臉色蒼白的模樣驚慌失措。

「水⋯」陳默啞著聲道。

剛才喪屍將他拍到牆上,似乎傷及內臟,他覺得自己體內好像亂作一糟,就連呼吸也十分吃力。

回想剛才的戰鬥,陳默在第一刺時就大感不妙,長槍槍頭雖然鋒利,可他並不懂槍法,沒有發力的門道,一槍刺下就連身體都沒法刺穿,更遑論是頭顱。

於是他趁方璃吸引喪屍的時候,跑到遠前,借助跑跳躍的衝擊力,利瞬長槍洞穿喪屍的頭顱。

「剛才以為你跑了。」方璃邊遞上水邊說道。

陳默喝了口水,說道:「在我有生命危險的時候,我的確會跑,但還沒到那一刻。」

「還有,你應該感謝這把槍不像你那把劍的質量一樣,不然這次就完蛋了。」陳默忍不住唸了一句。

剛才看到方璃把劍砍斷了,他都有血沒處吐了。

「我⋯我也不知道。」方璃困窘的低下了頭。

「好了,讓我休息一下。」陳默閉上眼,既是休息,也在查看自己信息的變化。

陳默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野獸直感(覺醒中⋯)

力量:8.5
敏捷:8
體力:9
智力:7

槍法:未入門(熟練度2%)

屬性增加了不少,信息欄中更是多了一項槍法,暫時未知實在用途。
雪人君 56日
小憩了四個小時,天邊開始泛白,陳默站在露台外,看著進食完的喪屍正在街上遊蕩,大片的殘肢被啃得只剩森森白骨,心中不禁一陣悲涼。

就在此時,手機傳來了羅亦風的信息,細看之下,未讀信息有幾十條,前幾條是正常的信息,後面的幾十條都是對陳默致以最深切的問候。

「你那邊情況如何?」時隔十多小時,陳默再一次關心好友。

「躺在床上,對了,剛才有政府軍來過,把兩隻喪屍殺了,還問我走不走。」羅亦風很快回覆。

「那你不跟他們走?」陳默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十多個小時不回信息,誰知道你是不是還在路上,還以為你死了。」羅亦風順帶發了個白眼信息。

「我記得你隔壁住了一個清秀的小姑娘,你可喜歡她好久。」陳默挨在陽台邊,看著下方輸入著信息。

「她跟政府軍撒了,原本這是個好機會,為了你,我連心上人都放棄了。」羅亦風侃侃而談。

「對呀,我現在看到她在喪屍群之中,還帶一群軍裝人員,應該就是你所說的政府軍,你又欠我一條命了。」陳默嘴角勾勒出一道邪笑。

「⋯⋯好,我還是繼續躺好。」

陳默想了想,繼續輸入:「你知道殺喪屍能提升屬性?」

「我知道的只會比你多,我都躺在床上看了大半天論壇貼子了。」

「那你不打算去殺一殺喪屍?」陳默問道。

「我躺著等你,沒什麼事的話我不打擾你了 — 心急人上。」

關閉信息,陳默回到大廳,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方璃,不得不說這女孩心真大,面對陌生人還能睡得這麼熟。

「呵⋯欠⋯怎了?」方璃惺忪著眼問道。

「跟我走嗎?我可以告訴你,最近這段時間是不會有救援隊過來,上一批救援隊正在下面的喪屍大軍中。」陳默如實告之。

「當然是跟你走,別想留我一個。」方璃頓時睡意全無,開始忙前忙後地收拾行裝,生怕陳默走了。

不一會兒,方璃便整裝以暇,而那把斷掉的劍仍別在腰間,看得陳默一陣頭痛。

「再問一次,是否要跟著我,實話實說,我們誰也不是主角,我也沒有什麼超能力,自己能不能活下來我也保證不了,你不要指望我會護著你。」陳默重申一次。

「那你還出去?」方璃奇怪問道。

陳默笑了笑,說道:「有人在等著我呢,你以為我是找死玩?」說罷,提著長槍大步走出大門,不得不說提著長槍還挺有感覺。

嗯,大概就是上戰場赴死,一去不復回的感覺。

原本陳默還急著去羅亦風的位置,但是那邊在不久前被政府軍清了一次,加上屋企的兩隻喪屍已經被解決,羅亦風應該可以憑屋企的食物再撐一段時間。

加上他那副怕死的性格,不用擔心他去外面找死。

就這樣,陳默有了新的打算,強闖出去必然是走不通,既然殺怪能提升屬性,他決定先借這幢大樓的喪屍來好好提升一下屬性。
雪人君 55日
陳默走在前方,開始清剿大廈內的喪屍,他們現在位於三樓,經過觀察,陳默發現低等喪屍並不具備獵食思維,它們只擁有吞噬一切眼前食物的捕食本能,因此在它們天穹大網降臨時,除了一些撞在陽台內;砸在窗戶上;跌進走廊裏;在大廈內基本上是很安全的。

當然,時間過了這麼久,大廈內的喪屍肯定是增加了。

陳默先是推開了後樓梯,由上而下望去,地下層位置的喪屍已經散去不少,但少說也有上百,現在出去並不可行,那就只有向上走,先解決掉樓上的,也算是給自己留下一條退路,不然下方的喪屍真的逼上來,上方的情況又不明朗,到時候只會進退兩難。

帶著方璃,陳默兩人來到四樓,雖說把方璃留在三樓,自己出去獵殺喪屍也是可以,但這樣只會害了她,如果不讓她經歷生死,丟掉性命也是遲早的事。

她在危急關頭救了陳默一命,陳默欠她一條命,至少在分道揚鑣前,陳默會盡力保她無恙,他不喜歡欠別人人情。

穿過門,四樓內安靜得針落可聞,陳默放輕腳步,身後跟著喘著重息的方璃。

「總共12隻喪屍,數量有點多,行動之後的聲響定然會把它們都引到一處來。」陳默輕聲說道。

方璃咽了一口口水,問道:「那怎麼辦?」

陳默雙眼盯著她,凝重地說道:「你相信我嗎?」

「啊?相信呀。」方璃想都沒想便回應道。

「那好,等會你負責製造聲響,將喪屍引走,左邊的4隻喪屍我會先解決掉,如果你怕,現在還來得及放棄。」陳默說罷便開始戒備四周,留給方璃思考的時間。

「好。」方璃出乎意料地答應得乾脆。

陳默看著她,沉默片刻說道:「等我動手了,你才開始。」

「小心點。」末了,陳默又提醒道。

方璃重重地點了頭說道:「我會沒事的。」

兩人商量好後,陳默右手攥緊了長槍,深吸一口氣後,緩步向左邊走去。

狩獵開始!

陳默像一隻獵豹,半弓著身前行,待走到五步之遙的位置時,喪屍似有所感,陳默也不再隱藏,大步上前,先是一槍刺穿距離最近的喪屍,槍頭輕易穿過喪屍的腦袋。

這流暢的穿刺感讓陳默一呆,在經過與強壯喪屍的戰鬥後,他下意識把所有喪屍都當做同一級數的敵人,這一槍下去,讓陳默意識到自己比這些低等喪屍要強得多。

仗長槍之優勢,陳默在喪屍未靠身前就殺掉兩隻,可惜礙於走廊的狹窄環境,長槍受到限制,不能大開大合的進攻,陳默只得拉開距離,在幾番刺空後,終於將四隻喪屍全部解決。

解決完四隻後,陳默回頭一看,發現遠處的方璃已經跑得大汗淋漓,差點連基本的跑姿都維持不了。

陳默奮地咬牙,拔腿奔向方璃,在喪屍的注意力全在方璃身上時,陳默提槍,瞄準它們的腦袋一槍一隻,動作俐落,完全不像是剛接觸這類兵器的新手。

就連陳默心中也十分詫異,他第一次使槍時就已經有種熟悉的感覺,在進行更多的戰鬥後,這種感覺越發明題,就像是⋯

天賦。
雪人君 55日
低等喪屍並沒有仇恨值一說,即管陳默已經襲殺了幾隻喪屍,那些眼中只有方璃小妹妹快餐的喪屍仍是盲頭追趕,不一會兒,陳默就將它們盡數殺掉。

就在最後一隻喪屍倒下時,方璃兩手一攤,原地倒下,心口強烈的起伏著。

陳默這時也不好受,看似簡單的戰鬥,陳默同樣消耗了不少體力,就連握槍的手都有些顫抖,這是在短時間內進行高強度戰鬥的副作用。

「下次真的撐不住就喊救命。」陳默看著躺在地上的方璃說道。

「誰說我撐不住。」方璃倔強的回應。

陳默蹲在她身旁,冷冷一笑道:「那你現在站起來給我看看。」

還沒等方璃回應,陳默便沉聲道:「撐不住還逞強,不會求救嗎?」

方璃頓覺委屈,眼有淚光道:「我只是怕讓你分心。」

陳默啞口無言,看著方璃可憐兮兮的樣子,輕地將她攙扶起來,說道:「辛苦你了。」

方璃吸了吸鼻子,說道:「不⋯不辛苦。」

「先回去休息吧。」陳默扶著方璃,回到方璃家裏。

經過一番戰鬥,陳默發現自己的屬性又增長了,信息列中又多了一項數據。

陳默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野獸直感(覺醒中⋯)
????(覺醒中⋯)

力量:8.9
敏捷:8.4
體力:9.4
智力:7

槍法:未入門(熟練度11%)

隨著屬性增長,陳默明顯能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尤其是在體力恢復方面,他只要休息一兩個小時就能回復到最佳狀態。

不過,陳默看著屬於自己的信息也是一陣無語,兩項天賦都在覺醒中,其中一項更是三個大問號。
雪人君 54日
兩小時過後,陳默覺得自己已經回復到最好狀態,拉著在沙發上看電視劇的方璃,以當事人的話來說,這套電視劇她追了一個月,就差幾集沒追完,就算是死,起碼也要知道大結局是怎樣,聽得陳默一陣無言。

「對了,我好像覺醒了天賦。」

陳默挑了挑眉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方璃歪頭想了想:「看電視劇時吧?」

「⋯⋯」

「怎麼了?」方璃好奇問道。

陳默斜了她一眼,問道:「覺醒了什麼天賦?」

方璃看了一眼自己的信息。

方璃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

集中【增加專注力、控制力】

力量:3.1

敏捷:4.1

體力:4.6

智力:7

方璃將相關信息告訴陳默後,陳默發現方璃的智力竟然提升了?

他從一開始,智力便停留在7,到後面力敏體三屬有了不少的提升,智力仍是停留在7。

回想方璃的經歷,陳默懷疑智力所對應的提升方法是精神層面上,具體方法仍有待摸索,而方璃的天賦在他看來毫無用處,不禁一陣失望。

或許是看出陳默的失望,方璃低聲道:「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陳默一愣,苦笑道:「別說傻話,你已經做得很好,你覺得這幢樓裏有多少活人?」

方璃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跟你說,我估計起碼有半數以上,但敢於走出來的恐怕沒有幾個。」陳默頓了頓,繼續說道:「所以,你已經做得很好。」

方璃鼻頭一酸,強忍著眼淚,重重地點頭道:「嗯!」

「那繼續吧。」陳默畫風一轉,提著槍又繼續往上清剿喪屍。

有了第一次的合作,這次陳默與方璃將五至七層的喪屍都清理乾淨,而在清剿的最後,陳默發現自己的體力達到了10點,一道信息出現在他的腦海。

【體力屬性達到10點,請選擇蛻變】

1.體力回復速度增加5%
2.體力消耗減低5%
3.增強對身體的掌控力

【提醒,可保留蛻變,等待體力屬性達到10點極值,將會有更大的提升】

陳默略加思索,暫時對蛻變的幾項選項都沒有特別需求,於是選擇了保留蛻變,嘗試一下將體力提升到極值。

就在此時,天穹傳來一道深入靈魂的聲音,聲音就似直抵靈魂深處般,在腦海內顯化出一段文字。

【A22星(地球)成功抵御入侵24小時】

【檢測到符合爭奪測試⋯⋯】

【開始發放任務⋯⋯】

【任務一:存活72小時】

【任務獎勵:異活性血清x1、屬性點x3】

【任務懲罰:無】
雪人君 52日
信息沒入腦海,陳默不禁皺了皺眉,這種被人掌握一切的體驗很差,他甚至能感受到對方若要殺死自己,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只是螻蟻嗎?」陳默不禁自嘲道,誰能想到曾經高高在上的地球霸主,只能淪為更高等生命的玩物。

經歷這件事後,陳默感覺累了,不是身體上的疲累,更多是屬於弱者的無力感壓在他的身上,他知道這不是遊戲,他不想成為死去的無數人之一。

陳默回到三樓休息,方璃只當作他累了,也樂得自在,小步跑到床邊一躍,倒頭就睡。

這一睡便是十小時,方璃醒來後,發現陳默已經不在屋企,她緊張地打算出去尋找,卻見陳默從屋外走了回來。

陳默並沒有沉淪太久,只休息了一會,憋著的一股氣全部發洩在喪屍身上,一路從第七層殺穿到十五層,至致身上都沾滿了屍血,惡臭難聞。

而在這種拼了命的戰鬥效率下,他的力量與敏捷也捷升到10點。

【力量屬性達到10點,請選擇蛻變】

1.力量所帶來的加成額外提升1%
2.近戰肉博技術提升
3.肌肉組織密度輕微提升

【敏捷屬性達到10點,請選擇蛻變】

1.速度提升5%
2.神經反應提升2%
3.動態視覺提升7%

【提醒,可保留蛻變,等待屬性達到10點極值,將會有更大的提升】

陳默依然選擇保留蛻變,等待提升到極值

其實早在第九層時,陳默的力敏體皆達到了10點,但在10點後想要再突破極值,速度便大幅下降,他能感受到要達到極值還差了不少能量。

也許是瘋狂了一把,陳默這次是真的脫力了,剛進門便倒在方璃的肩上沉沉睡去。

方璃有點走神的看著陳默,臉唰的一下紅了,又有點嫌棄地說道:「臭死了。」說完便一把將他推開。

就這樣,陳默咚的一聲,後腦著地,方璃見狀,嚇得連忙把他扶正,一邊將陳默靠在牆邊,還一邊碎碎唸道:「髒死了髒死了。」

把陳默放在牆邊後,方璃走了幾步又往回走,一步步的將陳默拉了上床,翻了翻白眼道:「便宜你了。」

方璃趁陳因休息的這段時間逛了一下論壇(電視劇已經看完),其中一篇文章讓她十分感興趣 — 弱者生存法則

進入貼子後,只有一句話:並沒有。

方璃默默的留下負評便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又有一篇「弱者升級大法」,方璃咬了咬牙後還是按了進去,幸好,這是一篇正經的文章。

看看發文者,名字是末日教會副會長-黑獄。

嗯,很中二的名字。

裏面講述了現今出現的幾種體系:

1.器術型(以武器為主的修練體系)

2.異能型(覺醒異能的修練體系)

3.體技型(以體術為主的修練體系)

4.法術型(學習法術或魔法的修練體系)

各體系之下又細分許多分支,器技型分刀、劍、槍、弓等等各器術;異能分風、火、雷、磁各天生異能;體技分拳、腿、掌、肉身各樣專精;法術分奧術、魔法、符咒五花八門。
雪人君 52日
還有其他還沒被證實或挖掘出來的分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不存在的。

因此,文中提出,人類曾經所天馬行空的各種超凡能力,都是曾經出現過的遠古文明,而那些將其「創作」出來的人,只是部份遠古記憶透過先祖一代代傳承下來,偶爾產生的返祖現象將這部分記憶釋放了出來,成就了世界上的奇聞異事、傳說。

如果這推論屬實,那麼巨龍、魔法生物、精靈、鬼怪等等也是否存在?無從稽考。

文中甚至提及有關個人信息中的退化亞人種,現今的人類只是上古時代的人種所退化而成,而不是進化。

對此,文中舉出了不少證據,又試著推翻達爾文的進化論,不過方璃對此毫無興趣,一一略過。

再往下看,終於文中重點,弱者升級大法。

開首,末日教會副會長黑獄重申了一次,擊殺所得的能量只能為一人獲得,並且是根據所輸出的貢獻比例獲取,也就是說,那些想靠尾刀盜取能量的人是無法得到可觀益處,只會為自己招來麻煩。

但是這樣,一些較弱小的人們該如何生存?

黑獄提出了組隊,沒錯,如遊戲般,現實之中也能組隊,這是教會中其中一名成員所發現的,只要成功組隊,擊殺的能量便會變成輸出貢獻比例來分配。

只不過,組隊同樣存在風險。

來說說組隊在信息欄的另一名字—生命締結。

生命締結需要雙方同意,以血為契所定立的靈魂契約,生命締結完成後隊員能獲得各項利益。

但是有一點需要注意,生命締結並不是一個公平的契約。

成為隊長者,可擁有特殊權力。

1.分配權力,能量分配是按貢獻比例來分,但隊長除了不能將自己的輸出比例分配,可以將隊內隊員的能量任意安排,甚至把能量交給自己。

2.契約解除權,隊長能解除隊員組隊,隊只也能主動離隊,但無論是哪一個選擇,隊員都需付出一定的生命本源,也就是壽命。

第一尚可接受,但是第二點就讓大多數人卻步,畢竟沒有誰願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別人手上,哪怕是極親之人。

另外,生命締結也是有上限的,每人最多締結三名隊友。
君如茶 51日
毫無疑問,生命締結便是那些無法獨自狩獵喪屍的人的出路,要知道即使是擁有強大天賦的人也未必能做到獨自狩獵,因此這一消息傳開去後,可預見的將會改變目前局面,至少在人數上將會誕生更多能狩獵喪屍的人們。

而在文中最後,是一貫末日教會式的打廣告,黑獄宣稱只要加入未日教會,就能得到會中成員為其進行生命締結,而天賦異稟者更是有機會得到精英成員的生命締結,到文末,黑獄更透露出末日教會已經是一個擁有上千教徒的教會,而且有超過50名的教徒已經將屬性提升到10以上,這可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擁有50名屬性10以上的末日教會,只要不是遇上異變或進化型的喪屍,基本上是不會有什麼危險,這讓很多人的蠢蠢欲動的想加入。

不過末日教會的收人準則可不普通,必需是覺醒了天賦的人才能透過論壇私訊申請,最後還要通過考核才能加入,可見如果末日教會壯大起來,將會是一股可怕的勢力。

不過方璃對末日教會的事情一丁點興趣都沒有,她關心的只有生命締結這件事。

距離任務完結時間剩餘52小時,在信息裏的倒時在每一個人的腦海之內。

【任務一:存活72小時(52:17:24)】

時間快過了三分之一,但很多人心裏惴惴不安,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事情並不會那麼簡單。

然而,又過了10個小時,陳默終於醒了,可是世界仍沒有什麼改變。

正確來說,真正的戰場並不是陳默等人可以接觸到。

遠在南京,華夏一號軍事基地,軍事議會室內正聚集著華夏地區的軍事四大元老與屬下的七大將軍,要說是和平時代,這十一個人根本不可能在同一場合出現。

「播放視頻。」發言的是新晉將軍,這是黑龍區將軍穆知命,現在四十七步,是華夏最年輕的將軍。

說起來,新晉將軍這名頭也是剛起的,這新晉將軍是真的昨天才晉升的,原因是其下3000名士兵在黑龍區邊界擊死了一支由七米泰坦喪屍所率領的大軍,再憑借先前累積下來的戰功,一舉被提升為華夏第七位將軍。

視頻開始播放,在一片塵土飛揚中,一隻身高七米的泰坦喪屍徒塵埃中走出,身後跟著一支喪屍大軍,只見泰坦喪屍奮力一躍,獨身闖入人類大軍之中,人類大軍反應也是極快,各類彈藥與炮彈接連轟在泰坦喪屍身上。

泰坦喪屍怒吼一聲,身後的喪屍紛紛發起衝鋒。

首先抵達前線的是一種之前軍方研究過的速度型喪屍喪屍,但又有些許不同,部速度更快,而且實力也更加強勁,細看之下,這隻喪屍身型瘦削,但手中長著約一米長的骨爪,速度十分驚人,在影片中只能看見它留下的殘影,而殘影掠過後,一名身穿避彈衣的士兵被攔腰切開兩半,然而這樣的喪屍足足有十多隻。

「這隻喪屍,我稱為收割者。」穆知命交叉著手,背靠椅背說道。
君如茶 51日
收割者的出現讓戰況出現了變化,一時間戰區殘肢四飛,哀嚎與恐懼的叫聲充斥戰場,站在前線的士兵紛紛拼命的逃離,在這個情況下,人類引以為傲的軍事科技淪為了笑話,就連基本的瞄準都無法做到。

眼下前線部隊就要完全被殲滅,穆知命帶著3000名士兵增援,而這3000名士兵都是裝備著冷兵器,腳步整齊划一地推進,而在身後則是一群吟唱法術的魔法師,而在上空則仍是華夏自發研製的神鷹戰鬥機,進行著地面轟炸。

而站在3000名士兵的最前方,是一名神色冷竣的少年,少年手持長刀,眼神透著寒芒,一隻收割者從上空襲來,少年似乎毫無察覺,而少年身後的士兵們也竟沒有任何反應。

眼見收割者的利爪已懸在少年頭上,少年錯步側過身子,拔刀腰間的長刀,收刀。

收割者落地後有些疑惑,它想不明白為何這一擊會落空,當它想繼續追擊眼前這位少年時,眼前的境色在翻轉不停,最後,它看見了自己的無頭身體。

殺死收割者後,少年一揮手,身後的士兵激發各種魔法,轟向戰場,而視頻也在這一刻完結了。
君如茶 49日
視頻結束後,身旁的一位大將拍了拍穆知命的肩膀,豪爽的大笑道:「好呀小知命,你兒子不是一般的厲害,看樣子屬性都快20了吧?」

穆知命臉色一沉,輕聲的跟旁邊的龍大將說道:「我已經是大將了,不要再這樣逗我。」

龍大將重重地在穆知命後背拍了幾下說道:「你這種一條死腦筋的人逗起來真沒趣,不過我喜歡。」

就在此時,四大元老之一輕咳了一聲,說道:「說正事。」

龍延聞言頓時安份下來,而穆知命也趁機從龍延的魔爪中掙脫,整理了一下衣領後說道:「如視頻所見,現代軍事科技,除了陸地上的坦克和空中的戰鬥機外,普遍的軍火都無法對喪屍大軍造成有效的威脅,雖然在高端戰力上,我們擁有絕對優勢,遠不說核彈,單是導彈就有效將喪屍大片殲滅,然而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喪屍幾乎到處都有,難道我們要用核彈把世界清洗一遍?這樣下去,就算成功了,世界也離完蛋不久。」

穆知命頓了頓,繼續說道:「世界已經向無可預知的方向走去,只有適者才能生存,只是剛開始,超凡者的力量已經幾乎匹敵人類的熱兵器,要是再這樣發展下去,傳說中那些仙人也是不是會重現?」

「現階段,超凡者仍無法取代科技武器,要全面發展超凡者兵團的話會打亂戰局安排。」先前發言的那位元老說道。

穆知命聞言,咬了咬牙,沒再說什麼,元老的發言已經斷了他全面建立超凡者軍團的想法。

「不過⋯⋯超凡者的潛力確實不可小覷,既然穆知命你的超凡兵團有點起色,那我再撥5000軍中的超凡者給你,給你練下手,以後這支軍團就叫潛龍,沒意見吧?不過,黑龍區那邊就要交出來了,去樊陽那邊守著吧。」元老沒有完全將穆知命打壓下去,甚至為他的超凡者軍團正名。

樊陽市,末世降世之時,華夏第一座淪陷的城市,由於當初軍並不知道喪屍具有進化能力,直接撒離了樊陽市,導致樊陽市內的喪屍擴散與進化的速度都很快,直到後來軍方也只是在樊陽市邊界設立了地雷與重火力,以防止市內出現高等喪屍突破防線,沒有嘗試進去拯救還未死去的平民。

「樊陽那邊還有多少天?」穆知命知道樊陽市絕對留不得,軍方已經準備用核彈清洗。

「10天,守著10天,不要做蠢事。」元老警告道。

穆知命閉著眼,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樊陽市,一個千萬人口的城市,十天後便會化為灰有,不論是因為什麼而作出這個決策,歷史上都會為軍方劃下罪孽、為穆知命冠上惡名。

你穆知命想開創超凡者軍團的先河,軍方可以給予支持,但你要為軍方扛下惡名。

【任務一:存活72小時(23:21:17)】
君如茶 49日
在三樓,方璃住所內,陳默正用磨刀石磨著槍頭。

一天過去,陳默從十五層殺穿到三十二層,距離頂樓四十層,就只剩下八層了,期間,一些膽子大一些的都開始打開門來張望外面的情況,可是縱使看見陳默把喪屍都殺光了,他們也寸步不敢離開房子,又或者早有很多人到外面出去了。

以陳默的實力,但現實不是遊戲,不是到處闖蕩就能有奇遇,像陳默這些平民,只有在狹縫生存才能活得長久,出去冒險絕對是作死行為。

獵殺喪屍的日子是枯燥的,但提升也十分顯著,陳默能感覺到極值的枷鎖快要被打破了,但總是缺了點什麼。

陳默

種族:退化亞人種

天賦:野獸直感(覺醒中⋯)
????(覺醒中⋯)

力量:10(極值覺醒中⋯)
敏捷:10(極值覺醒中⋯)
體力:10(極值覺醒中⋯)
智力:7

槍法:未入門(熟練度93%)

看著一堆覺醒中的狀態,陳默選擇了無視,繼續枯燥的掃蕩日子,唯一值得讓他期待的只有槍法,這兩天獵殺喪屍下來,槍法的熟練度快要圓滿,也不知道屆時會發生什麼變化。

說起戰鬥,反正進入極值後的屬性提升極慢,陳默總會留點喪屍給方璃練手,說是練手,方璃卻覺得每一次都是生死之戰,有好幾次都是陳默從旁協助,不然真的把自己給練死了。

「我說你還有武器怎麼不早拿出來。」陳默看著用布拭劍的方璃,差點沒吐出血,這傢伙憋了幾天才把藏在床下的劍拿出來,每次砍喪屍時還一臉心痛。

「你知道這把是什麼嗎?」方璃一臉委屈地繼續說道:「燦爛之光,阿絲娜配劍,我花了五千多從日本訂造過來。」

陳默不知道她說的阿絲娜是誰,動物什麼的他本來就很少接觸,不過從方璃亂劈亂砍下,這把劍還完好無損,他相信這把劍的確值這個價。

「少矯情了,你現在不用,難道還打算帶進棺材?」陳默真搞不懂方璃的腦子裝什麼,如果不是昨天陳默要給他找喪屍練手,她還真沒打算把劍拿出來。

「我看今天就把這幢樓的喪屍都清了吧。」方璃突然說道。

陳默抬起了頭,奇怪地問道:「什麼時候變積極了。」

方璃點開論壇上的一個貼子,皺著眉頭說道:「你過來看看。」

貼文標顯為:樊陽市的異變喪屍

內文講述一個身處樊陽市的五十人超凡團隊,在昨天掃蕩喪屍的時候遇到了異變喪屍,數量還不少,估計是低等喪屍的進化型,團隊中也是有經驗的人,眼看異變喪屍便覺得殺死後能獲得更多的能量。

誰知道,在這批喪屍當中還有更高級的喪屍,五十名超凡者最終只有三名活著逃了出來。

而在貼文下面留言,來自其他城市的人表示各城市都有軍方勢力守著,不可能會出現大規模喪屍進化。

然而在這個時候,樊陽市的幸存者才驚覺,樊陽市中好像沒出現過軍方支援,討論區上一時間聲浪四起,而這個貼文也很快被封鎖了,甚至連樊陽兩個字也成了敏感詞。
君如茶 47日
.
君如茶 45日
「你應該快要突破值了吧?」方璃緊張地問道。

陳默在突破極值的事方璃一直都知道,原本打算在他突破後便提出生命締結的事情,好讓他專心突破,可現在連方璃也嗅到軍方的不對勁,心中的不安讓方璃變得慌張,畢竟陳默是她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感覺摸到門檻了,總覺得差了些什麼。」陳默搖了搖頭道。

這時候,羅亦風終於傳來信息:「天洛找我了,軍方將會在10天內把樊陽市清洗,得想辦法離開。」

看完信息後,陳默深呼吸了一口,雙手攥緊了拳頭。

軍方這是要滅城!樊陽市雖然已經淪陷,但活人也不在少數,這樣做無疑是斷了所有人的生路。

「軍方要滅城,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傳出去。」陳默說完後,提槍便走了出去。

「軍方要滅城?怎麼可能!」看著陳默離去的身影,方璃失神地自語。

這是多麼荒謬的一件事,但事實的種種加上對陳默的信任,讓方璃又不得不傾向陳默所言。

「怎麼可以這樣!」方璃雙手捶著桌面。

十數秒後,方璃眼神變得堅定了起來,她不能坐以待斃,開始在和大網頁將軍方滅城的消息傳開去,可是無一例外的被封禁。

「不行,這件事絕對是真的!」

眼看網絡上無法發放消息,方璃便選擇了用手機信息來通知相熟的人,再由大家將這件事傳開去。

但收到信息的人信不信,或敢不敢,或能不能走出樊陽市,這都不是方璃能控制的了。

就在方璃在傳播消息的同時,陳默遇上了麻煩。

陳默來到三十三樓,剛踏入其中,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這讓陳默握槍的手下意識的抓緊,沿著走廊探尋,他能看見一道道被外力撕碎的大門,門內散佈著殘肢。

繼續往上尋找,再往上的樓層都是同樣的慘況,直到陳默來到頂樓,他聽見了響徹全層的慘叫聲,慘叫聲持續不到幾秒便靜了下來。

就在此時,陳默猶豫了,這隻進化型的喪屍比起之前遇見過的肯定更厲害,就在陳默在心中盤算進退的時候,竟然有個小男孩朝他的位置跑來。

小男孩看見陳默,先是有點驚訝,轉而更用力地朝他奔去,然而跑沒幾步,一隻弓著身的喪屍出現在小男孩的身後。

那隻喪屍是女體裝屍,半弓著身,長髮披面,雙手半垂腰間,行動極快。

「收割者?不,還沒完全進化。」陳默腦海中開始將眼前的喪屍與網上已有的資料對比,與它最類近的便是收割者,但這隻喪屍沒有收割者的骨爪。

眼看喪屍就要朝小男孩撲去,陳默終於出手了。

長槍帶著破風聲刺出,這種直取頭顱的刺法,陳默已經使出不下百次,早已得心應手,而且是趁著喪屍撲出在半空的一剎。

可是,這看似無法躲避的一刺被收割者輕輕側過頭就避開了,它轉過頭用死灰的雙手盯著陳默看,就像被打擾捕獵的野獸,凶性盡現。

喪屍並沒有急著反擊,它直盯著陳默,打量著這有趣的獵物,同時,一根根骨爪從它的雙手伸出。

陳默見此,心臟猛地一跳!

收割者!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