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豆腐鯊‧豬鼻 166日
揀c定d好?[sosad]
d同a又有咩分別[banghead]

a係會真係做
強哥是言出必行嘅人[slick] [slick] 所以呢個選擇都幾重要[sosad]

:O
咁揀A開後宮#yup# #yup# #yup#
---
A-2
B-1
_Na 166日
揀c定d好?[sosad]
d同a又有咩分別[banghead]

a係會真係做
強哥是言出必行嘅人[slick] [slick] 所以呢個選擇都幾重要[sosad]

:O
咁揀A開後宮#yup# #yup# #yup#
---
A-2
B-1

A
A*3#hoho#
坊屋春道 165日
強哥咁快要做老豆:~(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關我拎事呀 164日
呢排好忙寫唔到文:-(
關我拎事呀 162日
你選擇了a(答應做返好老公好爸爸)
關我拎事呀 162日
不管怎樣,最終我也是決定答應下來。

不為了什麼,見到娜娜我見猶憐的樣子,就想好好地拉她入懷內溫存一番!當然,強哥我可是個大善人啊!孤兒寡婦的確是孤苦伶仃,強哥自然要照顧一二!
強哥我為自己找到個滿意的藉口後,就安心了。

畢竟強哥是為娜娜以及豆腐鯊著想,動機十分高尚吧?我安慰自己。

「好!」我帶些不情願說。
老實說突然做了爸爸,壓力好向左走向右走大啊!

「當真?」娜娜大喜之下沒有留意到我一面不情願,忙不迭地問。

「係呀。」

「好耶!!娜娜就知道夫君係有承擔嘅男人!」
娜娜high了起來,high的程度甚至比昨晚高潮還要高上幾分!

Hi閪的事仿彿過了很久,其實一提起只是昨天的的事,今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煩了一些!

不管怎樣,我最後也從娜娜要來了古惑的豆腐鯊,豆腐鯊落到我手上,我就不信他還敢説謊!

「娜娜,依家我係咪bb嘅老豆?」為防生變,我忽然問起娜娜一個古怪的問題。

「…….?是啊!你一直都係呀!老公仔!」娜娜怔了一下,竟說出「老公仔」如此嘔心的稱呼。

我忍着惡寒,再次問她:「咁我係咪可以教仔?」

「係呀…..?老公仔你想做乜?」娜娜怔了怔,似乎知道了我想做什麼。

「咁為夫就唔客氣啦!」我再次使出我最拿手的「屎忽雙搏術」!

我雙手連環開弓,一陣「啪落啪達啪嗒」的聲音,可憐的豆腐鯊屎忽頓時紅腫了起來!

「哇哇哇哇哇哇!」我此番「屎忽雙搏術」之下,也弄哭了豆腐鯊,他頓時大哭起來。

「老公仔你做乜!」娜娜大驚之下剛戴上了bra掉了下來。她連忙搶走了豆腐鯊,抱左懷裏安撫著。

唉!慈母多敗兒!!!

「我教仔囉!有咩唔啱!」我渾不在乎的説。迫供不打屎忽怎樣迫!

可是我怎麼向娜娜要豆腐鯊,她也怎樣也不肯給我了。

「bb要瞓喇!夜喇!」娜娜搪塞地說。廁所無窗她點好樣知的?

*******************************************

「起身Hi閪啦年輕人!」

「我Hi!」耳邊傳來春道伯討厭的聲音。

昨天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我睡眼朦朧的環顧四周,發現抱着豆腐鯊的娜娜竟換上了一身婚紗!

我頓時睡意去了一大半!「Hi….今日….係乜春日子?」我結結巴巴的問春道伯。

「今日係大喜既日子呀年輕人!唔洗咁興奮住喎,你仲有好多事要做啊!」
春道伯顯然誤會了我,拉住強哥走出狹小的廁所。

眼前的大應目光所及處都是紅緞,臭雞們忙著張羅,一片喜哄哄的氣氛。那有昨日聲色犬馬的景像?

「阿蓮!個花牌放呢度!咁樣客人點入黎啊?」

「阿芬!我咪話在擺多幾圍酒囉?」

春道伯一到大堂就開始忙着指揮,看來他是想要搞大個婚禮了!

我嘴中發苦。
結婚我ok,做乜要搞到人盡皆知呢?強哥一向都好低調啊!

英名一朝喪!悲乎!

*******************************************

我應該
a.叫牙伯低調
b.擦鞋,口不對心
c.不作聲
d.你地自己諗
痴線書呆妹 162日
a啦就
豆腐鯊‧豬鼻 162日
a*2[369]
月球上的快樂 162日
睇左咁耐娜娜都覺得好重口味xx(
ax3
關我拎事呀 160日
我選擇了a(叫牙伯低調)
關我拎事呀 160日
「牙伯,低調啲,低調啲!」我拉着正欲打Seven牙芬的春道伯,輕聲說。

「低咩調啫!一係搞就搞向左走向右走大佢!」春道伯激動地說,「年輕人你係咪又想反口!你講!」

春道伯不知何故對結婚有很深的執念!強哥都要暫避鋒芒!

我陪着笑說道:「牙伯牙,我係驚你辛苦啫!你都一把年紀啦….」

智商有問題的牙伯似乎相信我呢番說話,露出欣慰的神色,說:「年輕人,真係不愧我對你一番心血,依家識為長輩著想啦!」

他轉頭對大廳內的臭鮑魚說:「你哋啊,學下強仔咁好冇?下下都要我勞氣!」

眾雞只得乖乖說是。

受到教訓後,臭雞們表面無說什麼,可是幾乎一半臭雞對我露出了嫉恨的神情…..

「來啦年輕人,一齊去送請帖。」牙伯風風火火拉着我就走,強哥無奈之下只好跟上。

*******************************************

先前講過,水繼村在「雞竇經濟圈」之下已頗為繁盛,早也不是單純一個村落了。

所以聽到春道伯說要逐家逐戶送上請諫,強哥差點暴斃…..大佬成幾千人喎呢度!

「牙伯,真係要逐家逐戶?」我小心翼翼地問牙伯。

不知何時,強哥我在牙伯面前開始畏首畏尾的,開始害怕一個不小心踩親牙伯條尾被制裁了!

「年輕人連咁小事都唔肯捱,將來點成大事?」牙伯仍然堅持己見不肯退讓。

而早已將底線放棄殆盡的強哥,理所當然也沒有什麼異議,畢竟強哥可是非常人啊!

「年輕人啊,一陣見到堂道友要禮貌啲啊!」當我和春道伯行至一間公廁前,春道伯突然叮嚀我,正色道。

這個「堂道友」令一向極之不正經的春道伯露出凝重的表情,也許是厲害人物吧?
不過關我向左走向右走事咩!我漫不經心地想。

見到公廁令我想起和堂本狗相遇的第一日,他的屎臭猶在鼻邊。
其實堂本狗也不是什麼壞人吧,只是煩了點乞人憎了點吧!

我隨着春道伯行入臭氣熏天的公廁。看來春道伯口中的「堂道友」也是個附庸風雅之人,偌大的公廁除了常規配備尿兜廁格等物,還擺放了許多的竹子盤栽,醒目之處掛有一幅「醉曖堂本光一」的字畫。

看來這個「堂道友」品味不怎麼啊!我暗暗搖頭。

一直在仔細端祥字畫的「堂道友」聽到有人來,轉身略帶歉意拱了拱手,說:「稀客啊稀客!坊道友多年未見,修為似乎精進了幾分啊!」

隨後又問:「坊道友也帶來了子侄啊!在下可以如何稱呼小友?」

我看到「堂道友」的真容時,呆在原地。
此人邊向左走向右走度係「堂道友」!明顯是堂本狗呢條向左走向右走Hi!

*******************************************
我應該
a.出手毆打
b.扮唔識
c.鬧佢一餐
d.你地自己諗
月球上的快樂 160日
a 終於唔洗睇娜娜
豆腐鯊‧豬鼻 160日
a*2:D
關我拎事呀 160日
a 終於唔洗睇娜娜

娜娜得罪你咩:-[ :-[ :-[
_Na 160日
a 終於唔洗睇娜娜

娜娜得罪你咩:-[ :-[ :-[

A*3
:-(
誅完章 160日
a 終於唔洗睇娜娜

娜娜得罪你咩:-[ :-[ :-[

A*3
:-(

A*4
衰樣衰?
關我拎事呀 160日
你哋想牙伯
a.識武功
b.識仙術

因為要解釋返之前嘅嘢,所以改下個世界觀:-(
月球上的快樂 159日
你哋想牙伯
a.識武功
b.識仙術

因為要解釋返之前嘅嘢,所以改下個世界觀:-(

B, 蛤蟆仙人OK?
誅完章 159日
B
豆腐鯊‧豬鼻 159日
仙術啦 阿伯本來就識憑空變嘢出嚟...
---
b*3
關我拎事呀 159日
你選擇了a(出手毆打)
關我拎事呀 159日
「堂本狗!我Hi Auntie!」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我暴喝一聲,欺身直上雙拳暴出,務求一野中到佢變豬頭炳!

「堂道友」見到我不由分說出手,頓時傻了。不過,此人雖面目可憎,但是反應極快,一個輕巧的閃避就躲過我的含怒一擊!

「坊屋春道,你很好啊,竟敢帶個刺客過嚟!想隊冧我?」堂道友怒極反笑,陰惻惻的説。

春道伯張口欲解釋,卻說不出一句說話。最終他只能擠出一句:「堂道友誤會了….」

「堂道友」乾笑了數聲,嘲諷道:「坊屋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咪想要我粒『破禁丸』嘛,嘿嘿嘿嘿!」

春道伯臉色微變,強笑道:「道友多疑了….」他張了張口,正欲分辯下去的時候,強哥的機會來了!

強哥早已趁二人不注意的空閑潛伏在一角,待堂本狗將全部注意力放在春道伯時,就係我報仇雪恨的一刻!

「啊啊啊啊!受死啦堂本狗!」我看準時機,再次出拳中勁堂本狗!

可惜卻未如願,「堂道友」只是打開了一個白濛濛的光罩,我的拳頭就像打在了空處般,無處發力!

「堂道友」嘿嘿一笑,説:「陰道佬,睇嚟你真係狗急跳牆啦,妄想派一個凡人可以奪走粒『破禁丸』?嘿嘿嘿嘿,死老嘢,以為自己可以返到原來個世界咩……」

「堂道友」化為一股黑氣,長笑道:「後會有期啦死老嘢!」,卷席上天不知所蹤了。

「我哋走!」牙伯一聲低喝走出了公廁。

見牙伯面沉似水,都知自己已經闖禍了。我馬上低眉順目一副十分乖巧的樣子老實跟在牙伯身後。

可是牙伯未有忘記我做過的好事,轉身滿面怒面警告我說:「你個死仔包破壞我好事,你今次Hi Hi啦,等你結完婚你就知死!」

牙伯今次沒有叫我年輕人,看來也是氣得不輕!我心中大呼不妙,但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面如死灰地跟左牙伯身後。

此後派喜帖的過程也再沒有發生什麼事,就這樣回到了雞竇。
關我拎事呀 159日
*******************************************

剛到雞竇,牙伯就拉着我走向偏房。

看起來才化好妝的娜娜喜孜孜走過來拉住我說:「夫君,今晚洞房要唔要用condom?定係你想再生多個過呢…..嘻嘻嘻嘻……我ok ar…..」

我心中大反白眼,Hi 你個八婆,生左一個已經咁向左走向右走麻煩,仲想生!(我只敢在心中暗罵)

未待我開聲,春道伯搶先一步說:「娜娜啊,牙伯同阿強有啲事要處理,不如等陣先好嘛?」

娜娜顯然對春道伯馬首是瞻,一口答應了下來:「好啊!道爺慢走!」

被牙伯拉著的我叫苦不迭,像入刑場般走入廂房。
不知我破壞了牙伯的大計,會不會比牙伯插屎眼?!想到此,我驚出一身冷汗。如果真的是發生這件事,我一定會誓死保護自己的貞操!

在我面前的春道伯可不知道我的胡思亂想,拉入我進房間,隨手射出一個法訣,一個淡藍色的光幕出現在房間。

「好了,咁樣就無人偷聽到我地了。」春道伯無視了我吃驚的神色,問:「年輕人啊,想唔想做神仙?」

*******************************************
我應該
a1.答應
b1.不答應
c1.問多啲詳情再決定(之後會有多個選項比你地決定)
d1.不答

你哋希望「神仙」階級為…..
a2.凝氣築基結丹元嬰…..(最大路分法)
b2.我自己勁作(我未諗好!)
c2.你自己勁作(請提供創意)
關我拎事呀 159日
頂,寫唔到武俠小說[sosad]
月球上的快樂 158日
d1 b2
cls故,畫風唔同哂[sosad]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