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極端的年代 132日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exrs0cez.uvukennqphx.gvnfyycqu2k.zdq.jpg

我只為了自己而活著,我只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其他人的人生和我一概無關。我選擇躺平,只因為我想這樣做而已。我不在乎經歷什麼,只在乎最後成為什麼,這才是我的哲學角度。究竟所謂「躺平主義」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共鳴?當中的具體內容又是什麼?它有什麼獨特的地方能夠吸引這麼多年輕人信奉和實行?又或者,這個新興的「躺平主義」和我們身處的時代是否有什麼必然的聯繫?這些都是這本書想探討的問題。

【我奮鬥不奮鬥】 常公子 楊熙合著

電子書下載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CVo3EAAAQBAJ

Amazon Kindle版下
https://www.amazon.com/dp/B098XHWTDK

實體書訂購
https://www.382now.com/product?id=325
極端的年代 130日
Part 765

史佛龍奇怪地説:「什麼內力?乜春來的?」

華仔才想起,眼前這個外國人,應該不知道「中國式武俠小說」是什麼東瓜豆腐?其實,華仔也不肯定史佛龍是外國人?因為他的樣子是介乎東方人與西方人之間,但又不是南亞人,就像中亞吉爾吉斯坦人之類,還有,他的廣東話講得很好,而且非常地道,或者是本來一個香港人也不定。

史佛龍一按壓之後,嘉芙蓮突然吐出幾大口鮮血來,噴得華仔一身都是紅。

在旁的Tony 指著華仔大笑:「哈哈哈!抵勁死呀你……」

華仔給Tony一隻中指,説:「我Hi 你咩!」

Tony手虛空一接,再一推向前,説:「我將你個Hi 你,反彈給你自己!」

華仔説:「收到!再反彈!你食自己吧!」

史佛龍看著眼前兩個使徒的極端幼稚行為,不禁搖了搖頭。心裡在想,自己的大事,難道就要交託在眼前這兩條「卵樣」手上,世上「卵樣」何其多,比「卵樣」多的,只有「Seven Head」。

但在這個時候,奇跡卻發生了。

Tony奇怪地望著嘉芙蓮,説:「我……我……Hi丫……Hi丫……」

因為重傷的肥婆嘉芙蓮,身上的多個血口突然神奇地癒合,腫起的地方也退了血腫,大量出血狀況暫停,甚至有傷口出現結疤的現象,而且幾乎接近死亡的面容,也在傾刻間,變回一張活人的臉色。

史佛龍的手離開了嘉芙蓮的身體,反而自己的面色變得非常難看。身形倒後,Tony一手扶著他,史佛龍在大力喘氣,好像剛剛用上了洪荒之力游了2000米蝶式一樣。

「嗄……嗄……水…水……給我水……」史佛龍用痛苦的語氣説。

丹尼仔為他奉上一包紙包麥精維他奶,史佛龍一手拍飛麥精維他奶,怒叫:「我要水!並不是要……麥精維他奶!」

在十字車門口嘔吐中的比爾也看見奇跡的發生,他非常明白,令嘉芙蓮起死回生的並非是什麼力量—— 而是時間逆轉!史佛龍就是一個能夠控制時間的超級異能人!

蓬一聲,肥婆嘉芙蓮整個彈起來,以巨大的音量大叫:「Holy Shit!我在什麼f*ucking place呀!」 然後他看到比爾。

是嘉芙蓮就從救護車上衝下來,想撲向比爾,並且大叫:「比爾首領,能夠看見你就太好了!」 從動作和聲音推斷,嘉芙蓮的傷勢已經差不多完全回復。

比爾怒哮:「你不要過來!你給我站定!」 這時候他堅定自己的信仰—— 一生人最討厭的人,就是這個黑色死肥婆!
極端的年代 130日
https://na.cx/i/G13b1W4.jpg

最新小說作品【Master】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5FIfEAAAQBAJ

Kindle版下載連結
https://www.amazon.com/dp/B08X4DK2FP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關我拎事呀 129日
#yup# #yup# #yup#
極端的年代 128日
Part 766

嘉芙蓮從十字車上跳下來,就停住了,以令人作嘔的撒嬌語氣説:「比爾首領噢,我真的這樣討厭嗎?」

比爾堅定地説:「真的,你非常認真告訴你,再沒有什麼比你更討厭了!」

「收聲!」

被Tony和華仔摻扶下車的史佛龍大叫,帶著前所未見的怒意。看上去,史佛龍不但很虛弱,而且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幾年。

嘉芙蓮問:「死光頭X,你是誰?你憑什麼叫我收聲?」 嘉芙蓮就是那一種一開聲便會得罪人的肥婆,這種人,數量不少。

史佛龍説:「如果不是我史佛龍……你已經死了!你知不知道?死肥婆!」

「屎忽窿?」 嘉芙蓮差點笑了出來,然後才想起自己真的受過重傷,跟著她說:「嗯嗯,是你這個光頭屎忽窿救了我嗎?」

作為史佛龍情人的丹尼仔這時候上前,一手按著比他高大的嘉芙蓮肩膀,説:「你可以尊重一點說話嗎?死肥婆!」

事實上,當每個人叫嘉芙蓮尊重他人的同時,卻不停用「死肥婆」來稱呼她,看來世上不需被尊重的人就祇有她一個?因為肥?因為膚色?因為態度?不知道。

嘉芙蓮又想給丹尼仔一巴掌,直接將他打死,她的確有這種慾望的想法,她舉高了手。

比爾當然知道她又想殺人,狗總改變不了吃屎,於是大叫:「STOP!死肥婆!」

但嘉芙蓮也決定動手,回身,一掌拍向丹尼仔面龐!

史佛龍大叫:「小心!」

△△△

在康娜未變成金色天使Golden Angel大顯神威之前,36歲的地盤佬和佳佳兒一同出發,避開人群,去找黑色孤兒——即是佳佳兒的神秘孩子,因此之後發生的東西,他們並不知道,和佳佳兒一起脫隊的,還有較早時份的陳sir和嘉茵,他們帶走了受傷的玉霞去醫治,玉霞就是被嘉芙蓮兜巴打傷的。

在路途上,地盤佬仍在力媾佳佳兒,地盤佬將自己的身世告訴了對方,在這裡省卻一大段文字,也沒有必要記述下來,總之地盤佬的人生,有點悲慘,有點煽情,也有點傳奇吧。

地盤佬最後説:「……然後我就去做地盤,一做就是八年……」

佳佳兒回應説:「唔…你說完了沒有?」

「大概差不多吧。」地盤佬答。

「你為什麼要將你的事情告訴我哩?我剛才不是曾經告訴你,you are not my cup of tea嗎?」

「我……只想和你交個朋友吧。」

「我不相信你,可能你認為交朋友是一個開始,之後就能夠發展,最後可以上床吧?對嗎?」

「我沒有想到這麼遠……的確對你有好感,但沒有想過上床那回事。」

「真的沒有嗎?」

「這個……這個……」 地盤佬答不上來,其實是有的。

「不要勉強……上床也是正常的,每一個人都會上床,我的性觀念比較開放,可能將來會與你上床也不定,如果我們可以活下去的話,不過我想先找到自己的孩子。是了,我到現在為止,還未知道你的名字呢?」佳佳兒説。

地盤佬感覺很好,説:「我叫李志堅,你可以叫我阿堅,地盆裡的人都是這麼稱呼我的。」
極端的年代 125日
Part 767

好普通的名字,好普通的人生。

佳佳兒説:「嗯,阿堅,你好。」

阿堅笑一笑,露出他的一排因為長期吸食紅色萬寶路而擁有的煙屎牙,感覺非常好。這時候李志堅在問自己,如果可以和佳佳兒上床的話,就算上一次半次也好,也是不錯的事情吧。想回來,自己想「媾」她,最終都是為了上床吧,就算上一次半次也好的。是了,什麽的狀況才符合「上半次床」的定義呢?

佳佳兒説:「喂,你在想什麼?」

阿堅尷尬地説:「沒有啊!沒有什麼!啊……?」 為了轉移視線,阿堅往遠處一指。

「什麽?你看見什麽?」佳佳兒問。

阿堅朝一個小賣亭跑過去,説:「那裡好像……有人哩!」 其實他只是隨口噏當秘笈。

小賣亭販賣的都是那些狄士尼的精品,價錢非常昂貴,專做遊客生意,銷售的基本技巧是—— 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狄士尼,不能空手而回吧!

佳佳兒説:「那裡有人啊?」

小賣亭背面有一道門,阿堅把耳貼在門上,果然聽到有聲音傳來,於是他對佳佳兒低聲説:「門後真的有人……」

佳佳兒説:「你聽到什麼?」

阿堅細心聆聽,然後説:「我聽見一些聲音,有人好似在説……咿咿……咿呀咿呀……不要……啊……啊咿。」

佳佳兒説:「那是什麼聲音?」

阿堅説:「唔……大概有一男一女……他們應該在親熱,女的説不要,其實是……要……大概……」

「不要浪費時間了!」佳佳兒上前,一腳把門踢開,然後就大叫一聲:「Sorry!」

因為佳佳兒看見兩個衣衫不整的自己人抱在一起,是早前帶走了玉霞去療傷的陳Sir和嘉茵,一看見佳佳兒,陳Sir和嘉茵立刻急急分開,至於他們在做什麼?相信是「人在做,天在看」。
極端的年代 124日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ixn3ag0d.f2dxiyw4ul1.rpnztdawoum.4ju.jpg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m1l4u0mi.s0idkvfh0wm.ufypdmp3uf1.q04.jpg

很多書局通知發行公司,《我奮鬥不要奮鬥》不會進貨,沒有提供原因(不會成為禁書吧?),請大家在此購買

原價:HKD88
自救多福價:HKD49 ( 包郵 )

PayMe後,請把收據、收件地址及收件人姓名電郵:
[email protected] (或把收據、收件人地址及姓名PM本專頁)

電子書網上版特價只售:$9.9
Google Play Books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CVo3EAAAQBAJ
Kindle Books
https://www.amazon.com/dp/B098XHWTDK

請大家幫手!
極端的年代 123日
Part 768

其實陳Sir和嘉茵一早已經擦出愛火花,所以幹這種開心的事情也是天經地義的。嘉茵急急地整理衣服,表情卻尷尬到極點。

佳佳兒也有點尷尬,説:「對不起,我並不想打攪你們,你們可以繼續的……我先出去吧!」

「不……不…我們沒做什麼……你……你……們…這位是……我好像見過……你……未請教……」陳sir都是語無倫次,也忙著整衣衫。

「我叫阿堅。」阿堅説。

「阿堅,你好!」陳sir説。

陳sir頸上明顯有一塊「菠蘿雞」,他説:「佳佳兒小姐……你……你是來找玉霞小姐嗎?她在那邊……是那邊……目前情況很好……我們……是見玉霞小姐睡了休息…所以…才……才……做……」

嘉茵尷尬的説:「你不要再說下去了……我們根本沒有做!」

佳佳兒説:「你們不要這樣尷尬好不好?我不是怪責你們,況且男歡女愛本來就是合情合理的東西,否則世界上怎麼有孩子出現呢?當然我的那個奇異的孩子是個例外哩。」

阿堅聽見佳佳兒的話,發覺自己更愛這個女人。

陳sir説:「嗯,我們……還是帶兩位去見玉霞小姐吧。」

這裡是迪士尼職員的休息室,陳sir打開另一道門,看見玉霞正躺在一張印有唐老鴨圖案的舊梳化上休息,她早前被暴力黑色死肥婆重擊,曾經失去知覺,但陳sir替她做了初步治理,目前情況已經穩定下來。

陳sir説:「她曾經回復知覺,和我們說話,我讓她喝了一些水和盤尼西林,還有止痛藥必理痛,她又再次睡了,情況應該穩定的,當然最理想的方法是送玉霞小姐到醫院,作進一步的詳細檢驗……嗯,佳佳兒小姐,那邊的情況怎樣?」

佳佳兒説:「我們離開的時候,一切沒有異樣,本來我是去找兒子的,卻無意找上你們。」佳佳兒並不知道「那邊」已經出現了大變局。

阿堅説:「我是陪伴佳佳兒小姐來的,我本來在地盤工作。」

嘉茵沒有理會阿堅是不是做地盤,卻問佳佳兒:「波叔的情況怎樣?他順利打倒了那個可惡的肥婆嗎?」

佳佳兒面色一沉,不想在此公開陳錦波的死訊,説:「這…這……個問題……我一會兒才回答……」

「…… ……」陳sir和嘉茵對視一眼,心知不妙。
極端的年代 121日
【渠頭者聯盟第一部:DSE創世紀(通往地獄的電梯)】 (免費下載)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Lyxj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二部:決戰外星人朗拿度】(免費下載)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4%B8%89%E5%B3%B6%E6%82%A0%E4%BA%9E_%E6%B8%A0%E9%A0%AD%E8%80%85%E8%81%AF%E7%9B%9FII?id=Emp2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三部:上帝,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詐傻扮懵嗎?】(免費下載)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t4eN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四部:磁能線異能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0eOa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五部:絕代女王反擊戰】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0eOa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六部:人人心中都有一個狄士尼】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K8_E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七部:老銀土愛情故事】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hFzeDw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八部:女王殿下之大審判日】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Q-oOEAAAQBAJ

【渠頭者聯盟第九部:異能界之Beyoud海闊天空】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41cpEAAAQBAJ


*available on android and ios
請大家捧場
極端的年代 121日
Part 769

醒目的陳sir立刻拉開話題,説:「佳佳兒,我們還是首先協助您找尋兒子吧,之後再作打算。」

佳佳兒説:「是的,我很擔心我的兒子……」

陳sir説:「其實你也不用擔心,你的孩子並不是普通的孩子,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可以傷害他的人,並沒有幾個。」 旋即轉頭向嘉茵說:「嘉茵,你在這裡守護玉霞小姐,我和佳佳兒出發吧。」

嘉茵説:「你要小心啊。」語氣,柔情無限。

陳sir牽起了嘉茵的手,吻一吻她的緋紅欲滴的臉頰,説:「嘉茵你放心,就算天要塌下來,我也會回來,因爲我已經找到了我的靈魂伴侶。」

阿堅問:「嗯?我一直好想知道靈魂伴侶究竟是什麼東西?」 他雖然是一個地盤佬,但是卻有求知慾。

佳佳兒説:「你問對人了,據我所知陳sir是一個中文教師,由他來解說什麼是『靈魂伴侶』,最適合不過。」

陳sir把阿堅當作學生,以老師的口氣說:「所謂靈魂伴侶,就是一個能夠令人燃起生命火花的人,生命的火花和熱情足以形成一超越現實的世界,然後人在其中培育精神,提攜靈性,以成就一個真正超越的可能。」

既簡而清的解釋,佳佳兒不禁拍手説:「你果然是一位出色的中文老師。」

阿堅抓抓頭,説:「雖然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你說出來的東西好像很有力量……」大概是阿堅從佳佳兒的口中,知道陳sir是一個中文教師,所以有先入為主的感覺吧。

語言畢竟衹是名相,本來就沒有高低之分,不過總是有些語言能夠觸動心靈,而又有一些語言,可以帶來仇恨和憎惡,所謂智人(Homo sapiens) 其實定義上,就是一種能夠被語言音節所播弄情感的哺乳類動物。

佳佳兒、陳sir和阿堅離開員工休息室,來到小賣亭之外,跟著他們就看見了一部綠色的美軍裝甲車停在眼前。

裝甲車上走出四個手持重型武器的軍人,這些軍人就是女王阿朵嘉的善後部隊。

軍人用手中的M-16步槍指向三人,大叫:「舉手!跪下!」

阿堅大驚説:「有事慢慢講!不要開槍!」

重申一次,佳佳兒並不知道那邊廂發生的大事,所以一看見敵方的軍人,立刻怒意上昇,説:「哼!」

四個軍人的其中一個説:「這位小姐,你哼什麼呢?我叫你跪下和舉手,你不要以為你是一個美麗的女性我便會和你客氣!舉手!跪下!Now!」

佳佳兒其實可以立刻置眼前四個軍人於死地,她的異能「噬魂者」 是一股非常恐怖的殺人力量,但上次施展後,她卻奇跡地懷孕,且誕下了那個神奇的孩子……

陳sir聽從命令舉手,突然大叫:「自己友來的!!」

軍人一奇,説:「什麼自己友?」
極端的年代 119日
Part 770

陳sir説:「我是教統局的人,比教統局派來狄士尼執行任務,所以是自己人。」

就連佳佳兒差點忘記了陳sir、嘉茵、康娜、肥仔等人,本來都是「麥樂雞」的敵人,只不過後來變成了朋友,當然朋友和敵人之間的分界線有時候相當模糊—— 應該聽說過,「最好的朋友就是最大的敵人,最大的敵人就是最好的朋友」 那一類的傻的嗎廢話。

軍人説:「你有什麼証據?」 槍口仍然對準三人。

陳sir 指一指自己的後頸,説:「證據應該在這裡。」

「你行過來!轉身!」一個軍人放下了槍,從懷中取出一個「讀咭器」,往陳sir後頸一「嘟」!每一個隸屬於教統局的異能人,頸項上均被注射了小型炸彈和追蹤器,用作核實身份和控制行動,陳sir也當然有。

軍人讀出「讀咭器」上的紀錄,説:「陳濤,41歲,香港人,身高161cm,體重57kg,香港北角福勁中學任教中文科,異能人編號是1691691997,沒錯!他是自己人!」

陳sir説:「多謝兵大哥你確認我的身份。」

軍人收起槍,手指向佳佳兒和阿堅,問:「你是自己友,那麼他們兩個呢?」

陳sir説:「唔……他們都是自己人,男的那個是司機,女的那個是在狄士尼內接應我們異能人工作的員工。」

軍人説:「唔,早前上頭已經有柯打,要所有自己友撤出狄士尼,你們為什麼仍留在這裡呢?」

陳sir繼續老作,説:「這個嘛,可能我收不到消息,電話有沒有信號,而且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我和上線失散了,所以未能依從命令撤走。」

軍人説:「明白。那麼現在你們三個登上裝甲車離開吧。」

「…… ……」佳佳兒和阿堅對視一眼。

陳sir説:「現在就離開?這樣不太好吧?」

軍人説:「有什麼問題呢?最高指示是要立刻清空狄士尼樂園,不容許任何閒雜人等留在這裡。」

「是嗎?」陳sir繼續説:「不過……」

軍人説:「不過什麼?不要再阿吱阿咗摩洛哥!」

陳sir説:「不過……我們…還有秘密任務在身,必須要完成,我想,現在並不是時候登上裝甲車離開,希望你體諒我們的情況。」

軍人説:「你有什麼秘密任務?説出來!」

陳sir説:「我已經對你說是秘密任務,如果可以說出來,就不是秘密任務,而是一個普通任務,對不對呢?」

軍人感覺也有道理,於是點點頭,人蠢的確冇藥醫。

陳sir回頭向佳佳兒和阿堅做出一個勝利的手勢。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聽見一把聲音大叫:「媽媽!」

媽媽?

佳佳兒一望,看見自己的孩子,那個被稱為「黑色孤兒」的超能孩子,正和哈利波凸朝著他們跑過來。
極端的年代 116日
Part 771

△△△

嘉芙蓮回身,一掌拍向史佛龍五個使徒之一的丹尼仔面龐!丹尼仔這個東涌屋邨仔眼見就要被擊中重傷,嘉芙蓮有一個很差的壞習慣,就是喜歡傷害陌生人,今次已經不是第一次,這種可以覺得隨便傷害陌生人的人,其實需要長期被囚禁。

嘉芙蓮也曾經問過自己,為什麼自己喜歡傷害陌生人?大概是因為她覺得這個世界虧欠了她,不但虧欠了她,而且虧欠了太多,世界欠自己的債,永遠沒法償還。於是沒法償還的債項,就轉化成情緒的發洩,基於每一個人都是自私,實在沒有理由把情緒發洩在自己身上,自殘都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所以發洩在他人身上,成為理所當然。又想深一層,如果發洩在自己認識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點道德的責任,但發洩在不認識的陌生人身上,一切就變成易辦事,反正不認識對方,實在難以投入任何感情,包括罪責和歉疚在內。

逢——!

但嘉芙蓮這一掌,卻打了個空!只是在丹尼仔面前掠過,刮起了一襲狂風。

身體呈現虛脫狀態的史佛龍鬆了一口氣。

嘉芙蓮心中一呆:「我明明是會打中的?為什麼卻沒有打中?」 我明明是會中六合彩的,為什麼沒有中?

手腕一扭,反手一車!再來!

「沒有理由打不中的!」

逢——!

但是偏偏又打不中,嘉芙蓮的肥手掌再一次在丹尼仔面前掠過,還是差了一點點才打中。

在旁的比爾也奇怪非常,為什麼連續兩下嘉芙蓮都打不到這個少年呢?明明是會打到的,卻是打不到?

被阿華和Tony扶著的光頭佬史佛龍説:「丹尼仔,不要再玩了,這個肥婆你玩不起。」

難道又有人玩得起嗎?

嘉芙蓮以極其兇狠的眼神,望望丹尼仔,丹尼仔給她中指,説:「嗱!」

嘉芙蓮説:「你找死……Auntie你會死得好慘……」

丹尼仔左右手同時豎起中指,説:「究竟是我死得好慘?還是我老母死得好慘?麻煩你說清楚,Hi 你!鬼向左走向右走醜的.死.肥.婆!」

火山在下一刻就會爆發。

在場只有一個人可以阻止火山爆發,他的比爾,比爾説:「嘉芙蓮,你千萬不要發動異能,這裡的都是自己人!」

嘉芙蓮望望比爾,才萬般不願地點點頭,比爾的說話,她是聽的。原因是什麼?她自己都不知道,大概自己是喜歡比爾的。

嘉芙蓮回頭,説:「啊,我認得你了……我在公路上曾經見過你!」

史佛龍有氣無力地説:「哼!我們找個地方,好好地談一談以後要發生的東西吧。」
極端的年代 114日
Part 772

嘉芙蓮行近比爾,説:「嗯,總之你說什麼,我便照辦,我聽從你的指揮噢。」

又有那個嬌俏的「噢」字結尾,比爾差點又有想吐的感覺。屎永遠係一篤屎,就算插上了一朵玫瑰花,也是一篤屎。

「沒有這個需要……」比爾説:「嘉芙蓮,你要明白你本來已經死了,是史佛龍,即這個光頭佬把你救活過來。」

嘉芙蓮不屑地説:「死?我為什麼會死?我現在不是好好的活著吧?」屎,是不懂感恩的,否則她就不是屎。

比爾説:「嘉芙蓮,你要認真一點!史佛龍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異能人,你和他作對,絕對沒有好處……」

「世界上最強大的異能人?」嘉芙蓮問:「難道這個光頭佬比女王阿朵嘉更厲害嗎?」

比爾説:「我不肯定……」

嘉芙蓮用一個很古怪的表情,説:「看你的語氣,你已經成為他的手下嗎?」

比爾説:「我不肯定……但我的異能,卻是因為他而回復了。」

「啊?」 嘉芙蓮亦曾經聽說過比爾的「空間跳躍」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異能,但她從沒有見識過,當教統局把她送到比爾身邊的時候,比爾只是一個沒有異能的普通人而已。

嗖。嗖。

嘉芙蓮看見比爾在她面前閃了一下,比爾已經來回了一個地方又折返回來了,他的手裏多了一件物件。

嘉芙蓮嘆道:「比爾……你好厲害噢。」

又「噢」!?

比爾把那件物件交到嘉芙蓮的手上,原來是一隻價值200萬的鑽石名錶,剛才比爾去了尖沙咀一間錶行,把錶取了回來,前後用了不足三秒時間,三秒鐘的其中兩秒,是在一個「不知道怎樣形容的空間」中度過的。

嘉芙蓮歡天喜地説:「你……你送禮物給我?」 價值並不是問題,是比爾送給自己才是大問題。

比爾冷冷地説:「嘉芙蓮,我求你乖一點,事關重大,請你不要再節外生枝好吧?」

嘉芙蓮收起名錶,大力點頭,説:「知道。」

不遠處,Tony在呼召二人,説:「你們過來吧!我們開會吧!」

地下停車場的旁邊有一個休息室,史佛龍和他親自挑選的五個使徒,坐在兩張舊梳化上,彼此對望。

坐在丹尼仔身邊的史佛龍一口氣飲了五支力保健,狀態似乎回復,面呈菜色,變成面有血色,不過看上去仍是非常疲倦。

嘉芙蓮説:「光頭佬,這些坊間保健飲品有用嗎?我認為沒有噢,如果你喝了感覺精神一點,我想純粹是心理作用噢。」

又「噢」!?

比爾怒啤嘉芙蓮一眼,Hi Auntie我不是說過不要節外生枝嗎?

史佛龍笑説:「傳說你這個死肥婆是世界上最討厭的動物,我起初是不信的,現在我完全相信,你的討厭程度,直逼一篤屎,而且不是普通的一篤屎,而是在公共公廁內沒有水沖的馬桶中那堆堆積的無序的極臭的屎——」

嘉芙蓮用極度討厭的語氣説:「如果我現在Hi Auntie,你會發怒嗎?」
關我拎事呀 114日
#yup# #yup#
極端的年代 112日
Part 773

由「光頭佬」變成「光頭閪」,嘉芙蓮一直試著史佛龍的底線。

史佛龍身旁的Tony和華仔立刻彈起,Tony説:「Hi Auntie!你條肥婆係咪玩嘢?」

嘉芙蓮説:「玩嘢又如何?你是不是要隻揪?無任歡迎,反正我現在很想殺人!」生性兇殘,撩事鬥非,本來就是嘉芙蓮的本性,本性難移,狗改變不了吃屎。

華仔説:「Hi Auntie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討厭的人!」

嘉芙蓮説:「你現在見過了,那又怎樣呢?說話是沒有用的,來!不怕死就和我隻揪吧!我Hi Auntie!你驚嗎?」 嘉芙蓮繼續撩事鬥非,無非都是想令事情升級,不能進入正常運作。

世界上總有一種人,不希望世界正常運作,因為他們都明白,如果世界正常運作的話,毫無秩序感的他們一定是輸家,這種人,有一部分被關進了瘋人院,正如法國哲學家福柯Michel Foucault的理解,極有可能瘋人院囚禁的人,並非不正常人類,祇不過是其他不正常人類把正常的人類關進去。

史佛龍目光移向比爾,眼神裡似乎要求他要做點東西。嘉芙蓮這樣玩嘢玩下去,一切都沒法開始的。

比爾説:「嘉芙蓮,你望過來。」

坐在比爾旁邊的嘉芙蓮轉頭望向比爾,説:「做什麼?」

拍!突然,比爾兜巴星了嘉芙蓮一記響亮的,然後再一巴,再一巴!前後打了三巴掌。

嘉芙蓮呆了。

感覺手腕有點痛的比爾説:「Auntie你收聲。」

嘉芙蓮點點頭,好像一頭很乖的小狗一樣,這個世界上,就祇有比爾能夠令她這樣做,相信連佛祖和耶穌也不可以——『這大概就是愛吧?』

愛究竟是什麼?

史佛龍向比爾笑一笑,覺得他做得很好,自己五個使徒之中,大概是比爾最重要。

史佛龍説:「Tony仔,華仔,你們坐下來吧,事情終於完滿解決了。」

Tony和華仔坐下,心裡對比爾產生尊敬的感覺。

「咳……」嘉芙蓮突然大聲咳了一下,「吐!」 然後把一大篤又濃又黃的濃痰大力吐在地面,表達抗議。

「…… …… …… …… ……」其他人看著地面這一篤又濃稠又冤崩難臭的深黃色濃痰,心中都不是味兒。

嘉芙蓮望望其他人,以友善的微笑說:「不要浪費時間,開始吧!光頭閪。」
極端的年代 110日
Part 774

△△△

「媽媽!」黑色孤兒和哈利波凸正朝著佳佳兒、陳sir和阿堅跑來。

也許黑色孤兒是一個很特別的孩子,至少他並不是正常定義下的人類兒童,他並非一男一女結合交配而生,而是像耶穌一樣,因為另外一些理由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凡事皆有例外,沒有東西是100%永恒,就算是「存在」或「不存在」本身,或「宇宙的生滅」 總有例外狀態吧?只是我們目前還不知道而已。「凡事凡物皆有例外」就是人類的處境吧?

一個孩子對母親的愛,或者一個母親對親生孩子的愛?又有沒有例外呢?

佳佳兒聽到孩子的呼喚,心也離了,迎面跑過去,跪下大力擁抱著黑色孤兒,大叫:「孩子!你到了哪裡去啊!」

黑色孤兒説:「對不起,媽媽要你擔心……」

佳佳兒説:「你下次要去什麼地方!一定要首先告訴媽媽!明白了嗎?」

黑色孤兒説:「哦。」通常有人答「哦」,就是模棱兩可,莫衷一是,兩頭唔到岸的意思。

佳佳兒望向旁邊的哈利波凸,哈利波凸是他的恩人,因為在巴黑星寄生狗頭的異度空間裡,就是哈利把孤兒的身體回復正常的。

哈利波凸對佳佳兒説:「Hi~」 他這一種人,就是永遠有交際障礙。

軍人看見這一幕母子團聚後,用M-16槍柄頂頂陳sir,問:「嗯,又是什麼一回事了?」
極端的年代 110日
陳sir繼續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拆局,説:「嗯,你也看見了,那個孩子,是這位女仕的母親,對不對?我告訴過你,這位女士是協助我們組織在狄士尼裡進行一個秘密任務的員工,我再重申一次,是一個不可外洩的秘密任務!不過話分兩頭說,這位員工有沒有孩子?我事前是不知道的,正如兵大哥,你也不知道你身邊的夥伴有多少家人?有多少個孩子?甚至乎你夥伴老婆的姓名,你也是不會知道的,對不對?因此,這位女士現在遇上了他的孩子,也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至於那孩子身邊的年青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既不知道這位女士原來有一個孩子,當然也不會知道她的孩子身邊的朋友是什麼人?對不對?很清楚吧!眼前的東西都是沒有任何懸念的,大家都相當清楚。而且我們要謹記一點,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任務總是要進行的。正如無論你開心與否,太陽明早一定會在東邊升起來一樣,對不對?任務是第一優先,在進行任務時遇上的所有變化我們要隨機應變,對不對?這是我們的守則吧,現在多了一個孩子和年青人出現,也不代表女王陛下交托在我手中的秘密任務要終止,我再重申一次,這是一個不可外洩的秘密任務,因為任務一定是非常重要,才要秘密進行,對不對?所以,現在要繼續進行我的任務,而三位兵大哥,你們可以放心離開了,就這樣安排吧,我想,這是一個非常妥貼的安排,由於任務是那樣秘密,所以三位兵大哥回去時也不要再向任何人洩露相關資料,要知道任務內容的人早已經知道,不需要知道任務內容的人也是不應該知道任務內容的,對不對?希望你們明白和體諒,OK?」

三個持槍軍人聽得頭昏腦脹,好像有一隻蒼蠅在他們耳邊飛來飛去,發出一些固定節拍的聲頻,令他們不能思考得更深入。

陳Sir再説:「嗯?三位為什麼不回應呢?是不是我有什麼說話說得比較清楚呢?如果三位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從頭到尾重新把所有的情況向三位再說多次,讓你們更加清楚瞭解現在發生在眼前的情況,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一個軍人遞起手,説:「好!我們明白的!我們離開吧!」

於是三個軍人跳回上裝甲車,離開。

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
極端的年代 107日
Part 775

在旁看見一切的阿堅,不禁讚歎:「你叫陳sir……對不對?你的口才的確很好噢。」

陳sir説:「純粹只是職業病,你要知道我是一個中文教師,靠的就是這把口搵食,而且這麼年來教學生,日講夜講,就累積了一些經驗,而且這些軍人比起我的學生,實在容易應付得多。」

阿堅説:「我真羡慕你這種人,又有文化,又有口才,不像我們這種粗人只靠一鋪牛力搵食,做地盤,永無出頭天,而且社會地位很低微。」

陳sir説:「阿堅,請你不要這樣說,職業無分貴賤,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用處嘛。你為什麼會羡慕我呢?我差不多40歲,還是第一次找到真愛,我到了今天才能夠對自己說,過去的40年,聽說不是白活。」

「這樣我就更加羡慕你……」地盤佬阿堅説:「你連真愛也找到,我從來沒有見過真愛是什麼呢?」

的確世界上有很多人,根本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的愛情,也沒有在愛情的火焰中燃燒過自己一次,其實對人類來說,愛情是一種奢侈品,正如太平盛世,也是一種奢侈品。亂世才是正常的,沒有愛情才是普遍的。當然有沒有愛情,純粹是個人對「愛情」的定義為何物?如果把定義set得太高,那麼很容易後悔一生; 但若然把定義set得太低,又好像和狗隻沒有分別。做人有時候很難。

佳佳兒母子團聚,作為母親,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佳佳兒對兒子説:「我的孩子,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黑色孤兒説:「當然可以,只要媽媽你喜歡,我什麼事都可以答應你呢~」

佳佳兒説:「你以後還是不要離開媽媽身邊,好嗎?我的意思是,無論任何情況……」

黑色孤兒點點頭,説:「哦。」

佳佳兒説:「那就乖了……你剛才不見了,媽媽真的很擔心你,雖然我知道你並不簡單……但你只是一個孩子,也是媽媽心裡永遠的乖寶寶。」

聽到佳佳兒的說話,黑色孤兒感覺很快樂,無比的快樂。

佳佳兒轉頭對哈利波凸説:「哈利……多謝你哩。」

哈利波凸説:「你……你多謝我什麼呢?我也沒有做過什麽啊……」

突然哈利波凸臉色一變,驚呼:「啊?」

佳佳兒説:「你做什麼?」

哈利波凸面色大變的理由是,因為黑色孤兒又消失了,剛才他正好地地一面笑意站在母親身邊,但現在——卻又不在了!

佳佳兒左看看、右看看後,也大聲尖叫起來。

陳sir和阿堅走過來,陳sir説:「發生了什麼事?」

佳佳兒惶恐地説:「我的孩子……我的乖寶寶,又不見了!剛才他還在我身邊的……」
極端的年代 104日
Part 776

陳Sir説:「他……是不是又跑到什麼地方去?」

佳佳兒四處找尋,説:「我的乖寶寶,你在哪裡啊?」 再一次失去兒子,佳佳兒的心全亂了。

佳佳兒想撲入草叢中尋找兒子,卻被阿堅從後抱著,阿堅説:「佳佳兒小姐,請你先冷靜下來!」

佳佳兒大力掙脫阿堅,大叫:「我不能夠冷靜下來!我的兒子又不見了!」

掙脫阿堅後,佳佳兒衝入草叢裡,放聲高呼:「兒啊……兒啊……你在那裡!」

「你等等我!」地盤佬阿堅為了保護佳佳兒,也一同與她衝入了草叢裡。

這時候,太陽倏然下山,天色已經進入黃昏,四周圍變得很暗,很快,佳佳兒和阿堅的身影轉眼間消失在草叢裡。

不過,哈利波凸和阿sir仍然聽到佳佳兒那凄厲的呼叫:「兒子!你在那裡……兒子!你在那裡……?」 聲音卻愈來愈遠。

哈利波凸快步走向草叢,回頭向陳sir說:「我們跟隨他們去吧!」

不過陳sir不動如山,木立原地,而且表情非常奇怪。

哈利波凸忙説:「陳sir!你為什麼不出發?你做什麼?」

中文老師陳sir無奈地搖一搖頭,説:「沒用的……哈利。」

哈利波凸説:「你在說什麼?什麼沒用?是什麼意思?」

陳sir説:「我以為自己是聰明人,原來只是一個大蠢材。」

忽然間,哈利波凸連佳佳兒的呼喊也聽不到了,天地間變得一片寧静,寧静得有點詭異,寧静得有點可怕。

「…… ……」哈利波凸呆著。

陳sir伸手撫摸自己頸側,徐徐地説:「我實在太大意了,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是教統局的異能人,我頸上裡被注射了追蹤器,同時也是一個小型炸彈,剛才那個軍人用讀咭器確認我身份的時候,大概,我的資料已被光纖傳送到教統局的中央待服器內……亦即是……同時會傳送到女王的意識之內……」

哈利波凸説:「女王……阿朵嘉?」

陳sir苦笑一笑,説:「是的,是女王阿朵嘉,而且我感覺到女王就在我們的身邊……」

彭!

下一刻,陳sir頸上的小型炸彈被引爆,他的人頭立即被炸得飛了上天,在黃昏的天空裡,翻了幾個筋斗,然後血淋淋地掉在哈利波凸腳前。

哈利波凸緊握雙拳,痛苦地大叫:「不……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陳sir,這個中文老師,教統局麾下的異能人,從來沒有展現過他的異能,大概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異能是什麼,他被派遣到了狄士尼,也是純粹為了充撐場面,最後他在狄士尼裡找到真愛嘉茵,在感覺到不枉此生的同時,卻不明不白地死去,結束了他短短四十年的平凡人生。

也許太激動了,哈利波凸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從此不知所以……
極端的年代 102日
Part 777

在室內照顧著玉霞的嘉茵忽然感到一陣悲痛莫名,或者是一份真愛的聯繫感應,她好像感覺到愛人死去了。

「不……不……」嘉茵喃喃自語。

嘉茵不顧一切,離開室內,跑到室外去,她要找尋愛人陳sir的下落。服下鎮定劑、受傷的玉霞仍安靜地躺在床上,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做夢,正和陳錦波在一起,在那個沒有時間概念的異度空間,永遠幸福快樂雙宿雙棲。

但現實世間的變幻,實在太快,太多……難怪有人喜歡逃到夢裡去,難怪有一個女王認為所有人應該活在夢裡才比較適合和妥協,或者女王阿朵嘉並沒有錯,錯的是衆生,衆生寧願活在充滿痛苦的地獄中,也不願久留於只有美麗的天堂之夢中。

嘉茵來到室外,連哈利波凸也不見了,然後,他看見了一個無頭屍體寧靜地躺在地面上,又然後,她看見了陳sir被炸斷的頭腦。

「為什麼……為什麼……」嘉茵全身戰抖,悲痛不已,傷心地跪在頭顱面前。

嘉茵悲痛欲絕地説:「你……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剛才我們不是在説之後結婚和供樓的事情嗎?你的積蓄……加上我會買走我的騰訊股票……那麽……我們絕對可以上車……你還和我說馬鞍山不錯……其實我也感覺馬鞍山不錯,但我仍想住市區嘛,但…但……」

但,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嘉茵輕輕捧起了陳sir的人頭,在他的唇上一吻,死人的唇,當然是冰冷的。

或者是幻覺,又或者不是,陳sir的人頭突然在說話:「你想和我一起嗎?」

嘉茵想也沒有想,就答:「我當然想和你在一起……到任何地方都可以。」

陳sir人頭説:「好!太好了,就這樣決定吧。」

彭!

下一刻,嘉茵的頭被炸了上天,雙手一鬆,陳sir人頭掉回在地面,然後過了三秒,嘉茵的人頭也從高處掉了下來,恰巧地掉在陳sir人頭旁邊,二人從此雙雙對對,永不分離。
極端的年代 101日
Part 778

△△△

「三合運輸公司」 是一間位於荔枝角的小型運輸公司,老闆阿樂和三合會組織沒有任何關係,但由於公司名往往令人聯想到公司背後有黑勢力支撐,因此連真正的黑社會從來沒有打搞過阿樂。阿樂有三部密斗貨車和一部旅遊巴,生活尚算不錯,由於奮鬥的時間已經過去,現年四十歲的阿樂通常只會駕駛旅遊巴接一些政府的外判工作。

阿樂有一個幸福家庭,來自江西的太太為他生了一仔一女,剛好湊成一個「好」字,四年前,當細仔出世的時候,他更成功在荃灣買樓上了車,現時樓價已經足足翻了一倍有多。不過阿樂有一個心結,就是他唯一的弟弟,當年因為父親過身後遺產分佈問題,令他和弟弟吵了一場見血的大架,結果弟弟一走了之,從沒有出現過,轉眼間已經是15年前的事情,其實「三合運輸公司」 的第一部開山祖車3.5噸密斗,就是利用父親留下的遺產購入的。

今日,阿樂的旅遊巴接了政府外判的order,由八鄉把一批公務員分幾轉送入機場,今天本來他也不打算開工,因為昨天香港女人街發生了嚴重恐襲事件,全港停工停課但不停市,但為了不得失客戶,最後他也選擇上班開車,幸好上班開車,所以沒有太留意股市的狀況,阿樂下午在旅遊巴的收音機上聽到今日香港和全世界的股市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動盪,到處有人跳樓和燒碳,但他自己所買的幾隻老千股,卻有了十多倍的驚人昇幅,目前賬面盈利接近100萬。

4:00香港股市收市的時候,心情極好的他剛剛完成了工作,去嘆了一個下午茶再抽了幾根煙又在車上休息一會後,他由機場國泰城愉快地離開,但這時候手提電話又響起來,外判公司要求他立刻出發到狄士尼門口接一批員工入市區,阿樂本想推掉order回家陪仔女,但由於不想得失客戶和順路,於是他就接了order前赴狄士尼。

在前往狄士尼的路道上,阿樂看見很多不同種類的車輛出出入入,當中有一些甚至是他從未見過的軍用車輛,這時候阿樂的心很忐忑,有點後悔接這張柯打,尤其是今天在股票市場剛剛贏了100萬之時。到達狄士尼大門前,已經是黃昏5:20,天色開始入黑,他被帶往某停泊處等候工作,阿樂不時看見有人出入,有車輛出入,不單止是人,還有鬼,即外國人出出入入,不過狄士尼有外國人也是正常的,他甚至三番四次聽見有直升機在自己頭上飛出飛入,阿樂已經百分百肯定,後悔接了這張order。

到了6:00左右,他看見兩個穿黑色西裝的外國人,正帶領著一群人,朝著他的旅遊巴步過來,大概他要接送出市區的,就是這群人吧?
極端的年代 99日
Part 779

「嗯?」

阿樂反應,因為他看見其中一個黑色西裝友,外表竟然和他的偶像阿爾柏仙奴一模一樣。

阿樂很喜歡由阿爾柏仙奴主演的【教父】系列,有人說,作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一生人一定要看【教父】兩次或以上,阿樂做到了,雖然他不太明白電影背後的某些意義和隱喻,大概是因為自己讀書不多,不過,真心喜歡阿爾柏仙奴的精湛演出。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外表和阿爾柏仙奴一模一樣的男人,看見阿樂的旅遊巴,不禁搖一搖頭,似乎非常不滿意運輸安排。他和身邊的西裝友說幾句話,那個人似乎是他的下屬,接著那個人走到旅遊巴前,示意阿樂打開車門對話。

阿樂看見黑色西裝友是一個本地人,於是打開車門,説:「有什麼問題?」

西裝友説:「我老細問你,是誰安排到這裡的?」

阿樂説:「是Partick Tsang call我來的,政府部門的接送工作,一向由曾生替我安排。」

西裝友説:「你可以告訴我Partick Tsang的電話嗎?」

阿樂告訴了他,然後他打了電話給Partick Tsang,説了大概兩分鐘,阿樂聽不見對話內容,然後他收線,表情有點無奈。這時候,阿爾柏仙奴已經來到他身邊,他望向阿爾柏仙奴,搖一搖頭。

阿爾柏仙奴用英文對他說:「這麼重要的運輸任務,竟然外判給政府以外的人,你們的政府果然有問題,不過照行吧!時間無多了。」

阿樂非常驚訝,男人說話的聲調竟然和真的阿爾柏仙奴差不多一模一樣,他媽的這個是複製人嗎?

西裝友示意阿樂打開旅遊巴底部的儲物間,然後好像有一件很沉重的東西被塞了進去,阿樂看不見是什麼,然後那些乘客就魚貫登上旅遊巴。

天色已經入黑,這時候阿樂才看見登上旅遊巴的人都是香港人,他們有男有女,好像剛剛暢遊完狄士尼,現在要回家一樣。

然後他看見一個男人登車在他身邊經過,阿樂的心臟大力跳動了一下!
極端的年代 97日
Part 780

「…… ……」

阿樂沒有即時反應,直覺告訴他,現在並不是適當時候作出任反應,他看著後鏡,看見那個令他心臟大力跳動的男人坐了最後排座位上。

阿樂的視線就從來沒有離開他。

轉眼間,一共26個人全部登上旅遊巴,最後上車的人是那個西裝友和阿爾柏仙奴,總數應該是28個人。

西裝友和阿爾柏仙奴坐在最前排兩人座位上,由西裝友負責和阿樂溝通。

西裝友説:「司機,人齊了,開車吧。」

阿樂關上旅遊巴的車門,心中有一股奇怪的感覺泛起,車門關上的同時,也彷彿將旅遊巴的內部和整個世界完全切斷和隔離……

旅遊巴起動的時候,阿樂望向那個西裝友,不知道怎樣開始話題,説:「喔……唔…唔唔。」

西裝友望望他,説:「司機,你有問題嗎?」

阿樂説:「是的……請問怎樣稱呼閣下?」

西裝友上下打量阿樂,似乎不情願將名字告知對方,他媽的你衹是一個香港旅遊巴司機而已,有資格知道服務美國政府教統局的我的尊姓大名嗎?Holy Shit!

「你可以叫我陳先生。」西裝友説。

在西裝友身旁的上司阿爾柏仙奴,早已經閉上眼睛,在休息。香港那潮濕和炎熱的天氣,令他很煩惱,這種亞熱帶區域,還是適合猴子住多一點吧?早前有人告訴他香港的樓價是全世界最貴,阿爾柏仙奴起初嚇一跳然後得啖笑,最後他給香港人這樣一個評價——

「東方猴子就祇有東方猴子的視野,不必奇怪。」

阿樂説:「陳先生,我們要到那裏去?」

陳先生不滿地説:「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上頭只告訴我要出市區。」

「市區?」

「不是嗎?」

陳先生用非常不禮貌的語氣説:「這部旅遊巴的終點是赤鱲角機場旁邊的機場博覽館,你明白了嗎?」

「Hi Auntie不是出市區嗎?」阿樂中心Hi鬼,口中卻用非常有禮貌的語氣說:「陳先生,我完全明白了,對不起啊。」

阿樂的眼睛,仍然沒有離開最後排的那個男人。
極端的年代 94日
Part 781

△△△

地面上那篤嘉芙蓮的濃痰很久也沒蒸發掉,仍然是那麼深黃色,那麼令人生厭,如果你有足夠想像力的話,你知道如果服下了這的濃痰就立刻死掉。

過去半小時,史佛龍和他的五個使徒在開會,基本上不是開會,而是史佛龍把一大堆事情告訴其他五個人,當然大部份的開會情況,其實都是這樣的,並不是大家在商量一些什麼,而是在收聽當權者的某些既定結論,繼而妥善地執行。

開會大概就是這樣一回事,所以不耐煩也是應該的。

其中最不耐煩的人,是肥婆嘉芙蓮,本來坐在這裡成為史佛龍的「使徒」,她已經千般不願,純粹俾面派對,俾面比爾—— 一個可能是她自己愛上的男人。

於是開會期間,嘉芙蓮不斷撩鼻屎,而她的鼻孔不知道是什麼構造,是能夠挖出一粒又一粒又大又圓黑色的鼻屎來。而且根據人類的天性,總不能忍受鼻屎在自己手指上,要想辦法——彈走!

彈!

當史佛龍仍在說他的大計時,嘉芙蓮已經第六次彈鼻屎。

而第六粒鼻屎,亦剛好彈到史佛龍的光頭上。

「…… ……」自己的光頭上有粒鼻屎,當然沒有人會感覺開心,史佛龍停止說話,搖一搖頭。

在他身邊的使徒「廢青三人組」上一的tony仔再一次忍不住,站起大叫:「Hi Auntie你這個死肥婆!我已經忍你很久!」

丹尼仔也站起來,亮出他的褶刀,大叫:「首領,可不可以讓我們立刻殺死這個Hi Hi黑色死肥婆並且分屍?沒有了她,對大局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吧!」

之前同樣居住在東涌公屋的華仔也站起來,説:「我支持我兩位同伴的說法,首先殺死她吧!Hi Auntie……」

比爾聳聳肩,説:「我中立。」

雖然三個人殺氣騰騰,但肥婆嘉芙蓮依然故我,繼續撩鼻屎,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但她不想什麼事也不發生,唯恐天下不亂,是嘉芙蓮這種人。

於是她立刻火上加油、説:「喂,你三個同性戀,不要空口講白話,要殺我便來吧!否則不如一起跪下和你們的老闆吹簫吧,你們三個人一起吹奏,一定會令這個光頭佬樂爆的!」

口賤的人,通常懂得如何觸碰別人最痛的地方。

在一場大廝殺要開始之前,史佛龍大叫一聲:「STOP!」

穩住了局面,然後史佛龍用右手把自己光頭上那粒鼻屎取下來,放了入口,吞下。

「廢青三人組」你眼望我眼,對首領的這個行為大表不解。

史佛龍説:「問題解決了,我們繼續吧。你們先坐下來,情況只是剛剛開始,剛才比爾把黑色孤兒帶了回來,是一個很順利的開始,大家請不要節外生枝。」

在眾人坐在的梳化旁邊,地上躺了一個昏睡了的孩子,他就是佳佳兒的兒子——黑色孤兒。

黑色孤兒是16分鐘前比爾利用「空間跳躍」把他從迪士尼的另一個地方母親身邊帶到這裡來。
極端的年代 92日
Part 782

哈利波凸看見黑色孤兒突然消失,就是這個理由。

嘉芙蓮説:「這個孩子有什麼用呢?哦,我明白了,光頭佬你是找他回來狎玩嗎?你是一個同性戀,應該最喜歡這些未成年的物體,對吧?」

史佛龍説:「這個孩子,將會是我們計劃最重要的部份,是我們最重要的皇牌武器。」

嘉芙蓮打了個大呵欠,呼出的口臭,蔓延整個空間,「廢青三人組」急急掩鼻,面對這個絕世雌性杏加橙,唯有繼續忍耐。

史佛龍説:「嘉芙蓮小姐,有一點我想你明白,你的重要性其實不比這個叫黑色孤兒的孩子低,我希望你會好好和合作,我只可以告訴你,如果一切順利進行,今天午夜12點前,這個世界就是我們的。」

比爾看看手錶,説:「現在快將六點,未來六小時,將會決定一切。」

嘉芙蓮説:「我有一點不明白,我可以發問嗎?」

史佛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起碼一直不知所謂的死肥婆,終於有了一定的投入感,史佛龍説:「你可以問。」

嘉芙蓮説:「喂,你不是怎麼都知道了嗎?應該知道未來是成功抑或是失敗的,其實又有什麼意思呢?」

史佛龍笑一笑,説:「唔……我並不是侮辱你的智慧,但是你竟然可以發問這個問題,很好,非常好。」

嘉芙蓮望著史佛龍,等了一會,説:「我Hi Auntie,根本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在耍我嗎?」

史佛龍説:「你有沒有聽過『一切盡在不言中』這句話?」

嘉芙蓮怒道:「再一次Hi Auntie,我向你發問問題,你就對我說『一切盡在不言中』?那麼我除了Hi Auntie之外,我還可以說什麼呢?」

史佛龍伸出手,説:「到此為止吧!你要明白的始終會明白,你不明白的你永遠也不會明白,總之你聽從我的指示做,六小時之後,你會得到所有你想要的東西。」

嘉芙蓮並不認同史佛龍的結論,因為現在在她心中,唯一想要的東西就是「比爾」啊!

嘉芙蓮望望英俊的比爾,比爾立刻迴避了她的目光,他媽的這就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拍!拍!

史佛龍拍一拍手,站起來,説:「會議結束,大家行動吧!」

究竟這六個人要做什麼?接下來的六小時內,他們又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呢?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