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薯皮仔 24日
《賤人起底組》(1):
https://forum.hkgolden.com/thread/7251092/page/1




為咗方便讀者追文
我嘅故會放上去

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authors/43037.html

Penana:
https://www.penana.com/user/67794

有興趣可以like作者Facebook:
https://m.facebook.com/薯皮-101753414829088/
我會貪得意,分享啲自己寫嘅食評
同自己做嘅手作公仔

多謝咁多位一直對我嘅支持
希望我嘅故可以帶到快樂俾大家
薯皮仔 24日
25. 見家長

「一陣全家一齊去見家長啊,我打咗電話俾阿遠,佢話今日都會過嚟。」見臨近中午,媽媽對我哋講。

越接近見家長嘅時間,我嘅表情就越忐忑不安。聽到全家都要一齊去,令我更加驚同緊張。

「又唔係去旅行,唔洗全家一齊去啦。」二哥開聲阻止媽媽。

「我都係擔心阿凌啊......」媽媽反駁佢。

「太多人反而會麻煩到老師,我一個陪施凌去得啦。」二哥講完之後,為免媽媽堅持跟埋去,佢轉身催促我:「行啦施凌!出門啦!」

「咁早出門?你哋兩個唔食埋晏先?」媽媽仲未嚟得切反應,已經見我哋兩兄妹要出門。

「我哋自己搞掂啊!」二哥好快就準備好,我都返房換校服出門。唔洗成家一齊去,我即刻鬆咗一口氣。

二哥望住一直沉默嘅我,輕聲問:「你好緊張?」

「有少少啦......」我語氣僵硬咁講。

「冇事,如果有啲嘢唔想俾人知,我會幫你保密。」二哥輕聲對我講。

「多謝二哥!」我感動咁抬頭望住佢。

原本我唔太鍾意二哥性格太我行我素,而且冇耐性,有啲火爆。而二哥佢同樣唔鍾意我性格太細膽同冇主見,所以兩兄妹一直以嚟都唔太親近。但佢今次咁細心,考慮到我嘅感受,令我感覺同佢之間嘅距離拉近咗唔少。

二哥唔習慣太肉麻嘅氣氛,所以笑住咁巢亂我嘅頭,然後快步咁行。我都唔介意佢喺街搞亂我個頭,扎返好頭髮,傻笑咁跟上去佢嘅腳步。

周老師已經將琴晚發生嘅事同校長講,校長都同意由周老師親自向我嘅家長解釋。

「其實校方已經商量過,件事好嚴重,所以我哋會見曬3D班所有同學,認真去處理。今次叫你哋嚟,係因為施凌都算係當事人,我哋想清晰了解返成件事,同埋我想向家長你解釋返。」周老師依然記得呢個性格火爆嘅二哥,所以講嘢都小心翼翼。

「施凌,你盡量將你所知道嘅都講曬出嚟啊。」周老師對我講。

「其實我知嘅並唔多......」我唔敢講太多,怕會唔小心講咗自己就係網上爆料嘅報夢者。

「唔緊要,知幾多講幾多就得啦。」周老師耐心咁安撫我。

我不安咁望住二哥,發現佢唔耐煩咁睥住我。嚇到我即刻另返轉頭,望住周老師。二哥最憎就係我優柔寡斷嘅性格,我都唔敢去激嬲佢,唯有唔提某登嘅事啦。

「我其實係上次幫完李綺恩之後,先開始同佢有交流。見到佢send咗段奇怪嘅msg嚟,好似想做傻事,我先嚇到跑落街搵佢,同埋打俾周老師你。」我盡量避開啲敏感字眼。

「咁你點解會知道李綺恩喺山上邊嘅?」周老師好奇咁問。

咁啱問正我唔敢答嘅問題,我完全諗唔到有咩藉口。所有人都等待我嘅答案,我嘅沉默令氣氛有啲尷尬,手心緊張到不斷出冷汗。

「嗰位同學同阿凌提過嗰個地方啊,所以佢未試吓去搵。」二哥突然開聲講,我聽到之後震驚咁望住佢。

「阿凌琴晚同我講嘅。」二哥再補充一句,然後偷偷對我打咗個眼色。

二哥佢......點解要幫我解圍......
薯皮仔 24日
26. 暴露

周老師都冇特別去懷疑,只係再補充講一吓佢所知嘅事。

當提到我匿埋偷拍李綺恩被欺凌嘅片,二哥用充滿探究嘅眼神望住我。而我冷汗都一直冇停過,好想快啲見完家長。

喺返屋企嘅路程,我同二哥都沉默不語。我加快腳步,而家只係想快啲返屋企。

「施凌,你就係報夢者?」二哥突然打破沉默。

「點解......你會知......」我抬頭驚恐咁望住佢。

「唔肯定嫁,純粹講吓。」二哥擺一擺手,佢原本只係懷疑,都冇足夠嘅證據,但而家已經唔需要證據啦。

我驚覺自己唔小心承認咗,都好後悔自己多口,而家唯有諗點去解釋啦。

「其實你講大話咁垃圾,好難唔發現喎。」二哥取笑我。

「你唔嬲咩......」我輕聲咁問,小心翼翼咁留意佢嘅情緒,發現佢仲可以笑得出。

「嬲咩啊?嬲你唔識講大話?」二哥再次伸手,笑住咁巢亂我個頭。

「唔好玩啦!」我好嬲咁想拍開佢隻手,阻止佢嘅動作。

「衰妹啊......居然識發惡反抗?」二哥冇收手,反而更加粗魯咁巢我個頭,搞到我扎好嘅髮型成個鳥巢咁。

二哥笑夠之後,細聲感嘆:「大個女啦......施凌......」

「好!今晚二哥請食飯,想食咩快啲講!」二哥心情睇落好靚,令我覺得好奇怪。

「唔得,今晚大哥返嚟食啊,媽咪應該已經煮好飯。」我諗都唔諗就拒絕。

「我send咗msg同阿媽講,就算要鬧都有二哥我幫你頂住。你可以放心喎,行啦!」二哥對搖一搖手上嘅手機,然後推住我向前行。對住我行我素嘅二哥,我真係好頭痛。

其實二哥喺一開始因為好奇,上某登搵返報夢者嘅post睇,已經發現我好可疑。明明我話自己係因為睇完報夢者嘅post先落街搵李綺恩,但報夢者嘅開post時間係喺我跑落街之後。

我講嘅說話有太多可疑嘅地方,但二哥冇因為我講大話而嬲。聽完周老師講嘅嘢之後,佢反而覺得有啲驚喜,我居然咁大膽。

原來自己個妹喺不知不覺間,不斷去成長。變得勇敢,令佢覺得有啲陌生。

如果係其他人起底,二哥一般都係抱住食花生嘅態度。但今次起底同我有關,佢返到屋企,即刻追返曬報夢者所有嘅留言。

今次起底嘅其實並唔係我,我純粹放咗身一條欺凌片上去,之後再講少少陸雨琪佢哋壞話。

二哥見開頭陸雨琪佢哋被人起底,我仲留言想阻止,結果俾某登仔瘋狂負皮,睇到都想笑。

佢並唔覺得起人底係好事,但我都係出於冇心。而且出發點都係善良嘅,事後都好後悔。

身為阿哥,佢只能夠默默咁睇住我去成長。確保我能夠保持住單純善良嘅本心,否則佢一定會出手阻止我。

明明原本佢係咁諗......

當二哥見報夢者留言話自己都俾陸雨琪恰過,佢嘅怒火即刻湧上嚟。
薯皮仔 24日
27. 應約

「砰!」我嘅房門被大力推門。

「施凌!」二哥滿臉怒氣咁企喺門口。

「二哥......」我嚇咗一跳,驚恐咁望向二哥。

二哥原本想捉我訓話,點解被人恰都唔出聲?點解仲要幫欺凌自己嘅人講說話?點解......咁弱?

但當佢見到我被佢嚇到嘅表情之後,無奈咁嘆咗一口氣。

「咩事啊?」我坐正,緊張咁等待佢發火。

「施凌......做人太溫柔嘅話,最後受傷嘅只會係你自己。」二哥強迫自己冷靜落嚟,皺住眉,對我講完就轉身離開。

佢哋兩兄妹嘅性格可以算係完全相反,二哥嘅性格火爆,根本冇人恰到佢。就算有仇,當場就已經報咗。

施凌性格懦弱,但並唔係最大問題。佢最大缺點係太溫柔,好多時都寧願自己受傷,都盡量唔傷害其他人。

能夠見證到施凌慢慢去成長同努力,二哥自然係好開心。但佢好心急,想施凌盡快變得勇敢同堅強。但又怕迫得施凌太緊嘅話,會有反效果。

二哥唔想見到施凌受傷,但自己唔方便去插手太多,只能夠默默咁去睇住佢。

「太溫柔?」我聽到之後有啲疑惑,不過見到二哥冇發火就離開,我總算鬆咗一口氣。

我想send msg俾李綺恩,關心一吓佢嘅情況,但內向怕羞嘅我好少會做主動。所以我拎住手機,打開自己同李綺恩嘅WhatsApp對話,苦惱同猶豫不決咗大半日,最後都係冇send msg俾佢。

到第二日,我入到班房,所有人嘅注意力都即刻集中喺我身上。有啲奇怪,但我冇去理,低住頭快步行返自己個位。

陸雨琪等幾個最主要嘅欺凌者已經被人停學,連李綺恩都冇返......我見唔到李綺恩,有啲失落。

「早晨......」坐我隔離位嘅沐宇航見我返嚟,主動同我打招呼。

「早晨。」我都輕聲回應佢。

今日班裡面嘅氣氛都異常沉重,每個同學說話同行為都特別小心翼翼。放學之後,我睇返自己手機,發現李綺恩中午send過msg俾我。

李綺恩:放學有冇時間?我有說話想面對面同你講,約你喺公園等啊。

第一次有朋友約我,我有啲期待,即刻應承佢。然後快速收拾好書包,準備離開。

「施凌啊......」隔離嘅沐宇航突然叫住我。

「咩事啊?」我奇怪咁問。

「你放學喺咪即刻返屋企啊?」佢輕聲問我。

「點解咁問?」我警惕咁望住佢。

「放學之後......你唔好周圍去,早啲返屋企......」沐宇航欲言又止咁。

我並冇將佢嘅說話放喺心上,反而用輕快嘅腳步趕去應約。我去到公園之後,四圍都冇人,呢個位置原本就好少人會經過。

我坐喺公園嘅長櫈,一邊追返未睇完嘅小說,一邊等李綺恩嚟。冬日嘅陽光真係好舒服,我靜靜咁享受寧靜嘅時光。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薯皮仔 24日
28. 被打

「施凌!」

我突然聽到身後有把女仔聲叫我,打破我嘅寧靜,但並唔係李綺恩把聲。我呆滯咗幾秒,先慢慢放低手上嘅小說,轉過頭。

俾人停學嘅幾位同學都喺曬度,向住我嘅方向行過嚟。因為我平時性格太毒,佢哋望我嘅眼神一向都高人一等咁,但今次嘅眼神夾雜住強烈嘅怒火。

「估唔到你真係應約喎。點啊?兩條黑人憎嘅八婆做fd係咪好開心,好好玩啊?」陸雨琪快步走到我面前,我心裡面嘅驚恐,令我下意識將身體向後傾。但我被佢用力扯住頭髮,扯返轉頭,逼我抬頭望佢。

「啊......」我痛苦咁叫咗一聲。平時有啲過長嘅瀏海被人扯起,我嘅視野都更加清晰,呢刻我嘅眼神充滿驚恐。

「我約你你又唔出現,李綺恩條八婆約你你又肯嚟,而家咩意思啊你?係咪睇我唔起啊?」陸雨琪用力搖一搖捉實我頭髮嗰隻手。

「李綺恩......喺邊啊?」比起自己呢刻嘅恐懼,我更加擔心李綺恩嘅情況。

「哈哈哈哈......原來你真係已經蠢到冇得救囉喎。」聽到我嘅說話之後,佢哋忍唔住爆笑。

「喺李綺恩自願幫我哋約你出嚟嫁,你覺得同你呢個自閉仔做幾日朋友,會比得上我哋咩?」佢哋取笑我嘅天真,我嘅自信。

係啊......佢哋原本就係李綺恩嘅朋友,而我呢?只係做咗李綺恩半個月嘅朋友,甚至只有一個星期,點解我會咁自信,覺得自己可以比得上佢哋啊?

「我哋已經知道啦,你呢個二五仔偷拍片交俾老師嘅事,我哋真係睇少咗你啊......但你夠膽做,就預咗做我哋敵人啦。係咪啊?施凌!」陸雨琪捉住我嘅頭髮,然後用力打我幾巴,我嘅臉頰就已經開始發紅啦。

死啦,被人發現咗......我一定實死冇生......

我內心已經絕望,冇去掙扎,只能默默咁接受......身體火辣辣嘅痛感......被人圍住,少到令人窒息嘅空氣......

「睇吓我帶咗咩嚟?施凌你咁陰沉,我其實一直都覺得好嘔心。今日就幫你剪個乾爽嘅髮型啦,唔洗多謝我啊。」其中一個欺凌者,張梓晴捉住我濃密嘅馬尾,用鉸剪一吓剪落去,將我馬尾嘅三分一剪走。

「真係核突......」張梓晴滿臉嫌棄咁擺一擺手,將手上嘅頭髮掉落地。

我睇住自己大量嘅頭髮被剪走,掉落地面。散落嘅頭髮,遮擋住我嘅臉。聽住四圍嘅取笑聲,我突然諗起二哥嘅說話:做人太溫柔嘅話,最後受傷嘅只會係自己......

我就算被人打,被人恰,都從來冇反抗過。因為我怕自己嘅反抗,會傷害到對方。我寧願自己受傷,都唔想傷害到其他人。

溫柔兩個字,明明係優點嚟,但喺我身上,就變咗懦弱。我果然好討厭......咁樣嘅自己......

當張梓晴想再剪走我嘅頭髮,我下意識伸出手,用力捉住佢隻手,阻止佢嘅動作。

冇人估唔到我會反抗,所有人驚愕咁望住眼前頭髮凌亂嘅女仔。張梓晴嘅鉸剪甩手跌落地,發出響亮嘅一聲。
薯皮仔 24日
29. 自救

從來都係得我自己一個去承受,佢哋嘅欺凌。我有埋怨過......點解冇人去幫我?點解冇人去救我?點解只係得我一個,要去承受啊?

我覺得好無辜,覺得好委屈。從來都得我孤單一個人,冇人能夠明白同理解我嘅感受。一直都一個人去面對,身邊嘅人帶俾我,令我就快窒息嘅空氣。

「快啲放手啊!」張梓晴想掙扎,甩開我隻手,但甩唔開。我捉住佢嘅力度,大到令佢臉色開始變得難睇。手腕被我捉住嘅位置,皮膚開始發白。

張梓晴痛苦嘅聲音,令四圍嘅人回過神,幾個人捉住我嘅手臂,想幫佢拉開我。但係我死都唔放手,已經返唔到轉頭......如果我呢刻放手,佢哋都唔會放過我。

我用另一隻手執起地下嘅鉸剪,將鉸剪尖銳嘅位置對準自己嘅膊頭,佢哋用手捉住我嘅位置。

佢哋見到之後,即刻嚇到鬆開手退後。陸雨琪已經感覺到我嘅狀態唔對路,用抖震嘅聲音想安撫我:「施凌......冷靜啲,將把鉸剪放返低先......」

張梓晴呢刻先開始覺得驚,但又俾我捉到實,點掙扎都走唔到,佢喊住對四圍嘅人講:「救我啊!佢痴咗線啊!」

「做人太溫柔嘅話,最後受傷嘅只會係自己。原來呢句說話係真嫁......」我冇理佢哋,依然低住頭。輕聲咁自言自語,然後慢慢喺地下起返身。

我一直幻想其他人會幫自己,會救自己。但呢刻,我突然喺自己嘅美夢中清醒。到最後,能夠幫我同救我嘅人,只有我自己......

現場有三女兩男,而自己只係得一個女仔,佢哋要壓制我並唔難。但佢哋而家被我嘅反抗嚇傻咗,見我一隻手捉住張梓晴,另一隻手捉住鉸剪,佢哋唔敢接近,怕我一時衝動會攻擊佢哋。

而家我喺佢哋眼中,應該由一個任人欺負同取笑嘅小丑進化做一隻癲狗。用癲狗嚟形容,令我自己都覺得好笑,但並唔討厭。

雙方沉默對待,我思考住之後應該點做,而佢哋都思考點先可以救返張梓晴。

「施凌!」

遠處聽到有人叫我嘅名,打破我哋沉默嘅對待。我捉住張梓晴嘅手一放鬆少少,已經被佢成功甩開。

張梓晴嘅手腕已經發熱發紅,好似被火燒過咁,完全用唔上力。眼見佢跑返去同伴身邊,我用陰沉嘅雙眼望住佢哋,其中一隻手依然捉實把鉸剪,雙手有啲抖震。

「走啦!」佢哋覺得我痴咗線,都唔敢再玩落去,好似見到鬼咁逃走。

我見佢哋走曬之後先覺得腳軟,跌坐喺地下。我剛才其實好驚,連我自己都被自己嘅行為嚇到。

噗咚......噗咚.....

心跳完全平復唔到,依然好急速,手腳忍唔住不斷抖震。明明好驚,但心裡面又隱約有啲興奮。

「施凌......你有冇事啊?」剛才叫住我嘅人已經跑到我面前,擔心咁伸出手,想扶起我。
神櫻 24日
wow 得閒識收手 人地會話佢係好人
轉個頭又再做壞事
薯皮仔 23日
30. 決心

我警惕咁抬起頭,望住眼前嘅人。

而家嘅我成身都係傷痕同瘀青,頭髮被張梓晴剪到好似被狗咬咁,真係好狼狽。眼神充滿對陌生人嘅戒備,同受傷嘅動物一樣。

「施凌......」沐宇航擔心咁伸手,想摸一摸我凌亂嘅頭髮,但被我避開。

「唔好意思,係我唐突......」沐宇航尷尬咁收返自己隻手。

「你啲頭髮......應該仲有得補救。要我陪你去髮型屋?」佢小心翼翼咁問我,怕自己唔小心刺激到我敏感嘅情緒。

「唔需要啦......」我輕聲講。

沐宇航見我終於肯應佢,總算鬆一口氣。但下一秒,佢就見我拎起鉸剪,兩三吓就將自己嘅頭髮剪短,動作好 俐落。佢驚愕咁瞪大眼,想阻止我,但已經太遲啦。

我剪走自己嘅長髮馬尾,原本扎頭髮嘅橡筋掉落喺地面。而過長嘅瀏海都被我剪走,視野唔再被頭髮遮擋,而變得更加清晰。

我隻手依然有啲抖震,但我已經唔想再做細膽懦弱,凡事都等人救嘅施凌啦。剪頭髮嘅動作就好似我對自己下嘅一個承諾,我對自己改變嘅決心。

「點解你喺度?」我一邊彎腰清理返地下嘅頭髮,一邊問佢。

「其實......係有人通知我,叫我嚟幫你。」沐宇航猶豫咗一陣,先開聲答我。

「邊個?」我停低手上嘅動作,抬起頭,認真咁望住佢,等待答案。

「我應承佢唔講......」沐宇航欲言又止。

「咁就算啦......」我自己仲有一剎那期望,嗰個人會係李綺恩。

我收拾自己地上嘅長髮,內心其實都有啲複雜。

「唔核突咩?」我見沐宇航幫手執起我地下散落嘅頭髮,低住頭自卑咁問佢。

沐宇航一時反應唔嚟,呆咗幾秒,先安撫我:「短頭髮都幾好啊。」

雖然施凌而家啲頭髮比起剛才更加似俾狗咬完,連瀏海都剪得太過短。但沐宇航都係第一次睇清楚施凌嘅樣,轉咗髮型,感覺連佢嘅氣質都有好大改變。少咗平時陰沉嘅感覺,睇起嚟更加精神。

「而家我送你返屋企啊?定你想去髮型屋啊?」沐宇航見收拾完,依然好執著想帶我去髮型屋。因為喺佢心裡面覺得,大部分女仔都係將自己嘅頭髮當命根咁。而我剛才咁決絕嘅動作,的確嚇咗佢一跳。

「我想一個人靜吓......」我內心仲未完全平復。

「好啊,如果有咩事,就打電話搵我啊。」沐宇航雖然好擔心我嘅狀態,但見我開到聲,佢唯有離開,俾啲空間我冷靜吓。

「嗯。」我默默咁點頭。

見佢離開之後,我自己一個坐喺石壆上邊,望住手上嘅鉸剪發吽哣。我坐咗好耐,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入夜,燈黃色嘅街燈將我嘅影子拉到好長好長。四圍都好寧靜,只係聽到樹葉同雀仔嘅聲。

「叮噹!」

手機突然收到msg,見到係二哥搵我,內心有啲驚。我而家咁,真係唔知點返屋企好啊。我唔想俾家人見到我呢個狼狽樣,我怕佢哋擔心我,都怕佢哋問長問短。
薯皮仔 23日
31. 剪髮

二哥見我好耐都唔應機,直接打電話嚟。我聽住手機鈴聲,手心不斷冒出冷汗,猶豫聽唔聽好。我下定決心,先撳接聽。

「施凌你去咗邊啊?阿媽佢煮好曬飯催你返嚟啊。」因為等得太耐我先聽電話,二哥嘅聲音有啲唔耐煩。

「我喺學校後邊嘅公園......」我低聲講。

「吓?你喺嗰度做咩?唔好走開,我而家嚟搵你。」二哥聽到我把聲唔太精神,有啲唔對路,所以即刻出門搵我。聽到佢咁急收線嚟搵我,我有啲呆滯。

冷風吹過,令我打咗個冷震。我抱住膝頭,令自己冇咁凍,靜靜咁等二哥嚟。我好清楚自己避得一時避唔到一世,始終都要返屋企,俾佢哋見到我而家嘅樣。

好快二哥就趕到嚟,佢見到遠處有一個著住校裙,短髮凌亂嘅女仔,有啲驚愕。嗰個女仔將頭埋喺自己嘅膝頭,所以睇唔清楚佢嘅樣。

二哥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嗰個女仔面對,然後彎低腰,試探咁叫:「施凌......」

「二哥......」我聽到熟悉嘅聲音叫我,即刻抬起頭。

二哥嘅臉背光,睇唔清楚佢嘅表情。但見到令我安心嘅身影,我心裡面嘅委屈即刻滿溢。

「邊個打你?」佢心痛咁咬緊牙關。

二哥伸出手,小心翼翼咁抬起我嘅臉,輕輕撫摸我臉上面嘅瘀青同剪到亂七八糟嘅短髮。我冇答佢嘅問題,而且覺得好自卑,唔想佢再睇。我抱緊佢,將頭埋喺佢嘅心口,聽住佢嘅心跳。

施凌係屋企嘅細女,所以平時連父母都唔捨得打佢......

二哥一隻手輕柔咁摸我嘅頭髮,安撫我。另一隻手憤怒咁握緊拳頭,雙手都有啲抖震。佢而家好嬲,佢嬲自己點解唔一開始就插手,累到施凌受傷。

「二哥帶你去髮型屋修吓啲頭髮先,好唔好啊?」二哥溫柔咁問我。我依然將臉埋喺佢嘅心口,默默咁搖搖頭。

「咁我親手幫你剪啦......」

「唔好啊!」二哥講到一半,我即刻打斷佢嘅說話。我輕聲講:「我哋都係去髮型屋啦......」

「衰妹啊!信唔過我嘅手勢啊?」我嘅說話打破咁嚴肅嘅氣氛,二哥終於恢復返平時嘅笑容。

二哥睇一睇時間,髮型屋應該就快閂門啦。佢轉過身背向我,喺我面前踎低,對我講:「快啲上嚟啦,我哋去髮型屋啊。」

「嗯......」我被佢孭起,雖然雙腳離地,但我一啲都唔驚。

我哋一路都沉默,二哥嘅身體幫我擋住冷風,呢個感覺好熟悉。

「你記唔記得啊?我曾經都好似咁孭住你行嫁,嗰時你仲好細粒好輕。」二哥突然對我講。

「真係嫁?」我對佢講嘅說話完全冇記憶。

「當時你得八歲,我教你踩單車,點知教極你都唔識,仲跌到成身傷曬。你喊住咁俾我孭返屋企,結果到而家咁大個都未學識踩單車,真係好渣。」二哥有啲感嘆。

「其實你而家都可以對住我喊啊。」二哥輕聲講。
薯皮仔 23日
32. 短髮

「我大個啦,唔會再喊......」我用力抱緊二哥,將頭埋喺佢嘅膊頭。

「我聽住先啦,明明仲同嗰時一樣......」二哥有啲無奈。佢孭住我搵咗好幾間髮型屋,先搵到一間仲未閂門。

髮型屋師傅見到我嘅造型,都嚇咗一跳。佢好心咁推遲閂門嘅時間,拎醫療箱幫我處理完傷口,先幫我剪頭髮。

「點啊?會唔會太短啊?」師傅知道我被人欺凌,心痛咁摸一摸我嘅頭髮,佢已經盡力幫我修返靚。

「唔會啊,好似多咗個細佬咁。」二哥喺旁邊開玩笑咁講。

「你唔好講笑啦,阿妹明明好襯短髮,好可愛啊。」師傅安慰我。

我望住鏡裡面嘅自己,後邊嘅頭髮只係比普通男仔長少少。前面嘅瀏海俾我剪得太短,剪到條眉上面。師傅幫我修返齊陰,而家嘅瀏海比二哥仲短。其實並唔難睇,睇起嚟比以前清爽好多,只係我有啲唔習慣。

「我好鍾意,唔該曬啊,師傅。」我有禮貌咁對師傅講,然後就同二哥一齊離開。

「真係乖......」師傅有啲唔明白,點解呢個乖巧嘅女仔會俾人恰。

「二哥,爸爸同媽咪嗰邊點?」我唔想佢哋擔心我。

「放心啦,我咗叫佢哋唔洗等我哋。我哋食埋嘢先返去,我講過會幫你頂住啊。」二哥伸手巢亂我嘅頭,剪咗短髮嘅我更加方便佢落手。佢減慢步速,盡量就返受傷嘅我。

「多謝二哥。」我第一次覺得有個年紀相距大嘅兄弟姊妹都唔錯,抬頭對佢傻笑,但唔小心牽動到臉上嘅傷口,令我表情有啲僵硬。

「喂!你洗唔洗我出手幫你啊?學校嗰邊......」二哥擔心咁望住我。

「唔洗......我自己可以解決......」提起學校,令我情緒有啲低落。

「要幫手就開聲啦......再受傷嘅話,阿爸阿媽嗰邊都瞞唔住。」二哥明明想關心施凌,但總係覺得有啲唔習慣。

返到屋企,父母都已經返房瞓咗。我鬆咗一口氣,拎埋衫去沖涼。

二哥見我走咗,就疲累咁灘喺沙發。突然聽到父母嘅房門打開,佢嚇到即刻彈起身。

佢見到行出嚟嘅係爸爸,即刻放鬆咁灘返喺沙發:「你嚇死我咩!我仲以為阿媽......」

如果係媽媽出嚟,一定會對施凌嘅事問長問短,到時二哥都唔確定自己可唔可以幫施凌瞞住佢。

「阿凌佢點啊?感覺佢最近發生好多事,成個人變咗好多......」爸爸拎張櫈坐喺二哥隔離,擔心咁問。

「放心啦!有我睇住佢啊。」二哥敷衍咁講。

「就係因為你先放心唔落啊,阿凌同你唔同,佢由細到大都唔洗人擔心嘅。」爸爸頭痛咁同佢講。

「咩嘢唔洗人擔心啊......佢只係有嘢唔講炸。」二哥細聲抱怨。

「阿朗啊......感覺你都變咗......」爸爸仔細咁望住佢。

「吓?我?」二哥有啲驚訝,爸爸會提起自己。

「變到成個阿哥咁。」爸爸點點頭。

「你亂講咩啊!我一直都係施凌阿哥啊!快啲返房瞓,施凌一陣就出返嚟啦。」二哥粗魯咁推返爸爸入房。

我喺浴室隱約聽到佢哋嘅對話,暗自嘆氣。我一直默默承受所有嘅壓力,其他人對我嘅擔心,反而令我覺得好內疚。
薯皮仔 22日
33. 串燒神偷

已經就快天光,我依然瞓唔著......

眼光光咁望住天花,腦海諗起呢半個月所發生嘅所有事。

雖然我應承咗二哥,話自己可以解決件事。但我其實依然好迷惘,唔清楚下一步應該點做。

我時不時望吓手機有冇msg,希望李綺恩可以向我解釋。如果佢肯向我解釋,我一定會願諒佢。但每一次望,結果都係令我失望。

我果然好傻......

雖然開頭只係我一時錯手放咗段片上某登,先令我捲入佢哋嘅校園欺凌。明明只係短短半個月,已經發生咗好多事,令我做咗好多以前唔敢做嘅事同決定。

我有冇後悔過?當然有......但只係開頭。當我經歷咗不平凡嘅半個月,我慢慢開始慶幸......自己當時嘅錯手。

喺呢半個月,李綺恩其實教識咗我好多嘢。佢提醒我去反抗、教識我去勇敢保護其他人、令我明白到......做朋友......原來係咁簡單嘅事。

我嘅優點,全部都係李綺恩話俾我知。因為佢,我先慢慢學識去欣賞同鍾意自己。

回頭一望,先發現一直自卑嘅自己,係幾咁好笑,明明我並唔比其他人差。所有簡單嘅事同道理,我居然而家先學識......

我唔後悔當時相信李綺恩,去咗應約......因為佢,先有而家嘅我。

而家嘅我,擁有識朋友嘅勇氣、可以依賴嘅家人、欣賞自己嘅能力......

我......並唔後悔啊......

我再次打開手機望,發現自己收到個msg,但並唔係李綺恩Whatapp我。

見到只係一位某登仔pm我,我失望嘅同時都有啲疑惑。pm我嘅某登仔叫串燒神偷,我對呢個名完全冇印象,應該冇喺post度傾過計。

串燒神偷同我say完hi之後,就直接send咗條google link俾我。我疑惑咁打開,裡面居然有之前我被學校刪除咗嘅片同埋整合咗陸雨琪佢哋呢班欺凌者嘅資料。

我嘅身體好似瞬間淋咗凍水,嚇到出曬冷汗。

報夢者:你係邊個?點解會有呢段片?

串燒神偷:唔自爆,段片同資料你想點處理由得你。我瞓陣先,早抖。

我唔知對方係邊個、點樣拎到呢段片、知唔知我真實身份......但對方send段嘅目的係咩?要我出post放上某登?點解要經由我手去爆料啊?一連串嘅問題喺我腦海度不斷徘徊。

拎返段片嘅我比剛才更加迷惘,我應該點做好......

時間喺我煩惱嘅時候不知不覺流逝,聽到雀仔嘅叫聲,我先意識到,天已經光啦。

我避開父母匿入廁所,換好校服,煩惱咁望住鏡裡面嘅自己。臉上嘅瘀青未退,依然好明顯。其他人一望就會發現,而家都唔知點返學。

「咚咚」門外傳嚟幾聲搞門聲,嚇咗我一跳。

「阿凌!搞掂未啊?」我聽到媽媽催我,但我唔敢出去。緊張嘅我不停冒冷汗,思考應該點算好。

「咚咚」隔咗一陣,門外再嚟幾聲搞門聲。
薯皮仔 22日
34. 瘀青

「施凌,阿媽而家入咗廚房整早餐啊,快啲出門。」我聽到二哥把聲,即刻放心咁開門。

「落樓下等我,我好快搞掂。」二哥借佢頂cap帽俾我戴住,然後輕輕打開門,推我出門口。

「阿媽,我同施凌出去食啊!」二哥一邊擦牙洗臉一邊講。

「死仔!唔準啊!阿媽準備好曬又出去食,成日食街外嘢!而家仲要教壞你個妹!」媽媽準備發火,但二哥敷衍咁應幾句就出門。

我見到二哥順利落到嚟,都鬆咗一口氣。

「二哥啊......」我輕聲叫佢。

「點啊?」二哥打咗個喊露。因為太早起身,根本未完全醒曬,仲好眼瞓。

「你琴晚冇瞓咩?」我擔心咁望住佢眼底嘅黑眼圈。

「我黑眼圈好勁咩?真係羨慕你,後生唔瞓都冇黑眼圈。做老人家真係慘......」二哥覺得佢嘅眼皮攰到就嚟擘唔大。

「你都係得廿五炸,成日喺度扮老。而且你又知我冇瞓?」我雖然都好攰,但盡量扮到好精神咁反駁佢。

「唔好諗住呃到你阿哥我啊,我咩嘢都知嫁。」二哥自信嘅表情令我覺得好嬲又好笑。

以前因為同二哥性格相反,而且年紀相差大,令我每次同佢一齊,都覺得有壓力。我根本想像唔到原來我哋可以好似而家咁,相處得親近又自然,真係不可思議......

「得閒可唔可以再教我踩單車啊?」我期待咁問佢。

「吓?咁麻煩......今次我唔會咁易放過你嫁。無論跌到損手爛腳又好,阿媽求情都好,都一定教到你識為止。」二哥表情唔耐煩咁講。

「我知道啦!一定唔會再逃避......」無論學踩單車,定學校嗰邊都好......

「我聽住先啦!」佢拍一拍我個頭。

同二哥分開之後,我企喺學校門口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

將頭頂嘅帽除落嚟,放入書包。抬起頭,自然咁行入學校。我臉上嘅瘀青,吸引到唔少老師同學生嘅目光。我皺起眉頭,盡量唔去理佢哋,快步咁行返上班房。

一入班房,同學都停低手上做嘅嘢,驚訝咁望向我,對我竊竊私語。唔習慣成為其他人焦點嘅我,急步行返自己位。

「施凌,早晨。新髮型唔錯喎,幾得意。」沐宇航琴日已經見過我成臉瘀青嘅樣,所以並冇驚訝。

「多謝......」我知道佢讚我只係出於禮貌,但依然忍唔住怕羞。耳仔瞬間變通紅同灼熱,傻笑咁摸一摸自己嘅頭髮。

我放低書包冇耐,鄭老師就喺班房門外叫我:「施凌,出一出嚟啊。」

「係!」我喺同學嘅注視下,企喺身,一步步咁行出去。

「你成臉瘀曬,係咪被人恰啊?陸雨琪佢哋?」鄭老師拉我埋角落,輕聲問我。

因為李綺恩嘅事搞到好大,所以學校而家好重視校園欺凌嘅事。

「嗯。」我誠實咁點點頭。

如果係以前嘅我,應該會猶豫,唔敢篤陸雨琪佢哋出嚟。我仲會同情佢哋,怕篤完佢哋出嚟,佢哋會受罰。

但而家......心態好似唔同咗......
薯皮仔 22日
冇人:~( :~(
薯皮仔 15日
故事改咗新名
叫《私語施凌》
讀者可以去紙言睇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