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癡線佬2號 29日
誰説純種地球人在龍珠世界只能黯然失色,比不上娜美星人,更不要說撒雅人吧。面對強敵諸如菲利,斯路,布歐,吉連只能束手無策?

我,最強地球人,無閑不服!

會穿越世界的我,潛力可是無限!

暫定穿越世界:笑傲江湖-》殺戮都市—〉神鵰俠侶—》封神榜—〉Marval—》多啦A夢
癡線佬2號 28日
阿權是一個動漫迷,有一天他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嬰兒。準確來說是一個棄嬰遺棄在多林寺中。和尚師傅們叫他無閑。

無閑,最強地球人!?

但轉眼之間,便被玉碟奪去了意識。

任務:復仇余滄海

身份:林平之

任務時限:一年

任務完成:回歸+獎勵

任務失敗:抹殺

第一章 林家滅門

福威鏢局被殺剹殆儘,林平之的父母亦被捉拿回四川青城派。

連福威鏢局的祖業都被青城派佔領,呀權不過一個動漫宅男,又如何能承受這種滅門痛苦,呀權瞬間暈死過去。

待呀權醒來後,他開始理清思緒,究竟自己算是穿越還是一場夢。他記得自己被稱作無閑,他打了自己的臉一下,那種痛楚提醒他確實穿越到了龍珠世界,後又被玉碟帶到這個輪迴武俠世界中。

看著意識中的任務簡介,呀權苦笑,怎麼自己穿越了被滅門,自宮,瞎眼還殺妻的林平之身上。

在識海中浮現的玉碟,呀權認得,是自己家傅寶玉,就是不知道這塊神秘寶玉有何來歷竟使自己接連穿越兩個世界。

重點是為何自己會成為林平之這位悲劇少年!

《笑傲江湖》前期中的林平之生在富庶的家庭,自幼被萬千寵愛,武功不高卻有俠義心腸,可以説是笑傲江湖中少有的正派人物。

然而因為家中的《辟邪劍譜》被窺竊,最終導致家破人亡。

起因説是林平之為了救喬裝的岳靈姍失手殺了青城派余滄海之子,其實不然。

余滄海早就覬覦《辟邪劍譜》,即便林平之甚麼也不做,青城派同樣會找籍口滅了林家。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林家空有絕世武功秘藉,卻沒有足夠的力量,這就是林家的取死之道。

或者説,這就是江湖!

但林平之在被滅門后依舊能保有一顆純真的心靈,寧做乞兒不做盜賊,不向侮辱自己的農婦出手,仇人睡覺時不出手報仇。

可以說當時的林平之具備真正的俠義精神,奈何現實殘酷,一顆正直無邪的心,最終被現實碾壓得支離破碎。

在顛沛流離中,林平之依舊不改初心,后來機緣巧合下,被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君子劍岳不群收為弟子,看似時來運轉,實際上卻落入了岳不群這個偽君子的圈套之中。

直到差點被岳不群一劍殺死,林平之才識破了岳不群的真面目,並認為岳靈珊對其感情亦是陰謀的一部分。

林平之一心雪恨,並在岳不群的迫害下與其爭鋒相對,處處提防,幾番死里逃生,對于岳靈珊的感情也徹底消失。

他在與岳靈珊成婚之前,狠心練了《辟邪劍法》。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

短短八字,對于一個男人而言,需要莫大的決心。

林平之毅然決然的下了手,不止是為了復仇,也是為了擁有自保的力量。

但凡有一點希望,誰會對自己的命根子下狠手!

其中的無奈與辛酸,只有林平之知道。

雖然之后林平之練成《辟邪劍法》武功精進神速,終于殺了仇家,卻也因為大意導致雙目失明,再次被人追殺。

後來心性扭曲,變得極端瘋狂,殺了岳靈珊,找岳不群報仇的時候,遇到了令狐沖,因為雙眼失明,被令狐沖挑斷了手筋腳筋,余生囚于西湖地牢之中,郁郁而終。

可以說生得富貴,死得凄涼!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林平之後期黑化,沒有人有資格指責!
癡線佬2號 28日
然而欣賞歸欣賞,可一想到自己變成了林平之這倒霉孩子,呀權的心就涼了半截。
癡線佬2號 28日
第二章 呀權的決心

分析了自己的處境,呀權選擇回到向陽卷的林家老宅,不為別的,就為了那一個藏在祠堂中記載了《辟邪劍譜》內功心法。那怕呀權死也不會將它交出來。有時候獲得力量的主動權非常重要。

我命由我不由天!

呀權可以選擇為了力量而自宮。亦可以寧死不屈,全憑他決定。

向陽巷,林家老宅

看著藏有辟邪劍譜的袈裟,呀權十分糾結。

練,還是不練。

這是一個問題。

練吧,但男人的尊嚴從此不屬於他。

不練,滅門之仇從何以報。

但這不過輪迥中其中一個世界,只要完成了任務便可回到龍珠世界,繼續當他的無閑。

任務失敗可是要抹殺的。

最終,呀權咬咬牙。

還是決定練劍。

反正不是自己的身體,大不了痛一下,男人,就該對自己狠一點點。

區區兩三寸的事,不算事。

下定決心的吳良走進無人的船艙,準備好紗布、油燈、小刀、烈酒、金瘡藥。

這一夜,呀權狠下心切了一刀,淡淡的憂傷,讓呀權痛得死去活來,暈了過去。

當他半夜醒來的時候,依舊痛得倒吸一口涼氣。

呀權雖然下不了床,但卻在瘋狂的修練《辟邪劍譜》,化悲憤為力量。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癡線佬2號 28日
第三章 父母的下落

經過三個月的苦修,呀權的實力處於二流武者的階段,憑著《辟邪劍譜》可以與一流武者對抗。

即是短短一個月呀權已經擁有抗衡余滄海的實力。

但實力和勢力是兩回事,論實力呀權不惧青城派任何一人,但論勢力,他孤身一人,而青城派門下弟子眾多,又有後起之秀「青城四秀」,甚至有實力不輸與余滄海的護派長老。

當然,當務之急是救回落入青城派的父母。

想到父母被受虐待,他不由心急如焚,幸不得馬上趕去青城派營救父母。

但他不能輕舉妄動,豈知會不會打草驚蛇。

他首先,把找到的林家老宅的地契賣了出去。然後,得來的錢財換來一匹馬,一件寶甲,一把利劍,一捆鐵針,弓和箭,蒙汗藥

餘下的錢財做盤川,買口糧。

呀權一路策馬飛奔至四川青城派。

當看到有落單的青城派弟子便用蒙汗藥暈倒,他身影快如鬼魅那些青城派弟子瞬間便被帶到數十丈外的樹林,每當呀權問完話便會將青城派弟子頸脖扭斷,再棄屍荒野,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給他查探出父母的下落。
癡線佬2號 27日
第四章 拯救

他們被囚禁在青城派客廳的地下室!

問題來了,究竟如何營救父母。

若果他打着救父母的旗號闖青城派的話,他們便會早有準備,甚至轉移兩老到更隱秘的地方。屆時,一定會人人將貪念付諸實行,要將他捉拿,換取秘笈。

一定要隱秘行動。

呀權換上蒙面衫褲,他一路上摸黑而來,憑著鬼魅神速的輕功,竟然躲開了幾處明哨。

呀權只見地下室被鐵鏈鎖住了,鎖匙一定在這幾個明哨之中。他快若驚鴻的出劍抹向明哨站崗的人咽喉中,速度快得不可思議,竟直接將人頭割下來。

呀權接着即將掉下來的人頭,將他輕輕放下,往身上一摸,赫然正是一串鎖匙。

他趕緊用這串鎖匙打開鐵門。一打開門正是他的父母林震南和王夫人。呀權拉下面罩,露出俊美的面龐,正是林平之的模樣。

兩老喜形於色,他趕緊拉兩老上客廳,便匆忙地走,就在這時一聲大喊將他們嚇得魂飛魄散。

他對兩老說:「去這方向一百里外的樹林外的一匹黑馬等我,我拖著他們。」

「要死一齊死,我林家⋯」林震南説。

「我有能力拖著他們,我練了真正的辟邪劍譜!所以,不要再說了,我不會讓你們有事。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呀權説。

兩老走後,余滄海及一眾青城派弟子聞訊而至。
癡線佬2號 27日
第五章 戰鬥

呀權走上兩步,說道:「余滄海,你為了覬覦我家劍譜,謀害我父母雙親,我福威鏢局中數十口人丁,都死在你青城派手下,這筆血債,今日要鮮血來償。」

  余滄海氣往上沖,大聲道:「我親生孩兒死在你這小畜生手下,你便不來找我,我也要將你這小狗千刀萬剮。」

呀權作為一個現代人轉生,凡事講求陰險,便打算用弓箭的風箏流打法,他憑著辟邪劍譜的身法迅疾,射數箭換一個地方,竟打殺了青城派弟子數十名。

余滄海見自己悉心栽培的弟子一個個死在箭下,已被怒火沖昏頭腦。

他竟不顧一切的衝向呀權,呀權嘗試用箭射向他的面門,都也被他一一格擋。

呀權冷冷一笑,拔出長劍,與余滄海周旋起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余滄海剛一接招,便覺如臨大敵,不是呀權內力深厚或劍招精妙。相反,呀權內力低淺,劍招平庸,只是他行動如電,攻守進退,全然出於對手意料之外。

余滄海手中劍划了個弧形,向呀權脅下勾到。呀權卻反刺他前胸。這一劍後發先至,既狠且准。

呀權乘勝狙擊,刺在余滄江右腿『環跳穴』上。他吃了一驚,長劍急掠,只覺左腿穴道上又是一麻。他不敢再動,狂舞長劍護身,雙腿漸漸無力,不由自主的跪下來。
  呀權哈哈大笑,叫道:「你這時候跪下磕頭,未免遲了!」說話之時,向余滄海急攻三招。

呀權撮起劍指,連點余滄海三處穴道。背起他便往父母處走,那怕帶上一人輕功速度竟不遜於快馬。
癡線佬2號 27日
第六章 龍象般若功

很快他們便回到福威鏢局,他安置好余滄海,便北上少林寺求方仗保護他的父母。

他趁著只有三個月的剩餘任務時間,收集各種武學,憑著他的武功當然可以殺人奪寶,這武林奈何得他的也少之又少。但他應承了少林方丈,再不能大開殺戒。

當然他也覬覦着少林的《易筋經》和《金剛不壞神功》,但礙於實力和父母,此終未能將這兩部分別代表提升資質和防御力極致的功法拿去。

但他卻有意外收穫,他得到了《龍象般若功》,共分十三層,每練一層增加一龍一象之力。它和《辟邪劍譜》可以說是增長力量和速度極致的武學。不過相對於辟邪劍譜的速成,它的修練速度奇慢無比。

根據神鵰俠侶原文那“龍象般若功”共分十三層,第一層功夫十分淺易,縱是下愚之人,只要得到傳授,【一二年】中即能練就。 第二層比第一層加深一倍,需時【三四年】。 第三層又比第二層加深一倍,需時【七八年】。 如此成倍遞增,越往後越難進展。

這時一年之限就至,他唯有親手殺了余滄海。
癡線佬2號 27日
第七章 回歸

呀權一劍了結了余滄海的生命。

「準備回歸主世界。你有一個任務獎勵,完整版葵花寶典。你可以選擇1)完整版葵花寶典2)保存林平之功力到無閑身上3)以上皆不要。」有聲音浮現在腦海之中。

「完整版葵花寶典!?要不要自宮?」呀權説。

「不用。」

「我選擇完整版葵花寶典!」呀權說。

「準備回歸」

呀權眼前一黑,轉眼便回到一間古舊建築,他剛發出聲音便是𠲖𠲖呀呀的嬰兒音。

他意識一轉,

一段文字浮現在腦海。

姓名:無閑

種族:地球人

能力:武功(完整版葵花寶典,龍象般若功)

年齡:一個月



兩年間,呀權勞逸結合的練習他兩門武功,他的速度成長的幅度遠較力量為高。

多林寺的和尚對這個乖巧無比的孩子無比喜歡。

正當呀權練完功時,他眼前一黑,輪迴空間發出了新任務!

任務:活到大結局

世界:殺戮都市

身份:玄野計

任務時限:不限

任務完成:100分+獎勵

任務失敗:抹殺
癡線佬2號 27日
第八章 殺戮都市

哈呼,哈呼,哈呼!呀權對突如其來的呼入肺裏的空氣有點措不及防。猛的睜開眼睛,四周的景象清晰的映入眼簾,並非之前那模糊不清的影像了。而且自己正躺在一間房間的紅木地板上,房間裏有很多人,但大多蜷縮在周邊的角落。這樣的差距與錯位感讓呀權有點楞住了,我不是在練功嗎?難道我走火入魔?現在是死了還是被救了?我怎麽會在這個地方?

正迷糊著,周圍一個陌生的臉龐湊了上來,並面帶關切的問:“阿計,你好些了啦?沒甚麽事吧?”這是一個高個子男生,一頭向後梳的頭發讓人感覺很是威武。但眉目間的青澀與線條不是很明顯的瓜子臉卻使這威武下降了一大截。

“阿計?”這是怎麽回事?我可不是什麽阿計啊?難道他認錯人了?但看他關切的表情,應該與我很熟吧。呀權這回更加疑惑了,正努力回想著什麽,突然腦袋裏的性息像膨脹得炸開了,太陽穴部位也猛地一陣刺痛,許多零碎的記憶片段立即閃過腦海。
瞬間,呀權根據這些記憶的片段與周圍的環境明白了,看來自己靈魂轉移到了這個叫“玄野計”的男孩身上。玄野計,男,16歲,長相清秀帥氣,生在日本,性格有點膽小懦弱(但小時候卻很強悍勇敢)與憤世嫉俗。目前在東京xx高中讀高一,由於讀書而離家在在外租房,有一間50多平米的租房。是個居宅男,學習成績也不是很好,但很沒女人緣(呀權看來是應為居宅與懦弱的原因)這一切訊息都很平凡,但隨後,看到奪得這具身體之前的記憶時卻讓呀權有種詭異的毛骨悚然。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到底到了什麽地方?
身邊關心自己的男子叫加藤勝,兩人小學時認識,但又不是很熟,而且到初中後加藤也沒和玄野計一個學校了。現在之所以和他在一起是因為這個身體的主人玄野計在等地鐵時偶然遇到了他。並在遇到他之後發生了一串然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
“啊!快看,有人睡在地鐵軌道上”“那個醉鬼,肯定會被地鐵給軋死的”“沒人願意去救下他嗎?”“救他?要知道地鐵就快來了,我可不願意為一個陌生的醉鬼搭上自己的姓名”玄野計拿著一本成人雜誌站在地鐵邊邊看邊等地鐵。這時突然聽到前面一群人圍在一起的討論聲於是走上前去看了看。之見一個全身肮髒的中年男人手裏拿著一個酒瓶子躺在地鐵的軌道上,並不時的咂咂嘴,口水流了一地,看來他正在做一個好夢啊!但他知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呢?玄野計走到人群前面,這個男人的死活完全不管他什麽事,他抱著一股看熱鬧的心情冷眼旁觀著。但這時一個穿著校服的高大男生猛的衝下站台,抱拖著那肮髒男子努力的向著站台前進。可是他畢竟還是一個高中生,那男子發福的身體所帶來的重量讓男生移動得很是艱難。恩?那是加藤勝?玄野計看著那陌生的身體卻熟悉的臉龐想了起來。他為什麽衝下去?難道他想死嗎?要知道地鐵馬上就到站了啊!
“阿計,是阿計嗎?快下來幫我一下啊!”“阿計,來幫忙救人啊”加藤努力的拖著那男子的身體大聲的呼喊,由於剛才他求助的表情被站點所有的人無視了,迫不得已,加藤向著早已認出的玄野計發出了求助。
癡線佬2號 27日
這時的玄野計很是鬱悶與惱怒!剛才加藤露出求助的表情時他極力的躲閃,但還是沒想到被加藤認出來了。為什麽會這樣,為什麽這麽多人不喊偏偏喊自己?但此時站點所有的人都看著玄野計,如果不下去幫忙的話不知道會被說些什麽了,迫於壓力,玄野計只能硬著頭皮衝下站台,死就死吧,拚了。軌道上加藤抬男子的頭,玄野抬男子的腿努力把他抬到了站台邊,這時周圍的人一起過來幫忙把男子接上了站台。

嘟嘟嘟!一陣代表死亡的號角吹了起來,但這時玄野和加藤還沒爬上高高的站台,而周圍的人群也因為自身的安危而退開來,沒有人來伸出援手了,在站台上沒人幫忙的情況下,想爬上站台還是要費好大一筆功夫,但有這時間,地鐵早就把玄野與加藤兩人碾成肉泥了。生死關頭的危機讓兩人頭腦一片空白。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

“快跑,跑出站點,快跑”站台上有人看到這種情況馬上大聲喊出來,這時唯一的辦法了,地鐵到站要停的,只要跑出了站點範圍就安全了,是的那樣就安全了,玄野和加藤兩人聽到好馬上向著前面狂奔。我們可以跑出站點的,我們可以活下來。狂奔著的玄野帶著希望。

嘟嘟嘟!死亡的聲音帶來了一條不好的消息,現實與預想總是有差距的。白色的地鐵如一條出海的蛟龍,瞬間追上了兩人的身影並毫不留情的撞了上去。原來人根本跑不過地鐵啊!頭與身子瞬間分離,在思維還沒完全退卻的時候玄野無不遺憾的想著。原來死是這樣的感覺啊!加藤的頭也飛了出來,劃著弧線的越過玄野。加藤也死了啊!這個樣子真醜陋!

以上就是玄野身體死亡後的記憶了!可是既然人已經死了,為什麽還能附身到他身上呢?而其看加藤勝如此健康活潑生龍活虎的!他不是也死了嗎?到底怎麽回事?呀權有點頭皮發麻的感覺!
誰明浪子look 17日
留名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