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薯皮仔 38日
https://upload.cc/i1/2020/09/13/3rV0bT.png

由武漢嚟到香港嘅比卡超嘅故事



重新再開過

野味小精靈 ( 1 )
https://forum.hkgolden.com/thread/7247393/page/1
薯皮仔 38日
七十六. 分開

離開之後,我乖乖地走返入精靈球。而唐澤就決定即刻行動,開車出發去救人。

「一陣許諾言你入去探路先,盡量睇吓搵唔搵到樂樂佢哋嘅位置,同埋記住啲路。晏就三點前,無論搵唔搵到都返嚟同我講聲先。」唐澤對眼前嘅一團黑影講。

如無意外嘅話,叫身為靈體嘅許諾言探路應該係最安全。但唔排除班黑警做得衰嘢多,怕其他冤魂搵佢哋報仇,一早有曬防範。

許諾言自從剛才見返屋企人之後,心情就變得有啲沉重。當日831所發生嘅事,冇人會估到。估唔到再一次同屋企人相見,已經係陰陽相隔。

許諾言一直都好內疚,就咁就掉低佢哋離開。自己嘅離開,一定令父母好傷心,所以今次一定要好好保護樂樂。佢想像唔到如果連樂樂都離開,父母以後嘅生活會有幾痛苦。

「無問題。」距離目的地越嚟越近,都慢慢開始遠離市區。許諾言有啲緊張咁望住車外嘅風景,見到沿途嘅路人越嚟越少,都開始覺得不安。

「喺呢度放低我啊。」許諾言思考咗一陣,決定早少少落車。

「距離目的地仲好遠喎。」唐澤聽到之後,有啲驚愕。

「我ok,你喺前邊士多等我啦。」許諾言堅定咁講

唐澤喺士多門口停車,然後打開車門,俾許諾言離開。

「等等啊!你把聲好似好攰,真係冇問題?」許諾言只係走咗幾步,就俾唐澤叫住。

「冇事。」許諾言望住一臉擔心嘅唐澤,安撫咁笑一笑。雖然而家嘅唐澤睇唔清楚佢嘅表情,但許諾言啲聲音可以令人覺得安心可靠。

「咁好啦,你自己小心啲,有唔對路就返嚟先。」唐澤都感覺到四圍太少路人,有啲古怪。所以沉思咗一陣,唯有點頭同意。

唐澤目送許諾言離開,但心裡面依然有啲不安。

「比卡超......你可唔可以幫手跟上去,睇住許諾言?」唐澤轉過身,問坐喺後座嘅我。

「比卡?」我有啲疑惑咁擺一擺頭。

「驚唔驚啊?」唐澤打開車門。佢而家都好忐忑不安,唔放心唐澤,但都唔放心我。只要我唔願意,佢都唔會迫我去冒險。

「比卡!」我雖然驚,但依然點一點頭。然後望一望四圍有冇路人,見冇人,先快步咁跳出車外面,追上許諾言嘅腳步。

「唉!」唐澤揉亂自己嘅頭髮,深深咁嘆咗一口氣。

其實唐澤都唔想要比卡超去冒險,但聽聲音聽到,許諾言嘅狀態唔太好,自己又唔方便陪佢一齊去探路。如果論性格同體質嘅話,由同樣係幽靈體質嘅謎擬Q陪住許諾言去探路,會更加合適。

但謎擬Q而家係對家要捉嘅目標,只要仲未落喺佢哋手上,樂樂同黃思暫時都唔會有危險。如果由謎擬Q去冒險,風險太大,唐澤賭唔過。

比卡超性格就好似小朋友一樣,鍾意撒嬌,又唔太識控制自己嘅超能力,俾人感覺唔太可靠。但而家可以陪許諾言去探路嘅,只有佢。雖然唔放心,但唯有大膽賭一次。
紫桜 38日
#yupsk#
薯皮仔 35日
七十七. 怪物

唐澤一直心不在焉,擔心樂樂佢哋嘅情況。唯有落車買支嘢飲,散吓心。

「呢個位開舖都幾少人路過喎,平時有冇生意啊?」唐澤買完嘢飲,隨口問士多老闆一句。

「唉......之前都仲有嘅,但呢個月唔知點解,一行近隔離座山啊,就聽到啲好恐怖嘅怪聲。夜晚仲勁,變咗附近啲人未唔敢行近呢邊囉。」士多老闆一臉煩惱咁講。

「唔係吓話......」唐澤擺出一個完全唔信嘅表情。

「真嫁,啲聲好似有鬼怪咁。靚仔你都唔好喺附近留太晏啦,好危險。我而家都寧願早好多收舖,早啲返屋企算。」士多老闆認真咁講,完全唔似呃人。

怪物啊?

唐澤望住士多老闆指俾佢,有奇怪聲嗰座山嘅位置,正正就係許諾言佢哋行嘅方向。

清晨溫和嘅陽光,對許諾言嚟講格外刺眼。隨住時間越嚟越接近中午,陽光越嚟越猛烈,佢開始感覺到有啲暈。

許諾言純粹依靠自己嘅直覺行,我默默跟喺佢後邊,但佢完全冇發現。

我跟住許諾言,不知不覺行咗上山。四圍陰森恐怖,我忍唔住越跟越貼住佢。

「吱吱吱吱......」

我抖動一吓長耳仔,隱約聽到遠處傳嚟大量奇怪嘅叫聲,有啲似初生嬰兒嘅喊聲,但又唔似係。

「比卡!」我嚇到撲去許諾言嘅方向,想抱住佢隻腳。但我嘅身體穿過佢嘅靈魂,直接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倒落地下。

「比卡超?點解你跟埋嚟?」我嘅叫聲令許諾言回過神,佢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喺山上面。

佢環視四周,四圍都係高大而密集嘅樹木,完全分唔清方向。明明而家係朝早,陽光完全俾樹木遮住,只能夠喺樹葉之間透到小部分落地面。

幽暗嘅環境,反而令許諾言清醒咗唔少。因為唔知方向,唯有一直向前行。

「行啦,比卡超。」許諾言回頭,發現我依然企喺原地,所以提醒我跟實佢。

「比卡......」我對住許諾言用力搖搖頭,唔敢跟過去,因為佢所行嘅方向咁啱就喺怪聲傳嚟嘅方向。

「做咩?」許諾言行過嚟,關心我嘅情況。

許諾言只係聽到樹葉嘅「沙啦沙啦」聲,而完全聽唔到怪物一樣嘅叫聲 ,所以奇怪我點解唔肯向前行。

「吱吱吱吱吱吱......」嗰班怪物好似發現咗我哋嘅存在,以極快嘅速度咁向我哋嘅方向前進。叫聲越嚟越大,越嚟越近。

「比卡!」我反應快,即刻向反方向跑。

「比卡超!」許諾言見我逃走,都快步追上我。好快,連佢都聲到嗰班怪物嘅叫聲。

「吱吱吱吱吱吱!!!」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薯皮仔 35日
#yupsk#

#hoho#
薯皮仔 34日
七十八. 波音蝠

叫聲密集,而且好似喺腦裡邊不停迴響,聽到人頭痛,而且難以集中精神思考。

許諾言一邊跟住我逃跑,一邊回頭望身後嘅情況。遠處有大量黑影向我哋飛嚟,佢有一瞬間以為只係雀仔群。但下一秒,怪物一樣嘅生物已經就快飛到佢眼前啦。

速度太快啦,以許諾言同我嘅逃跑速度,一瞬間已經會被班怪物追上。

「趴低啊!」許諾言對我大叫,可惜已經大遲啦。佢知道自己無法去逃走,所以自暴自棄咁合埋眼。但因為佢係靈體,所以班怪物直接穿過佢。

「比卡!」我已經被怪物推跌,然後感覺到背脊被咬住,我痛苦咁大叫一聲。回過神,已經發現自己被凌空扯起。

呢班怪物嘅外形有啲似蝙蝠,但身型就同我差唔多。深藍色嘅身體,淺紫色嘅耳蝸同翼膜,有兩條又細又長嘅尾巴。完全見唔到佢哋對眼,嘴大大咁擘開,口嘅面積好似佔據曬佢哋成塊臉。可以清晰睇到佢哋尖銳嘅四粒利牙,極高威脅同危險性。

因為幾年前好興Pokemon Go,所以許諾言一眼就認出佢係裡面嘅煩膠......波音蝠。

「比卡......比...卡......」我不繼用力搖晃自己嘅身體,想掙脫。但越掙扎,波音蝠就咬得越緊,鮮紅嘅血液慢慢喺我被咬嘅位置流出嚟,一滴一滴咁滴落地下。

「比卡超!」許諾言緊張又心痛咁望住我,而我都委屈咁同佢對視,用濕潤嘅大眼向佢求救。

許諾言好後悔以前冇玩多啲Pokemon Go同睇小精靈圖鑑,佢除咗小精靈嘅名之外,其他都一無所知。

佢冷靜咁觀察四圍嘅波音蝠,發現佢地飛行嘅位置好古怪,盡量避開樹葉間照射落嚟嘅陽光。加上蝙蝠天生怕光,所以佢好快就估到啲手嘅弱點。

「比卡超!用十萬伏特!」許諾言提醒我。

「比卡超!!!」我毫無猶豫咁聽佢講,使出十萬伏特。威力好強大,電火照亮咗成個山林。將附近樹木都燒焦,令陽光照射入嚟。

其他波音蝠見陽光,都即刻逃跑返洞穴。重穫自由嘅我,因為受傷而無力,凌空嘅我直接向下跌。許諾言伸手想接住我,但我依然穿過佢兩隻手掌,重重咗跌落地下。

許諾言無奈咁嘆咗一口氣,然後起身,想幫我搵止血材料。但佢一轉身,就發現身後企咗一堆人。

「啪啪啪啪!」

聽到鼓掌聲嘅我努力抬起頭,就見到我呢生最怕嘅男人,正企喺遠處,雙眼發光咁望住我。
薯皮仔 31日
七十九. 盤問

「比卡!」我支撐起自己嘅身體,用盡全力逃走。

好痛......

我感覺自己每一吓動作都扯到傷口,令傷口加大惡化。但我心裡面對辛先生嘅恐懼遠大於身體上嘅痛感,令我唔敢停落嚟。

「皮卡丘跑了,怎麼辦?」其中一個助手問辛先生。

「不急,牠跑不遠......」辛先生嘅嘴角勾起計算嘅笑容。

原本佢嘅目標只有謎擬Q,剛才聽到波音蝠群有動靜但,就即刻趕過嚟。能夠見到比卡超嘅出現同埋佢所激發嘅能力,係意外嘅驚喜。

比卡超同謎擬Q居然都由武漢嚟咗香港,而比卡超仲要主動接近呢度,恐怕兩隻小精靈都同嗰個叫許忻悅嘅記者有關。

而家仲要依靠許忻悅嚟引謎擬Q現身,只要捉返謎擬Q同比卡超,辛先生就會即刻殺許忻悅同黃思。因為小精靈嘅秘密,絕對唔可以洩漏出去。

許諾言見到呢個情況,都嚇咗一跳。當我逃走嘅時候,佢都未嚟得切反應跟住我。

許諾言見自己已經同比卡超走散咗,唯有喺旁邊睇事態嘅發展啦。嗰班人又完全睇唔到自己,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咁跟住佢哋行。

許諾言跟住辛先生佢哋走入一幢破舊嘅建築物,外邊睇好似鬼屋一樣。走到入更加幽暗恐怖,只有微弱嘅燈光,一閃一閃咁。

呢幢建築物裡面,間中都會見到幾隻波音蝠喺度飛嚟飛去,發出「吱吱吱」嘅怪聲。許諾言唔敢發出聲音,雖然波音蝠睇唔到佢,但都可以聽到佢把聲。佢只能夠一邊行,一邊默默將行過嘅路記住。

辛先生望四周圍簡陋嘅設備,眼神都閃過一絲嫌棄。喺香港,呢個位置已經係最偏僻、最近大陸、都最方便去養波音蝠同做研究。呢度始終都唔係武漢研究所,佢只能夠忍耐。

走入一間空曠嘅地下室,辛先生對旁邊嘅助手講:「帶她們過來。」

好快,幾個黑警夾住樂樂同黃思過嚟,佢哋被蒙起雙眼,到咗房間先解開。嘴被膠紙封住,雙手被索帶索緊。許諾言見返樂樂之後,內心好激動。

辛先生因為唔識講粵語,所以盤問嘅工作就全程交俾香港嘅警員,黑警粗魯咁扯開貼喺樂樂嘴嘅膠紙。

「許忻悅,你已經將你所知嘅事講曬出嚟?」黑警之前都問過樂樂有關小精靈嘅事,樂樂都扮到好配合。佢只透露部分謎擬Q嘅事,適當嘅時候就扮傻。

「係......所以......快啲放咗我哋......」樂樂已經好攰好攰,好想瞓。

「你講大話!」黑警隨手拎起警棍打落樂樂嘅後腦,「砰」一聲。

樂樂頭部受重擊之後,成個人瞓喺地下。再被黑警扯住頭頂嘅頭髮,迫佢抬起頭。樂樂咬住牙,忍住痛,堅持唔叫出聲。

紅色嘅液體流出嚟,浸濕咗樂樂嘅頭髮。一滴一滴咁順住頸滑落,染紅咗淺灰色嘅地板。

「唔唔唔......」旁邊嘅黃思眼見樂樂被打,想開聲阻止,但嘴被人用膠紙封住,講唔到嘢。

「阿悅!」許諾言緊張咁叫樂樂嘅名。

「吱吱吱吱......」

波音蝠聽到有陌生嘅聲音,而發出聲音嘅位置,根本探測唔到有生物存在。在場嘅幾隻波音蝠,將注意力集中喺許諾言嘅位置,發出具威脅嘅怪叫。
薯皮仔 30日
冇人:~(
跑腿一號 28日
太耐冇更冇留意[sosad]
跑腿一號 28日
點解比卡超用到十萬伏特?
薯皮仔 28日
點解比卡超用到十萬伏特?

之前激發咗
薯皮仔 24日
80. 接近死亡

「吱吱吱吱......」

其中一隻波音蝠喺陰暗嘅角落,突然向許諾言嘅方向飛嚟。雖然許諾言知道自己身為靈體係唔會受傷,但佢依然下意識閃開,向後傾。而喺佢後邊嘅,正正係受重傷嘅樂樂。

「嗯......好痛......」許諾言感受住熟悉嘅痛感,腦海有一瞬間閃過自己臨死前嘅畫面。

「終於覺得痛啦咩?咁你肯講真話未啊?」許諾言被黑警扯一扯頭髮先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上咗樂樂身。

「你......想知咩?」佢忍住痛,冷靜咁將自己代入樂樂嘅角色。

「仲想扮傻?我係講小精靈嘅事啊!」黑警再用警棍狠狠咁打樂樂嘅身體。

其實許諾言都唔太清楚小精靈嘅事,但佢唔想樂樂嘅身體不斷受傷,所以努力思考應該點去答。

「算了,再問下去也沒有用。相信皮卡丘和謎擬Q也會來找她,先留她一條命。」辛先生突然開聲阻止黑警繼續打,許諾言都暫時鬆咗一口氣。

辛先生思考咗一陣,接住講:「而另外一個叫黃思的女孩......留她也沒用了,殺了吧。」

「等等啊!」許諾言聽到辛先生嘅命令之後,掙扎住想起身,阻止黃思被佢哋殺死。黃思聽到之後,都掙扎想反抗。

「真係麻煩......」黑警見佢哋想反抗,就拎出兩支載有不明液體嘅針筒,分別將藥物打向樂樂同黃思嘅身體。

許諾言即刻感覺到樂樂嘅身體四肢冇力,意識都開始蒙糊。當佢回過神,佢嘅靈魂已經飄咗出樂樂嘅身體。

許諾言見到樂樂同黃思同時間被人抬去唔同嘅地方,佢猶豫要跟邊面。最後決定狠心放棄樂樂,因為只要辛先生班人一日未捉到謎擬Q同比卡超,樂樂都仲安全。

對比之下,黃思隨時都會被佢哋殺死。許諾言唯有跟實黃思,搵機會救佢。

昏迷嘅黃思被班黑警帶上車,車去遠一啲嘅山處理。黃思嘅身體有幾個位置已經骨折,黑警幫佢拆返開手上索帶、封口膠紙、眼罩......等等嘅可疑物品,然後直接將佢掉落山。

佢哋將黃思身上嘅裝備同四圍嘅環境都報置到好似一場意外......黃思自己一個行山,然後失足跌落山崖喪命。

許諾言想上嗰幾個黑警身,控制佢哋嘅行動,但最後都失敗。佢發現自己只能夠上虛弱嘅人身,就好似長期睡眠不足嘅唐澤同身受重傷嘅樂樂。

許諾言只能夠眼白白睇住黃思被佢哋掉落去,佢都即刻落去山崖下面,睇黃思嘅情況。

被人掉落山崖嘅黃思依然昏迷,雖然仲有微弱嘅心跳同呼吸,但身體已經身受重傷。後腦撞到石頭,出咗好多血。而且喺高處碌落嚟,已經傷及內臟,都有吐血嘅情況,睇怕堅持唔到好耐。

因為黃思傷到內臟,許諾言唔可能再上佢身去移動佢嘅身體。而佢身為靈體,都好難搵普通人幫手。

許諾言望住黃思浴血般嘅身體,沉思咗幾秒,決定要趕返去,搵唐澤救命。
薯皮仔 20日
81. 奇怪嘅死神

“我......就快死啦?”黃恩意識好蒙糊。

「嗡嗡嗡......」

“咩聲嚟?好奇怪......”忽然聽到一陣奇怪嘅聲音,黃思強迫自己微微擘開雙眼。

眼裡嘅世界彷彿染上一層藍色,令黃思好迷惘。

「咚!咚!」

類似鐘嘅聲音響起,黃思相距唔遠嘅上方一陣強光閃過,過後出現一個身形高大嘅男人,飄浮喺空中。戴住可怕嘅面具,著黑衫同披黑色長袍。一手拎長遮,另一隻手仲抱住嘢。

“死神嗎?我......唔想死......”黃恩絕望咁合埋雙眼,眼角有眼淚慢慢流落。

鐘聲響完之黎,黑衫男人瞬間向下跌。

「噗!」原本已經重傷嘅黃思被佢擲到正,又一次受到重擊。口吐出唔少血後,再次失去意識。

「嗯......」黑衫男人都受咗傷,忍住痛支撐起身體。佢發現自己壓住好似死人一樣黃思,都嚇咗一跳。

「喂!你唔係死咗吓話。」佢用力拍打黃思塊臉,但黃思完全冇反應。伸手去黃思嘅鼻下方,發現佢嘅呼吸已經好微弱。

「唉,我身上剩返一粒吊命丸,早知拎多少少防身啦。」佢煩惱咁自言自語,跟手喺長袍裡面拎出最後一粒藥丸,塞入黃思個口。

食咗藥丸嘅黃思,雖然表面嘅傷冇減輕好多,但呼吸已經慢慢恢復正常。

黃思再次醒返,發現自已被剛才見到嘅'死神'孭住喺背後,而'死神'一直快速咁向前奔跑。

「呃......死神先生?我係咪已經死咗啊?」黃思虛弱咁問。知道自己要死,心裡面充滿對世界嘅不捨。

「死神?哈哈,我都想我係啊,到時一定拉曬所有綠色爛泥怪去死先。」黑衫男人半開玩笑咁講。

「綠色爛泥怪?」黃思完全唔明佢講咩。

「不過睇你傷得咁重,應該好快就會死。但睇你又唔似地下人員喎......算啦,我送你落山搵黃營先,我之後仲有好重要嘅嘢做。」佢體能好好,孭住黃思跑咗好耐,但說話只係輕微氣喘。

黃思發現自己同面前呢個男人有好大代溝,完全聽唔明佢嘅說話。

「我叫黃思,你叫咩名啊?」黃思問佢。

「我叫川朴。」川朴聽到黃思個名之後,皺一皺眉頭。

川朴冇再同黃思傾計,直到落咗山,先主動開口問:「你熟唔熟附近啲路?知唔知邊度係黃營?」

「黃營係咩?」黃思奇怪咁問。

川朴放低黃思之後,由上至下仔細咁觀察佢。然後無奈咁對佢講:「我唔知你瞓咗幾耐,但你睇我嘅造型都應該知我身份啦,我唔得閒同你玩。」

川朴掉低黃思一個人,再次跑上山。

「等等啊,川朴!」黃思忍住身體嘅痛苦追上去,但川朴速度太快,一瞬間已經搵唔到佢嘅身影啦。

「可惡啊......呢度係邊度啊?」黃思發現自己盪失路。

「比......比......」

突然喺附近傳嚟似有似冇嘅聲音,令黃思心裡面忍唔住覺得恐懼。
薯皮仔 20日
82. 時拉比

黃思發現有一個大樹好特別,四圍圍咗有好多雀仔等嘅小動物。

「比......比......」

黃思拖住沉重嘅身體,順住聲音嘅來源搵。終於係大樹下方嘅小樹窿,發現咗一隻奇怪嘅生物。

「小天使?」小精靈嘅外表,令黃思有啲驚豔。

佢係一隻綠色嘅小妖精,有兩條羽毛一樣嘅頭髮喺頭頂,一對迷你嘅翅膀。眼睛周圍有個黑色嘅環,可愛嘅外表,令黃思忘記剛才對佢嘅恐懼。

「拉比......」小精靈警惕咁抬頭,見黃思想伸手掂自己,即刻對佢發出攻擊。

「啊!」黃思只感覺到一股無形嘅氣流,向佢攻擊,佢嘅身體被撞飛。

“好痛......”黃思無力咁瞓喺地下。

原本已經身受重傷嘅佢,繼剛才川朴喺高空跌正佢身上,再一次受到重擊,佢覺得自己距離死亡又近咗一大步啦。

「拉比?」

隔咗一陣,小精靈見黃思依然瞓喺地下郁都唔郁,佢小心翼翼咁接近。

小精靈近距離觀察黃思,伸出樹滕一樣嘅綠色觸手,輕輕咁觸碰黃思嘅身體,但黃思依然完全冇反應。

「比......」小精靈將自己迷你嘅手掌放喺黃思嘅頭頂,身體發出淡綠色嘅耀眼光芒。

“好溫暖......好舒服......”黃思喺蒙糊中,望向小精靈,身上嘅傷都已經冇剛才咁痛。

「終於被我搵到你啦!」黑色嘅身影突然喺樹叢間跳出嚟,打斷咗小精靈對黃思嘅治療。

川朴喺長袍裡面拎出皮鞭打向小精靈,小精靈即刻閃身避開,然後伸出樹滕觸手反擊。雙方雖然身上都有傷在身,但身手依然敏捷。

雖然小精靈擁有超能力,但論對戰經驗,川朴明顯更勝一籌。冇耐小精靈已經被川朴打倒,虛弱咁瞓喺地下,再冇戰鬥嘅力量啦。

眼見川朴一步一步咁行近小精靈,黃思努力咁支撐起自己嘅身體,衝去川朴面前,阻擋住佢。

「你知唔知你喺度做咩啊?」川朴威脅咁問黃思。

「小天使佢剛才救咗我!我唔會俾你傷害佢!」黃思以保護者嘅姿態,保護小精靈。

「小天使?你份人都幾搞笑喎,你知唔知佢係咩嚟?」川朴忍唔住笑出聲。

「我唔知!我只係知佢剛才救咗我!」黃思堅持唔俾川朴接近小精靈。

「佢係森林之神,時拉比。」川朴認真咁講。

「森林之神?」黃思聽到時拉比嘅名之後,表情好疑惑。

「知道就快啲讓開,唔係唔好怪我唔客氣啊!」川朴想嚇退黃思。佢用皮鞭打向地面,地面即刻出現一道長裂痕。

「絕對唔會將佢交俾你......」黃思轉身抱起地下嘅時拉比,準備逃走。結果先走咗幾步,就被川朴用皮鞭整跌。

“我果然好渣,保護唔到樂樂,而家又保護唔到小天使......”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倒喺地下嘅黃思覺得好自責,眼淚瞬間好似開咗水喉咁,不停向外流。
薯皮仔 20日
83. 穿越時空嘅男人

時拉比關心咁用小手掌幫黃思擦眼淚,但只係令黃思嘅眼淚流得更快,黃思委屈咁大喊:「哇!」

「哎呀......居然咁易就喊,女仔真係麻煩。如果俾老師佢知道,一定以為我恰女仔,到時殺咗我都似啊。」川朴頭痛咁望住不停滴眼淚嘅黃思。

「我都冇諗住傷害時拉比,只係支共班人想捉佢,我先要先過佢哋一步搵到佢。如果時拉比落返支共班人手裡面,到時就大件事啦。」川朴唯有耐心咁解釋。見時拉比肯乖乖地俾黃思抱住,有啲驚訝。

「我唔知你講咩......」黃思努力停止唔喊,但說話依然唔太順暢,有哭腔。

「吓?你咩年代嘅人嚟嫁?」川朴開玩笑咁問黃思。

「呃......90後?」黃思見川朴嘅年紀應該唔係大自己好多,但點解咁大代溝。

「90後......做得我老母啦,個笑話凍到想打冷震啊。」川朴無奈咁講。

不過佢突然靈光一閃,記起接任務之前,老師對佢嘅提醒。喺森林如果聽到奇怪嘅聲,絕對唔可以亂跑。

剛才自己......好似都聽到。

之前睇過叔叔本發霉嘅小精靈圖鑑,時拉比係有穿越時空嘅能力,所以支共先出咁多人力同金錢去研究佢。

「今日係幾年幾月幾日啊?」川朴內心發寒,希望自己嘅猜測係錯。

「2020年2月?3月?」黃思被黑警捉住嘅時間,簡直係度日如年。而且個人暈陀陀,根本唔清楚外邊嘅世界過咗幾耐。

黃思諗起一齊被人捉嘅樂樂,即刻緊張咁捉住川朴:「我嘅朋友仲喺班黑警手裡面,求你救吓佢啊!如果係你嘅話,可能有機會......」

黃思知道救返樂樂嘅機會好微,但佢都一定要去試。睇見川朴剛才對付有超能力嘅時拉比,依然可以處於優勢,令黃思見到一絲希望。

「我可以幫你啊,但你到要講到我哋黃軍嘅暗號,我先知係唔係自己人。」川朴對黃思講。

「暗號......光復香港......啊?」黃思跟本唔知佢係咩組織,唯有皺住眉猜測。

「恭喜你,合格!行啦,知唔知你朋友嘅位置啊?」川朴讚賞咁對黃思舉起手指公。

「我都唔清楚......我喺裡面一直都被人蒙住眼,有可能係新屋嶺......我見有啲地形同之前新聞,被捕手足描述嘅有啲似。」黃思苦惱咁回想。

「新屋嶺?我記得啊。喺我十歲左右,已經被地下黃軍炸囉喎,當時新聞報咗好耐,估唔到可以見証返歷史。」川朴若有所思。

「吓......」黃思聽到之後有啲尷尬,唔知點應機。佢覺得眼前呢個男人果然係痴痴地線,但對方係救返樂樂嘅唯一希望,只有暫時忍耐一吓啦。

「仲有......嗰個地方都幾多大口怪物嫁,叫聲同外形好似蝙蝠咁。」黃思有啲擔心,所以提醒一下佢。

「哦,應該係波音蝠。雖然係煩膠咗啲,但好易應付。」川朴自信咁講。

佢哋向住新屋嶺出發,其間川朴都喺黃思身上套咗唔少料,了解到呢個年代嘅情況。一路上,黃思都心不在焉,成日偷望川朴可怕嘅面具,果然好搶眼,好古怪。
薯皮仔 20日
84. 啟暴龍

「面具好奇怪咩?係老師幫我揀,話好可愛喎。」川朴尷尬咁講。

「呢個係......蛇獴?不如你除咗佢先,我怕引人注目啊。」黃思有啲擔心。

蛇獴原本係幾可愛嘅,但戴喺高大嘅男人身上就好詭異。而且面具上嘅蛇獴笑臉原本望落好得人鍾意。偏偏面具染上咗好多血漬,反而令人覺得恐怖。

「我仲係任務期間,唔可以除面具嫁。」川朴認真咁答,佢一直都遵守住呢個規定,任務期間唔會俾其他人知自己嘅樣同真名。

「咁我哋點過去新屋嶺啊?最衰我咩都冇喺身......」黃思有啲沮喪。而家身上咩都冇,又冇手機睇地圖,又冇錢搭車。

「放心啦,就算冇交通工具同冇地圖都去到。」川朴自信咁講。

「出嚟啦!啟暴龍!」川朴拎出一粒精靈球,向空曠嘅位置一拋。強光一閃,就出現咗一隻外表好似恐龍一樣嘅小精靈。

黃思呆滯咁望住啟暴龍,佢發現呢個已經唔再係佢所認知嘅世界啦。

啟暴龍一身橘黃色嘅皮膚,頭頂有兩條長長嘅觸鬚同一個小小嘅角。由心口開始有橫紋,一直延伸到長尾巴嘅尖端,背後有一對唔乎合佢身形比例嘅翼。雙眼大而且有神,外表睇起嚟好溫純。

「哄~」啟暴龍一出嚟,就熱情咁跑到川朴身邊,用力抱住佢。

「嗯......」川朴身上仲有傷,被佢咁抱一抱,停止流血嘅傷口都要再裂開啦。

「放心,佢係我拍檔嚟。啟暴龍抱你飛嘅時候,你幫手指路喎。」川朴俐落咁騎上啟暴龍嘅背脊。

「吓?」黃思仲未嚟得切反應,啟暴龍已經走到佢身後,抱緊佢條腰,然後瞬間飛上高空。

黃思嚇到合實雙眼,大叫:「啊!!!死啦死啦!!!」

「黃思!擘大眼啊!你嘅朋友而家喺邊個方向?」聽到川朴嘅說話,黃思強忍住心裡面嘅恐懼,微微擘大眼。

佢發現自己已經離地好高,可以睇到好遠嘅風景,佢只覺得身體瞬間出曬冷汗。

「應該係嗰邊......」黃思伸出抖震嘅手指,指向附近嘅一座山。隱約記得網上睇過,新屋嶺嘅位置。

「好!出發!」川朴對啟暴龍講完,啟暴龍即刻快速向嗰個方向飛去。

「嗚......」黃思咬住唇,今次成功忍住唔尖叫出聲。風打到佢塊臉好痛,佢覺得自己又冇咗半條命啦。

「返轉頭,去山腳放低我哋......」飛到嗰座山嘅上空,川朴突然輕輕拍一拍啟暴龍,叫佢返轉頭降落。

落返地面,黃思已經覺得腳軟冇力,暈陀陀咁:「川朴,我唔得啦......」

「唔好出聲......」川朴伸手扶穩黃思,細聲對黃思講。

「啟暴龍,幫我照顧住佢先。」佢見附近冇人,細聲叮囑啟暴龍。然後就掉低佢哋,自己一個跑入樹林。

「吱吱吱吱......」

川朴聽到前方密集嘅聲音,皺一皺眉頭。

以波音蝠嘅聽力咁靈敏,正常已經發現佢。點解唔過嚟攻擊佢?剛才喺高空已經睇到,前方到底有啲咩目標,令到佢哋集中曬一齊攻擊?
跑腿一號 16日
#yup#
出咗好多勁野[sosad]
薯皮仔 15日
85. 重遇

我雖然受咗傷,但我依然忍痛不停咁向前跑。同許諾言走散之後,我俾波音蝠群追擊。

好攰......身體好痛......

我拖沉重嘅身體,越跑越慢。

再係咁,一定會被佢哋追上......

我見到前方有個細小嘅樹窿,即刻匿入去。但依然被幾隻波音蝠咬住兩隻腳,拖返出嚟。我用兩隻爪爪實前方嘅樹根,但都係於事無補。

我唔可以死......我仲未救返樂樂......我唔甘心就咁就死......

「比卡......」我求生欲好強,依然不停掙扎反抗。但身體實在太虛弱,只能夠發出微弱嘅電流,完全冇用。

「比卡......」我流出唔甘心嘅淚水,瞪大雙眼,睇住自己身體嘅各部分都被無數嘅波音蝠輪流撕咬。

「吱!!!!」

突然有一隻波音蝠,發出特別刺耳嘅叫聲。我聽到之後,長耳仔刺痛得微微抖震。

嗰隻波音蝠憤怒嘅叫聲,令其他嘅同伴停住動作。我微微抬起頭,只見佢快速向我飛埋嚟。我明白到自己今次實死無生,嚇到緊緊合埋雙眼。

「吱!!!!」

嗰隻波音蝠出奇地冇攻擊我,反而係用身體撞走壓喺我身上同咬住我嘅同伴。雖然我唔明白佢點解要救我,但我即刻匿返進入樹窿。

「比卡......」我虛弱咁望住眼前嘅波音蝠,不停用身體擋住試圖衝入嚟攻擊我嘅同伴。

我好攰......已經唔得啦......

我失血過多,全身都被咬傷。意識一放鬆少少,已經陷入昏迷。

川朴見到呢個情景,都嚇咗一跳。佢靜悄悄咁喺長袍拎出一支煙花點然,碌到波音蝠群中央。

「啪啪啪......」火光炸開,怕光嘅波音蝠群即刻四散。

川朴輕鬆就解決咗佢哋,轉眼望向佢哋剛才攻擊嘅目標。

見到仲有一隻波音蝠,用身體擋住樹窿,一早就傷痕纍纍,但依然唔逃走。

「啪!」川朴拎出皮鞭打向佢旁邊,佢只係警惕咁望住,打死都唔移開身體。

「唉?又幾得意喎。」川朴有興致咁行向波音蝠,好奇佢到底喺度保護啲咩,隱藏見到啲黃色嘅毛髮。

「吱!!!!」波音蝠想用叫聲嚇退川朴。

「係啊?原來係好重要嘅寶物啊。」川朴若有所思咁自言自語。

「哈哈哈......你嘅同伴好快會返嚟,你自己又身受重傷,你確定自己一個可以保護到呢個寶物?」川朴笑住咁問波音蝠。

其實波音蝠喺佢嘅年代已經係好普遍嘅身物,甚至多到令人覺得好煩。但呢隻波音蝠好特別,堅定嘅眼神,引起川朴嘅興趣。

「吱......」波音蝠好似聽得明佢嘅說話,思考咗幾秒,決定暫時相信眼前嘅男人,移開身體。

川朴睇清楚樹窿裡面嘅生物之後,臉上嘅笑容瞬間變得僵硬:「比卡超?」

「點解比卡超會喺度?」川朴見到眼前嘅比卡超同佢記憶中嗰隻一樣係冇尾,眼神充滿不可思議。
薯皮仔 15日
#yup#
出咗好多勁野[sosad]

係啊
薯皮仔 15日
見有讀者想要導讀
寫返啲故事角色係做緊咩

我唔全部出場人物都寫曬啦,寫比較主要嘅:

記者:

樂樂
( 原名許忻悅。
最先遇到比卡超嘅人,比卡超同謎擬Q嘅主人。暫時被人捉咗,重傷。 )

唐澤
( 暫時養住比卡超同謎擬Q,都去咗救樂樂同黃思。
為咗搜集中共研究謎擬Q等小精靈做生化武器嘅証據,先捲入呢件事。
以做出轟動嘅新聞作為夢想,用筆同相機伸張正義。
份人有心計,有兩個線人做警察,暗地裡同佢通風報信。)


網友:

黃思
( 網名叫油油。
被人誤認係樂樂,捉錯咗。因為冇利用價值所以被滅口,暫時重傷。
食咗川朴嘅吊命丸同接受時拉比治療之後,有好轉。但身體再拖落去嘅話,依然有生命危險。
暫時出發去救樂樂。)


靈體:

許諾言
( 樂樂阿哥,已死亡。去咗救樂樂同黃思。
平常人睇唔到佢,能夠上虛弱嘅人身。 )


穿越者:

川朴
(真名同樣未明,長期戴住蛇獴面具。
三十年後嘅黃絲,自稱地下黃軍同黃營成員,有特別任務在身。因為要捉返時拉比,唔小心穿越到三十年前。遇到黃思之後,決定幫手救人。 )


研究員:

辛先生
( 武漢研究所高層。
暫時成功研發到比卡超、謎擬Q、波音蝠。 )


小精靈:

比卡超
( 因為初期激發唔到超能力,所以俾研究員長期虐待,條尾俾人食咗。
後期激發到超能力,被辛先生見到,準備捉埋佢。 )
https://na.cx/i/W3VwWzK.gif


謎擬Q
( 武漢肺炎嘅開始,見到佢真身嘅人類都會中招染病。開頭好憎人類,直到遇到樂樂。
辛先生捉走樂樂係為咗引佢出嚟,捉返佢。)
https://na.cx/i/K2JVDOn.png

波音蝠
( 煩膠,好大量。 )
https://na.cx/i/CV14w8w.png

時拉比
( 有森林之神之稱。
能力係可以穿越時空同復活其他人,被未來嘅中共成功研究出嚟。
成功逃走之後,為咗避開中共追捕,穿越到三十年前。 )
https://na.cx/i/ryhy9Vp.gif

啟暴龍
( 川朴嘅拍檔,被未來嘅中共成功研究出嚟。被川朴救出嚟之後,就一直跟住佢。 )
https://na.cx/i/8ZAkPVx.jpg

蝙蝠仔
( 比卡超喺武漢研究所嘅朋友。
同比卡超分別之後,就被辛先生佢哋捉返,成功改造成波音蝠。 )
薯皮仔 15日
#yup#
出咗好多勁野[sosad]

連蝙蝠仔都返嚟啦
薯皮仔 14日
86. 未來

「三十年前嘅比卡超?咁我係咪可以見到三十年前嘅老師?」川朴而家覺得個腦有啲混亂。

2020年年尾,中共研究小精靈等嘅秘密被踢爆。佢哋打算用小精靈做戰爭嘅武器,受到各個國家嘅強烈反對。

但中共依然一意孤行,而且光明正大咁用波音蝠去做政治武器,打壓香港嘅示威遊行。所以未來嘅香港人,對波音蝠完全冇好感。

中共再研究出更加多嘅小精靈,令其他國家都無辦法去干預太多。香港嘅自由受到嚴重打壓,原本嘅黃絲只能成立各個地下組織,暗地裡搞活動。去反抗政權,去承救被困嘅小精靈。

中共之後想再研究比卡超,但研究出嚟嘅,全部都激發唔到超能力。所以冇尾嘅比卡超喺三十年後依然係獨一無二嘅存在,一直跟喺川朴嘅老師身邊。

而川朴嘅老師,正正就係踢爆小精靈存在嘅其中一個記者,被中共通緝咗三十年。

川朴複雜咁望住我,想將我抱到安全嘅地方處理傷口,但俾波音蝠阻止。

「佢會死......」川朴嚴肅咁講。

波音蝠猶豫咗一吓,只能夠默默跟喺川朴。睇住佢抱起我,返去搵黃思。

「比卡超?佢冇事啊嗎?」黃思見到川朴安全返嚟,鬆咗一口氣,跑到佢面前。當黃思見到我,都唔覺得特別驚奇,反而擔心我嘅傷勢。

黃思輕輕咁接過我,幫昏迷嘅我處理傷口。川朴喺旁邊默默咁睇住,然後開口問黃思:「你可唔可以詳細講一講,被捉嗰位朋友嘅身份?」

「我同佢係網友嚟,唔算太熟。只係知佢喺連登新聞嘅記者樂樂,原名叫許忻悅。聽啲黑警講,樂樂佢收埋咗小精靈,所以先被人捉。開頭我並唔知班黑警講咩,但見到佢哋之後,我就明白啦。」黃思複雜咁望住我。

「我已經明白,你留喺度照顧佢哋,我同啟暴龍去救你嘅朋友。」川朴收返啟暴龍入精靈球。

「川朴......我可唔可以跟埋去......」黃思自己一個人留喺度,總覺得好驚,就算比卡超同波音蝠陪喺佢身邊。

「你哋跟埋嚟都冇用,如果發生咩事,就用呢個搵我。」川朴將自己嘅頸鏈除落嚟,放喺黃思嘅手心。

「呢個係?」黃思摸一摸手上黃色嘅吊墮。

「算係通訊器,只要係大叫我嘅名,我就會即刻嚟救你。」川朴對黃思承諾。

「我明白啦,你要小心啲。」黃思擔心咁講。

川朴轉過身,根據剛才波音蝠逃走嘅方向搵,希望可以搵到樂樂嘅身處嘅地點。

可惜黃思嘅手機唔喺身,唔係佢一定可以收到即時嘅新聞通知。有市民影到,剛才新屋嶺上空出現好似恐龍一樣嘅神秘生物......
跑腿一號 13日
#yup#
出咗好多勁野[sosad]

連蝙蝠仔都返嚟啦

蝙蝠仔本身唔係音波蝠黎咩?係改造成音波蝠架?
薯皮仔 13日
#yup#
出咗好多勁野[sosad]

連蝙蝠仔都返嚟啦

蝙蝠仔本身唔係音波蝠黎咩?係改造成音波蝠架?

本身係普通蝙蝠,之後被改造
薯皮仔 13日
87. 兩個精靈球

「叮噹!」唐澤嘅手機收到記者群組嘅信息,但被佢無視,暫時唔得閒去理。

佢跟住許諾言趕到黃思遇害嘅地方,但現場只係剩返一大灘血漬,四圍都搵唔到黃思嘅身影。

「佢頭先仲未死?」唐澤摸一摸地面未完全乾曬嘅血漬。

「未,只係重傷。佢想郁都有困難,冇可能自己走到。」許諾言緊張咁四圍張望。

「一係黑警返嚟處理咗佢嘅屍體,但正常應該要處理埋啲血漬。而樂觀啲諗嘅話,佢應該被路過嘅人救咗。但呢個可能性更加低,因為呢個位置太偏僻,而且正常人都會叫白車,而唔係自己抬走傷者。」唐澤表情凝重咁分析。

「鈴鈴鈴......」

始終係人命嚟,唐澤想再堅持仔細搵吓。但褲袋嘅手機不停咁響,煩到佢思考唔到。

「有咩重要事啊?不如接咗電話先......」許諾言提議。

「應該係要跑新聞,咁我聽一聽電話先,你幫手四圍搵吓。」唐澤見係上司嘅電話,煩躁咁皺起眉頭,行埋一邊接電話。

謎擬Q情緒低落咁低下頭,佢隱約感覺到事情係因佢而起,所以內心都好內疚。

「謎擬Q?」突然見到遠處草叢間有一個外形熟悉嘅波,謎擬Q好奇咁行埋去。

「做咩?」許諾言見謎擬Q自己一個行遠,都擔心咁跟上去,發現卡喺草叢嘅精靈球。

「唐澤!個精靈球跌咗,你快啲袋返好。」許諾言以為係唐澤爬落嚟嘅時候唔小心跌咗,見佢聽完電話行返嚟,就即刻提返佢。

「精靈球一直跟身啊。」唐澤拎出背囊裡面嘅精靈球,見到草叢間仲有一個,都有啲驚愕。

有兩個......精靈球?咁代表咗有其他小精靈同佢嘅主人喺附近?唐澤第一時間就係諗起波音蝠群同辛先生等人。

「唔好理呢個住,我哋要快啲趕返去新屋嶺。」唐澤抱起謎擬Q,跑返去自己架車。

「但我哋仲未搵返樂樂嘅朋友喎。」許諾言疑惑咁跟上去。

上到車,唐澤打開記者群組嘅一張相俾許諾言睇。張相影到一隻好似恐龍嘅奇怪生物喺新屋嶺上空,而且身上仲好似帶住兩個人影。

根據居民提供嘅情報,怪物剛才大約由佢哋而家身處嘅位置出發,飛去新屋嶺。難以解釋嘅事實在太多,所以唐澤好難再以正常邏輯去推測。

唐澤喺度賭,賭怪物帶住嘅人就係黃思,咁先解釋到點解重傷嘅黃思會唔見咗。既然黃思唔喺黑警手上,可能仲有一線生機。

不過而家件事搞大咗,唔同嘅傳媒好快就會趕到嚟,樂樂都隨時有生命危險。一定要快過佢哋到達,盡快救返樂樂出嚟。

而家比卡超唔見咗,連黃思都唔見咗。未正式行動,唐澤已經覺得自己嘅一方傷亡慘重,被逼到絕路。唐澤咬緊牙關,逼自己保持冷靜同清醒。
跑腿一號 13日
點解黃思見到d小精靈唔驚?啟暴龍咁大隻唔當佢係怪物?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