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講故佬2046 46日
—序—


  小小的辦公室內,簡約的裝潢與現代化的椅桌,襯托出這裡不單單是文字工作者的辦公室。

  誰人也可以走進這裡,就像谷若晴糊裡糊塗的男友人李駱一樣。

  他第一次踏進這辦公室時也很意外。

  「員工不用打卡上班的嗎?」他心裡想。

  但不是每個在這裡的人都覺得很自在。

  「我始終覺得係度做野好似比個框框限住咁」她說。

  「只是你得一想二,你去到哪裡都會覺得被限制住,要是你的心這樣想著。」他說教。

  「你又講經,唔好以為係清華畢業就好威威。你同我都係一樣人工架咋。」她不滿。

  是的,李駱從小跟若晴就很投契,直到上大學,一個留港,一個北上。

  才分隔兩地沒怎麼聯絡,而他畢業後回港找工作,神推鬼㧬的來到同一間辦公室上班。

  而正好,這裡的位置是隨意選擇,他們就坐在傍邊。

  「下班去咖啡廳喝個咖啡吧?」李駱作出邀請。

  「飲咖啡我會訓唔著架喎。」若晴來一個婉拒。

  「那我可以陪你聊到天亮呀。」她希望他這樣回答,因為小說都這樣寫。

  「那你明天上班沒精神,工作出錯了我可不會幫你。哎呀,我不是不會幫你,我是不會,不能幫你。就是你的工作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知喇知喇,我去我去,不喝咖啡,來一杯茶可以吧?」

待續……
講故佬2046 39日
第一章:咖啡店

  灣仔謝斐道的咖啡廳內,坐著放棄沒完沒了的工作提早下班的兩位。

  店內只有他們,當然還有一些蒸餾咖啡擺設和兩個店員(或者是老闆吧)。

  「你番黎之後點解唔學番講廣東話呀。」若晴問。

  「說不好呀,國語都不能好好表達自己,說廣東話更沒人聽得懂了。」李駱看著餐牌懊惱起來。

  而且,他不想和那些「港仔」一樣,明明沒自己的文化,習俗,語言或文字,還在那邊自命不凡,還自命不凡!

  「起碼我會明既。我諗。」她說。

  停頓片刻後,她再說:「其實呀,你應該很感謝我才對,不是我,跟本沒有人肯聽你那些無聊理論吧。」

  她淺笑,有意無意的彰顯一下自己的重要性。

  沒有理答的他揚手示意點餐。

  「一杯摩卡咖啡。冰的。謝謝。」簡單而有禮的點餐。

  「我要一杯玫瑰花茶。唔該。」她也真的不渴咖啡。

  「我那些理論沒想過要誰理解的。」待店員(或者是老闆)走開後,他辯解。

  「冇諗過想人理解你唔會講出黎既,講得出黎都係想人知姐。」她反駁。

  「我仲記得你中學畢業旅行睇星果陣同我地講咩星體之間果啲時空旅行架。」

  「是『異星系時空躍遷』,真實存在的!」

  「『師依先絲史公約千』丫嘛」
  
  「異‧星‧系‧時‧空‧躍‧遷。」他更正她的讀音。
  
  「我真係記得架,咩咩扭曲光速然後跳去,咩另一個平行時空丫嘛。」但她沒打算糾正讀音再說一次。

  「Iced Mocaccino。」店員(或者是老闆)徐徐放下一杯咖啡。

  「謝謝。」他接過後大大的呷了一口。

  「嗯,很不錯的嘛。」表情比剛才放下了不少嚴肅。

  「你唔等埋我就飲,咁冇禮貌既。」她捏了他手臂一下。

  「哪有這樣的。啊,疼、疼、疼。」他服輸了。

待續……
講故佬2046 32日
第二章:攤凍的縫紉機

  「你知唔知咩係九降風呀?」她突然說。

  「甚麼?」他諤然。

  「我都唔知喎,腦入面突然塞入黎,可能係你影響掛」她若無其事。

  她還捲著她那秀髮,那完全不是某某外星怪客或者不知名的神放進她腦袋的。

  其實是上年她去台灣,還認識了一個人。

  一個自認是台灣本土原住民的男孩,跟她一直有的沒的解釋著九降風的來源和影響等等。

  足足一小時,但她只記得笑和想著如何不打斷他或者讓他延續這話題。

  而那個男孩在她記憶中只留下「九降風」這三個字。

  「我屋企有部縫紉機,即係車衫果啲呢,搵隻腳踩下踩下架。」她又突然說起別的事情。

  其實他們以前經常有一答沒一答的聊天,身邊除了這個呆腦男,沒有誰能接她的話。

  反之亦然,他那些似是而非的想法理論,也只她會肯傾聽。

  或者這也是她喜歡和他待在一起的其中一個原因。

  以前他可能會說:「踩下踩下,猜呀猜呀。」

  「那又怎樣?想縫我一件衣服啊?」現在他勉強接話。

  分開久了,他也變得成熟了,不懂沒營養的無哩頭話語了。

  退一步,不是不懂,思維模式默默改變了也不足為奇。

  「你幾時咁識撩女仔架?」即使這樣,她還是喜歡。

  「我沒有撩女仔喇。」他慌張時的表情沒有改變。

  「你有,你真的有。」她依然會哈哈大笑。

待續……
講故佬2046 25日
第三章:街角的銅像

  襯著還有一點時間,他們倆在咖啡廳用餐之後就一起散散步,走到現代化的喜帖街。

  若晴:「係喎,你而家往係邊呀?」

  駱:「就在天后那邊租了個單位。」

  若晴:「喔,咁番工好近喎,你就好啦。」

  駱:「你是一樣的住在馬鞍山呀?」

  若晴:「係大圍呀!」

  往在馬鞍山的是另一個他們中學時期的好友。

  若晴:「往馬鞍山果個係天娜呀!有冇搞錯呀。」

  想到他可能是混淆了二人,她有說不出的生氣。

  駱:「不是喇,大圍不就是在馬鞍山嘛。」

  若晴:「我都費事同你講呀!」

  若晴:「咦,果個銅像平時好似冇架喎。」

  就在看向那方向的時候,銅像下有一個身材中等,面貌清秀的男子向這邊揮手。

  「谷若晴!」遠遠叫喊她的全名,還慢慢的跑過來。

  駱:「碰到熟人了喔?」

  若晴:「好像是。」

  遠看是挺面善的,在他接近期間,她似乎知道是誰了,而且會這樣喊她全名的朋友沒幾個。

  若晴:「哦!陸嘉豪!」

  嘉豪:「喂!好耐冇見。咦?男朋友呀?」

  駱:「哈哈,不是喇,我是她『中同』跟現在的同事。我叫李駱。」

  在若晴想解釋之前,他先說話了,而且用廣東話說出「中同」(中學同學)。

  嘉豪:「你好,我是她的炮友,我叫Matthew。」

待續……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講故佬2046 18日
第四章:過海的士站

  李駱:「炮友……是約炮那一種嗎?」

  嘉豪:「哈哈,係呀,係呀。」

  晴:「你別聽他亂說呀!陸嘉豪,你適可而止呀下。」

  晴看向李駱說:「別聽他亂說,他是我從小認識的朋友。叫陸嘉豪。」

  嘉豪:「睇你驚到個樣,得閒再約飲野啦,唔阻你『拍拖』喇。」

  李駱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他和她在淺笑嬉鬧中道別了。

  沿路走到過海的士站,晴跟駱都有一撘沒一答的聊著。

  對於那個男孩的身份,以及和她的關係,他很在意。

  「對了……你跟他認識很久了呀?」

  「是呀,以前還是鄰居,經常一起玩的。」她若無其事的回答。

  若晴一臉笑容問道:「喔,你呷醋呀?」

  駱:「當然不是,與我無關。」
  
  晴:「有車了,明天見喇。」

  駱:「明天見。」

  「我真的是在吃醋嗎?」看著遠去的的士,李駱想著。

待續……
川犬泗兵 17日
留個明
講故佬2046 11日
留個明

#yup# #yup# #yup#
講故佬2046 11日
第五章:新生活

  生活模式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怎樣都有適應期。

  李駱從大學畢業後,一直很不適應來港的生活,和面對的人。

  他們腳步很快,說話很急,喝的咖啡好苦卻一臉享受。

  所以,他戒不了每次回家前,都在街上慢走,真的很慢的走,如果路人的速度是的士的話,他就是電車或者有時是單車了。

  在電氣道來回走著走著,每天十五到三十分鐘。

  在別人眼中,他每天就浪費了十五到三十分鐘,用比爾蓋茨賺錢的速度來算,大概就是二十五到三十萬美元。

  每天,每天,都這樣走著。

  今天有點不同,他的電話響起了,來電顯示熟人的名字:若晴。

  「喂?」她不是還在公司在加班嗎?

  「乜你今日咁早走得既,公司財務結算喎。」看來她在偷懶。

  駱:「我又不是財政部的,準時下班是好員工的責任,你教我的。」

  電話那頭:「唉,很想死去呀,星期五的晚上,看到朋友們都在飲酒,放閃,打電動,我卻一個人在做無謂的數。」

  駱:「要不去吃個宵夜呀?」

  晴:「現在嗎?你不是回家了?」
  
  用吃的作為引誘對她最有用了。

  駱:「還沒。」

  聽到對面沒空回應。

  駱:「先等你下班吧,人生,走到這步,不要放棄呀。」

  其實工作不是很糟糕,只是她想聽聽鼓勵說話。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3日
又停一更... ...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