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阿暖 91日
https://na.cx/i/Rt9WL4B.jpg

前言

雖然已經係第2季第11個PO,但如果你係新讀者,我相信你都會試吓入嚟搵返個開頭,又或者想知道更多有關阿暖或者阿暖作品的介紹,所以我會將個PO變成旗艦形式,好似大家喺連登睇到的Game PO或者動漫討論PO咁,第一頁大致上都係介紹資訊。

當中會有啲之前寫落的賞析文(如果有劇透我會事先警告),又有專門為開新PO而再寫過的。當中有啲文可能連一直追開的老朋友都未必睇過。

當然,呢啲都只係FYI,完全可以飛哂直接繼續追文。

本PO有正評加更。

懶得知阿暖係邊個,可以直接重煉第一季從頭睇(紙言/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y8l
https://www.penana.com/story/18935/
阿暖 91日
#1

首先同大家打個招呼先,我係阿暖。承蒙各位支持,我由2016年起出咗21本書(目前最新重煉第三季卷3-4預購中),而且我過去兩年都有喺會展投咗攤位賣書(我開咗一間出版社),都無蝕錢。(以19年香港書展計,應該只有三位小說作者有獨立參展,另外兩位係金庸同埋孤泣,咁當然佢哋兩位銷量一定勁我好多好多,我掹車邊餓唔死啫)。

跟住我會講講,我係點樣走到而家呢一步(花咗超過十年)。

如果你熟悉星座,我會話你聽我係好典型嘅水瓶:忽冷忽熱,唔合群,同正常人好難溝通,都係我改唔到嘅死性。所以我只能透過寫作去表達我嘅內在世界。我亦唔適合抱團,嗰啲一大班作家同輩談笑風生,形成一個才子圈子之類的,我唔係唔想,係我做唔到,因為我係一個好離群的人,往往夾唔到其他人嘴型,令我並唔享受群體生活。

我寫嘢寫咗好多年,放棄唔到。隨住大家讀完書出嚟做嘢,同啲Friend的話題好難再扯去我點樣點樣繼續業餘打拼想出書,因為同現實生活距離好遠,好離地⋯⋯

試過有一個女仔,鍾意我啲文到Print出來攬住疊紙對我笑,然後強行同我分手話同我一齊睇唔到未來,我匿咗喺屋企無做嘢超過一年,寫咗一篇叫《生活在他方》的小說,港台兩地投左大約100間出版社,有感動到一啲編輯,但無提過可以出版,而當全部落選之後,我覺得自己人生已完,就走去自殺⋯⋯咁當然最後失敗咗啦。

咁我睇完心理醫生之後,又死性不改繼續寫文,而因為識咗而家個老婆啦,漸漸從谷底走出來,試過有幾篇文反應幾好,但講到投稿出版都係失敗,咁我諗究竟點先可以成功?

於是我改題材,由寫小品或搞笑鬼故之類,轉為寫長篇網文。

過程係點嘅呢?

由於我當時寫文速度比較慢,所以我要儲文,連同大綱構思要儲到四、五十萬字,大概要花六到九個月,默默寫,無人睇無人催稿,只能靠自律,食完晚飯飲杯咖啡寫到自己頂唔順為止,日日如是。咁儲夠幾十萬字啦,就去一啲熱門文學網站發表,狂風掃落葉咁出文,望嘅係俾當時網站編輯睇中簽約(出文快係必要,因為寫嘢速都度係編輯揀人的條件),而只要無被揀到,基本上就玩完,可以放棄寫下一篇。

試過花九個月寫咗50萬字,分成百幾章來PO,兩個月後總點擊『一百幾』,即係連一個人睇完一次都無,係根本連接觸讀者嘅機會都無。

咁我又再花六至九個月寫另一篇啦,當然之前有好多反省啊又不斷諗上次失敗喺邊啊要狂睇書學嘢咁,幾個月後又拎篇新文去文學網站出PO,又石沉大海。

大概有四、五年時間,我都係過住呢種生活,有時寫咗幾個月突然覺得篇文垃圾,掉咗佢再唸第二個題材,可能一、兩年都唔曝光一次⋯⋯一直到我結咗婚,依然係過住呢種生活,正職之餘花盡所有時間精力寫作⋯⋯
阿暖 91日
然後喺大概15年尾左右,發生咗所謂的『大埔綠Van頓悟』。

嗰時我坐緊綠Van去麥師父燒烤場,咁喺車度我當然係發哂白日夢構思緊文章啦,然後突然成身毛管豎起哂⋯⋯我回憶返以前寫過嘅文,我知道自己點解唔成功了。

我同我老婆講:原來我以前寫文的方式錯左!唔應該係咁寫!我已經知道應該要點樣將一個故事寫出嚟!

嗰時我寫緊一個叫《破軍仙》的故,我就用我新的領悟,將篇文改寫成《黃泉逆仙錄》,寫咗一百章左右⋯⋯

但係呢個頓悟嚟唔切了。

到2016年頭,有一日,我發現自己起唔到身返工。

我訓喺床度,應該係十幾年來第一次真正大喊。我同我老婆講我頂唔順啦,我唔可以再過咁嘅生活,我真係已經盡左力!十幾年啦!我無辦法再做落去⋯⋯

所以我決定咗放棄夢想。

唔再逼自己寫文,唔諗要做全職作家,就甘心做個圖書館員吧!仲去咗報圖書館學Master,讀咗兩個學期⋯⋯

然後我諗,反正無諗住賺錢,將以前寫落的舊文免費PO哂出去啦!

所以我就將已寫成新版的《黃泉逆仙錄》,又PO FB又PO高登(當時未有連登)又香討,總之有平台就PO⋯⋯

跟住我FB專頁由經營咗10年只有86個LIKE,試過一日內就多咗一百,好快就破千。好多人留言讚⋯⋯咁我梗係繼續寫落去啦,於是花咗三個月左右將黃泉第一部埋左尾,人氣亦衝上最高峰。

跟住我就將黃泉出咗書。然後好多人見我完咗黃泉休息緊,就走嚟問返我一個叫《重煉傳說》的舊故,甚至有人話等咗十年都想我續寫返⋯⋯

三年後,我出咗19本書。

呢三年,我過住嘅係有生以來最忙最攰的生活:每朝五點起身寫文,每日最少發表三千字,唔理係出外旅行,有親人過身,大小病痛,參加婚禮劈完酒⋯⋯總之從未間斷;當中一邊返正職一邊搞間出版社,19本書的製作全部親力親為,仲要保持大量睇書睇戲睇動漫保持知識攝取⋯⋯

但係我從未試過好似呢三年咁開心,咁充實。

當每一次見到有讀者一口氣買哂我全部作品,雖然可能對方只係網上俾錢落單然後寄書,大家連對話交流機會都無,但係我有時會諗:有幾鍾意一個作者,先會願意一炮過買佢千幾蚊書呢?(我自己都只係試過一次,買Kurt Vonnegut的全集,拎到我Hi Hi。但見到書架成套書排到整整齊齊,嗰種滿足感係難以形容)

當面對呢種熱情,我都會覺得壓力好大,戰戰兢兢,覺得自己唔配,無資格接呢張單。

因為我好怕會辜負呢份熱愛。

從而又令到我想聽朝再早啲起身,再夜啲訓覺,希望能寫出更加好睇的劇情,令大家覺得無信錯我。

我盡力而為,問心無愧。

而且我好清楚講到明,我嘅目標就係要將寫作變成一份喺呢個社會可以有尊嚴地生存的職業,所以我絕對不惜付出任何努力,都要達成呢一點。
阿暖 91日
至於你話身為作家要『文以載道』,呢個係基本條件,你係最起碼要極強烈地有呢種心態,先至有資格寫嘢。而我採取的係『雅俗共賞』,即係你想睇道理啟發思考,拙文會有少少可以分析嘅餘地;但如果你只係想要娛樂刺激,都完全OK。

關於我係作品中想表達嘅嘢,下面會有我一啲舊賞析文。但有時呢啲嘢唔方便畫公仔畫出腸,而且各人有各人所需要嘅領悟,作者唔太應該限制讀者要點樣領悟篇作品。

多謝各位。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阿暖 91日
香港加油
阿暖 91日
本PO作品介紹:

https://na.cx/i/gBPR9jo.jpg

《重煉傳說》

本文樓主原創。
- 逢二、四、六、日出文,除此外有多就算「加更」。出文時間約中午12-1點,如果有改動,會儘量提早通知。
- 加更機制:250正評起跳,每100正評加1更。

https://na.cx/i/ta06dUf.png
第一季(新生王篇)
被檢定為絕對潛力者的平凡高中生,銳意成為帝京異能學園校史上第一狀元(兼工蜂)的熱血傳奇!

想從頭追返第一季,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y8l
https://www.penana.com/story/18935/


https://na.cx/i/yHx4K1W.jpg
第二季(桔梗王座篇)
天佑同學將會代表帝京,行走煉界天下。

想從頭追返第二季,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Pml
https://www.penana.com/story/64852/


重煉實體書三季共18冊已全部出版,如遇各大書店缺貨,敬請訂書或往『暖島出版』/ 『Penana』網站查詢。

樓主官網自介:
https://www.warmisland.com/5572-2/
樓主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warmisland
Instagram:
@warmislandpublishing
阿暖 91日
https://na.cx/i/oVB1Nga.png
阿暖作品介紹:
《黃泉逆仙錄》

我自無間地獄來,覆手黃泉逆天滔,任你三界怎抵擋,仙牆魔壁亦決堤!
(仙俠,熱血,練功)

想從頭追返,請去「紙言」或「Penana」:
https://www.shikoto.com/i/viM
https://www.penana.com/story/64512/


*《黃泉逆仙錄》實體書(全七集)已出版,好似話有啲集數有非公開外傳!
阿暖 91日
阿暖作品介紹:

《天火傳承》
(西方奇幻,屈機文學)全文290章,已全部發表。

想從頭追返,請去「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i/vMs



樓主仲有其他舊故,散落網上各處,有緣搵到可以睇下:《藍色見鬼眼》,《天佑假期》,《例行公事》,《燃燒吧天使》等等。
阿暖 91日
一些創作心得:

以下會有關於《天火傳承》和《黃泉逆仙錄》第一部的劇透,請慎入。

其實我創作的歷程是這樣的:天火,黃泉,重煉。(當然重煉第一季的前一百幾章,是在更早期就寫出來了,目前是徇眾要求的續作)

如果論喜愛程度,當然三篇都一樣。但如果說對創作的滿意程度呢?

首先,因為《天火傳承》對我來說是非常久遠的舊作了,如果以我目前眼光評判,其實好多段落都寫得不是太好。

當然我盡力在天火裏表達出最曲折離奇的情節,與此同時也不忘讓雅克不斷升級變強這個重點(我天火最喜歡的部份是幾位富有特色的配角,我會在以後章節再詳談)。

以我的看法,一篇小說裏面,能否做到角色之間有強烈的愛恨糾纏,是非常重要的,會極度影響讀者的投入感。

在《天火傳承》裏面,我故意安排絕大部份的配角角色都是主角的助力,畢竟序章就是三大神人爭著養成雅克了,這當然是很爽。但其實我在創作當下,並沒有太過重視所謂的「劇力」,就是培養角色之間「有多愛,有多恨」的「牽絆」,由於角色關係而產生喜怒哀樂等是比較輕的。

我記得在眾多天火角色中,明顯有因劇情而劇烈轉變的,是那個「妖猿鬥聖普倫斯」,但其實也是才花了幾章就由敵人變同伴,我覺得以這個角色的個性來說這樣的安排是合適的,但是我總認為天火應該要有一些令雅克愛得更深或恨得更深,又或是說更多生死與共和生死相向的人物。

其實在天火,雅克的旅程傾向走馬看花,對老婆菲兒的感情可能還沒有比那位老師(我忘了名字)濃烈,兄弟情啊等等都是輕輕帶過,唯獨就是有好多厲害的人一直照看著雅克,這當然都很重要,但我認為如果是19年的我來寫,我會令這個故事再多刻劃一些角色彼此的關係,令大家更愛或更恨(或愛轉恨,或恨轉愛,或更反覆)裏面一些角色。
阿暖 91日
當然我不是在否定天火,這只是根據「劇力」而言我對天火的感想,天火還有很多優點,容我在後面的章節細述。

至於黃泉,我相信很多讀者都很喜歡這個故事當中濃烈的愛恨情仇,其實就正是在寫作黃泉的時間,我在寫作方面有一次很大的開竅,然後我在創作角色時,會注意著這些角色如何和主角碰撞出有血有肉的「生命與生命之間的對撞」?

黃泉的配角們都有「心」,身為作者都很容易著緊他們,只是論角色的有趣程度個人就認為比不上天火(我極愛保祿,甘度夫和萊恩的三人組,另外羅德,貝拉,全部都是神來之筆,只是天火角色的「心」有點不足,這後述。)

黃泉第一部其實劇情不多,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龐大系列的前奏曲,論劇情轉折是不能跟重煉相比的;但黃泉的著眼點是在於那種「角色間割捨不開的情懷」,當中還包括了仇恨。

當然余思敏便是第一部的重點角色,其實黃泉一是由幾位女性作色所引導推進:幽小魂,小青,余思敏。
所以就個人來說,黃泉一的劇力是在東風堡余思敏死然後周謙怒斬倪無畏為高峰,然後接著只是順劇情一直爆Boss直至結尾,很簡單直接。沒有一個角色不是燃燒殆盡生命地戰鬥的,不管是一些小配角還是壞人都一樣。這也導致到我寫在八風山城宋軍強姦瑜師姐和徐小可時,惹來了讀者的怒吼:而我亦被逼要改劇情,變成只是強姦未遂,當時鬧得沸沸揚揚啊。

當然被罵不會開心的,但我知道這是由於大家太過著緊一些故事裏有好感的角色,所以無法接受她們被傷害。我在狼狽改文的當下,亦了解到其實這只是因為讀者喜歡這個故事。當然,我是在衡量過「未遂」跟「已發生」對故事品位影響不大,才會決定修改。

我一般不太主張因讀者意見而改文,而我收到的絕大多數意見也是一樣:讀者比較樂意見到我依著自己認為是最好的想法去創作。
阿暖 91日
至於重煉,這是一個世界觀非常自由的故事,而且可以容納很多的角色,我在條件允許之下,試著為劇情鋪設很多的伏線,角色間有著藏在主線背後的前因後果,根據我聽回來的意見,很多人都喜歡看到重煉強者們在集體密謀和安排甚麼,然後各重煉們彼此鬥法,勾心鬥角的場面。

由於我決心把重煉寫成比黃泉更壯大,因此除了只是「上個山打山賊」的過程裏發生愛恨情仇外,我把角色的故事線拉長:比如大仲馬和追的糾纏,由第一季延續至第二季,這當中兩個角色都像是在跑過山車,有威風過,有報應過,有死裏逃生,有逆轉反壓,又有墮落黑化,有時又好像改邪歸正。各位知道這兩個角色只算是重煉中的配角,而我還是希望把他們的經歷刻劃得有血有肉,彼此都恨不得對方去死,然後穿插在天佑的主線裏,當然後來天佑亦有牽入這兩人的糾纏,導致出我認為是第二季最精彩的一段(恕不劇透)

此外還有黎強,還有藍雪琪,還有刑天,這些都是重煉裏的重要角色,雖然刑天第二季出場很少,但我亦為這個角色一直安排著各自的主線,大家一直留意就會發現,他們經歷的轉折和傳奇性是不會比天佑少(藍雪琪的大家在萬仞孤城篇已經看到了)

所以說重煉輕鬆嗎?重煉是很輕鬆;但創作重煉比創作黃泉或天火輕鬆嗎?當然不是。

如果大家有留意重煉,你會發現當中有很多很多潛藏的伏線,會導致角色間的牽絆一直加深,直至爆發。
好像剛剛出場的角色猛獅詹姆,他並不只是一個打完死了就算了的角色,你會看到他如何跟天佑建立起一段很多讀者認為是「重煉當中最深刻的人物關係」;還有鍾永賢,這也不單純是個唯命是從的小弟,在以後會告訴你這個角色跟整條主線如何發生影響。

我是在用一個輕鬆的語氣文風去寫一個非常有血有肉,而每個角色都有媲美主角奇遇的壯大故事。
我是非常誠意邀請大家好好去品味重煉。

謝謝。下一篇講「角色」。
阿暖 91日
我現在談談對自己作品角色的一些看法。我會另文寫女角, 本篇寫配角賞析。

在享受創作的過程中, 我特別喜歡創造一些有特色的配角角色。由於我個人的性格屬於喜歡惡搞, 常常會忍不住在作品中表現很多離經叛道的行為, 如果大家有看過我的舊作《藍色見鬼眼》就知道, 我以前喜歡把故事劇情扭到讀者接受程度的極限.

而藍眼當中的黃嘉倫, 神之左右手等, 都是我非常滿意的角色.

我個人覺得, 我最喜歡《天火傳承》的部份, 就是當中幾個我覺得設計得非常滿意的角色, 首選當然就是保祿了. 這個角色的可塑性之高, 可以被我作出各種非人類的扭曲擺弄, 每次他用奇怪的方式出場時我自己都會非常高興.

此外, 甘度夫的可靠, 萊恩的氣概胸襟, 寫起來都好開心. 貝拉作為人蔘類寵物, 我自問應該原創性很高吧? 我知道貝拉有可能是天火裏人氣最高的角色, 但其實對我來說可能只是前十吧。

天火是屬於「眾多大佬大腿給你抱」的作品, 所以我很注意各個角色在離經叛道展現個性之餘, 保持對主角的忠心不二和關懷.

某程度上天火是一個非常簡單直接的故事(我認為是我年齡向最低的作品), 好人就是好人, 壞人就是壞人, 就除了一個例外的海倫.

當然最後大BOSS需要有轉折, 未揭曉時不能讓大家知道他是壞人, 但其實天火的大BOSS, 我個人覺得魅力遠比不上保祿, 萊恩和甘度夫的三人組.

-------------------------------------------------------------------------------------------------

《黃泉逆仙錄》的角色塑造, 我個人覺得是比天火時要優勝好一大截, 畢竟兩文的創作時間差距太遠. 我在裏面好用心去栽培每一個角色, 就算是如譚四同和徐小可這樣的小配角, 也給予他們足夠的發揮機會.

要數黃泉中受歡迎的人物, 第一名肯定是幽小魂, 但我會在下篇再講一下這個角色的來歷.

有很多人喜歡的周翩翩, 沐遇春, 涂大富, 這一系的造型設定我個人寫起來當然也爽, 但其實他們並不是完全對我口味, 因為缺一根筋的人物行動太容易預測了, 令我無法發揮我惡搞的天性.
阿暖 91日
和重煉一樣, 雖然我個人對刑天很有好感, 但因為他太好預測, 所以他對我來說是屬於「很好發揮但不夠好玩」的角色類型.

因此我最喜歡的黃泉角色是「陳風」, 因為魔頭之身, 以及瘋癲個性, 太多瘋狂事情可以讓他做了. 我最爽是寫他突然道貌岸然地「扮高人」, 然後下一秒就殺人吃人!

此外黃泉裏很多配角我都好有感情, 因為我在黃泉寫好多「人情世故」, 就是寫角色之間是如何透過一點一滴去建立關係. 譚四同, 陳得烈, 迎春姐姐(周翩翩的大丫環, 記得嗎?), 這些情節很淡, 但很有情, 這也是黃泉之所以處處瀰漫著濃烈情感的原因, 因為每一章都有人情世故, 疊加起來整個世界觀就很活生生, 有血有肉. 沒有誰是刻板的.

王鐘和倪無畏都是我花了很多心血來塑造的壞人, 尤其倪無畏這種入世未深又自以為是的富二代我最想教訓了; 王鐘其實就是一個狙擊手, 這是黃泉當時劇情裏必需要存在的一個威脅, 但我在這個角色能發揮創意的機會不多, 很「正常」(雖然他扭曲又變態, 但對我來說只是屬於寫得得心應手, 未到神來之筆的地步)的角色.

我差點漏了商天真, 其實這個角色在寫作上是很大的挑戰, 因為他代表了一個謎, 而這個謎主宰著整個第一季的關鍵. 寫商天真令我獲得很大的滿足感, 因為證明了我有能力駕馭這樣難測的角色. 但其實個人來說商天真還沒有張維新有趣, 但張維新跟周謙的情建立得還不夠陳得烈多呢...角色是吃重的, 可是還沒足夠的劇情去建立這份情, 但張維新在第二季會繼續出場, 而且會擔重戲, 希望我有時間可以完成第二季.

龐亮和宋宗憲, 我很努力為這兩個角色增添魅力和人性, 但我認為我在重煉第二季寫天佑和猛獅詹姆還要再好一些, 畢竟又是相隔了兩年, 會進步很正常. 但其實我個人都覺得龐亮好有型, 宋宗憲……我其實是想要借他模仿某位台灣綜藝天王的, 但似乎我掌握不到真人的神髓, 希望下次有機會再做好些
阿暖 91日
來到重煉傳說, 我個人有很多喜歡的角色. 既然大家知道我個性傾向惡搞, 那當然大家都會猜到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

卡卡.

我一直認為讓卡卡當上一劍堂堂主是我在重煉裏最精彩的安排. 見他一邊扭死了一個人後再逼大家跳舞, 這種瘋狂, 是多麼有靈氣!

我在重煉傳說裏面, 其實想要構造角色間千絲萬縷的牽連和牽絆, 但由於當中可能牽涉好多沉重的愛恨情仇, 因此我是故意竭力令天佑保持在故事當中插科打渾, 以維持故事輕鬆的氣氛.

由於重煉是一種類似「大亂鬥」式的世界觀, 所以大量的致敬, 各種元素的揉合, 包括各種不同風格的角色的碰撞, 對維持重煉這種包羅萬象的設定是很重要的.

重煉的角色關係, 分為表和裏: 表層當然就是各位同學了, 我很注意角色與角色之間都有著清晰的「情(愛/恨)」的連結, 而又希望這份連結都是經過劇情累積建立出來的:

大仲馬和天佑是識英雄重英雄; 刑天和大仲馬是死黨兄弟; 天佑跟摩耶斯是競爭對手; 追和天佑是嫉妒者; 追和大仲馬是殺親死仇, 刑天和摩耶斯是同一個傳承的一體兩面; 而當中每段關係又各自有劇情線, 大家的關係都會隨際遇發展而改變

我寫重煉最有滿足感, 以及覺得最高難度的, 是想要透過劇情去令各主要角色出現際遇轉變, 我想要令他們都透過歷煉去走出曲折離奇的人生...

比如大仲馬, 從少爺天驕變廢人再東山再起然後內心變陰暗……接下來大仲馬還有很多人生經歷, 會令他經歷很多血肉淋漓的快意恩仇. 當然大仲馬的個性變化也會影響到他的天佑的關係, 更影響到主線的推進.

跟大仲馬同級的個性塑造, 單說第二季, 還有追, 黎強, 摩耶斯會簡單些, 後來還有猛獅詹姆和鐘永賢, 還有大BOSS, 想想看這裏每個角色都各自有他們不斷對故事主線的影響成份, 這樣才令到重煉的情節可以不斷曲折驚奇下去.

重煉傳說表面是個嘻嘻哈哈的故事, 但其實絕不兒戲, 我弄成輕輕鬆鬆的, 就是為了令大家可以沒有負擔地陪伴各角色經歷人生的諸多起跌...

由於重煉是女角擔起的故事, 所以很多角色要容後再說.

這還只是「表」層呢

還沒說到「裏」層, 當然就是指那班幕後的重煉強者在博奕大局了. 我筆下的重煉強者都是一些難分正邪, 甚至無法捉摸其想法的角色, 每一個設定都是我的珍寶, 但由於眾重煉的故事線尚未揭露, 目前只出現強者們對大局影響的一些線索...可見重煉擴展下去會是一個繁花盛放的豐盛世界.

只是對於重煉, 我一直不主張每位讀者都要認真分析它. 我認為一個讀者可以單純把重煉當成一個簡單屈機故事, 爽過就算了, 完全沒問題, 這也是我創作過程最關注著重的點. 但如果要較真, 還是可以分析個沒完沒了...如果當中有讀者能欣賞這故事背後的苦思和巧思, 我會會心一笑, 但真的不強求.

因為看書是一種娛樂, 求開心是重點, 其他都是附設.
阿暖 91日
現在談談我筆下的女角色。請注意本文會有對我其他作品的劇透。

各位都知道我為人個性喜歡惡搞,因此我在創造一些個性奇奇怪怪的角色,是特別得心應手。我第一個創造出來獲得幾乎一面倒讀者喜歡的,便是《藍色見鬼眼》中的哈娜(還有重煉的小莎莎)。然而相較起來,我在此文的心血所在,當然就是身為女主卻在第一話就死去的小夕了。

我一直都特別喜歡「惹人憐愛」的女性角色,準確來說,就是那種「明明很努力地去生活,也很漂亮能幹,但其實心裏是自悲和脆弱的,因此對外要表現出更好強免得被人發現弱點,但偏偏她越是表現出強勢,就偏偏只有我能發現那份沒有人察覺得到的內在脆弱」。

我從更早期的《仇恨輪旋曲》就在企圖重現這種女性特質當中的「惹人憐愛」感。

之後我在《天佑假期》裏,同名角色小夕也再出現了一次,但當然這個故事裏最符合我審美愛好的,正是那位「佩岑」了。看名即知,我正正認為這個角色的參考真人,非常吻合我心中「惹人憐愛」的特點。

《天佑假期》幾位女性角色,我都努力去創造出讓天佑(不是重煉那一個)無法不去親近的憐惜感:小夕,小蓓,佩岑,甚至只屬兄妹之情的瑪莉亞。對小夕是辜負她的一番成全;小蓓是欲挽無從;佩岑則是整個神秘,最終你無法知道是一種互相療癒,或是她在療癒你後帶著兩份的創傷淡出;瑪莉亞……就是你只能為對方帶來那麼一點微不足道的善意,可是這原來比世上一切都要珍貴。站在主角的立場上,每一位女角都是「一期一會」,都在他內心刻劃過一道永遠不會磨滅的深刻痕跡……喜歡寫實風的朋友,我推薦你們看看我這一篇舊作(不過網上不知道還能否找得到全文)。

談談《天火傳承》。

其實天火的女性角色不太吃重,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主要是寫一堆大神伸出大腿給雅克輪流抱,最重要的女角就算是「隨身老婆」菲兒了。由於故事篇幅,我總算有機會實現「跟女角色在劇情中作愛情長跑」的嘗試。坦白說,我在天火時期還沒對角色塑造掌握得很好,角色個性定了是那樣就不會改善,缺少成長經歷和人生起伏,而我是想要透過菲兒作出突破,企圖表達出一些她的心路歷程:先讓她討厭雅克,再慢慢融化這座冰山,軟化她的態度……就像是在玩戀愛育成遊戲般。

我認為菲兒是個很稱職的老婆,但就是老婆這個程度:知道她跟在你後面時會覺得安心,但又因為太習慣對方而偶爾會產生「咦她在啊?」的無視感。

然後說說黃泉。
阿暖 91日
我在前文解釋過,我很喜歡透過劇情累積人物之間的感情,而幽小魂這個角色可謂把我的感情觀發揮得淋漓盡致:陪著周謙下棋下了一千年呢!就算是淡淡如水,滴了一千年,頑石也滴穿了吧?

上千年的牽絆,就在知道彼此將要永遠分離時,才突然昇華爆發成不可收拾的熱烈愛情,而這份愛還要是單向的,站在天神的角度,怎麼能不為幽郡主揪心,不為周謙著急呢?

可是也不能怪周謙,他是被逼忘記幽小魂的(還要是被幽小魂本人餵藥),而且他在還陽後,又有一位他無法割捨的佳人等待他。

對周謙二十年的不離不棄,這又是一份深刻到入心入肺的情。在黃泉第一季連載到尾聲時,我已經不斷收到讀者警告,要我「給青兒一個交待」,「不能辜負這麼好的女孩子」……所以,就收了啊。

但其實第一季我最喜歡的描劃,是周謙跟余詩敏的那份短暫的生死與共。兩人認識的時日非常短,但有時候感情也不是單純以相處時間論長短的,錐進你心裏,穿透你的心,讓你永遠無法痊癒,這樣短暫而真摰深刻的感情也是很值得歌頌的。

但說了那麼多,我想補充一下,其實幽小魂和小青還未確認是黃泉的女主。在我腹稿裏,至少還有兩個地位同等份量的女角還沒有出場……而我對這兩個角色有著高度期待,特別預留了很多感人情節跟周謙發生啊……

我想再強調一下重煉是個輕鬆的故事。

所以我認為,重煉裏的愛情情節,不宜營造太過沉重的氛圍,而是在跟女角建立感情之上,要保持著一股「輕」,就是不被任何指定女角綁定,也儘可能不把女角當拖油瓶或隨身後宮,而是有點像是一場舞會,當輪到這位女角登場時,讓天佑好好跟她共跳一舞,好好欣賞對方的美,然後在依依不捨下放開她暫時離開劇情,再輪到下一位去跳第二隻舞。

重煉是一場圓舞會,是一場豐盛的自助餐。

但是圓舞會就不能邂逅到一生所愛嗎?自助餐就不能碰上令人驚嘆的美食嗎?

當然不,視乎那是怎麼樣的舞會,那個級數的自助餐。

當然重煉目前進度,還只算是起步吧?很多女角明顯尚在鋪線期,跟天佑的感情並未發展成熟;但當然在一些已經發展到一定進度的感情線,我還是很注意要令每一位女性都要令人有「揪心」,「憐愛」之感,簡單說就是:要是換在當下的是哪個男人,都無法忍心不把佳人收入懷中:那些都是一位位讓人不捨得不去愛的女人啊!

面對彷徨無助的蕾安,只要求你的一刻溫存,要是不緊緊抱著她,還是男人嗎?
阿暖 91日
看著泰萊莎為你犠牲,奉獻所有,能不回應這一份真摰的情意?

在深夜的街燈下哭著求你要她的芷慧,還有被天佑一手救回來的亂世舞姬慕華,我竭力做到讓天佑內心掙扎到「不得不給對方幸福」的地步,我企圖在重煉世界中創造出一個個這樣的女性角色。

已收後宮的尚且如此淋漓盡致,更何況情節尚在發展,感情肯定更深的一些更重戲的女角?

因為我決心在重煉裏「寫出形形色色的女性,並表現出各種女性的不同美態,不管是外表或是內在」,因此我總是很樂意花時間去為各女性角色刻劃出儘可能不同的個性或外表特徵,而不單純是「又一條女」。

當然,我這樣的做法其實是吃力不討好,我已預期大部份的讀者眼裏就只會有著他們特別喜愛的某位角色,而對其他女角根本視而不見。但正正是我花時間去塑造葉群,泰萊莎,楊穎,連志玲,慕華,芷慧,蕾安等等,才會容許讀者當中出現各有特別喜歡某位女角的「愛好者群體」,而非強逼大家一定要喜歡藍雪琪。

其實在我的讀者當中,大大聲聲說「只愛藍雪琪」的佔很多,可是我無法忽視有很多人私下跟我說「藍雪琪不是我杯茶」這樣的意見……而事實上……我也不是特別喜歡藍雪琪(別誤會,只是沒有特別喜歡,但還是很愛她的)

我想要展示出「不一定是冰山美人才可愛」,「不一定是蘿莉才可愛」,「不一定是天之驕女才能當女主」,我想在重煉當中表現出對世上各種女性之美(外在及內在)的一種綜合性的讚美。簡單來說就是:無論你對女神的標準是甚麼,眼光有多主流或多另類也好,我也希望你能在重煉當中尋找到你心儀的女神,你可寄情的女性角色。

而對女讀者來說(別懷疑,有女讀者親口跟我說喜歡重煉就是因為「後宮」),我正是想向她們表達「無論你是個怎麼樣的女生,也會有值得被愛的美好之處」。

重煉的後宮,其實嚴格來說不算「一夫多妻」,因為我很少描寫爭風吃醋的畫面,大部份都是一對一的愛情故事:我有刻意讓大家看出這樣的比喻:天佑並不是一個角色,而是一位「懂得欣賞各種女性的美」的完美情人綜合體。他不挑食的,這是因為我把各種喜好的男人都重疊到這個角色裏。看起來這是天佑對多女主的後宮,但其實可看成是「很多個男人同時都叫天佑」而跟各女角分別展開的愛情故事,也就是「愛情的群象」。

我希望透過重煉讓大家感受到愛與被愛的共鳴感,不一定你非得要是藍雪琪這樣的條件才能得到愛,也不一定只有藍雪琪才值得愛的(當然要選擇愛她追她也絕無問題,沒有天佑追不到的女神,各位可以放心)

如果到目前重煉還沒出現準確描劃到你心中女神/男神的角色,請耐心等待,也可私下找我傾訴你的想法。
阿暖 91日
有關重煉傳說第一季「致敬復仇者」的手法 (用書面語寫, 因覺得以後有引用參考價值):

首先, 我想要正面確認第一季重煉傳說確實有致敬《復仇者聯盟》。

而站在我的立場, 我認為此手法是屬於致敬而非抄襲。

因為我引用的部份只有幾個角色的名稱, 某些外型特點, 以及頂多是一些技能的特徵.

而事實在人設上, 該幾個角色跟《復仇者聯盟》是有諸多不同之處, 而原創比重我認為是相當高.

比如浩克在本作中是一位女性, 擅用劍.

東尼(鋼鐵人)是胸口發閃光, 而且不過是少年學生.

索爾雖然是拿鎚的雷神, 可是雷神拿鎚是北歐神話設定啊! 這不是復仇者專利角色.

黑寡婦是用毒的, 而且是金髮.

羅傑斯的盾是能夠同時罩著幾百人的巨盾.

再說這幾個角色被定義為花旗分校以人工方式製作出來的人造煉能力者, 這設定應該跟復仇者聯盟不同。

幾個角色之間的關係亦跟電影不同。

而他們被設定為反派, 對手不是洛基(並未在重煉出現), 而是天佑等其他帝京同學, 這當然又是不同.

他們的下場亦跟電影不同.

類似的致敬, 我舉一個例子: 《IQ博士》的酸梅乾超人. 其他例子根本不勝枚舉(有玩過superhero梗的作品何其多!), 事實上這是一種非常普遍的主流媒體創作手法, 我相信會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當中, 絕少有未曾在小說, 或動漫, 或電影, 或其他媒介上看過致敬其他對象的創作作品.

因此, 我個人標準認為, 重煉對復仇者是屬「致敬」, 但我尊重有朋友堅持用「抄」字, 畢竟這是一個主觀的意見. 好似有人說「港女係雞」也是個人意見.

而我同時亦知道大家可能會對我致敬的技巧感覺不好, 我會一直調節試試在保持呢個致敬風格之餘, 儘量令最多人可以接受. 但也請諒解這就是重煉的風格, 重煉就是要致敬.

而我知道亦有好多讀者喜歡這種致敬風格, 看到自己熟悉能有聯想的名字會會心一笑.

至於你問我為何要「致敬」, 這就等於問為何文豪野犬要致敬日本文學家, 龍珠主角為何要叫孫悟空....龍珠算抄襲西遊記嗎?

有人說重煉像部隊鍋, 我同意並欣然接受, 但我同時認為即使是部隊鍋, 在好廚師手下亦能有做出米芝蓮水準的, 這最終都是視乎寫作功力.

最後我非常感激大家以高於鳥山明的標準來審視和要求我, 這是我的榮幸.
阿暖 91日
我想預先感謝各位意見, 但我或許未必可以一一回覆。

請相信我有一套潛移默化的機制,去將各位唔同的意見用來改善我自己.

我學嘢比較慢,做唔到話今日聽到意見聽日就即刻完美改善。

我需要沉澱而將新意見慢慢變成自己嘢再喺作品反映。

其實我唔係第一次講解自己呢個學習過程。

呢個亦係我唔係太積極去逐PO回應的原因, 有時我睇到一個回應, 第一反應係「唔係吖我咁咁咁係你誤會咗」, 但可能諗多兩日就會明個意見講咩, 或諗到真係自己有改善之處, 而當時已經回咗收唔返(同埋有時唔係諗兩日, 可能我半年後先覺悟到可以點改, 我點搵得返嚟覆?)...連登出左PO無得改, 所以我要好小心...

所以我有時寧願無把握就唔覆.

但請相信我始終如一地每日每時每刻都不斷諗緊點改善自己, 所以我絕對唔會無視大家意見, 就算我一時消化唔嚟, 我亦會放喺心不斷思考改進.

所以如果我無即覆或你可能睇唔到我馬上有好明顯的改善, 呢個係我能力唔夠的問題...但大家的心意我都收到.

然後我想講你可能會發現個PO好多負評,而且好奇怪,連有其他人留言都會俾人負評同Block,好似千方百計要Stop呢個PO的討論咁⋯⋯

嗯嗯,我得罪咗人。

呢個亦都係我本人唔敢太活躍回PO的原因,因為我算係容易講多錯多,而且我水瓶座有時好想要講癡線嘢激嬲人⋯⋯

我明白如果回一個PO,無啦啦俾人負十幾個評,係會好難受,而且會係咁問自己錯喺邊⋯⋯所以我好感激嗰啲不畏壓力依然留言俾我的朋友。但我都係嗰句,覺得呢邊氣氛唔好,去紙言睇吧。

最後送一張藍雪琪美圖(請一位我非常欣賞的畫師畫的):

https://na.cx/i/VPQquBb.png
阿暖 90日
497.你條粉腸
  
其實自見到貝拉時起,天佑就高度懷疑大春可能就跟這位人蔘魔物強者有關。他曾好幾次想要詢問,但對方似乎把這個話題視為禁忌,天佑甚至都未曾開口,貝拉就大耍眼色然後慌忙轉換話題。既然對方不想談,天佑也無謂相逼,反正總有機會嘛。
  
現在大春終於忍不住要出聲了,這才逼得貝拉認了這個『家醜』也。
  
在阿勒頗城外一片空曠的草原上,那讓人熟悉的『兩棵大樹倒插』的奇怪巨大魔物終於現身了。
  
別說六六他們了,就連藍雪琪,都沒有見過大春呢。
  
驟然見到一頭巨大魔物,突破了聖屍戰隊的防線,在阿勒頗城下憑空現身?劍修們都本能地拔劍了,城頭上的守軍也是一片嘩然!
  
這大春嘛,曾經在無垢者之亂一役上也是顯過威風的,因此畢拿他們都認得它,也知道它是同伴。在他們就連忙向大家解釋之下,方才竭止了剛剛萌芽的城內恐慌。
  
「爸爸!你條粉腸!大春終於見到我粉腸老爸了!」
  
大春像是撒嬌小孩般撲向貝拉。
  
「給我死開啦!醜八怪!」
  
貝拉一腳把大春踢了一個漂亮拋物線,從阿勒頗的東門飛到西門外。轟隆!
  
「爸爸?呵,貝拉老大果然就是大春的製造者啊。」
  
「這是早期一次失敗的實驗,為的是想要解決人造魔物的繁殖問題。」貝拉說到一半,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結果在繪畫魔法陣時,弄錯了動物系魔物的繁殖系統⋯⋯我在滕抄古籍時抄錯了頁數,可能我在轉身不知道在找甚麼的,窗外突然刮進了一陣風⋯⋯」
阿暖 90日
「哈!結果弄出了那個大春袋來!笑死我了!」
  
「誰在笑我!是哪條粉腸敢瞧不起我大春!」
  
這大春並不會飛,自己也跳不到那麼遠,所以便繞著城牆從西門以手刀狂奔回東門來了。
  
「竟敢瞧不起人,打死你們!」
  
「來啊!試試看?」
  
「就是你條粉皮把我生成這副怪模怪樣!讓世人都瞧不起我,嘲笑我!我要打死你條粉皮老爸,好洩我多年心頭之恨!」
  
樹藤攻擊!
  
這一下算得上是大春突破極限的最強攻擊了。
  
可是,貝拉輕描淡寫地部數化解!
  
大春並未氣餒,繼續進擊啊!
  
一棵十層樓高的巨樹怪,竟然在跟一株到常人膝蓋高的長臉人蔘在單挑,還要是巨樹怪落於下風。六六感觸良多啊:「不管活了多少歲數,還能見得著新奇事物啊⋯⋯這就是煉界引人入勝之處了。」
  
貝拉明顯是在玩的,它在評估大春的『製作完成度』啊。
  
「沒想到這失敗品還算蠻會打架的,而且在人性化方面也算表現得不錯,呵呵呵,就是那個大蛋真的太嘔心了。」
  
「失敗品?老爸竟然說我是失敗品?世上還有比我更悲慘的存在嗎?」大春哭著發狠啊,「我打死你!我打向左走向右走死你個死廢老!」
阿暖 90日
「你敢打爸爸,也不見得是甚麼好東西!」
  
天佑看著這場荒謬的打架,白眼都不知道翻了幾遍(藍雪琪早就懶得看,繼續去帶小孩子們摘果子了)。
  
不過天佑是覺得大春的身世有點悲慘啊。
  
「大春!努力揍這不負責任的爸爸一頓!貝拉老大,你這樣就不對了,既然製造了孩子出來,就該好好撫育,把它上了腳鐐然後囚禁在不赦島,你還是人⋯⋯蔘嗎?」
  
「這怪物有躁狂症狀,被人嘲笑就會把對方往死裏打,在此之前,它已經是煉界不少地域的通輯重犯了!話說我曾三番四次把它抓回來想要人道毀滅的,只是它每次都哭著求我說以後不會再胡亂殺人和滅掉別人的國家了,所以才又心軟放過它。到了後來我實在懶得再管教它了,就直接把它禁制著,打算罰它個一萬幾千年,再看看他有沒有變乖的⋯⋯咦?那麼說起來其實我已經知道這光明六塔外有個逐鹿版圖了,不過當時我對這裏完全不敢興趣,把這醜八怪禁制著後就回塔裏做實驗了。」
  
想想看,要是一個陌生人見到大春,實在很難不說一句『長得很怪』這樣的話來,然後它就隨手把人家打死,甚至還讓人家整個滅國的⋯⋯說大春是實驗失敗的報廢品,也不算是不合理啊。
  
「其實大春心地不壞,只是自尊較低罷了。」
  
「既然你已經把它認主,以後管教它的責任,就當然落在你身上啦。」貝拉邊輕鬆躲過大春的樹藤攻擊道,「說到底我也是這件產品的製造商,小爺就免費替你升級產品一次吧!」
  
說罷,貝拉身影一閃!
  
下一眨眼,它已經站在大春的蛋上!它伸長了蔘鬚,捏住了那大蛋的「管線!」
  
「你、你條粉腸想要幹嘛?」
阿暖 90日
「既然你自卑的源頭就在於這顆大蛋,那爸爸就替你摘去好了!」
  
「這⋯⋯」
  
「怎麼樣?既然你為了這顆大蛋這麼恨爸爸,那爸爸就當成是賠罪,還你一個正常的人(樹)生吧!」
  
天佑心裏想:就算沒有了這大蛋,大春的模樣也不能說是正常吧?
  
「讓、讓我考慮一下。」
  
「還考慮甚麼?好端端的一棵樹,為何要駄著一個春袋?還要你這身形哪裏買得到褲子?結果是長年露械,這有多猥褻,多低級啊!這蛋一切掉,你就是名符其實的植物類魔物,不再是(露蛋的)植物系魔物了,你說有多好?」
  
「可、可是我⋯⋯」
  
「來吧!一、二、三!切了!」
  
「等等!」
  
大春淚流滿臉地跪下來了。
  
「蛋蛋是無辜的!我⋯⋯捨不得啊!」
  
天佑也不禁嘆了口氣。
  
「因為朝夕相處了這麼多年,即使是有如疙瘩般的礙眼之物,也漸漸生起了感情了嗎?」
  
「因為這顆蛋,裏面到底流著我的樹液啊⋯⋯嗚!」
  
「真不愧是我製造出來的魔法生命!這實在是太富有人情味了!大春!之前我太以貌取人了,待你不好,爸爸對不起你!」
阿暖 90日
這兩父子竟然雙擁而哭,恩怨化解了⋯⋯
  
「你條粉腸!我打死你啊嗚⋯⋯」
  
「你打吧你打吧!讓爸爸好好贖罪⋯⋯你也不要打得那麼痛啊,知道『孝』字怎麼寫嗎?」
  
「你條粉腸又沒有教我寫字!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瞧不起我,所以任由我變成文盲!我打死你!」
  
「喂!夠了!信不信老子把你的蛋蛋一腳踢爆!」
  
然後這兩父子竟然又打起來了。
  
莫名其妙啊!
  
「喂!你們別玩了!夜王大軍要突破防線,大舉進攻了!」
  
果不其然,為數不足一百的聖屍戰隊,已開始頂不住數目眾多的夜王大軍,防線已被突破了。
  
尤其大軍當中,竟然出現了魔將級的強者。
  
魔將馬班比!
  
「赤城!想不到會在這逐鹿版圖的最南端處見到你了!你打不過大王,所以便躲在這裏當縮頭龜嗎?沒用的!這版圖裏沒有你可以躲的地方,受死吧!」
  
「死𡃁仔!給老子滾出去打喪屍!」
阿暖 90日
貝拉一腳又把大春踹飛!
  
這高高畫出的拋物線啊,直朝著夜王大軍突破防線的部隊前落下⋯⋯轟隆!
  
馬班比給迎頭飛來的大春壓著,深深陷進了地裏。
  
還沒有出手,就已經重傷了。
  
此時天佑同學輕輕降落在大春的頭上。他高舉一指,然後點在那滿是燒傷痕跡的樹幹上。
  
點點綠茵意!
  
這大春其實是一直受著重度燒傷而無法恢復的,即使在天佑恢復魔力修為後,受龍焰燒傷的部份依舊痊癒很慢,這都是由於屬性相剋之故。
  
屬性相剋不打緊,即使是被剋制的元素,只要強度遠遠超過,還是可以強行克服!
  
大春完全恢復!
  
還沒有完呢。
  
榮境之力!
  
「啊啊啊啊啊!」
  
大春要突破天際了!
  
樹冠部份瘋狂長葉,樹根不住生長,整株大樹在發育長高⋯⋯整個體型足足增長了一倍,變成了幾近三十米高的巨物!
  
它撐起了身子來,見到被牠壓在地裏,正在掙扎爬走的馬班比。
阿暖 90日
馬班比轉過頭來,見到這棵巨樹竟然還長著一副猙獰兇惡的臉(畢竟是魔物啦)⋯⋯它嚇到屍蟲都從鼻孔裏噴出來了。
  
「怪、怪物啊!」
  
這下它要完蛋了。
  
「竟敢嘲笑我?瞧不起我?看我大春打死你!」
  
轟!轟!轟!轟!轟!
  
馬班比Stop la。
  
「你們這些沒有生命的死靈,幹嘛全部都擺著一張嘲笑人的臉?你們全部都得要死死死!」
  
樹藤瘋狂飆長,竟然足以繞著整個阿勒頗城!
  
劈哩啪啦!
  
狂甩樹藤,造成大地震啊!
  
這一波夜王大軍,幾乎被大春獨力打爛了八成,餘下那些傷重或陣營散亂的,則由守軍撿尾刀,又來一場大勝!
  
貝拉在空中觀察大春的作戰,一邊摸著下巴思考著:
  
「它體內的暗黑屬性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呢?難道它在被我關禁閉期間,長期沾染魔氣,因此出現屬性突變了?這樣我企圖讓天佑小友代勞的實驗,不是已經看到結果了麼?」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