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薯皮仔 40日
https://upload.cc/i1/2020/06/06/sOXpuy.png
由武漢嚟到香港嘅比卡超嘅故事

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authors/43037.html

新手寫故,希望大家支持吓
春バッグ 40日
留名等爛尾O:-)
鍵盤聖騎士 40日
背脊向天,食得架喎~:P
薯皮仔 40日
1.比卡超嘅誕生

由我有意識嘅嗰一刻,我已經俾人類困住咗。佢哋明明係研究同養大嘅我人,但我一啲啲都唔想同佢哋親近。佢哋教我點樣控制我天生嘅超能力,成日因為我完成唔到佢哋嘅要求而鬧我打我,所以我身上成日滿身傷痕。

人類真係好奇怪,佢哋雖然成日打我,但有時就會用啲奇怪嘅眼神望住我,閃閃發光咁,好得人驚。我好唔鍾意佢哋...

相反,我同研究所嘅動物就相處得好好。而我嘅最好朋友叫蝙蝠仔,我哋雖然被困咗係唔同嘅房,但間中會被人類放埋一齊研究。我成日被人類打到流血或者流眼淚,但我都好期待可以見到蝙蝠仔。

「今天皮卡丘學會了發電了沒有?」研究員大叔走咗入嚟我間房,向佢嘅同事同我嘅情況。

「還沒有...」呢位男研究員都好害怕研究員大叔。

「真笨!這麼簡單也不會嗎!那這麼辛苦研究你出來有什麼用!」我被研究員大叔重重嘅一腳踢到飛起,撞向牆壁。

「比卡...比...」我連痛都唔敢叫得太大聲,我怕研究員大叔會更加嬲更加用力咁打我...

「明明外表和聲音也和皮卡丘一模一樣,為什麼牠做得到的,你什麼都不會!」佢再重重咁踢左我幾腳,然後我被佢倒吊咁捉住條尾巴,好難受....

「我知道你會聽的,我說過,如果你連發電都不會,我就把你的尾巴給吃了。」佢恐嚇咁對我講,然後把我大力扔到地面。

「比卡...」我無力咁訓喺地面。我知錯啦,我會盡力咁學,只希望研究員大叔可以放過我。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佢對我講完,就轉身對佢嘅下屬講:「小陳,把蝙蝠給我拿來。」

「把佢給電死,我就留你一條尾巴。」研究員大叔把蝙蝠仔扔到我眼前。

我望咗一眼之後,就合埋咗雙眼。因為我知我做唔到,我唔能夠攻擊我嘅朋友...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薯皮仔 40日
留名等爛尾O:-)

唔好咁啦O:-)fn
薯皮仔 40日
「垃圾!」研究員大叔好嬲咁又重踢左我一腳,我已經被踢到暈咗。「真沒用!看來「神奇宝貝計劃」又要推遲。」

研究員大叔捉住我條尾,將我放喺手術枱上面。佢拎起刀,一刀將我條尾斬斷。

「比卡!!!」我痛返醒咗,身體嘅血不停向外流。

「你們好好照顧牠!如果牠的味道好,我會考慮再幫牠大量繁殖,到時候就發財了。」研究員大叔拿起我嘅尾巴離開,佢想像住我嘅肉會有幾好味,吞一吞口裏面不停分泌嘅口水。

「其實我一直也好想嚐一嚐這皮卡丘。」負責照顧我嘅研究員哥哥幫我止完血之後,見大叔走左,都即刻鬆懈左,望住我吞一吞口水。佢嘅眼神令我覺得好驚...

「你傻了嗎?牠現在是唯一一隻皮卡丘,等再多生產幾隻,我們再吃吧。」另一個研究員哥哥笑住咁打斷咗佢嘅想像。「兄弟你是肚子餓了吧。快收拾好,哥帶你去吃蝙蝠刺身。」

「好,我們天天面對那個臭脾氣大叔,壓力多大,要好好的補回來才對。」佢哋急忙咁收拾好資料,放工後一齊去食野味做消夜。

佢哋全部離開曬之後,我只能夠無力咁訓喺地面,等待佢哋對我進行下一次嘅研究。

到第二日,難得可以見到研究員大叔心情咁靚咁返工,佢嘅同事都好好奇咁圍住佢問我嘅尾巴味道如何。

「昨天我拿回去給我老婆做了涼拌吃,他尾巴的口感比豬耳朵還要爽口。但那味道啊~比什麼狗肉啊,果子貍啊,好吃千千萬萬倍。」提起美食,研究員大叔忍唔住回味起琴晚所食嘅「涼拌皮卡丘尾巴」。

「哈哈哈!大量生產皮卡丘,這次一定可以發財。」佢覺得好興奮,以中國人咁鍾意食野味,今次可以話係發現咗一條大財路。

琴晚食完我嘅尾巴,研究員大叔已經可以回味到而家。佢而家不停咁掃視我,好似想生吞埋我其他部位。我只能夠縮喺房間角落,去避開佢嘅視線。
薯皮仔 40日
背脊向天,食得架喎~:P

寵物小精靈全部都係野味嚟O:-)bg
薯皮仔 40日
「咳咳」
「咳咳咳咳」

最近喺研究所出現咗好奇怪嘅現象,大部分嘅研究員都接二連三咁發燒。

研究員哥哥照常嚟為我送食物,佢地基本上已經放棄咗幫我上堂,教我使用超能力,佢地只當我係稀有嘅生物養住。

研究員哥哥放低食物之後就準備離開,但佢轉身嘅一剎那,突然「碰」一聲直接訓咗喺地下。

我被佢嚇到,慢慢咁走去佢度,推一推佢個身。見佢微微仲有嘅抽搐,我即刻嚇到抱起我平日玩開嘅玩具波波,縮返埋係毛巾下面。

我等咗好耐,發現研究員哥哥已經訓係地下一啲動靜都冇。我望住前面微微打開嘅門,小心翼翼咁越過佢。用力咁用身體推開沉重嘅門,第一次踏出外面未知嘅世界。

面積大嘅研究所只有幾個人返工,加上大部分純白色嘅背景,顯得格外空洞同冷清。我抱緊手上嘅玩具波同平時訓覺用嘅毛巾,就好似抱住微弱嘅安全感,小心翼翼咁行。對未知嘅世界好奇,但帶住絲絲嘅恐懼。

我路過一間房間,見到我嘅所有動物朋友,我興奮咁跑過去。因為人手不足,所以房間係冇研究員看守住。

我想將被困嘅朋友放出嚟陪我一齊玩,我放低玩具波,跑返去我原來嘅房。我記得研究員哥哥身上嘅鎖匙放係邊,我拎到之後就趕返去我朋友仔嘅房。

我臨走嘅時候仲踢左研究員哥哥幾吓。哼!邊個叫佢平時成日恰我。

「小陳!小陳!你怎麼了?」我離開咗冇耐,保安員都喺閉路電視留意到研究員哥哥嘅情況,開咪想叫醒佢。見佢完全無反應,都即刻趕去睇佢嘅情況。

而我拎到鎖匙後,快速咁打開曬所有困住我朋友嘅鎖。所有嘅動物都因為重獲自由而歡喜,我都抱住玩具波波興奮到跳舞,蝙蝠仔都係我頭頂飛舞。

我哋全部向門口走,原本冷清嘅走廊變得十分熱鬧。

「怎麼回事了!」保安員大叔扶住研究員哥哥,見到咁嘅情況都嚇到腳軟,坐咗喺地下。

我用由細訓到大嘅毛巾包住我嘅玩具波波,一齊拎走。遮住我亮麗嘅毛髮,背起玩具波,同埋蝙蝠仔一齊開始左我地新嘅冒險。
薯皮仔 40日
「比卡比~」外面自由嘅空氣真係特別舒服,我伸咗一個大大嘅懶腰。

離開咗研究所之後,我地好多動物都各散東西,大部分都匿埋喺附近嘅小樹林,避開可怕嘅人類。

我跟住蝙蝠仔,由於我嘅外形實在太奇怪,平日朝早唔方便出去。每晚蝙蝠仔會幫我搵食物,我間中都會一齊出去搵,呢段時間係我出世以嚟最開心嘅日子。

直到有一晚,蝙蝠仔出咗去之後,成晚都冇返嚟。我好擔心佢,我喺洞穴入口等咗佢成晚。直到陽光出嚟,照射到我咪起雙眼,都見唔到佢返嚟...

我自從同蝙蝠仔一齊生活之後,都好耐冇再見過咁刺眼嘅光啦。我鼓起勇氣,拎起毛巾包住自己黃到有啲發亮嘅毛髮,自己一個走出洞穴,去搵蝙蝠仔。

我搵曬所有蝙蝠仔平日會去嘅地方,搵佢嘅蹤影,聞下呢啲地方有冇佢身上熟悉嘅味道,都搵唔到。我不知不覺越行越遠,開始聽到遠處有越嚟越多嘅嘈雜聲。

我豎起耳仔仔細咁聽,分辨當中嘅聲音,有我討厭嘅人類,都有各種各樣嘅動物聲,包括蝙蝠。呢啲動物嘅聲音聽起嚟好悲傷,好絕望...

我立即向住聲音嘅源頭跑,躲開有人行過嘅地方,幾經辛苦先到左目的地。

我第一次見到咁多嘅人類,佢地仲可以一刀拍死啲魚仔同其他動物,好得人驚。

我驚到合埋眼,集中精神去搵屬於蝙蝠仔嘅聲。果然聽到屬於蝙蝠仔嘅尖叫聲,我即刻順住佢嘅聲搵,剛好被我見到蝙蝠仔被人係籠度捉出嚟,放喺佢地殺動物冇數嘅死神台上。

我用「電光石火」加速,再用「捨身撞擊」撞開嗰個人類手上充滿血腥味嘅刀。呢個係我出世以嚟,第一次成功使用超能力。我咬住牙對住呢個可惡嘅人類,盡力擺出兇惡嘅表情。

哼,呢個人類果然被嚇到坐咗落地下。

「是...是皮卡丘...」所以人嘅注意力都集中喺我身上,嚇到唔可以完整咁講一句野。

當佢地回過神,即刻各自拎起手機對住我拍攝,我即刻同蝙蝠仔一齊向我哋洞穴嘅方向逃走。

「抓住牠!」佢哋見我逃走,即刻喺後面一直追。
薯皮仔 40日
我左閃右避咁避開曬四方八面想捉住我同撲向我嘅人類,佢哋甚至開住電單車嚟追住我,就算我已經走返入小樹林,佢哋都係窮追不舍。

我似住自己身材細粒,喺樹林嗰度同佢地伏匿匿。我匿埋喺樹後面,望住佢哋依然向前跑搵我嘅身影。直到見到佢地全部越過曬都冇發現我,完全見唔到佢地嘅身影,我先鬆咗一口氣。

我心裡面不停向自己打氣:一定要堅持住,仲差少少就可以返到洞穴,我唔可以再被人類困住。

但喺我分神嘅一殺那,一個高大嘅男人已經靜靜雞咁係我身後接近我。當我踏出第一步,想安心返去洞穴嘅時候,佢由我後面一下捉住我兩隻耳仔,就好似捉到一隻嬌小柔弱嘅兔仔咁。

「比卡...比卡...」我不停咁擺動成個身體去掙扎,等佢一鬆手就即刻逃走。但佢捉得我好實,而且好痛,我完全掙唔開。

「這是免子?哎呀~顏色染得真漂亮,真的皮卡丘似的~一定可以賣出個好價錢。」男人完全唔相信呢個世界有比卡超,佢仔細咁由上移下咁觀察我,好似望住一舊閃閃發光嘅大黃金。

我驚恐咁同佢對視,身體忍唔住不停抖震。正當我正絕望嘅時候,蝙蝠仔帶住佢大量嘅蝙蝠同埋雀仔朋友趕過嚟,朝住男人嘅頭正面衝過去。

男人被嚇到一時鬆開手,我順利由佢手度跌落草地,我喺地下打左個關抖起返身。向所有朋友仔講咗聲「比卡」多謝之後,就即刻向洞穴直衝。

男人一邊講粗口,一邊瘋狂用雙手亂打喺佢頭上亂飛嘅蝙蝠同雀仔。佢見我逃走,仲想喺後面追住我,但我嘅朋友仔遮擋住佢大部分嘅視線,佢一時追唔上。

我喺危急關頭衝返洞穴,緊緊咁抱住我嗰個玩具波波。玩具波波突然中間打開咗,發出一道強光將我包圍住。

好溫暖...

我順勢被吸左入玩具波波裡面,強光消失後,玩具波波又回復正常。

當男人追到入嚟洞穴,四圍搵都搵唔到我。佢正想放棄嘅時候,發現頭先我披住嘅毛巾,但而家下面只有一個波,外表好似寵物小精靈裡面嘅精靈球。佢唔想兩手空空咁返去,所以唯有將精靈球拎走。
薯皮仔 40日
休息吓先
薯皮仔 40日
2. 逃離武漢

男人將精靈球拎返屋企,俾咗佢嘅小朋友玩。但小朋友今年已經十歲啦,對呢個只有外表似精靈球嘅波完全冇興趣。呢個年紀嘅小朋友都係比較鍾意啲電子遊戲居多,所以精靈球被佢隨意咁掉俾佢嘅狗仔玩。

我喺溫暖嘅精靈球裡面訓著咗,完全唔捨得起身。到我醒返嘅時候,坐起身滿足咁伸咗個大大嘅懶腰。一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身處喺一個全黑而無盡嘅空間。

「比卡?」我好奇咁叫咗聲,發現我嘅尾音會「卡卡卡卡」咁回音,於是乎又大聲叫咗幾聲玩,直到呢個全黑嘅空間突然天旋地轉,我先停止咗。

我喺空間裡面企唔穩,碌左幾個關抖,趴咗喺地面,精靈球先停止轉動。我立即用雙手蓋住自己個嘴,唔敢發出任何聲音,唔敢亂郁,仔細咁聽外面嘅聲音。

「汪汪!」狗仔好奇咁咬一咬精靈球,又用毛毛嘅小手不停玩弄。而喺精靈球裡面嘅我又要迎接新一輪嘅天旋地轉,轉到我成隻暈陀陀咁。

隻狗仔終於都停低,去食嘢,而呢個屋企嘅人類咁啱都出曬街。我已經全日冇食過嘢,好肚餓,好想出去搵嘢食......

當我一有呢個想法,黑暗嘅空間就出現左一束強光照住我,將我吸咗出去。而原本喺精靈球隔離食野嘅狗仔被眼前突然出現嘅不知名生物嚇到,即刻跑到飯枱下面匿埋,驚到發抖咁望住我。

而我完全唔理佢嘅視線,反而係被眼前嘅狗糧吸引住。我左右手拎起狗糧,迅速咁塞到自己嘅嘴巴,露出一個滿足嘅表情。

狗仔一見我居然偷食佢嘅食物,即刻嬲到飛撲過嚟想咬我。我敏捷咁躲開佢嘅攻擊,再喺佢嘅注視下快速咁向嘴巴塞多幾粒狗糧。

「汪汪!」狗仔好嬲咁喺後面追住我,而我就一邊食住狗糧,一邊同佢玩起你追我趕嘅遊戲。我地起碼將成個屋企跑左一圈,周圍嘅物品被我哋搞到好凌亂。

我正玩得興起,突然聽到門口有開門聲,我急速咁跑返精靈球前面緊緊抱住佢,又一道強光將我包圍吸入去。

「啊!!!」一聲尖叫聲由外面傳到精靈球,震到我耳仔都有啲發痛。然後就聽到屋企女主人打罵狗仔嘅聲音,我都對狗仔產生咗些小抱歉嘅心情。
香港人掙扎 40日
我諗住設計一個裝置
有個籠困住隻比卡超,無水無食物
一個大籠包住一個無咁大既籠, 一層一層咁, 每個籠有一樣比卡超會想要/需要去生存既物品
隻比卡超一定要放電先, 先可以打開一層既閘門

但個裝置連接去另一邊
另一邊就係困住其他啫喱龜、小火龍、比比鳥、小智等等比卡超啲FRIEND
只要比卡超一放電, 開一度閘門, 個裝置就會接通電源, 會有電鋸呀、放火呀、兩邊牆夾埋呀、鐵處女呀....ETC. 等等酷刑殺死比卡超一個朋友

睇下隻比卡超會有咩行動
薯皮仔 40日
之後嘅日子,我係精靈球裡面聽住外面嘅聲音度過。我聽到電視機嘅聲音,聽到呢位母親做家務煮飯嘅聲音,聽到佢地一家傾計嘅聲音......

而當屋企嘅人類離開曬之後,我就會出黎搵下野食。有時搵下狗仔玩,雖然狗仔佢而家好似已經怕左我咁,見到我就匿埋,都唔敢玩我嘅精靈球。

但呢種平靜嘅日子,並唔係維持好耐......

「老婆,快點回收拾東西,我們要走了。」男人一邊收拾行李放上車,一邊對自己嘅妻子講。

中國政府宣布咗由於武漢疫情太嚴重,由聽日朝早十點就會封城。所以一大批武漢嘅市民就計劃「逃離武漢」,而呢家人都唔例外。

「我們可以走去哪裡...?」妻子喊住口咁講,始終呢個消息黎得太突然啦,佢一時間未消化到。

「我們去香港,就當去旅行就好了。要相信政府,天佑武漢,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家。」男人抱住妻子安慰佢。

妻子都唔再浪費時間啦,轉身走去將狗仔嘅寵物自動餵食器裝滿狗糧同水。

「對不起,我們不能帶你走,但我們很快會回來。」雖然佢係咁樣對狗仔講,但佢跟本唔知道幾時先可以再返黎。可能返到黎,狗仔已經餓死左。

狗仔感覺到自己要被人遺棄,只能夠擺出一副可憐嘅表情,冇能為力嘅接受。佢睇準呢家人唔為意嘅時候,偷偷地將我嘅精靈球咬到小朋友嘅行李包裡面。

男人以為狗仔想跟著佢地,即刻用力推開狗仔,將行李放到車尾。一家人開住車,逃離呢個可怕嘅城市。

離開武漢嘅幾條行車線已經塞滿曬車啦,幾經辛苦之後,佢地先成功逃離武漢之後,準備出發去香港。

「咳咳」

男人有少少發燒同咳嗽,妻子即刻緊張咁喂佢食退燒藥,又幫佢不停量體溫。最後確定男人已經成功降左溫之後,一家人就好順利咁黎到左香港。
薯皮仔 40日
「咳咳咳」
「咳咳咳咳」

又係呢種沉重嘅咳嗽聲,我曾經係研究所都經常聽到。呢啲聲音就會似死神嘅預告咁,我聽到研究員哥哥姐姐嘅咳嗽聲之後點?就冇之後啦,過幾日佢地已經唔見曬啦,唔知佢地去曬邊。

而家又輪到呢個家庭,首先係男人咳,之後到佢嘅小朋友,佢嘅妻子。

「怎麼辦?我們不會得肺炎了吧。」佢地一家係香港暫時住係酒店度,但佢地發現佢地一家三口黎到香港之後,全部都開始發燒。

「乖,沒事的,只是巧合。就算是真的得了肺炎,香港的醫療這麼的好,一定會治的。」男人摸一摸佢小朋友嘅頭安慰佢,但男人心裡面好清楚,世界係冇咁多嘅巧合。

「那我們先出醫院檢查一下吧。」妻子簡單咁收拾一下,就一家人一齊去醫院檢查。

我聽到佢地全部離開左酒店房之後,即刻由精靈球裡面走出黎。實在太肚餓啦,我係房間裡面四圍搵,都搵唔到一啲可以食嘅野。

我望一望房裡面打開咗嘅窗口,行過去觀察一下窗外嘅情況。轉身拎起酒店嘅毛巾,照舊將精靈球背係身後,雙腳一登,跳出窗外。

我順住水管爬落地面,觀察下周圍嘅情況。十分好,暫時附近冇人類,我仔細咁聞邊度有食物嘅香氣。

我避開曬沿途嘅人類,不知不覺咁上咗去一間薄餅店嘅天花。我小心翼翼咁係天花嘅支架度行,行到角落嘅位置,準備睇準時機就偷偷地咁落去偷野食。

而而家係角落食野嘅,係一個戴住圓形眼鏡,臉同樣都圓圓嘅女仔。我小心咁往下走,但一時叉錯腳,跌左落女仔旁邊嘅膠袋,發出「沙沙!」幾聲嘅膠袋聲。

女仔只係當自己坐太近,唔小心整到膠袋,所以都冇去在意。

我係膠袋裡面聞到一大陣甜甜嘅清香,係一個個大樽裡面傳出黎,引起咗我嘅食欲。我用力咁扭開樽蓋,裡面嘅液體淋到我成身濕曬。

我用力甩乾毛髮上嘅水,我用條脷舔一舔嘴角嘅水珠,之後即刻將條脷吐返出黎。呢啲水明明聞落好香,但食起黎反而好苦好難食......

女仔好奇怪佢嘅膠袋點解「沙沙」聲咁大動靜,於是打開膠袋睇一睇。我都剛好將個頭枱起左,同佢對視......
薯皮仔 40日
我諗住設計一個裝置
有個籠困住隻比卡超,無水無食物
一個大籠包住一個無咁大既籠, 一層一層咁, 每個籠有一樣比卡超會想要/需要去生存既物品
隻比卡超一定要放電先, 先可以打開一層既閘門

但個裝置連接去另一邊
另一邊就係困住其他啫喱龜、小火龍、比比鳥、小智等等比卡超啲FRIEND
只要比卡超一放電, 開一度閘門, 個裝置就會接通電源, 會有電鋸呀、放火呀、兩邊牆夾埋呀、鐵處女呀....ETC. 等等酷刑殺死比卡超一個朋友

睇下隻比卡超會有咩行動

好似好勁咁[sosad]
薯皮仔 40日
女仔同我對視嘅一刻,世界彷彿安靜咗落黎,我地嘅眼裡彷彿只有對方,任何野都無法插入我同佢嘅空間......

我同佢嘅身體對於突如其來嘅發展,同時嚇到僵硬左。女仔默默咁放低膠袋,移返目光去佢對面嘅朋友身上,想扮咩都睇唔到。

「做咩啊樂樂?個袋有咩問題啊?」坐佢對面嘅男仔覺得好奇怪,直接起身伸長隻手黎打開膠袋睇,樂樂已經唔夠快反應去阻止。

「哎呀!」男仔見到膠袋裡面嘅情況,覺得好抱歉。「我俾你啲消毒洗手液個蓋點解開左嫁,漏曬出黎啦,快啲清理下先啦。」

樂樂嘅身體依然被剛才見到嘅生物嚇到僵硬,但佢再打開膠袋檢查,發現膠袋裡面嘅生物已經唔見左,依然有幾支大樽嘅洗手液,但其中一支打開左蓋,裡面嘅液體漏曬出黎。

而膠袋裡面多左一條大毛巾,同一個好似精靈球嘅波,兩樣都唔知係係邊度黎嘅。樂樂默默咁拎起毛巾印乾漏出黎嘅洗手液,心裡面越諗越覺得唔對路喎。

「部長,你咩都睇唔到?」樂樂抬起頭,用嚴肅嘅表情問對面嘅男仔。

「哈,我要睇到啲咩?」部長聽到呢個古怪嘅問題覺得好無奈,所以反問返樂樂。

「無野啦,哈哈...」樂樂都唔確定頭先係咪真係睇到隻冇尾嘅比卡超係裡面,自己講出黎都覺得荒謬啊。

「唔好意思啊,啲洗手夜我收返少你一支嘅錢啊。定你急用啊?我可以留返多一支俾你喎。」

「唔洗啦,我有預多左,唔該曬啊部長。」

「唔洗唔該,你返工都辛苦啦,記得自己要小心啲啊,得閒就返去休息下啦。」因為樂樂返嘅算係危險工種,所以gp嘅人平時都比較擔心佢。

「我知嫁啦,放心啦。」樂樂已經習慣左身邊嘅人每個都好似老母咁哦佢,所以唯有每次都無奈咁應佢地啦,佢都唔想佢地成日咁擔心。

部長送樂樂去搭車返屋企,臨走時仲送左盒朱古力俾佢。樂樂笑住多謝佢,因為佢俾人嘅印象好為食,所以成日都收到零食。佢自己都覺得好無奈,但呢啲係人地對佢嘅關心,佢都會感恩咁接受。
薯皮仔 40日
樂樂上左巴士,坐係角落嘅位置。而家唔係返放工時間,所以巴士上面只有幾個乘客。

佢一坐落去坐位,將沉重嘅隨身物品放係隔離嘅位置,就自動合埋雙眼補眠。我聽到精靈球外面好似已經冇太大動靜,就偷偷地走出黎。

一出黎發現自己仲係膠袋裡面,身邊散發住甜甜嘅清香令我諗起剛才嘴巴裡面嘅味道,因此對呢種香味產生左極大嘅心理陰影。

我嘅肚都仲未填飽,頭先咩野食都偷唔到,所以唯有冒住危險再走出黎搵食物啦。

剛才發現我嘅人類而家訓著左,我靠近佢,聞下佢身上有冇食物嘅味道。我聞到佢另一邊嘅褸袋度有另一種甜甜嘅香味,我小心翼翼咁係佢大脾爬過去另一邊,希望今次係真嘅食物啦。

抬頭望一望佢,依然係合埋雙眼冇反應。就鬆左一口氣,繼續我嘅動作。

成功拎到朱古力之後,我期待咁直接坐落黎準備享用。我拆開包裝,係裡面拎左一粒朱古力波,但因為頭先嘅事,我對未試過嘅食物有左些小嘅陰影。

我用條脷舔一舔朱古力波嘅表面,甜甜嘅,好味道!

我放低左誡心,滿足咁將朱古力波左右手交替咁塞入嘴巴。不知不覺就將成包朱古力波食曬,我舔埋嘴角殘留嘅味道,覺得好唔捨得,我仲想繼續食......

但而家已經冇剛才咁肚餓,我轉過頭望住車外嘅景色,覺得好新奇。因為我自從係研究所出黎之後,都忙住搵野食同避開人類。其他時間都係怕俾人發現,所以匿埋係精靈球,從來冇咁認真咁睇過外面嘅景色。

當我正享受住呢個寧靜嘅時刻,巴士突然急速煞車,我感覺到我要飛出去而家嘅坐位,一雙手係我背後伸上黎,迅速圍住我嘅腰,防止我跌出去。

原本我因為冇跌出去而鬆左一口氣,但突然諗起唔到路。望一望圍住我腰間嘅手,慢鏡頭咁轉過頭,再抬起頭。

剛才合埋嘅雙眼,而家擘開靜靜咁望住我。兩雙圓碌碌嘅眼再次對上視線,同剛才係餐廳相似,唯一唔同嘅地方係,樂樂眼裡面嘅驚恐已經被好奇取代左。
閃電毒拎 40日
[lming]cn
薯皮仔 40日
[lming]cn

多謝支持#yup#
如果想快啲嘅可以喺紙言度睇
我寫完再搬過嚟:D
薯皮仔 40日
3. 新生活

其實樂樂一直都冇訓過,佢只係合埋眼休息。隻比卡超一踩上佢大脾,雖然輕力,但都會感覺到。佢即刻唔敢亂郁,唔敢擘大對眼,最多都係擘開少少偷望。

隻比卡超偷完佢嘅朱古力之後就背住佢,直接坐左落佢大脾去享用啲朱古力。所以樂樂都光明正大咁擘大對眼,開始仔細咁觀察佢嘅背後。

的確同《神探比卡超》裡面嘅比卡超一模一樣,唔同嘅地方就係,呢隻比卡超冇咗條尾同電影裡面頂啡色偵探帽。

樂樂眼中嘅驚恐漸漸消失,取而代之嘅係好奇嘅觀察。佢望住比卡超拆開朱古力,將朱古力波一粒一粒咁塞入自己嘅嘴巴。食得開心嘅時候,一對長耳仔會跟住佢嘅頭微微左右搖擺。一有野食,就完全一啲戒心都冇。

「比卡~」望到比卡超食完所有朱古力之後,發出失落嘅一聲「比卡」,耳仔都微微咁有啲向後落,明顯未滿足。

樂樂用手蓋住嘴巴,避免自己會忍唔住笑出聲。佢覺得眼前嘅比卡超同動畫,電影嘅一樣可愛,一早已經想摸一摸佢地嘅頭,但樂樂都係忍住左。

原本樂樂想扮自己冇發現佢,等佢食完野會自己離開佢嘅大脾。但比卡超食完朱古力之後,都冇諗住離開佢而家坐嘅位置,而係轉過頭睇風景。

巴士突然急速煞車,樂樂下意識抱緊比卡超,保護佢,以防佢就咁跌咗出去。

「比卡......」

比卡超發現樂樂已經醒左,慢動作咁將頭轉過去,樂樂都忍住笑意同佢對視。比卡超個腦空白左幾秒,之後即刻轉身跳返進入膠袋。

「沙沙沙」當樂樂打開膠袋睇嘅時候,比卡超已經入返精靈球裡面啦。

樂樂拎起精靈球仔細咁觀察,雖然令人唔敢相信啊,但剛才的確唔係佢自己係度發夢,原來呢個世界真係有寵物小精靈。

樂樂將精靈球袋好,帶返屋企。雖然佢自己都唔知自己點解要咁做,但佢覺得如果俾其他人發現左嘅話,呢隻比卡超恐怕會有危險。
薯皮仔 40日
樂樂返到屋企,又要先重複一系列麻煩嘅消毒程序。完成左簡單嘅消毒之後,佢急急腳咁拎個精靈球出黎放係書枱研究。

「比卡超?我知你係裡面,出黎好冇?」樂樂等左一陣,精靈球完全無反應。

佢突然靈機一閃,轉身走向廚房。佢打開雪櫃睇一睇裡面剩返嘅食材,將琴晚隔夜嘅白飯同未煮嘅雞胸肉拎出黎。

白飯加少少水,放入微波爐返熱一下。而雞胸肉就簡單白灼,放涼少少再切絲,之後同白飯撈埋一齊。樂樂聞一聞雞肉飯嘅氣味,有啲淡,恐怕未必引到比卡超出黎。

「比卡超~有好味嘅雞肉飯食啊,快啲出黎啦~」樂樂將雞肉飯同水用碗載住,放到精靈球旁邊試一試,睇下可唔可以成功氹到比卡超出黎。

佢等左一陣,但精靈球依然冇反應。佢有啲失望,唯有決定先沖個涼,外面咁多菌,要仔細消毒一下。

「啪」樂樂離開,關左房門嘅嗰一刻,枱面上嘅精靈球打開,發出一道光。

我聞住雞肉飯嘅香味,露出滿意嘅笑容,然後又間轉成嚴肅嘅表情,拎起一條雞肉絲同一粒飯試一試。

「比卡!」好嘅,冇毒!

我滿意咁大口大口咁開餐,已經完全沉醉係美食嘅世界。從來未試過咁滿足咁食飽一餐,我食到最尾,大碗成個拎起哄埋自己塊臉,將最後嘅幾粒飯粒都用條脷舔得乾乾淨淨。

「比卡~」我放低大碗,滿意咁摸住脹大左嘅肚腩仔。兩隻大眼開始仔細咁觀察自己身處嘅房間。

房間嘅牆係淺綠色嘅,唔細睇都好難會發現。而門口嘅右面有個大衫櫃,衫櫃隔離已經係書枱,最埋邊就有張單人床,上面嘅毛公仔已經佔左床嘅三分之一位置。

我嘅視線停住左係其中一隻公仔身上,因為佢同我生得一模一樣。我由出世到而家,第一次見到同伴,即刻興奮咁跳過去同佢打招呼。

「比卡?」但無論我打幾多次招呼,對方都係無認我。

我大膽咁上前摸佢,外表同我完全一模一樣,但摸上手手上嘅觸感好可怕,而且完全無溫度。我嘅雙耳失落咁向後落下,忍唔住抱住佢無聲咁落淚。

當樂樂沖完涼返黎,已經見到一隻軟淋淋嘅比卡超被另一隻緊緊抱住,已經變曬形。而另一隻比卡超已經訓著左,眼附近嘅毛仲留住幾粒淚珠。
薯皮仔 40日
樂樂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咁觀察同觸摸眼前嘅比卡超,佢小心翼翼咁摸一摸比卡超嘅耳仔,耳仔嘅毛髮毛茸茸咁,摸上手令人感覺好舒服。

熟睡嘅我感覺到有人騷擾我訓覺,沉重嘅眼皮唔捨得擘開,只係兩隻長耳仔微微咁撥動,將煩擾住我嘅手撥走。

樂樂以為我要訓醒,所以收返佢手多嘅手。之後先發現我只係轉個姿勢訓覺,將剛才被騷擾嘅位置隱藏起黎,背部朝上。

樂樂原本以為呢隻奇怪嘅比卡超係冇尾巴嫁,但係當佢仔細觀察返其實我仲留有短短嘅尾部,但尖端位只有生幾條嘅毛,睇黎係受過傷。

因為職業原因,樂樂習慣去觀察。佢對比卡超影左張相,跟住send去佢平日活躍啲Telegram group。

快樂happy伯:比卡超圖片,我今日唔小心捕捉左隻比卡超,點算?

小寶貝:巧可愛啊

薯仔油:樂樂你今日唔係約左部長交收咩?去左夾公仔?

快樂happy伯:係交收左......

沙嗲牛:樂樂你仲唔出門口?今日放假?

快樂happy伯:我都想放假啊,今晚仲要去西九龍啊

沙嗲牛:樂樂高危

薯仔油:今晚真係要小心啲,記得戴口罩啊咁多位,我今晚都準備去,今晚見

快樂happy伯:好啦,大家都小心啲

「唉~」樂樂放底手機,望住比卡超嘆咗一口氣。連自己都冇發相信,唔怪得人地都唔信嘅,今日嘅事真係神奇到好似發夢咁,可能所有野都係假,訓一覺就會唔見左隻比卡超。

身為一個記者,遇到啲新奇有趣嘅野正常應該好興奮,但社會平日嘅事件同抗爭已經令佢大把題材寫,今日都好攰,跑足好多場。

而且樂樂都唔知比卡超嘅來歷,睇黎要先照顧佢一段時間。不過佢並唔抗拒,自從佢嘅狗仔死左之後,佢其實一直都想再養寵物。

樂樂起身開始收拾佢工作嘅用具,一陣仲有大把野做。

「比卡......」我醒咗之後,打左個大大嘅打喊露,因為仲未完全清醒,呆呆咁望住正在忙碌嘅女仔。

「你好......」樂樂聽到我已經醒咗,笑住咁轉個身同我打招呼,我先回過神,迅速咁逃返去精靈球裡面。

「唉~」樂樂無奈咁又嘆咗一口氣,對比卡超怕人類嘅反應有啲失望。因為佢好鍾意動物同可愛嘅野,仲期待比卡超可以同佢親近吓。不過佢相信,只要好好咁照顧比卡超,比卡超終有一日會接受佢。

「等我返黎。」樂樂對住精靈球講完,又要出發去戰場,基本上每一次嘅活動,對樂樂黎講都係冒住生命危險,隨時會返唔到黎。
薯皮仔 40日
我突然聽到外面傳黎開門嘅聲,我抱住公仔,將耳仔豎起,留心注意住外面嘅聲響。

「唉~」樂樂嘅父母剛好一齊返到屋企,見到屋企又係空冇一人,覺得好失落。

「今晚又係邊度有活動?一早叫咗悅悅佢轉行,而家我真係晚晚都訓唔著,係度等佢返屋企啊。」許媽媽一邊開始準備晚飯,一邊重複住每日嘅抱怨。

「咁呢個係悅悅佢嘅夢想黎,我地唔可以阻止佢嫁。」許爸爸其實都唔想個女做啲咁危險嘅工作,但樂樂而家已經大個女,有自己嘅夢想同想法。

「我每晚發夢都夢見悅悅俾班黑警打,佢地班人冇人性嫁啦已經,我真係好驚。我地已經冇左諾言,我唔可以連悅悅都冇埋......」雖然過咗咁耐,但每當兩老諗起離開左佢地嘅大仔,依然會沉默,淚水一早已經流乾啦。每次一諗起佢,成個家嘅氣氛都會變得沉重。

兩老食完晚飯之後,照常用手機打開連登直播新聞,畫面係今日嘅集會現場,而背景聲音就係佢地個女係度做解說。

每當樂樂影到有防暴出現嘅時候,兩老都會好似身臨其景咁,緊張咁握住手機。如果佢地見警察打示威者,都會大大聲咁鬧班防暴係黑警。

「收到行家消息就話順利邨有突發行動,有火魔出動。咁我而家就熄一熄直播趕去睇下先,多謝大家收睇連登新聞啊。」

原本兩老以為高鐵西九龍站抗議行動冇咩事發生,樂樂今日應該可以早返黎。結果兩老都係失望咁等樂樂開下一次直播,睇黎今晚又要訓唔著......

我剛才聞到出面嘅飯香,已經行到房門口,忍唔住想出去。不過而家出去恐怕會被發現,唯有先忍一忍,留意住外面嘅情況。
薯皮仔 40日
覺得個故點啊?
歡迎留言
薯皮仔 39日
4. 短暫嘅幸福

樂樂返到屋企嘅時候,已經係凌晨嘅四五點。佢怕嘈醒佢嘅父母,所以小心翼翼咁打開屋企嘅門。

「悅悅返黎啦?」許媽媽跟本擔心到無法熟睡,佢地冇關房門,一直留意住客廳有冇人返黎。見到個女返黎,佢即刻著返件褸,從溫暖嘅床走出黎。視線落係樂樂身上來回觀察,擔心見到佢身上有出現傷口。

「媽媽,你做咩又唔訓啊,休息多陣先起身啦。」樂樂放輕聲,擔心嘈醒埋許爸爸。

「我有訓啊,悅悅肚餓未?你快啲去沖涼先,我熱返啲餸俾你。」許媽媽見樂樂身上冇明顯傷口,鬆左一口氣。從雪櫃拎出一碟碟嘅飯餸,準備熟返熱。

「媽媽,我自己黎就好啦,你快啲返去訓多陣先啦,晏啲仲要返工。」樂樂輕力將媽媽推返房間。

「咁你朝早係咪唔洗返工?記得要好好訓覺,唔好掛住玩手機。」許媽媽擔心樂樂唔夠訓,再幾返叮囑先關上房門。

「哎呀,我知道嫁啦。」自從半年前反送中運動開始,樂樂身為記者差唔多冇假放,晚晚都加班四圍跑。而樂樂嘅家人因為擔心佢,都開始晚晚冇覺好訓。

樂樂成功捉返許媽媽去訓,就轉身去沖涼。佢打開花灑,熱水淋濕佢全身,令佢嘅身體間放鬆落黎。佢享受住難得嘅寧靜,個腦咩都唔洗諗。

樂樂沖完涼出黎,肚都已經開始餓到打鼓。呢個時間已經食野應該係早餐黎,所以佢都唔想食飯餸。佢將兩塊白方包拎出黎搽些少牛油,再夾一塊已切成薄片嘅火腿,將佢地放到三文治機烘熱。

係雪櫃拎出兩粒雞蛋打到碗裡面,加啲啲牛奶同油,將佢地打勻。小量油預熱平底鍋,將打好嘅雞蛋倒入去快速炒大約五,六下,已經可以上碟。

金黃色嘅炒滑蛋係餐碟上閃爍住油光,樂樂幫佢再灑上些少鹽,增加佢嘅味道。

而三文治機上嘅燈剛好已經熄滅,代表三文治已經烤好。空氣中彌漫住麵包同牛油香,樂樂打開三文治機,三文治已經被烘烤到金黃色,佢小心翼翼咁用筷子夾上碟,輕鬆咁就完成左佢嘅早餐。

佢將完成品放到餐枱準備享用,無意間睇到一對長耳仔係佢嘅房間伸出,門後圓圓嘅雙眼閃爍咁望住枱面上嘅食物。

剛睇到嘅時候,樂樂真係嚇咗一跳。但定一定神睇清楚之後,先無奈咁笑。

「比卡超,要唔要一齊食?」樂樂拎起兩隻碟走到我面前。我退後幾步,警惕咁望住佢。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