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文創 42日
故事部分靈感、情節、題材源自於自身的經歷,以及身邊朋友的經歷等,再加以整合、創作,期望能透過故事,對讀書們引發共鳴、反省、思考,珍惜身邊的一切,好好擁抱身邊人。
文創 42日
第一章 轉變

站於高處,眼下看著熱鬧繁華的熟悉都市,夜幕下的城市,人來人往的街道,偏偏映襯出內心的唏噓......

我叫阿思,今年20歲,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長的不高,樣貌亦不揚,可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大眾樣貌」。生於基層家庭,是家中長女,還有一個弟弟及妹妹,與爸爸、媽媽一家五口一起生活,雖不富裕,但總算三餐溫飽,過著一般的基層生活。

在求學時代,對未來總是存在著太多的幻想,幻想長大後要做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幻想要賺很多很多的錢、幻想過自己渴望的生活、更幻想過現實中有白馬王子出現,彼此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童話式生活。

直至到了終於中學畢業,由於成績不理想,亦沒有資源再繼續進修,只能正式投身社會工作。開始工作後,才明白到現實不是童話故事,曾經所幻想、期盼的通通不會出現,相反現實就是殘酷的、黑暗的、甚至有時會讓你喘不過氣來......

畢業後有點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西式餐廳做兼職侍應,工作內容就是為客人下單、送餐、收拾碗碟、清理桌子等等,每天過著一成不變、枯燥乏味的生活,同時亦令我開始對未來感到迷茫。

平凡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在過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後,我的生活開始發生轉變......

有一天,收到一個同學來電,她是阿晴,我們以前的感情很要好,談話的內容當然少不免提及到大家的工作、生活近況等,對於我的工作及生活,自然是沒有甚麼特別之處。可是聽到她的情況,卻讓我感到十分羨慕,彷彿讓我看到未來的康莊大道,吸引著我跟隨著她的腳步,一步一步踏進她所設的圈套......

她表示自己和朋友合作開了一家公司,工作內容就是進行產品批發,並能以較低的價錢購買得到各種產品,如紅酒、香薰等等,能得到巨大盈利,每個月能賺到數萬元。

她又表示自己以前也曾經做過「打工仔」,每天辛苦工作十多小時,卻只有一萬多的薪金,問我難道想這輩子一直過著這樣辛苦的工作、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的生活嗎?

由於她所說的條件都十分吸引,我也希望能賺取更加的金錢,而且基於我們以前的關係很好,我對她非常信任,對她所說的完全沒有半點懷疑。她更說正因為我們感情好,才想找我一起合作,一起賺更多的金錢,過更美好的生活,於是,我想也沒想便答應了。

很快她便約我去她的公司簽合約,公司位於鬧市之中,整間公司裝修的富麗堂皇,貴氣十足。她和朋友一起帶我參觀公司,以及向我簡介產品、工作內容等。

她說她們當初成立公司的時候需要一筆巨額金錢,現在給我加入,需要支付十多萬元,才能成為公司的一份子。可是我何來有這麼多的金錢,她便開始游說我,她有朋友從事財務公司,而且利息很低,即使我沒有工作、收入證明,也能借貸。

她更向我保證,不用半年時間,一定能賺取到足夠本金還款之餘,更有不少利潤。正如之前所說,基於我對她毫無懷疑的絕對信任,以及對金錢的貪婪之心,最終還是答應了,借了十多萬貸款,全數支付給公司,誰想到,這正是噩夢開始的第一步......
文創 41日
第二章 沉淪

在我加入公司後不到一星期,她們便開始慫恿我,叫我向身邊的其他同學、朋友入手,推薦更多的朋友加入。直到這刻,我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墮進了她們一早為我設計好的圈套......

我想抽身離開,然而卻無法離開,一來她們不讓我退走,二來已無法取回我所投入的金錢,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開始感到徬徨、忐忑不安。我應該怎樣?我可以怎樣?還沒賺取到一點金錢,便已欠債十多萬,我那有能力還款......

要我向身邊的朋友下手,即是要令他們成為下一個我,步向我的後塵,成為下一個圈套的受害者、犧牲者,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無法埋沒自己的良心,無法把自己的幸福建築於他人痛苦之上。

這一個星期內,我完全沒有做過任何事,因為我真的無法狠下心腸,幾乎每天都把自己困在家中,沒有踏出一步。當然這段時間她們有來電給我,以及給我發短訊,只是我無法面對。

又再過了一星期,奇怪的是她們沒再聯絡我了,這時我打算回去公司,嘗試再次懇求她們能否讓我退出,把借來的金錢還給我。可是當我去到的時候,發現公司關著大門,沒有營業,於是我致電阿晴,她只說了一句說話,我猶如遭到晴天霹靂,她說的那句話就是「公司倒閉了」。

當我想追問她為甚麼會這樣?不是說半年內就能夠連本帶利賺回來的嗎?不是說每個月能賺取到很多錢的嗎?突然就這樣倒閉了,那我交出的錢怎麼辦?我以後怎樣還款?腦海出現了十萬個為甚麼,然而電話中的她並沒有回答,因為她已經掛了電話,我再致電給她,她一直沒有接聽。

我回到家裡,獨自一人在腦中思考著接下來應該如何,應該告訴家人嗎?應該請求父母幫助我還款嗎?其實我很清楚,家中並沒有能力、沒有這麼一大筆的閒錢能給我還款,即使勉強能湊夠金錢還款,那麼我們一家人以後的生活費用如何?弟弟和妹妹還如何繼續讀書?難道要為了我一人,犧牲全家嗎?最後的決定是不讓他們知道。

想著想著,我哭了,此時此刻,我真的感到很無助,生命中第一次出現這種無力感,不知道接下來可以怎樣面對、怎樣解決,很想能夠有個人站出來對我說不用怕,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支撐著我、陪我一起走下去.....

傷心過後,我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為了能在短時間內賺錢還款,我去了一家夜總會當坐檯小姐,亦即是陪酒小姐。最初的時候,只是純粹的陪伴客人喝酒,以及猜拳等,當然少不了會經常給他們佔便宜,而且由於酒量不好,喝酒後更常常嘔吐,但是為了金錢,只能夠咬緊牙關撐下去。

然而這樣的工作和生活,仍不足夠償還欠債,到最後為了找快錢,更沉淪到當上了兼職女友,正式踏上了以肉體去換取金錢這條萬劫不復的不歸路。

當第一次和客人進行完這種交易之後,我覺得自己真的很骯髒、很污穢、很噁心,立即衝入浴室洗澡,不斷用大量水沖洗身體,用了很多很多的沐浴露,渴望能把身體上及心理上的污垢沖洗乾淨,然而卻怎樣也覺得沖刷的不夠乾淨,花灑的水,以及我的眼淚,不停地一直流下來......
文創 41日
第三章 轉捩點

有時候我會在想,如果可以回到以前讀書時代,再過當學生的生活,那該有多好,每天返回校園上課,在課室中談天說地、在走廊奔跑追逐、在操場嘻笑玩樂,就這樣一天又過去,每天過著簡簡單單、無憂無慮的生活。然而畢竟人總會成長、長大,無法回到從前,一切都已回不去了。

人總要面對現實,即使內心有多不甘、多抗拒,為了生存、為了生活,也必須強忍下去,只能選擇向現實低頭。

雖說日子久了會令人麻木,可是每次上班工作、每次和互不相識的客人進行交易,我的內心依然感到難以接受。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與對方玉帛相見,仿佛一切秘密都被看透、被公諸於世,連人生最後一道防線都無法守住,那種無力感、罪惡感,有誰會明白?每一次心中都像被刻上一道永遠無法磨滅的烙印。

時間過得很慢、很慢,在我的腦海中猶如過了數個寒冬,原來其實只是過了兩個月,經過這兩個月的地獄生活,終於已經償還了一大半欠款,然而距離脫離這種恍如地獄般的生活,還有一段距離,如果能夠選擇,誰又會自甘墮落?

踏入冬天,天氣驟然變得異常寒冷,不知道是今年冬天特別冷,抑或是我的內心比天氣更加寒冷,我分不清。

10月31日萬聖節,我在人來人往的蘭桂坊中,遇上一個成為我人生轉捩點的男子,他叫阿生,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大概比我高一個頭左右的身高,身形瘦削,給我一種文靜書生的感覺。

這一晚大家一同在鬧市中慶祝萬聖節,慶祝過後我們在一家酒吧上相遇,他主動過來和我聊天「你好,我叫阿生,介意我坐下嗎?」他說。

我看著他說「沒問題,隨便。」

「不知道為甚麼,我第一眼看見你,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我們相識了很久似的。」阿生樣子十分認真地說。

我笑了笑「是嗎?」心中想著,又是這種搭訕手法。我接著說「我就直接一點,不瞞你,我不是你心中想的那些普通女子,為了某種原因,我正在做兼職女友,即是所謂的PTGF,你是想約我嗎?」

「......」他靜了一靜後說「好,我想你陪我。」

然後我們喝了一點酒,就一起去酒店,出乎意料的是,我們整個晚上都只是純粹在聊天,他不斷地追問關於我的事,我的身世、經歷、喜好、以及為何投身這種工作的原因等。

除了發問之外,他沒有向我提出任何要求,有時候我們一起坐著,我依靠著他的肩膀,又或者我躺在他的手臂和胸膛上睡覺,他一直牽著我的手,這刻我們就像一對真正的情侶一般。我內心第一次感覺到從來未有過的溫暖、安心、平靜的感覺。我們就這樣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第二天一醒來,他已離開了,電話收到他傳來的短訊「我有事先走了,看你正熟睡,便不打擾你了,有空再找你。」

我笑了笑,心想他是太過寂寞、太過無聊,單純的想找個人陪伴、聊天嗎?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日子一天天過去,他都沒有再找我,或許他說「再找我」只是隨便說說的客套說話吧。然而我也無法解釋為何,我心中竟然有一點點期望他再次找我,等待著他的再次出現,可是他一直都沒有動靜,內心仿佛有一點點失望、失落。

我對自己說,算了吧,他只是其中一位過客,何必認真。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文創 40日
第四章 曙光

第四天已過去了,始終等不到阿生的來電或短訊,當每次電話響起或收到短訊提醒時,我都滿懷希望的想著會不會是他,然而每次都是失望收場,或許他根本沒把我當是甚麼一回事。

到了第五天,電話響起,沒想到這次真的是阿生,他終於找我了!終於等到他的來電了!電話傳來他的聲音「Hi 阿思,我是阿生,今晚八時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家酒吧等我。」他沒有交代是甚麼事,我也沒有過問,反正這次的確是他終於再次找我了。

我們準時來到酒吧,找了個位置坐下,各自點了杯酒,然後他從背包取出一張支票「這裡十萬元,我陪你一起去財務公司還給他們,以後別再過這種生活了,重新開始好好過你的人生。」

我感到很錯愕,靜了一會後問「這是甚麼意思?我怎能無緣無故收下你這麼多的錢?」

「沒關係,我真心想幫你。」阿生說。

「......」我不知道說甚麼,接著問「你為甚麼要幫我?」

阿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後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說過你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像我們認識了很久,我並不是胡說的,我真的有這種感覺。而且那次聽你說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心話,你之所以投身這工作,全因生活所逼,你只是錯信了別人,被朋友欺騙、利用,這並不是你的錯,或者可以說,是這社會、這時代的錯。所以我真的想幫你,讓你重新過回自己的人生。」

「謝謝你相信我,亦謝謝你對我的體諒我關心,可是...我沒有甚麼能答謝你。」我有點哽咽的說道。

「正如剛才所說,我純粹是出於真心想幫你,並不是想要你報答我甚麼,亦沒打算要你報答甚麼,我們不是朋友嗎?」阿生微笑著說道。

聽到這裡,我眼內的淚水已經無法忍著,如打開了的水龍頭般,眼淚源源不斷地奪眶而出。我撲向阿生,緊緊擁抱著他,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謝謝你,一邊哭泣著擁抱他。

阿生也擁抱著我,輕撫著我的頭髮說道「想哭便盡管哭出來吧,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壓抑著自己,為了生活一直辛苦支撐著,不讓自己倒下、不准自己流淚。所有不開心的都已經過去了,以後便能夠做回自己、過自己選擇的生活,而且有我在,別怕!」

我哭的泣不成聲、哭的無法自拔,不知道已有多久沒試過這樣痛哭一場。這段日子以來,為了家人、為了自己、為了生活、為了還債,一直做著自己多麼討厭、多麼反感、多麼不情願的事。即使多艱辛、多痛苦,都只有自己獨自承受,都要撐下去,很多時候都快要去到崩潰的邊緣,深怕自己會忍受不了、支撐不了。

到了這一刻,在阿生的幫助下,終於能還清欠債了,終於不用再忍受下去,不用再出賣自己,不用再過那些地獄一般的生活。頃刻之間放下了壓著自己已久的心頭大石,從來沒有過像現在這般釋懷、輕鬆、舒暢、安心。

從來沒有想過,一個認識了很久,在校園一起生活了很長時間,而且感情很要好的同學、朋友,會這樣害我、利用我、算計我。我對她是多麼毫無保留的信任、信賴,換來的卻是深深的傷害,她親手破壞了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友誼、經歷,把它們全埋葬於泥土裡。
文創 40日
然而一個認識了不到一周,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卻願意無條件的相信我、幫助我,帶我脫離地獄的深淵,給我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也許命運就是這麼的自相矛盾、這麼的不可理喻。
文創 39日
第五章 約定

在阿生的陪伴下,我們一起去了財務公司還清欠債,終於真真正正把所有欠債都還清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在步出財務公司的那一刻,我再次緊緊的擁抱著阿生,對他再說一次「謝謝你」。

這段日子以來,我的生活仿佛只存在工作、還款,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如像失去了,忽略了我的家人、朋友、以及我的人生。已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和家人吃過一頓飯,甚至沒有好好的和他們說過一句話。亦很久沒有和老朋友們一起逛街、玩樂、談天說地,現在正是一個合適的時機,修補和家人、朋友們仿佛疏遠了的關係。

這天親自去街市買菜,而且罕有的親自下廚,煮了家人喜歡吃的菜式,和家人一起共進晚餐,期間大家有說有笑,已記不起上一次一家人吃飯、談天說笑,是多久前的事,或許人生就應該是這樣,簡簡單單,平平凡凡,哪怕只是鹹魚白菜、粗茶淡飯,只要是和重要的人、在乎的人一起,平淡就是幸福。

第二天,約了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們逛街、購物、到處遊玩,原來大家都有了很大的改變,有的還在繼續進修、讀書,有的已投身社會工作,有的更已經去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然而還有一點是沒有改變的,就是我們得來不易的友誼、感情,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至於阿生,我們有著說不清的關係,這段時間我們幾乎形影不離,天天在一起,如像熱戀中的情侶一般,牽著對方的手,一起逛街、一起看電影、一起去遊樂場、一起吃飯,然而雖然我們的相處和一般情侶無異,可是我們誰都沒有說出口,我們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是不是名副其實的「情侶」,始終我有著那樣的過去,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介懷......

12月24日平安夜,今天天氣很冷,正好充滿著濃厚的聖誕氣氛,我與阿生共進晚餐後,他帶我去了尖沙咀海傍,我們緊緊牽著對方的手,仿佛深怕失去了對方,一起在海傍吹著海風、散著步,沿途欣賞著聖誕裝飾、佈置,以及在一旁唱歌、表演的人們。

「3、2、1,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所有人在倒數完後一同大聲喊出對大家的祝福。

「阿思,你有甚麼聖誕願望?」阿生望著我說。

我想也沒想,說道「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看一次真正的下雪,親身感受下雪的浪漫氣氛,這是我從小到大一直很渴望能做到的事。」

「如果...有時間的話,明年聖誕節,我們一起去日本北海道,12月的北海道,下著大雪,到處都是白色的雪,到處都被白雪覆蓋,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阿生望著海說道。

「記著是你親口說的,到時候千萬別忘記了呀!」我充滿期待地說道,然後停了一停,聲音變的帶點暗沉的說「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很久,可是一直說不出口,其實你...會不會介意我的過去、會不會介意我以前的工作?」

「其實我真的不介意,就如我以前所說,你過去的經歷、生活,並不是你自己選擇的,只是生活、時勢所逼,如果不是別無他法,你也不會選擇這條路,我真的沒怪你,過去了的事就讓它過去,不用回望,我會一直陪著你的。」阿生說。

我沒有說話,再一次緊緊擁抱著阿生,然後與他吻了起來。

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渡過的聖誕節。
文創 38日
第六章 暗示

常言道,幸福的時光過得特別快,這些時間以來,阿生一直都陪伴在我身邊。快樂時、得意時有他與我分享,傷心時、失意時亦有他與我分擔,漸漸他已成為我的依賴,成為我生活中的一種習慣。真不敢想像,若然有一天他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我該如何去面對。

轉眼間新年已來臨,我們相約一起前去觀看煙火匯演,阿生緊緊牽著我的手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中穿梭,雖然天氣依舊十分寒冷,然而我卻感覺到無比的溫暖。

璀璨的煙火如流星般轉瞬即逝,雖然無法挽留,可是它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發出最美麗的光輝、最奪目的火焰,深深地刻畫在所有人的腦海中,讓人們記下這個重要的時刻。

欣賞動人的煙火過後,阿生從衣袋取出一個細小的盒子,打開是一條項鏈,項鏈的吊墜是一枚戒指,戒指內刻著“思守餘生”,「新年快樂!這是我為你準備的新年禮物,“思守餘生”四字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到的,有你的名字“思”以及我的名字“生”,是只屬於我們的,擁有特別的意義,即使我不在你身邊,它也會像我一樣一直在身邊陪伴你、守護你!」阿生看著我說道。

「謝謝你阿生,我真的很喜歡,也很感動,沒想過你為我準備了這麼有意義的禮物,可是現在是新年啊,你就不能說一點吉利的說話嗎?真是的,為甚麼非要說的像生離死別似的,我要你以後一直都在我身邊陪伴我、守護我!」我笑著說道。

阿生也笑著回答「好好好,我答應你,以後也要一直在你身邊陪伴著你、守護著你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我們再一次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幸福,在茫茫大海中能遇到阿生,他不但替我還清了欠債,把我從地獄的深淵之中拯救出來,更不介意我的過去,不介意我人生中的污點,一直在我的身邊默默地支撐著我、鼓勵我、陪伴我。他就是我的守護天使,為我解除了人生路途上的所有障礙、阻礙,我很慶幸、很感恩。

新年期間,阿生更帶我回家,第一次與他的家人見面,除了父母外,他還有一個姐姐和弟弟,與我一樣同樣是一家五口。他們雖說不上是富豪,但生活也算富裕,住的是私人屋苑,與我們家簡直不能相提並論,若要說門當戶對的話,我是絕對配不起他。

阿生的家人都對我很好、很熱情,不斷與我談天說地,甚麼都說一頓,可謂言無不盡,我更從他們口中得知,原來這次是阿生第一次帶女子回家,我就是他第一個帶回家的人,所以家人都十分雀躍、高興。

我在阿生家中差不多待了一整天,與他們一起看賀歲電影、吃賀年糖果、甚至玩麻將耍樂等,最後吃過晚飯,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阿生送我回家的時候,突然問我有沒有聽過《童話》這首歌,接著他在手機上播放《童話》的MV與我一同觀看,然後他問「有沒有幻想過,如果這個故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你會怎樣?」

「這個MV裡的故事真的很悲傷、很悽慘,而且很催淚,每次看都會讓人看的想哭,很感觸,可是真的從來沒有想像過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會怎樣,或者說是不敢想像。你為甚麼突然這樣問?」我反問他。

「哈哈~沒甚麼,只是隨便說說而已。」阿生說道。

我也不以為意,認為他只是隨便說說,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
文創 36日
第七章 破滅

有人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看似很浪漫的句子,而對我而言,這句說話卻是充滿著濃濃的無力感、悲傷感。因為若是目前還擁有的話,就不會是「曾經擁有」,既然是「曾經擁有」即代表是已經錯過了、失去了,當前這一刻已經無法再擁有,才會說出這句說話,仿佛就像是說出來安慰自己的一句無奈說話。

2月14情人節,阿生帶著我去了中環一家不論是裝潢、佈置都十分高貴的餐廳,共進我們的第一次情人節晚餐。飯後我們沿著海濱一直走著,當然我們仍舊是不願分離似的十指緊靠,緊緊牽著對方。

然後我們登上了摩天輪,看見摩天輪,便讓我想起「幸福摩天輪」,或者它就是會理所當然的讓人把「幸福」與它聯想在一起。

「人生就像摩天輪,可能有一天,會跌落最低的深淵,但是只要不放棄,亦總有一天會攀上到最高峰,摩天輪的高低輪轉,就是人生高低起伏的寫照。」阿生望著外面的景色認真的說道。

我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回答他「你怎麼突然這麼感慨啊,好像經歷了很多似的。」然後我又認真地說「人生的低處,我已經經歷過了,相信以後你會帶著我一起攀向高峰的。」

阿生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回應我,然後我們再把目光望向外面,一起欣賞著迷人的景色。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在差不多快到三月的某一個晚上,阿生突然致電給我「阿思,現在有空嗎?我在摩天輪前的海傍等你。」

我很快便去到了,阿生正站在海傍,一臉神情凝重的樣子。「找得我這麼急,是不是有甚麼事?」我先開口問道。

阿生沉默了一會,有點無法開口的樣子,接著他說「阿思,對不起,我們的關係只能去到這裡...只能到此為止了......」

「你是在開玩笑嗎?不要拿這種事來開玩笑好嗎?」我難以置信的說道。

「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們的關係到此為止吧......」阿生說道。

我的眼淚已無法忍著的湧出「為甚麼?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我問道。

「沒有甚麼原因。」阿生冷淡的回答。

「你不是說過不會嫌棄我嗎?不是說過以後會一直陪著我嗎?」我激動的問道。

阿生沒有回答,我再追問「是不是你心中始終介意我的過去、嫌棄我的過去?」

「不是...我真的沒有嫌棄過你......」阿生仿佛有點難以啟齒的答道。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到底是甚麼原因?你曾經說過的承諾、答應過的事都忘記了嗎?」我哭著繼續追問他。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的錯......」阿生斷斷續續的說道。

「你就是嫌棄我,嫌棄我過去的事,我恨死你!」我激動的說道。拋下這句說話後,我便流著淚轉身向前跑,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追上來,亦不知道自己跑去哪裡,只知道自己雙眼無法控制的流著淚,一直跑、一直跑,希望離開這個噩夢。

原本我以為自己往後的人生,會有阿生一直在我的身邊,支撐著我、陪伴著我繼續走下去。

曾經幻想過有一天他會牽著我的手,我們一起走進教堂,向著彼此互相說一句「我願意」,然後一起渡過幸福的人生。

可是此刻,所有幻想都仿佛一一破滅,而把一切通通都毀掉的,卻偏偏正是阿生,不是其他人,亦不是其他的甚麼原因。
文創 36日
快將踏進三月的天氣,沒想到仍然這麼寒冷、這麼徹骨。
文創 34日
第八章 消失

曾聽過有人說,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對方,只要知道對方過的幸福、過的快樂,便已經足夠。這說法我真的不敢苟同。

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心中自然很想擁有對方,很想與對方在一起,而且無時無刻的關注著對方,對方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著自己。

如果看見心愛的人與他人在一起,內心自然會感到心酸、妒忌、羨慕等,我認為這才是愛,愛是無法割捨、無法退讓、無法拱手相讓的。

或許是我無法做到那種「大愛」,明明心疼心愛的人與別人在一起,卻還覺得只要對方幸福、快樂便足夠了,於我而言,這是種瘋狂、愚蠢、自欺欺人的「愛」。

自從阿生離我而去後,我們便沒有再聯絡。在最初的時候,我把一切當作若無其事,還天真的選擇相信過了數天後,阿生一定會再回來找我、再聯絡我,選擇相信他只是暫時離開,可是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我所渴望的始終沒有發生。

此刻我心中一口咬定的認為,阿生已不再愛我了,或許他與我一起,只是純粹因為一時衝動、一時的新鮮感,從來沒有打算長相廝守。或許現在新鮮感失去了,厭倦了,又或是喜歡上別人了,於是移情別戀,一去不返。

曾經的山盟海誓、甜言蜜語,曾經的約誓、承諾,全部都一一過了有效期,失效了、失去了,餘下的只有單方面的回憶、思念,執迷不悟的繼續堅守著已無法兌現的承諾。既是無法實現的承諾,當初又為何輕易許下諾言?

熱戀期的時候,男人可以說盡任何甜言蜜語、花言巧語,而且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把你當成如珠如寶,把你哄騙的心悅誠服。可是當熱情冷卻後、厭倦後,便將你當是草,棄之如敝履,或許男人都是不可信的。

當一星期過去了,他仍然沒有再回來我身邊,這時我的情緒開始急躁、開始悲傷、開始崩潰,為何他真的就這樣走了?他真的把我忘記了?真的不再愛我了嗎?為何可以這樣殘忍?

我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我渴望能夠挽留我們的感情,我致電給阿生,可是一直無法接通。於是我打算去他的家,卻發現他的家一個人也沒有,亦沒有任何回應,然後我回去大堂問保安,誰知道他告訴我,一星期前阿生一家人帶著行李走了。

我站在他門口一邊拍打著大門,一邊無法忍耐的流著淚問為甚麼?為甚麼就這樣不辭而別的走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你去了哪裡?難道是為了逃避我而離開嗎?難道我這麼讓你討厭嗎?

我清楚知道不會得到回應,純粹只是無法冷靜地、理性地去面對,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讓我來不及反應。

我一直撥打電話給阿生,甚至連他家人的電話也嘗試過,全部都無法接通。我在路上走著,哭成淚人,自從阿生幫助我還款那次開始,我沒有再這樣傷心過、這樣難受過,亦沒有再這樣痛哭過。

此刻我的心猶如碎成了千萬片,從來沒有想過阿生會這樣的突然從我的生命中消失,明明數天之前我們還幸福的在一起,誰能想到數天之後便突然消失了, 還來不及抱緊,一轉眼便已失去。為何突然在我的生命中出現,然後很快又突然從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們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腦海中浮現了數句歌詞 - 「你走了我的心在淌血」「想要你回到我的世界」「說好的你怎麼忘記了」。
文創 32日
第九章 迷失

如果人生如像一場遊戲,當你作出不同的抉擇後,到最後能讓你選擇是否保留現在這個結果,以及能讓你選擇是否回到最初,回到作出抉擇前,一切從頭再來,那該有多好。至少人生不會有太多的痛苦、不會有太多的遺憾、不會有太多的無奈。

阿生真的一去不返,真的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我已嘗試過用盡所有方法去聯絡他、尋找他,可是仍然一無所獲,連一點消息也沒有。就如真的在這個世上突然憑空消失了一般,沒留下一點蹤跡,仿佛根本沒存在過。

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阿生的離去,讓我感到無所適從,不知該如何去面對。自從他在我的生命中出現後,我便把他視為我的一切,有他的支持、鼓勵、陪伴,我才能找到生存的理由與價值。可是現在我的世界仿如失去了光明、失去了色彩,只剩餘下一片黑白、一片灰暗,找不到前方的道路。

有人說過,人生就是要嚐遍甜酸苦辣,嚐遍人生百味,讓人從中學習,學會面對生老病死、生離死別、悲歡離合等,然後才會成長。可是我不禁想要問一句,為甚麼我的人生偏偏滿是痛苦、不幸?而幸福卻僅僅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仿如流星般一閃而過、轉瞬即逝,這個世界公平嗎?難道連上天也不喜歡我,故意給我數之不盡的痛苦和困難嗎?

我漸漸開始明白,為甚麼這個世界每天也有那麼多人選擇輕生,為甚麼新聞總是報導著有人輕生,因為生活真的讓人感到很痛苦、很艱難、很難受。有些人覺得求學時候,太多功課、作業,令人喘不過氣。有些人認為在社會工作後,工作時間太長,沒有一點私人的空間、時間,每天如此,完全失去了自我。而有些人則因為曾經與另一半幸福過、快樂過,可是到最後被背叛、離棄,無法接受對方移情別戀的離去,剩下自己獨自一人,各種不同的原因,皆因人生太多的無可奈何。

痛過、哭過,盡管猶如沒有了靈魂的一具行屍走肉,然而生活還是要繼續。曾經有一刻我真的打算放棄這個痛苦的人生,可是一想到我離開後,我的家人、朋友們會有多痛心、多難過,或許我的確可以拋下一切一走了之,但是卻遺留下更多的難題給他們面對、處理。我無法這樣殘忍的對待他們,無法自私地拋下他們獨自離去。

這樣漫無目的、行屍走肉般的生活,持續了差不多大半年,由無情的寒冬到漸漸踏入濃厚的秋意,突然有一天,終於再次有阿生的消息了。

電話響起,屏幕上顯示著一個久違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 阿生。我有點興奮,卻又帶點傷感,顫抖著的手移向屏幕,緩緩的按下接聽,然而電話傳來的卻不是阿生的聲音。「喂,是阿思嗎?我是阿生的姐姐,好久不見了,抱歉那時不辭而別,現在有空嗎?電話裡不方便詳談,見面再向你解釋。」她說道。

掛掉電話後,我頓時悲歡交集,一方面因為經過這麼久後終於有阿生的消息,另一方面卻因為不是阿生親自聯絡我,難得是發生了甚麼事嗎?我不知道這次的事會是喜?還是悲?

我們相約在一家咖啡室見面,我到達時她已坐在一角等我,可是卻不見阿生。「這是阿生親手給你寫的信,你看了後便會明白......」她取出一封信遞給我。
文創 30日
第十章 傷信

「Hi~阿思,我是阿生,首先為上次的不辭而別說句對不起,因為我有著沒法不立即離開的苦衷,就是我患有無法治療的癌症......這要從很久以前說起,我小時候便已確診患有癌症,而且無法徹底醫治,只能做到令病情舒緩。我們一家原本在香港生活,後來病情惡化,便搬去了日本,在北海道一家親戚開的醫院靜養。所以那次聽到你說希望能親身感受下雪,我無法確實答應你,只能對你說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們一起去北海道看雪,因為這裡的一片白茫茫大雪我已看過很多次了,知道你一定會喜歡。

後來病情好轉,一段長時間沒復發,於是我和家人說想回來香港生活。在我回到香港的第二天便遇上你,真的很奇怪,我也無法解釋為何對你有一種親切感、熟悉感,在我了解過你的情況後,我決定幫你。第一次約你後,知道為甚麼我隔了數天才再次找你嗎?因為我在考慮是否應該與你開始,畢竟我的病不知何時會復發,我害怕有一天會離開你、失去你,既然無法給你幸福和將來,又何必讓這一切發生。可是最後我的理智輸給了情感,無法控制自己不想你、不找你,於是便自私地與你開始了。

新年時送給你的戒指吊墜項鏈,裡面刻著的四個字“思守餘生”除了有我們的名字外,其實還隱藏著另一個含意,就是感激阿思你一直在我的身邊,守候著我剩餘的人生。我真的覺得能遇上你,以及能與你在一起,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運、榮幸,與你一起的這段時間,是我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可是我無法一直在你身邊,唯有寄望這項鏈能代替我永遠在你身邊陪伴你、守護你。

還記得那一次我問你,如果《童話》的故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你會怎樣嗎?其實我很害怕,害怕這個病不知何時會病發、惡化,害怕某一天要離開你、失去你,亦害怕到時候自己會無法抽身,我明白這一天終會發生,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情人節那天在摩天輪上跟你說的那番話,其實就是希望勉勵你,在我離開以後要好好的振作、努力,只要不放棄,你一定可以爬離低谷,再次攀上人生高峰,亦一定會再遇上另一個比我更加珍惜你、愛護你的人。

我們最後見面那一晚,其實我也很痛苦、很掙扎,如果不是沒選擇,我絕不會跟你分開、結束我們的關係。當你問我是不是嫌棄你,我很想回答從來沒有嫌棄過你,如果可以,我願意這一生與你一直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離。我們的所有約定、承諾,我通通都記得,全部都沒忘記,只是我已無法去實踐、達成,如果可以,我願意下輩子再與你在一起,再實現我們的約定。

看著你流下眼淚,傷心的離開,其實我比你更加心痛、更加絕望,我很想追上去緊緊把你擁進懷裡,叫你別走,叫你不要哭,但是不可以,這樣做最後只會把你傷得更深、更痛。

第二天我便馬上離開了,因為我怕拖的越久,越不願離開,越無法抽身。我不想讓你看見我在病床上憔悴、痛苦的面容,亦不想你再為我擔憂、受怕,在最初我已自私地選擇與你開始,現在不能再繼續自私下去。
文創 30日
回到北海道接受治療的時候,我無時無刻都想念著你、掛念著你,很多次我都幾乎忍耐不住想和你聯絡,想再一次聽見你迷人的聲音,想再一次看見你動人的笑容,想再一次牽著你溫暖的手不放開,想再一次緊緊擁抱著你,然而這一切都沒有機會再發生......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離開了一段時間,如果永遠不讓你知道,我怕你會一直尋找我,無法放下,於是我吩咐家人相隔一段時間後再讓你知道,希望時間能減輕對你造成的傷害。

這生最大的遺憾,就是無法與你一起去一次北海道,遺憾無法與你看一次下雪。我走了以後,希望你能盡快忘記我,不要一直為我傷心、流淚,要繼續向前走,過屬於你的美好人生。

對不起,我愛你!原諒我,謝謝你!

最愛你的阿生 絕筆」
文創 28日
第十一章 真相

手中拿著阿生最後的一封信,我一邊看著,一邊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淚。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阿生曾經對我說過的話,所有回憶像片段般一片片地出現,聖誕節倒數完的時候、新年送我項鏈的時候、那次送我回家提起《童話》的時候、情人節在摩天輪的時候、以及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原來他很多次都在暗示著他生命餘下的時間無多,可是我卻一直都沒有察覺、沒有意識到......

直到這刻我才明白,聖誕節時他說過如果有時間的話明年我們一起去北海道,他說的「有時間的話」意思不是指大家有沒有空,原來所指的是他害怕自己生命隨時走到盡頭,害怕明年這刻已沒有機會與我一起看一次北海道的白雪。

原來阿生由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嫌棄過我,亦沒有對我移情別戀,更加沒有忘記過我們的約定、承諾,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他都依然還是那樣深愛著我、牽掛著我。可是我卻不相信他、誤會了他,以為他嫌棄我,以為他已不再愛我,我很慚愧、很後悔、很自責。

信封裡還有兩張機票,寫著的日期是今年的聖誕節,以及還有一張拍著一片白茫茫大雪的照片,照片背後寫著「對不起,沒法實現我們的北海道之約,這兩張機票是送給你的最後一份禮物,希望你能盡快放下我,能早日找到一個陪伴你去北海道的人。」。

「他以前在北海道靜養的時候,曾經說過不喜歡這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他說下雪有一種孤獨、空虛的感覺。可是不知道由何時開始,他喜歡上了這片白雪,初時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現在看來是因為你吧,你就是令他改變的原因。」阿生的姐姐對我說道。

我緊握著手中的信以及照片,緊握著阿生留給我的最後一份愛,可是同時又害怕破壞了它,畢竟只是一張紙,並不是阿生。

眼淚源源不絕地流下來,仿佛我的淚腺已不是我所能控制,我很想對自己說不要哭,阿生也不想我哭,不想我為他這樣傷心,如果知道我這樣他會很心疼。這些道理我都知道、我都明白,可是偏偏無法做到,無法收起淚水。

回想起從前,我也試過像現在這般傷心痛哭,可是那時候有阿生在我身邊,緊緊地擁抱著我、輕撫著我的頭髮,在我的耳邊對我說「不用怕,有我在」。我很想這刻阿生能再次出現在我身邊,對我說同樣的說話、做同樣的事情,可是以後永遠也不會再發生。

她也沒有再說甚麼,只是靜靜地坐在傍邊,陪伴著我、看著我哭泣,她也雙眼通紅,徘徊在哭泣的邊緣。或許因為她不想在我面前哭出來,加重我的傷心感,所以一直強忍著不哭。又或許她已經哭過無數次,明白再哭也是徒然,也是於事無補,希望能勉勵我努力、堅強地繼續面對生活。

為甚麼阿生要選擇自己一個獨自面對、獨自承受一切,為甚麼不讓我陪伴在他身邊,陪伴著他渡過生命最後的時光,一起珍惜最後的幸福。或許他認為這樣是為了我好,不想把我傷的更深、更痛。

可是他卻不知道,如果可以,我寧願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和他一起打這場仗,一起渡過我們最後相處的時光,好好的珍惜餘下的幸福,即使幸福很短暫,至少可以一起幸福到最後一刻,不至於抱憾終生。
文創 23日
第十二章 思考

人的生存到底是為了甚麼?人的一生到底在追尋甚麼?從小開始便需要不斷學習,幼稚園、小學、中學、甚至大學或其他學位、課程,花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的時間在於學習生涯。

到終於學有所成後,便開始投身社會工作,然後就是數十年的工作生涯。如果幸運地你的工作是自己的興趣,寄工作於娛樂,那你自然會感到生活很寫意、充實。

可是如果工作並不是自己感興趣的,而且工作時間很長,每天就是一成不變、行屍走肉般的工作、睡眠,再工作、再睡眠,幾乎自己的私人時間、興趣、娛樂通通都失去了,久而久之你會開始感到迷失、迷茫,甚至開始思考生存的意義、人生的意義,到底一切是為了甚麼?

直到結束漫長的工作生涯,已是數十年後,自己亦已年近60、70,已邁入老年,一頭白髮,甚至或許身體已出現毛病、不便。這時縱使你希望開始享受自己的人生,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但是或許很多事情都已改變了、失去了、不再存在了、無法挽回了,恨錯難返,追悔莫及,人生到底是為了甚麼?

如果在你正值壯年的時候,你已找到一個與你互相支撐、互相扶持的人,也許這個人會成為你生活、生存的動力,令你努力、堅強地活下去。

又或者你一早已找到自己人生的某種目標、理想、興趣,你為了追尋、完成它一直努力著、堅持著,即使當下的生活不如意,你也會一直鞭策自己,繼續向前走,向著目標、理想邁進。

或許這樣,你的人生會變的截然不同,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念之間影響著餘下的一生。可是往往人生並沒有太多的選擇,有時只能夠默默承受、接受,正如某段歌詞 - 「如果命運能選擇,十字街口你我踏出的每步無用困惑」、「如果命運能演習,現實中不致接納一生每步殘酷抉擇」。

無論我多麼不願接受、無法接受,阿生的離開已是無法逃避的事實,終歸還是要面對,縱使天人永隔,我決定還是要去阿生所在之處,再見他一面。在我追問下,他家人告訴我「阿生之前囑咐我們,希望離開之後能埋葬於北海道,這個地方對他來說很重要,他希望能一直留在這個地方,在這裡渡過以後的每個春夏秋冬,特別是他最喜歡的寒冬,一片白茫茫大雪的北海道。」

人生中第一次來到北海道,不是與家人、朋友來旅遊,亦不是與阿生一起來實現我們的「北海道之約」,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於北海道與阿生再一次「相逢」。

曾聽說過,一生之中最少要去四次北海道,因為這裡每個季節都有著令人著迷的不同美景,分別是春之櫻花、夏之薰衣草、秋之楓葉以及冬之雪國。冬季的北海道雪國,更成為每對戀人們最浪漫的一個約定,只可惜我與阿生不能夠一同實現這個浪漫的約定。

九月的北海道,正踏入秋季,到處充斥著濃濃的秋意,眼前一片迷人的紅楓,然而我卻沒心情欣賞。

終於來到阿生墳前,到處皆有不少楓葉,看著阿生的名字,撫摸著他的照片,我哭了,淚水又再掉下來。
文創 23日
我們的距離仿佛是這麼近,卻又那麼遠,我正正在他面前,可是卻永遠沒法再見面,沒法再擁抱,沒法再感受彼此的體溫。

我沒有說甚麼,只是靜靜地坐著,倚靠著阿生冷冰冰的墓碑,帶著淚瑟縮在阿生的懷抱裡......
文創 1日
第十三章 人生

這幾天我一直留在阿生的墳前,腦海中不斷出現過往的回憶,浮現出我與阿生在一起的每一個片段,他的聲音、笑容全部歷歷在目。明明我們不久前的曾經,是多麼的幸福、多麼的甜蜜,但是不久後的現在,卻變的遙不可及,即使伸盡手臂也無法再觸及對方......

在這裡待了差不多一星期,每天除了進食、睡覺之外,我幾乎寸步不離,因為我想一直留在阿生的身邊,陪伴著他,不想離開。我還有很多說話想對阿生說,還有很多事情想與他一起去做,可是沒想到當天一別,一切都已變成不可能......

「阿思,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我知道或許很多東西我都做得不好,處理的不恰當。我也知道一直隱瞞著你、沒有向你坦白是我不對,甚至連最後一面、一句道別也沒有給你機會,因為我真的很愛你、在乎你,不想你為我傷心、擔憂,更不想讓你親眼看著我離去,對你造成一生無法磨滅的傷害,請你原諒我。如今我已離開了,傷心過後,你也要放下我,重新開始過你的人生。你的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要再為我這個已成為過去的人浪費光陰,放下愁緒,收拾心情,抬起頭來,繼續前進吧,我會一直守護著你的,加油!再見了!」

一眨開眼睛,原來是在做夢,我不知不覺中依靠著阿生的墓碑睡著了。阿生在夢中對我說的話是多麼的真實,也許是阿生向我報夢,在夢中傳遞他想對我說的話,希望我重新振作、重新出發。或者我也是時候該離開、該回去了,阿生也不想看著我一直頹廢、消沉下去,我絕不可以讓他失望的。

突然驟覺這一刻的北海道,秋天的氣息異常濃厚,吹著微風,一片片的紅葉漫天飛舞,此情此景恍如仙境般夢幻。雖然紅葉最終還是會飄落地上,但這也是它的命運,在它生命結束前的一剎那,讓人看到如此絢麗、動人的情景,令人們把這刻永遠地記錄在內心深處,成為美好的回憶,也算不枉此生。

與阿生作出最後的道別,回到酒店收拾行李,同時亦收拾自己的心情,正式告別北海道,返回香港重新開始,繼續自己的人生。

人生除了愛情之外,其實還有很多東西,親情、友情,工作、娛樂,目標、理想等等。很多時候人們總會太過專注、投入於某一種事情,為之著迷、沉溺,當發生一些變幻,如失去、不再擁有、不再存在的時候,就會因為過份專注、投入,而覺得猶如失去一切、失去全部,繼而無法接受、面對。

就如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因為自己的感情、感受,導致觀點、角度出現了偏差,只著重於某一點,只看到事情的一面,因此被蒙蔽、遮蓋。其實只要懂得適當的抽身,站於另一個角度觀看事情,有時候就會變的截然不同,出現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我能夠堅強起來、振作起來,重新開始生活,並不是因為我忘記了阿生,是因為懂得選擇「放下」。放下並不代表忘記,也許我這輩子永遠也不會忘記阿生,因為他確實在我生命出現過,我們曾經有過快樂、幸福的經歷、回憶,正因為已經失去,才變的更珍貴,他會一直在我的心中,在我的內心深處,成為無可取代的存在。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