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十三郎寫作團 39日
一章二節:從宿生長開始 (三)

總算完成了Man Sir的吩咐,我頓時逃離這個男生禁足的地區。回到男生宿舍的房間,再聽到什麼聲音也不會再多管閒事了!

這時,在走廊的途中發現房門被打開了......是新同房來了!

到底會有誰跟我住在同一間房間?

男生:幹舍.....還可以用嗎?

男生:……你替我收拾好,清潔乾淨後還給我吧

這個時候偏偏想起在訓練營發生的事……

如果未來這一年也要跟這種仇人同房,一定會永無寧日,而且……到底還有多少個討厭我的人?

超人:卓龍,又是你嗎?真巧?

是超人,幸運了!他可算是我第一個朋友。在學長訓練營中他一直幫我跟大家打好關係,可以融入新的生活。現在跟他既是同房,又是同班同學,更同樣選修了物理科,相信也是一種緣份呢。

而另一位宿生,跟超人可以說是完全相反……

阿鼎:我叫公孫鼎,你可以叫我阿鼎……

說過這話後,他繼續留在接近門口的一張床整理行裝。他外表陰沉,頭髮有點過長,但整體給人整潔的感覺,個子高,甚少與我們有眼神接觸,無論超人對他說什麼,他也只是微微點頭,或是回應道

阿鼎:哦......

這樣看來,應該不是因為討厭我而裝冷漠。這是他的性格。

到了晚上六時半,我帶著超人、阿鼎一同來到飯堂,我展示一次用膳的過程:先將宿生證放在感應器上,電腦便會記錄我們的資料,顯示給廚房那邊的員工知道,繼而準備晚餐。

超人:原來如此!剛才聽那負責人說明,聽得我一頭霧水。現在看你做一次,馬上就懂了。

超人說得誇張,其實都是一看便明白的運作。亦可能是剛才說明的Man Sir一直沒有準備,草草了事吧……

他大半天也躲在健身室……

阿鼎:還可以報到,很方便。

阿鼎也按著我的講解做一次,但感覺有如慢動作一樣。看他十指修長,動作小心翼翼,跟超人的粗魯有很大差別。待他完成後,我再帶著他們到櫃台取餐。

我們宿生早午晚三餐也有固定的餸菜,晚餐是三餸一湯,白飯配生果,每道菜色也能夠提供足夠營養。例如今天的晚餐是:

柱候蘿蔔牛腩、青瓜炒鹹肉、炒油菜及粉葛赤小豆豬骨湯……

雖然平時我也很喜歡晚餐,但這一晚,看起來有點遜色呢。

我們三人來到取餐的櫃面時,一位嗓子很大的嬸嬸大聲說。

芳姨:不要吃剩飯菜!

她便是芳姨,如果大家可以按照她的指示,將所有飯菜吃乾淨,她便會是位寬容的媽媽。但如果剩下食物的話,她可是有如惡鬼的女魔頭。

超人:卓龍……住宿的伙食,都是這些嗎?

超人跟著我來到四人的坐位,面容扭曲地哭訴著,大概是抱怨豐富營養而味道欠佳的住家菜式。第一天已經開始抱怨,將來的日子怎辦?我只好安慰一下他。

卓龍:有時也會有些吸引一點,昨晚我吃的是咖喱豬肉丸。

超人只是聽到我說豬肉丸,已經不禁垂涎起來。

(待續)
十三郎寫作團 39日
超人:啊……算吧!好一餐,不好又一餐!來!Cheer-up吧!

卓龍:你要Cheer什麼Up?

超人:在Camp時就是沒有跟大家Cheer-up,叫大家吃飯,所以吃起來也不見得好吃,現在叫大家吃飯,再不好吸引的也會變得好吃!來吧……卓龍吃飯!

我冷笑了一下。

卓龍:好的好的……超人吃飯!

當我們二人說後,見坐在對面的阿鼎沒有反應。我們望了對方一眼。

卓龍:阿鼎吃飯!

超人:阿鼎吃飯!

阿鼎有點愕然,想了一會,還是不明白。

卓龍:要叫大家吃飯,這一頓飯就會更好吃了!

我用超人的語氣再說一次,阿鼎便呆著點頭。

阿鼎:超人吃飯、卓龍吃飯……

說過後,我們三人開始享用這頓晚餐。

芳姨由剛才開始,一直看著我們的舉動,偷偷地笑著。想必一定是超人太孩子氣,取笑著我們。

當我吃飯時,留意了阿鼎的動作,他是左手用筷子的。

卓龍:阿鼎?原來你是左撇子嗎?

阿鼎聽後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又再吃著面前的飯菜。

卓龍:你用左手……吃飯時便很容易跟鄰座用右手的人碰撞吧?

我試試從這個話題跟他聊聊。可是他還是點點頭,又再一個人吃飯。

晚餐的時間慢慢經過,其他新入宿的學生也逐一來到飯堂,其中一個更是熟悉的面孔。

女生:啊……也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第三話完
十三郎寫作團 33日
一章二節:從宿生長開始 (四)

希桐:……也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希桐穿著中性便服,兩手空空的出現,雖然一貫帶著冷淡及不情願語氣,但總算是主動跟我們打招呼。

卓龍:希桐?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剛才女生宿舍也沒有人?

希桐:我們去了聽簡介會……呢......

希桐:等等!你為什麼會知道女生宿舍沒有人?那不是男同學禁止進入的嗎?

她帶著不安的疑慮盯我。但我又無法說明自己是Tutor,一下子也不知如何解釋。

卓龍:因……因為男生宿舍是對著女生宿舍,我見那邊一直聲音,以為還未有人入住呢......未有一直睇住嗰邊無聲無氣……

她皺一皺眉,似乎勉強相信了。

等一下……

要是這樣說,那剛才的女生,為什麼會出現在天台?難到她蹺過了簡介會,私自上去?算了……也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

記得希桐說過自己有申請宿舍,本想早晚也會見面,只是沒想到這麼突然。

此外,她的身邊還有另一位女生 ──

一位很美麗、漂亮……應該怎麼說……總之是可愛得不得之了的女生,而且相當有吸引力的……如女神一樣!

她用扣好在頸繩上的宿生證不斷打轉,直至發現我看著她時,才跟我打招呼。

女生:こんばんは!

她說著純正的日語,沒有造作的高底聲,聽得十分自然。長直的咖啡色劉海,配一對水汪汪、會微笑的眼睛,雖然身形比希桐矮了一點,但緊身富彈性的便服展示出十分豐滿的上圍及纖細的腰部,加上下身的短裙令她女生的特徵十分顯著。

希桐用食指點著那女生的面頰說。

希桐:卓龍,你應該忘記了她,我介紹一下。她是我認識三年的朋友,叫石田亞希子,你可以叫她石田。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香港人,所以她懂得聽廣東話。

當聽完希桐的介紹,再次看著石田亞希子的眼睛時。不知不覺又被她迷住了……

超人見我呆若木雞,撞了我一下。

超人:你別這樣呢......雖然我們每一個男生第一次看到『日系女神』,反應都一樣……

超人邊說邊偷笑,可惡的傢伙!

卓龍:什麼『日系女神』?

我有點不理解這是什麼稱號,希桐聽後也對這個名詞不滿起來。

希桐:就是這班無聊的男生!封了五位被認為最吸引的女同學當女神,還是為她們改稱號,嘔心死......

希桐越說越激動,就像是自己也被封神而感到不悅。但……雖然她樣子長得標緻,應該不會是男生中的女神。何必這樣激動?
(待續)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十三郎寫作團 33日
卓龍:妳好,我叫單卓龍!他叫超人,另一位是阿鼎!……「珊唷啦啦」……

石田聽到後不禁笑起來,希桐卻嘆了口氣。

希桐:「さようなら」是「再見」,你想怎樣?

這時一眾人也大笑起來,除了阿鼎還在專心食飯,我承認我有點失常,正如超人所說,是每一個男人第一次見她的正常反應。但我在心中卻是想著另一個問題:

「這是什麼學校……每個中四級女生都很優秀?我在做夢嗎?」

突然,石田帶著憂鬱的語氣對我說。

石田:卓龍……你真的認不出我?

她輕輕皺眉,打亂了我內心的獨白,一時間我無法回應她,頓時的停滯,把我們之間的時空拉長,只有我跟她的眼神一直在接觸,令我不知過了多久。石田眨眼,轉對希桐說。

石田:希桐,我們跟大家一起坐?

希桐:好吧,那先去取晚餐吧……

正當她們去取餐時,希桐將手插入自己的便服口袋……突然叫了一聲。

希桐:糟了!我的宿生證留在房!怎辦……

我看著她著急,回憶起愧對她的事,終於可以幫她一把了。

卓龍:我跟妳去找職員,一開始我也不習慣,常常留下宿生證,現在知道如何處理。

石田:希桐,我也跟妳一起去?

石田一臉愁容。未知是否日本血統的女生也是多表情的種族?這麼小事也可會變出另一個表情?希桐用力抓了一抓頭髮,有點不情願。

希桐:……不用了,妳先去取晚餐,我想也不太花時……

說話後,我帶她走到正門。這時,有位女生持著希桐的宿生證走過來,就是剛才在天台上的那位女生。

希桐:啊!太好了,Vinci!幸好有妳這個同房!

Vinci微微點頭,將證交給希桐後,獨個兒到感應器拍卡、取餐、拿餐具、坐下來用膳,只是報到半天,而且缺席了簡介會。但她似乎已經很了解這裡的運作……

這個奇女子真不簡單!

德哥:Vinci果然是學校中最聰明的女神。除了音樂領域以外,對陌生環境的適應力也很強!

突然在身邊說話的是德哥,原來他也是宿生。

希桐:又是你?果然是個濫交的男人

希桐盯著令狐德,似乎她討厭德哥的程度比起討厭我更高。

德哥:才不是呢希桐!我只是欣賞女性。其實當初參加學長訓練營的主要目的是想結識一下妳的好朋友亞希子,我傾慕她的心始終如一!怎料她病了沒有出席,當時的我真在擔心得連玩遊戲的心情也沒有。

口甜舌滑是德哥的最大特點,但似乎希桐對他的無賴個性已免疫。

希桐:警告你,別叫得太親切,尊重點叫她石田,別令大家誤會什麼,分清楚大家的關係!

聽希桐的語氣,大概明白她討厭令狐德的原因。或是說,她只是一心想保護自己的好朋友,不可以讓德哥接近石田。

第四話完
十三郎寫作團 20日
一章二節:從宿生長開始 (五)

眾人:希桐吃飯!石田吃飯!

她們二人被我們的動靜嚇倒,但也用相同的方式來回應我們,一同享用這餐晚飯。

飯後,我跟超人、石田及希桐走到溫習室聊天。阿鼎獨自回房,而德哥卻不請自來,因為異性是不可以進入對方的宿舍樓層,所以只可以在限定的時間內使用地面的公共空間。

德哥:你們知道誰會當中四級的Tutor?

德哥說著,我有點不敢回應。要是超人的話,我倒是會大方說出來。

石田:什麼關係?你想當嗎?

德哥:當然想!做Tutor可以管理整個中四學級,又可以公器私用,辦活動也有經費。比起參加班會更有意思呢!

經他這樣一說,我更擔心讓他知道我是Tutor後,他會否更討厭我。

卓龍:令狐德,你喜歡辦活動嗎?

他望了我一眼,雖然沒有訓練營時的冷淡,而且還友善起來,但說話時的語氣跟對著超人及希桐總是不一樣。尤其是對石田……

不過這點我十分理解。

德哥:……這,可以玩自己喜歡的......試想下,如果在宿舍舉行萬聖節試膽大會,一幢鬼宿舍,很吸引吧!

石田聽到後也拍手叫好,只是希桐卻不懷好意地盯著德哥,總是覺得他別有用心。我試著附和他。

卓龍:也是,不過異性是不可以進入對方的樓層,只可以在地面在溫習室及活動室大房玩。如果只是男生,用盡一整層也沒關係。

德哥有點抱怨。

德哥:……沒有女生的試膽大會,還有意義嗎?

超人:卓龍……

一直沒有發聲的超人突然叫道。

卓龍:什麼事?

超人:你很清楚這裡的事,如果由你去當Tutor也不錯,有你帶著我們,仲好過給其他班的人!

說後,石田與希桐有點愕然盯著超人,因為她們是A班的。

德哥:由卓龍來當?

德哥有點疑慮,似乎又找不到藉口反對。我該怎麼辦,但不可以拖太久……只好直接講……

卓龍:Man Sir曾經叫我幫手,不過還未確定……

這時看了德哥一眼,再說。

卓龍:但如果我來做……我都會試試做鬼屋的試膽大會。令狐德說得很有趣,到時跟你一同合作,應該很好玩。

見他眨了一下眼睛,偷偷瞄了石田正在跟希桐說試膽大會,他馬上反應過來。

德哥:哎呀!大家是朋友,不用叫全名,叫我德哥就可以了!如果我做Tutor,你有興趣也可以來幫我的!

卓龍:德哥!一定……

雖然有點不自然,但總算安心下來,實在不想這情況下令大家不高興。聽著四人開始興奮地討論試膽大會,我開始覺得自己有點卑鄙。是我太猜忌嗎?為什麼一開始不可以跟大家坦承一點,現在只有靜了下來。

到了洗澡時間,我們分別回到自己的樓層,爭分奪秒去使用浴室。因為只要搶到上半段的洗澡時間,便可以享受前段的三十分鐘,就算超時也不用急著離開。但要一班中四男生同時在廁所當中赤身相對,大家感覺都是怪怪的,應該不會有同學還會做捉雞雞的幼稚玩意吧?

千萬不要有……

(待續)
十三郎寫作團 20日
如是者,第二天又有新同學來辦入宿手續,包括南兄在內,也見到超人認識的其他同學。可是見他們望向我的眼神,還是有點奇怪。

超人:啊……沒事的,他們都係D班的同學,是跟你有過節的……

超人說著,我嘆了口氣,真想這些關係早點解決……

及後我跟超人、南兄、德哥經過中四樓層的公報版,發現阿鼎看著新的通告。

卓龍:阿鼎,在看什麼?

他指著一份釘在最高一角的通告,是Tutor的安排。中四級的男生是我、女生是希桐。

超人:好啊!我們中四級的「爸爸」「媽媽」誕生了!

超人大聲叫到,就連對面的女生宿舍也聽到他的聲音。剛在走廊的石田正拖著希桐向我們揮手。這時超人、德哥、南兄也對著希桐大叫。

大眾:媽媽!

希桐:你們煩不煩!

石田見希桐被氣得面紅耳熱,只好抱著她來安慰,但卻偷偷笑著,慢慢離開。

德哥:幸好是卓龍做,要不然,我就要娶這個女漢子……

卓龍:又不是真的娶她,別認真!

我聽著德哥說也感到不好意思!是誰想出這種稱號?

德哥:如果你覺得尷尬,我可以稱你們為「奸夫淫婦」?

德哥認真說著,超人與南兄笑個不停。

我倒是沒所謂,但如果被希桐聽到,相信德哥會死得很慘。

德哥:約定的!卓龍!十月三十一日!別說了不算!

德哥豎起拇指,笑了一下。從他的眼神,終於感受到跟超人、南兄平等的感覺。雖然我不喜歡男生,但他會心的笑容,要是女生的話,或許會有點心動呢。難怪希桐這麼極力阻止他接近石田,不過要是他真心喜歡石田,也算合襯。

德哥:Sonia!唷!

德哥見石田及希桐不在,又在實施南兄口中的後宮計劃……

真是……

Sonia:唷……

Sonia ── 即是訓練營時遇見的阿Son。這個稱呼是從另一個站在她身邊的女生 ── Janice所叫的。當她跟德哥打招呼後,她發現了我,不懷好意地笑了一下,揮手後,便與Janice一同進入了飯堂。

南兄:德哥真的不得之了......石田是、Sonia也是,想什麼時候連Vinci、樂儀跟子嵐也納為貴妃?五個女神也屬於你好嗎?

五個女神?就是剛才說的五個女生的名字嗎?,南兄少有地用這語氣種字眼,應該是他對德哥的行為有點不滿。但當德哥聽到Vinci的名字,反應異常冷靜……

德哥:Vinci……她已經拒絕我了……

卓龍:什......什麼?

我們三人也大吃一驚!一直在說笑的德哥異常認真……或許這都是他的把戲。

德哥:她說我不是認真喜歡她……

他說了一句後,便靜靜地離開了。

我們看著德哥的背影,漸漸從樓梯下消失,彷彿也響起了一首老舊的失戀情歌,伴隨他的心一同離開……

卓龍:……要不要看看他?

南兄卻悠然自得。

南兄: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隨他去吧……要不然,今晚開個盛宴,一於對酒當歌,行酒令,飲過痛快!還可以介紹多個朋友來給你認識!

我想說,我們十六未滿。

(待續)
十三郎寫作團 20日
頓時,一陣輕輕的幽香傳來,雖然眾人沒有察覺,但我卻十分清楚……

Sonia:唷!

是Sonia及Janice來打個招呼。

Sonia:……德哥呢?剛才還在?

南兄:他被情花刺傷,已回古墓閉關,妳找所為何事?

南兄說後,Sonia顯得一頭霧水。

Sonia:沒什麼,我是來找卓龍的!宿!生!長!嘻嘻……

Sonia再次露出魅惑的笑容。她提出了一個要求,雖然不是什麼特別事,只是想我帶她在宿舍四周逛逛,但……她可以找媽媽……即是希桐,不必找我呢。

Sonia:跟「爸爸」比較熟!別計較呢!

說後,我、Sonia、南兄、超人、Janice,還有近乎不存在的阿鼎,一行六人在宿舍內打轉。

從宿舍的大閘內看,左邊是當值保安的崗亭,右邊是一棵幾百年的老榕樹,登記後內進,經過老榕樹後會看到十多張的戶外用餐桌,再往前走便是宿生的飯堂,宿生可選擇戶外或內進用餐。要是在用餐時間外想買點零食,可到戶外用餐桌一旁的自動售賣機選購,那裡有杯麵、薯片、朱古力、盒裝或罐裝飲品,當然也有飲用水機。

入口的另一邊是停車場,鄰近是男女更衣室及一個運動用品的物資倉,大部份的用具也放在這裡,但首先要到當值崗亭登記才可以使用。更衣室的後方是兩個正規的籃球場及籃球架,還有手球場的界線,亦有流動的龍門可供宿生借用。

回到鄰近飯堂的一旁,是羽毛球及排球場,同樣如果需要柱及網,可以到物資倉借用。

再往內部走進,會有一段石階上斜,那裡有兩邊的草叢斜坡,將男宿生大樓與兩邊的球場相隔開,南翼是數個活動室及職員辦公室、北翼是醫療室及一個長期鎖上的房間。我也無法得知是什麼用途。

二樓開始是職員用宿舍、洗衣房等,三、四、五樓分別是中四、五、六學級的學生,而最高的五樓是中六學生,直到他們DSE完結前,也可以一直住在宿舍。

亦往往會在中學生涯的最後一天,留下不少特別的記號,待未來的學弟妹發現。

卓龍:所以……有朝一日,我們也會上到最高樓層,在DSE文憑試之前可以看到這裡獨特的風景。我曾聽Man sir說話,明年三月應考DSE之前會有個活動,待我們寒假回來後就會知道!

一伙人聽了我說後,也帶著興奮的表情,望著陽光下的五樓,幻想著兩年半後的風景。

第五話完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