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跑腿一號 62日
《櫻色恐怖》


打開電腦。
光滑如鏡的一個平面呈現出的影像是出奇立體。
形容說「出奇」也未免誇張了。
面前這平方畫面終究是一個平面。
無論從這精密電子儀器內發出任何的聲音、畫面,怎樣震撼與刺激聽覺與視覺神經,觸摸下去,還是一片冰涼鏡面。
勉強來說,這鏡面背後底殼會發出一點感冒發熱時額上的燙手溫度。
但前額,是不會硬梆梆,怎麼樣也會有一點皮膚的柔軟,滲油滲汗的毛孔黏濕。

翻轉背後。
平方畫面如常顯示立體的形象。

和菓子般形態可口的人兒。
也就是可人兒吧!

我對著屏幕舔了一口。

唾液原來是這樣的。
舔不出一口咸味以外的味道。


「呀!」

不知道哪來不識趣的人推門而入,看見我剛才的舉動。

「沒事,碰巧看見昆蟲,雙手正好沒空。」
「所以你……」
「昆蟲蘊含豐富蛋白質。」

我想了又想,看看手上仍在播放中的影片。
其實是,無論哪樣解釋都一樣變態。


(完)


#csfling

都係食蟲。
文青女鬼 60日
《蜜色恐怖》


「約會心儀女孩應該到哪裡去?」
網絡朋友告訴我:「到水族館去吧!」

要不是收到這訊息,我想我會邀請她一起看電影,一種比較普遍的約會節目。
在看到「水族館」這名詞時,最初我也不以為意,甚至輕看這對都市人別具新意的消閒地點,左翻翻、右看看的搜尋起新上映電影目錄來。

然後,電腦螢幕在關上燈的房間,暗下來的空間中映照出一種迷幻的藍光。
自身影子在這片藍之中晃動,讓我聯想到水族館的藍光,水波紋在牆上變幻莫測的構圖。

還是到水族館去好了。


「沒問題。」
心儀女孩回覆說。

我掩飾不住這種獲得三分球的興奮。
而且心儀女孩在約會當天比約定時間提早十五分鐘出現。
站立在售票處旁等候的她一臉輕鬆的神情,沒流露出半點不耐煩的狀態。
很好,值得添加的不止三分。

水族館設計跟世上所有水族館的佈置大同小異,先接觸售票處,再來是儲物櫃。開首部份是淺灘區域,展示貝殼、沙灘生物等等,然後魚類、海龜、鯊魚、深海魚……
藍色光線包圍著我倆,情況有點像放間裡開啟電腦看東看西時的環境。

心儀女孩在這片藍光中,配合四周刻意調低的空氣,滲透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直至離開海洋區,我們來到保育區。

心儀女孩走到一個海豚標本前觀看。
我問她是否喜歡海豚。
她搖搖頭,雙眼定定地注視著福爾馬林液中的海豚屍體。
看底下說明表示,海豚是擱淺而亡的。

「這是甚麼表情?」
她越走越近,一張臉幾乎貼在玻璃缸上。
「只要貼近看,海豚仿彿在面前游過,那嘴角看似微笑的是血跡。」

看她沉迷著觀賞海豚標本的專注神情,我不好意思打擾她,獨自走到售賣紀念品的小商店裡。

在貨架上取下一個淺藍色的海豚布偶。
我在想,活生生在清透如藍水晶的池裡游走的魚她不看,偏偏在琥珀色的化學物中的死屍才能令她注目。

「是否在暗示我死了她才會欣賞。」

我在討論區如此發文。

然後有人回覆我說。
「別幻想太多,好好享受約會的甜蜜。」

我回頭望向心儀女孩。
她幾近埋進缸裡的欣賞著,比一頭裁進去的愛情還要專注、還要甜蜜。

我滿心歡喜的,終於找到暗示了。


(完)
文青女鬼 57日
《啡色恐怖》


城市中不缺深夜還在營業的店。
光顧這間是因為實在跟居住地太接近。

那段距離,接近得我只需在家居服外披上一件薄薄的外套,襪子都用不著要刻意穿上,套著拖鞋,開門關門鎖門,按下升降機按鈕,到達位於居所樓下相隔十層的樓上咖啡廳便是。

當然,我還是得顧及一點面子。
換上一套體面的裝束,套好襪子穿上皮鞋,帶著手提電腦到樓下的樓上咖啡廳去。


踏進店,是電子感應儀播放的「歡迎光臨」。
總覺得,要是換上一個簡單的風鈴,一下連綿的叮叮噹當會更為恰當。

我直接走到慣常的座位去,打開手提電腦。
啟動期間,服務生前來。

「鮮奶咖啡。」

對方不重覆我的點餐便離開去。
因為每一次我也是點選鮮奶咖啡。

不多久,飲品來了。
我將分開送上的一小勺牛奶緩緩注入黑咖啡中。

白色水柱落入黑色汁液中,產生一圈圈水波。
用附帶在旁的小茶匙攪拌兩下。
黑咖啡立即變成一杯不那麼具備距離感的鮮奶咖啡。

我呷一口咖啡。
即使混上冰鮮奶,仍是熱得根本分不清味道。

往座位旁的窗外一看,是城市熱鬧閃耀的光景。

很懷疑,這些人都不用休息睡覺嗎?

我按動電腦鍵盤製造出一點聲響假裝忙著工作。
對,是假裝。
相信咖啡廳店員都認為我是個夜班工作的自由工作者,至於那是甚麼樣的工作,他們不會知道,就連家中共同生活的人都不知道。
他們只知道我會在日間工作下班回家晚飯後,洗個澡,換上新衣復又出門。
他們或許認為我是上夜校,上夜班兼職的。

喝杯咖啡,完成幾場電腦遊戲後,咖啡廳也差不多要關門了。

我收拾好物品便踏出店,乘搭升降機返回樓上的居所。
一切像倒帶的發生。


踏進家門後,我仍然是坐在靠窗的位置繼續打開電腦裝忙。
他們或許聽到開門聲而出來察看,問我怎麼還不睡覺。
我說有點事要忙。
言談間,嘴巴裡溢出濃濃的咖啡香,

晚上不要喝咖啡,睡不著的。

聽他們叮嚀。

我點頭和應。
大概。
睡不著睡得著。
我寧願失眠真的是因為咖啡。


(完)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天洛卡 57日
文青女鬼 54日
《血色恐怖》


席間,她淑女般拈起覆蓋在腿上的餐巾,以其中一角輕印在唇上。
一抹淡化了的洗衣粉氣味,一股經由聯想而生的熨斗熱度,在棉線交織的空隙間滲透而出。

「失陪一下。」
她的左手放在胃部前,一下自然的滑落,停在小腹上。
一個欠身,右手俐落地將餐巾置於椅子上。

帶著名貴小手袋,來到裝潢堂皇得像客廳的洗手間。
她走進廁格後對著門槌胸頓足的乾生自己的氣。

低下頭,哭不出眼淚的眼睛看著低領口晚裝下鼓漲的乳房。
隨渾身激動的發抖,吹彈得破,肌膚白裡透紅的胸部也隨之而鼓動。

「哎!」
她發出一下嘆息也似呻吟的叫聲。
無意義的發音,任誰聽了也只會翻翻白眼,聳聳肩的對待。

掛起小手袋在門後掛勾,翻起廁板坐下。

她摘蔥的,手勢厭棄地撕開衛生棉。

聽著別人談起關於生育的話題,即使她努力將自己外觀容貌保持得有多年輕貌美,也是一場慘敗。


(完)
文青女鬼 53日
《彩色恐怖》


我拍拍女朋友的手。
不是親暱地輕拍在手背,而是手腕以上的部份。

她將目光從手機上移過來,給我展示正在瀏覽的東西。

我露出一個表示有點兒厭惡的表情。
舉起左手放到嘴巴前,手指像花園鰻隨水流擺動的,再留下食指,指向屏幕。

女朋友笑笑,食指按到臉頰上,裝出一個可愛的模樣。

我大概理解到,她想擁有色彩繽紛,款式在平凡中帶點不凡的特色口罩,為陰霾似的生活添上一點色彩。

我合攏手指,作出一個貝類似的手勢在頭頂從右至左畫出個半圓。

她高興地點頭,雙手合十。
然後在升降機門開啟時,趕緊戴上掛在左耳上的口罩。

我給她比了個豎起拇指的手勢。
被口罩遮掩了半張臉的她不知道有否看到,有否讀到。

這動作,不叫「比」,嚴格來說是「打」。
我們在空氣中打字般打出我們之間的語言。

我明白,人生當中絕大部份的許願都不會實現。
這次我當然希望她能購買得到的彩色口罩。

對很多人來說,美麗的東西會令人開心。
可唯獨這種,即使給我們如何名貴的品牌,也不太高興。


(完)
天洛卡 52日
文青女鬼 52日
《染色恐怖》


染髮膏附在齒梳上,從髮根開始,滑過髮身,直達髮尾。
來到終點時,留在梳子上的染髮膏已所餘無幾。

她坐在梳粧桌前對鏡重複動作。

數小時後,完成好染髮過程,她便擁有一頭烏黑秀髮。
在陽光下會閃耀出一種暗啞的靛藍色。
這是一種昆蟲殼上常見的迷幻色彩。
走動時,每一絲頭髮間都會散發出淡淡的護髮素香氣,與身體發出的香味大致相近。

年近五十的她,舉動一點都不遲緩地進行著赴會前的整妝預備。
年輕時,她都將全副心思與精神奉獻給家庭。
回憶那時候,同年紀的朋友們都取笑她最美麗的青春年華就這樣被奶粉尿布打掃煮飯中度過。

染好頭髮,更換好衣服的她出發前在玄關旁的連身鏡前作出最後檢查。

人稱美魔女的她當然不是妖魔鬼怪,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她只是比同齡的人長得年輕一點、活力多點,多得一所配套不錯的房子都再困不住她。

面對鏡子前的自己,她領悟到的是,正好趁孩子忙於談戀愛的時候、丈夫忙於打理業務的時間,要好好外出消費上天可憐她而額外送贈,最後的美好年華。


(完)
天洛卡 50日
毛蟲怪人 50日
#yup#lm
文青女鬼 47日
《異色恐怖》


女孩們魚貫進入場所。
這是一間工廠似的地方,高樓頂,身手不可觸及的樓頂。
那是某種人永遠不能觸及的地方,只能遠遠地觀看。
高高在上的人,只消抬起一根手指便能摳下積在天花上已形成毛蟲狀的塵。

那些站在看台上的人當然不會觸碰塵埃,他們只會往下看,看著樓下魚貫入場的女孩們。
我是其中一個。
左胸上扣上號碼牌,穿上美麗的衣裳,化上美麗的妝容,配襯美麗的髮型。
但我知道自己長得一點都不美麗。
回頭望向其他女孩,她們任何一位的任何部份都比我漂亮吸引。
我不明白地望向給我梳粧打扮的代理人。
她說,百貨應百客,有錢人看慣完美的東西,或許口味突然一轉會想試試其他。
這樣的話……
她抬起我的臉,別想太多,有時候客人們只是來找個人看看,聽聽她們的聲音或讓她們聽聽心低話,不一定會對你做些甚麼。當然,大部份時間是對你們作出毒打辱罵或……
行了,我明白,可觀的酬勞。

身後的女孩沒有推,但她的步伐在對我作出推進。
所以我的號碼是一號。
我是第一個朝看台上觀看,接觸到同樣步入看台的那位有錢人。

別問我怎麼知道,我就是知道在面具覆蓋下的臉是張俊俏的臉,在三件式西裝包裹下的是一副健美的身體。
一切都接近完美。
在我別過眼神時,那位有錢人對代理人說,一號。
連聲線都動聽。

隨後,我在代理人安排下被帶到工廠裡改建的房間。

這裡的房間,說得出的類型都有。
那位有錢人選擇的是泳池。
房間中只有一個長方形泳池。
藍藍的水,波子汽水果凍的透心涼之感。
白窗櫺,白屋頂,一張白色沙灘椅。
這室內環境光線充足得像個度假勝地。
而我知道窗外的藍天白雲都是虛假的,只是一幅佈景,我們依然身處於工廠內。

那位有錢人跟我說,真感激世上有「錢」這東西,否則我不可能擁有面前這光景。
我奇怪,錢是萬能的,如果他擁有錢,怎麼不可能擁有眼前這麼簡單的東西。
那位有錢人說,即使有錢,但從小到大家裡都沒有泳池,因為父母怕他溺水。
啊……原來如此。
他續說,父母親怕他會丟家族名聲,都強逼他努力學習各種知識和技能。
啊……怪不得一張臉如此有氣質。
不,臉是遺傳自父母。
身材呢?
非常努力的鍛練。
我默默點頭,真是美麗。
沒錯,我一生都沒接觸過不美麗的東西所以會好奇到底醜東西是甚麼。
所以選我。

別誤會,我喜歡醜東西。

我看著他近乎完美的臉。
怎麼可能。

醜眼睛。
他輕柔地撫摸我的眼皮。
醜鼻子。
捏住我的鼻尖。
醜嘴巴。
吻在我的嘴唇。
醜人。

他用力一推將我推入泳池,關閉泳池安全蓋將我鎖在水池裡。

我一生都未用有過醜陋的東西,現在我得到了,甚至乎那溺水斃命的感覺都擁有了。

他在池邊發狂的大笑起來。

隔著頭頂這天藍色的塑膠蓋。
我舉起手,觸摸。

終於我觸摸到樓頂了。
這種漂浮於半空的感覺,很冰,很……



(完)
文青女鬼 46日
《黑色恐怖》


下班回家。
才踏進家門,一條黑色布巾在我面前出現。
滲出一種棉絮氣味的布條覆蓋在眼睛上遮擋我的視線。

「今天來點特別的。」
女朋友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從右到左,在我身前繞了半圈走過。

「別鬧了,天氣很熱,全身都是汗味,我想洗手。」
「難得我想跟你玩,配合一下嘛。」

她領著我從玄關走到洗手間去。
我憑著記憶和習慣,很自然地隨她走到那地方去。

女朋友給我開啟水龍頭,握著我手腕將手掌伸進冰涼的水柱下。

「自己洗可以?」
「可以。」
我摸索著洗手液的位置,那東西在水龍頭開關隔鄰,一下便拿到。

「擦乾手,然後替你更換衣服。」
她指示失明人士的,每個舉動前都說出來給我提示。
「其實我不需要甚麼情趣遊戲。」
「不要。」
她站在我面前踩踏一下我的腳尖。
「現在給你換衣服,放鬆手。」

我依照她的指令放鬆兩手,好讓她能順利將我身上的襯衫脫下。

「啊!剛煮好飯,先吃飯吧!」
她興致勃勃地牽著我走出洗手間,帶領我到飯廳去。

我伸手探測,摸到椅背。
她為我拉開椅子。
「坐這裡。」
我提起手,準備解開眼睛上的黑色布條。
她喝止:「不要除下。」
「看不到叫人怎麼吃?」
「我餵你。」
「真的嗎?」
不知哪來的一種尷尬,我彆扭的執起預備好在餐桌上的一雙筷子。

「等等,先丟垃圾。」

女朋友丟下我跑到玄關去。
打開門,送別她趁我外出偷偷帶來的祕密情人。

秘密得我從來不察覺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對方的頭髮顏色跟長度,衣著風格,使用的香水等等……全部跟女朋友倒模一樣。

她不知道這黑色布巾看似密不透風,但當貼近眼睛的時候,透過那一點點網狀的空隙,還是看到了屋內的情境。

從踏進屋子便見對方在房子裡左閃右避的等待一個離開的機會。
最初我真的摸不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直至她們臨別前一個深情的擁吻。

這一吻,我看到了愛情。
一種長久以來只能埋藏於黑暗中的愛情。


(完)
天洛卡 45日
文青女鬼 21小時
《退色恐怖》


「女兒,給夫人演奏一曲。」
「是。」

少爺放下珠簾,發出頗為擾人的沙沙聲。
「走吧!」
「少爺不多看一下?」
「有甚麼好看的?」
我狗一樣的追趕起少爺的步伐:「這姑娘不合你心意嗎?很不錯啊!白白淨淨,舉止溫文,是個標準的大家閨秀。」
「可是……她要奏的樂器是笛子。」
「笛子?」我大惑不解。
「這使我聯想起一件事。」
「請問少爺,是甚麼事?」

少爺拉著我臂膀,在我身邊悄悄話。
「記得小時候我們到妓院偷看姑娘們的事?」
「當然,只得少爺在看。」
「不是說這個。」他拍打我手臂:「記得那個當紅的楚蕎姑娘嗎?」
「聽說是個長得白白嫩嫩,皮細肉滑的貴族小姐,流落妓院去不知是可惜還是該怎麼形容。」
「事情不是這樣的,你知道她有個乾爹嗎?」
我搖頭。
少爺看看四周,小聲告訴我。
「有一夜,當我偷看她的時候,看到傳聞中楚蕎姑娘的乾爹給她服藥。」
「這是很平常的事。」
「對了,她連服藥都好看,我不應該貪心,看過了便應該盡快離開。」少爺傷心的掩起臉。
「然後?」
「她服過藥後,身上的皮膚便如脫下衣服的……我不想說下去。」
「啊……要服藥的是你嗎?我們偷看過以後她依然好端端的活著,皮膚容貌上一點損傷都沒有,偶然透過窗子偷看到的依然是皮光肉滑,一天比一天長得漂亮。」
少爺拍打我一下。
「聽懂了沒有?那個楚蕎是個會換皮的妖怪,我還聽說那乾爹叮囑她得小心保護好這層新生的皮膚,無論客人怎麼要求千萬別撫琴弄破手指,只可以吹奏笛子,否則苦心將她從個髒髒黑黑的村婦打造成美女這功程便告前功盡廢。」
「啊……是這樣嗎?少爺我想你想多了。」
「真的。」
「怎樣也好,那個楚蕎後來已經消失在鎮上。」
「她肯定是換了張臉到其他地方去行騙了。」
「怎樣也好,故事教訓你,不!是我們不要到妓院去偷看。」
少爺聳肩:「或許。」

跟著他在走的時候,我隱約聽到了大廳那邊傳來了一陣似曾相識的笛子聲。
這樂曲,跟我們多年前從妓院裡偷看完逃跑時緊隨身後的一首小調。
這首歌,少爺沒印象的了,因為他總是跑得最快的一個。
只有我,能在沒付金錢的情況下欣賞到楚蕎姑娘的魔音。


(完)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