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白小柔 59日
《緣》

第一集:夢幻

夜靜恁愁的景色翩灑,迷紅悠韻的漫延經過,醉化的天色人寰,如癡紅鸞迷的夜行,追憶去無止境的掛念……

野園的郊矌宏闊,仍常的寂靜無人,喚然花開的時分,迎風吹的寫意悠人……

手執著牽華時節的書簡,倚動的心聲細語,還來的慕雨天情,風下的一般簡明。

「與辭行江河遊城,流水翻波陳滔,自離情惜別若寂,與慕華清風相奏,憾月時清杯醉醒,爭弄時憂愁輕彈,若與君重即籬下,任風送秋波斷流。」

亭園的迷夜月照,柔風的輕下寂寥,如水的花下情深,空情的聲消流逝……

徐若正手執起筆墨,輕動按去紙間,灑漫撇下語句,揮別下離情若緒。

「兄我江域一聚,孤舟蘇影湖伴,水流如游心居,過重山、越深谷,天情居客何從,流水勢、鳥香鳴,若物輕情義重。」

靜月下的情濛,語花撇下清幽,色下的情細語訴,乘鴿鳥的歸去道路。

時節霧雨紛紛,遊街情牽若道,懸紅燈籠的風景遍路,若放此刻的去路,一字一句的情海傾吐……

「風橋」上書生情詩對唱,情懷去緣牽天際,醉當歌情深幾何,情思去心聲細語,聚筆墨於赤紙行間,懸燈籠軒然掛帥,流傳去情關千尋……

「緣牽典祭」融化書生日常,舖天蓋地的張燈結綵,任風吹情義,讓情深告白。

郭梓軒遊舟湖上,樹寮下紙張飄揚,化過來的字段,似曾相識的筆跡,停泊樹下的細閱……

「於我心的一個陽台,看化人間煙虛,望透生死別離,凝望此際風情日月,竟觀去一人獨處,始望不穿的無盡憶念,氣去不下的天際掛牽,空來無一物的棲身,恨絕去思海的無盡期。」

郭梓軒順手懸勒下紙情,如若執子之手的情懷,若然情深不老的胸堂,放進去衣襟的闊袖。

「去一趟農茶舍。」

江河湖畔的色香貽情,春生堂、香情居、情天房、難離軒、迎花閨、沉夢坊、澤色園,應有盡有。

「郭兄,茶酒都荒涼了!」
白小柔 59日
遊船泊停,輕搖右擺,沈自清逕出恭迎,跨下青苔,禮下深躬之勞,迎踏去聚居。

農茶舍位置於城江河頭,林樹依立,地段偏隱,聚腳去事野則鳴。

「蠻夷於邊境肆虐,朝廷空無勇謀,我宋必將敗亡,立命於荒亂形勢,恨自力無以抗衡。」

郭梓軒元遊出神,空感嘆時局勢移,他日兵荒馬亂,與若正相遇不知何年。

「童貫與蔡京釀亂結怨,民間都說,打破筒,潑了菜,便是人間好世界!」

嚴傲氣怒一擲清杯,爽脆奔騰碎片四灑,湧勢家下力雄難收,壓下去桌椅崩節……

「郭兄!憂心什麼茶漬都濕透了衣襟。」

沈自清向前褪遂了布棉,輕下清乾於衣領衫袖,迎望下一張紙情,似是「緣牽祭典」的情義。

「原來有心上人了!」

郭梓軒乍見筆跡淡化,懷內深情付諸流水,情不自禁微顫心亂,捉緊了沈自清的揚手。

「知道了!是李家的碧玉秀娟,前日在市集巧遇,玲瓏身影經過,麗色的風迷,全街路人都舉步輕嘆,絕色佳人卻傾情郭兄,我們都遙望趨鶩,遊子感慨。」

嚴傲若舉扶柄擊下鳴仇,力氣丹聚欲蓋戴天,輕一話傾吐,陣下了怒憤。

「隨風歸來隨意收起了,紙張的寸段,懷內的心空,情夢的繾綣,天涯咫尺的去從。」

沈自清收乾去衣濕,傾聽下愛人清遠,橫視下嚴傲神定,若風下情空等待……

燈燭漫街耀透晃明,行人相依遊情牽際,深情如若煙輕,任孤我唱行清風。

「樊城樓」軒歌載舞,歌姬雜映如弦在耳,唱頌氛圍猶言掛牽……

「二蔡一惊,必定沙門;籍沒家產,禁錮子孫。大惇小惇,入地無門;大蔡小蔡,還他命債。」

想到奸臣當道,朝野腐權在握,民生苦疾難言,徐若正盈眶點滴咽話。

城街貽紅燦爛,店舖相輝引牽,小樓朱閣的燈籠高掛,倚樓望月,遊緒段離,憶念難收,觀望去城風悠人,天情際意花開眼前……

「來去我身的一個煙台,化看囂事連天,絕望人間天仇,情空的痴迷,去來生死與共,不透的繾夢、不滅的遊醉,願下風生嗟嘆。」

徐若正如見梓軒愁揚,若遊河域的深秋,迎流水聲的情海,急流去無崖的花浪……

任世風吹送,紙情若韻世態,如夢如幻月的風情,輕下世間情愛的凋零……

徐若正迎風接下飄零,風情紙間姓名約現,清看去「梓軒遊字」,如若心花怒放,仍若深深拿緊,悠然觀望天色夜月,情關鍾愛於天涯幕下……

「徐兄!是你嗎?在想心上人嗎?」

林正傑舉手輕觸徐兄肩膞,離眼細望紙張筆字,猶風的贈來恭迎,邀請去愛色的奔逐……

「春花院來了小尤物思紅,絕色花魁,公歌子弟爭相迎和,小弟掠得到今夜的春光,徐兄可與結伴掀開面紗?」

徐若正無心女色,離遠見梓軒身影步入花院,千緒難收,傾步去跟前探看究竟……

「徐兄果然快人快步,正好情濃,很好很好!」
白小柔 59日
《緣》

第二集:色寂

春花院珠簾映閣,晶珠兒千萬遊衣,添樓去青煙貽人,筵紅的色香子意,居流到紅情遊意,昏色的流動,牽情綺紅的光景世間。

香樓嚴猶馨夢,情濃側影燭燈洪亮,弄青影惜花追圓月,暢清杯幾何,鄉居風流,醉映芳香情味,紅陳的天客寄宿。

「夢嗇園小思紅魁花進場,公歌兒百千貫投得春宵,小昔玉藝衣柔倩,還眾兄賞心悅目。」

眉彎影鬢、黛眼柔情、秀濃滴玉,倚輕笑春色風顏,矜持青帕矯羞尹人,沉色猶憐幾分,靜態耳猶春生,深邃的韻味,沉香的幽淡貽人。

瑖紅絲繡闊袖,玉白指尖纖纖,彈輕去冠領依稀,紙筆墨工整隨放,翩衣去此字筆劃,行間到風生耳然。

「沉魚鳥飛,煙歌韻逝,野廣分憂,遊思揚調。」

正傑几椅析賞思紅弄墨,猶意到香色美眷,爭逐去青煙霧雪,自舉一杯銷魂,心鄉去泛舟遊意,蹤影去城江爾岸。

俊俏維妙,舉手留神,正傑闊袍衣領褪索寸段,即揮筆鴻,若千秋飛雁怒雪,白滄滄碧雲霧月。

「風色歸期恨絕,徑中衰道年綿,思憶秋緒遍揚,居路昔今思紅。」

正傑振臂欲言當車,紙張沉然搖晃,即生韻事,痴尤物絕,恭唱郎悉喜歡送,千一髮遠路向迎。

「思紅尤絕不在煙塵,在居香淡重的風味,於心鄉猶輕的情調,是際色。」

若正翩點筆墨,躍字行間,輕委立椅調風生,去盡意風花影月,紅海翻塵,歸年月歲寂遙遙無期……

「塵海歸寄,思物若紅,思緒瑖玲,慕若柔懷,居舟去春色人間,紅樓夢醉,猶我正傑,輕越重居飄流簾下。」

若正撇擺濃墨,起情濃花魁裙下,風子意親香悠人,帶引至正傑的香居,如霧如昏紅的風塵。

從人尺間伺候,倚靜汁墨揮磨,還去迎軒居頌明,恭唱郎抑腔橋調,絲如軍馬千騰、鴻奏騷歌遊意……
白小柔 59日
朱樓映閣色香幽暗,三五成群風花雪月,幕寥垂調洪濃的花餚眷屬,揭輕下鄉所的深道……

「空憶愁懷,若乾千醉,思紅斷物,爾我遊居。」

沈自清輕薄正氣濃情,執放開紙筆悠然,潑斧刀下,生輝氣場,頌明去翩舞軒然掛帥。

「郭兄!若得思紅青睞,天衣起舞,獨得花魁情調,沈某可要孤注一擲了!」

耳目春心的情歌,如沐今昔,如若正的心思慎密,郭梓軒神不守舍。

「牽長暮短……」

筆跡力下濛濃竟然,思鄉深邃時而鋒筆次亂,元遊出神,若正的情腔愁懷如猶耳目……

「影樓昔今空故,燕飛相忘恨晚,愁懷一江春水,段盡天涯、濟天飛揚,居去萬里巫雲,重山來、輕縷去,如若思紅俗物,簾下殞逝。」

壇香撲鼻吹送,香韻猶存濃郁,清幽氣來,貽目神矌、心領神會。

郭梓軒袖衣弄起,點一下墨水,弦動開紙張,筆下輕居重圍……

「倚望蘇亭青空,風嶺楊州吐霧,感慨重居萬里,一縷風雲過,猶我自清,一京夢情歸思紅。」

自清喜迎春色花岸,悠然恭請從人前來,紙事飛奔上揚,恭唱郎撇淨行字,吊提起嗓喉,朗誦開來……

「遊情浮光掠影,花色迎開眸倩,情若輕柳衣紗,風味耍樂、心閨柔善、領到真意,自清景觀張揚。」

思紅墨靜的花下誰家,自清聽岸題字歡喜狂動,搖動梓軒下樓觀賞,不力的捷足先登去。

弦歌詩如映月朗耀,調情彷猶城關空矌,清靜的渡頭,如有倩影的曲張,悠然清新、突然緊張,風送兩袖的韻味……

婀麗纖腰,身輕搖晃,踮踏步柳態從容,手尖滑順臉容花色,乘空來挑情斯然,眉情內芬香飄處,清幽、暗然、韻調,風花的綻放。

「徐兄!竟失落風顏!自清是何方神聖?」

正傑觀望去思紅以對,痴情的對眼相望,遊情的秋波無言斷送,江情到情懷絕去,不禁空嘆……

「是個風情浪子罷了!」

若正傾前起身望去,映眼男人居然寂情天然,無半滴牽情茫然,似曾一個徒地的浪漢,何曾一個深我鄉所的梓軒……

若正步踏離開碎地,此時梓軒卻下樓閣,看落去關愛的脫群,已過人煙,跨出了花院……

「長江滾滾千世紅塵,情海波瀾百年緣份,水流春江一人留芳,思紅情關一正愁。」

若正思憶梓軒遊字,若有情天喜怒,若是情海深奧,長相的今晚,格外的一個掛念。

「城門閉,言路開;城門開,言路閉。」

小街後巷又傳來歌謠,金人進犯的抑制順言,征事了期的博通言路,若正又一個望空出神,追憶朝野昏庸……

趕步望塵遠追,行街場滿流動,越過人煙靜好,似曾身影凋零眼前,看空了的人海縷煙……

「正!是正傑嗎?」

若正耳聽梓軒聲線,回頭打探前人身處,驀然看到梓軒,若猶前思韻調,猶似深刻斷腸,眼前人的昏迷,如撕裂子段……

「梓軒!是自清麼?」

城街的腳步忽然停了,漫街的燭光也沒搖擺,動容的披微,情海生世的約定……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毒知天命 59日
古代男男故事
[banghead]fj
白小柔 59日
《緣》

第三集:月兒彎

起來的清風迷濃,軒然的吹贈幽芳,懷風的遊情若醉,兄情此際的情香悠揚……

寥愁靜夜自然爾意,幕緒秋思天然遊情,更漏的殘聲猶然風向,迴腸的氣,翩然子間的清華白瑖……

城樓橫江淡淡的輕舟飄流,煙波碧蕩的遊情,風游潮去的雨霧,流擺的風景輕掃,漫天的飛絮遍帶江域。

髮髻的鮮花搖晃,柔風的輕捻柳絮,情深的落下,若正頭上一片茫然,肝腸寸斷的牽碎,梓軒彷若悸動,傾步向前,輕手心的溫柔替若正拭去煙雲,塵風下的一切愛念……

氣脈相依的咫尺天涯,柔情此刻的風波韻醉,如猶一縷煙花浮眼掠現,輕生的薔薇,猶若無花的香芳意濃,此際柔懷的孤清寂影,閨芳亂墜,若正腳步不穩,傾前身去梓軒的懷抱……

霧雪雨紛飛,絮輕柳飄揚,侍婢的油傘張開,秀娟的焉然碎步,添買花燭的道路,千言萬語的遍踏無聲。

「小蘭,你說什麼火不會滅?」

拿捏著燭臺輕嘆,指尖細掃著煙塵,手間順下的劃下痕跡,托著的開著香氣。

「我說呀,是燈火,燃點去香家有人,輕化到重居,千世萬載。」

賣燭君為秀娟燃點花燭,香火色香調情,韻紅花鄉的彥語,兀地世風一吹,光波影照、澤色浮搖,掀夭折色光殞滅。

「小姐,是你的烽火啊!來望眼如意郎的心芳遊緒!」

靜帶的風送,喚然火光黯然,一消滅絕的搖韻,自然去場紗飛揚,映簾到梓軒若正的彷彿擁抱。

點綴的撥開風來,手輕的挪前僅有,梓軒側前若正閃避,輕腰扭身陣亂意馬,委身居然抖擻萬逕,梓軒淡然扶手順下若正腰間,亂絮飛下,秀娟眼望得分亂若醉。
白小柔 59日
爾遊情風韻,若梓軒輕拭自家髻髮,梓軒之手猶下情深,為斂色衣妝,與兄下一心一意,情牽此際,香芳濃時倚柳纖腰,情絲連綿風時相依,秀娟遊夢秋波……

「夢君如水牽長流,香芳猶醉花千百,倚伶今生載煙情,天衣輕裳下尊憂。」

秀娟替姻緣籖穿上了紅線,繫了一粒小薰香,倚風情留芳、靜幽香飄來,相贈如意郎君表白心跡。

此際柔情若現眼前,秀娟披情翩翩掛醉,細水的長流,情牽前人的風聲已臨城下,昂然傾迷上前劃破映眼……

「梓軒!這情囊贈你啊!」

若正履步踏去留情,如煙輕吹遊情子意,若韻依去濃情風絮,梓軒的手心已然靜去,眸影前人的香閨託付,此意若在的情聲細訴,竟我獨自搖晃。

「梓軒!你不愛女色麼?你盯著這男人幹什麼?」

梓軒乃家裡獨生子,聯名掛居與秀娟共偕連理,舉家香燈所望,此情牽掛,梓軒心神恍惚,胸襟情懷亂墜,勒下收去姻緣籖誌。

「不!秀娟,多謝你的心意!」

梓軒斯悠情義放進襟袖,隨幽風輕送,緣牽紙情飄然開去,若正眼下曾經筆墨任風逝流,無言傷神,轉身路過離去……

梓軒彷若逐前挽留,仍然小蘭秀娟目睜,屹下了步伐,遠望若正霧去……

宛清幽江河湖畔,泛輕舟天水鳥鳴,廣景神貽忽爾碎聲,似是林伶身影,似曾兒時玩伴,似若遇人不滯,若正身前望去探究……

執不放的固手,死逗留的野蠻,流氓耍賴的洶情蠢動,林伶始終一言不發……

「還想有生路麼?」

列陣的丁員圍繞眼前,勇態的風姿滔著形勢,流氓的慌亂步震,若正上前悉手逐退,丁員大然撤後……

「我收買回來的勇敢。」

流氓失蹄捷足,舉步不定仍臨危回望,林伶朗然笑臉顏開,下去了衣領拿出了信物,嬌羞滴嫩的情開步去,若正留守原地一臉愕然。

珠串薰香一掛,紅線結聯一聚,籤字文體一貫,以是情軒廟的心物,相贈情義郎廝守永定,若正亂緒一凜,翻到背後字情解然。

「點輕去青山秀水,分暖去春色眷飛,天情下居客麗澤,輕流向歸鄉道路,道徑相隨,相守人間。」

若正茫然情間相候,逕自然上前追趕步伐,追去橋渡惜花處,一朗丁員緊隨林伶身後,流氓居於一份,若正恍然大悟失陣,步前側問用事。

「怎麼風要小姐降貴迎吹啊!」

林伶嬌扭絲帕遮臉,悠然露笑傾前半分,牽手請去丁員撇下,已時二人相對,林伶終於開話。

「隨風吧!吹來了最自然的心情,風來了最真情的流露,吹著我情義深許,吹到去心事一般明白,吹下了戲迷。」

若正恭然迎前歸還情物,置放在林伶的玉手,步後神色若重,如言所失。

「清風吧!吹著一般的沒什牽掛,吹著了世間風情,軒然一物沒有。」

若正豁然地慢走市集去,執意所失,林伶吞吐欲言,競前追問……

「若正!你有心上人了麼?」

牽腸的紙碎隨風凋零,梓軒懷內載著他人的情義,如若一陣清風的吹過,若正心下情傷漫然。

「沒有!」

逕步去遠方,天色昏睡,林伶歡心應對,望著背影絲絲入扣。
白小柔 59日
《緣》

第四集:無邊

光影恍麗,夜泊搖曳,煙色笙歌,湖畔香居水色的紗舫地帶,休憩神貽的澤鄉,若色的濛濃,猶色的昏送,碧波的晃動,流輕的風情世間。

情杯孤獨,愁寂斷腸,影歌凌亂,思憶飛揚。

入醉所有掛牽,如沐風色,傾情去深淵,色香風韻,如若子情孤寡,情深的風光明媚,如歌似畫的流亡……

小手的輕擺姿勢,沉魚落雁的容情風花,色羞美艷,姿色優雅,情眸觸及梓軒,梓軒仍若無睹,小尹人婀娜纖腰擺柳,若親近相迎,梓軒猶意香居的孤寂。

靜扭輕身搖韻,翩晃肢體垂調,春生的動舞,倚情的馨所,相生儼夢,梓軒寸酒肝腸,無心美眷,鄉所的惜花,無言地劃破,注目的深邃下落在舞姬的扭傷,康泰的依然雍容,容情的節奏,步步傾動容許的看去風姿……

「公子相守是否有意?」

燭光的搖晃,天黑直捲寂寞的舖來,情深的風靡,姬女的貼身哄近,暗室濃情,梓軒對空月夜憶念。

羅衣輕輕的開去香色玉澤,嬌扭的身軀真的熊熊相依,輕手去托著梓軒臉容回眸,氣息的共對頃間情透。

「你愛有情的開花麼?」

舞姬傾前唇色染去艷紅,消聲的委放,梓軒迷濃天花亂墜,若閃起若正影子,一凜情義,纏綿春開,烈情韻紅,姬兒亂去衫領,梓軒悉見女兒紅香,玲瓏玉帛、嫩粉洪冶,非男身剛柔,已失去春宵意去。

「我的姿色庸俗嗎?」

梓軒束去衣袍,下放去錢鈔紙揚,牽手去情深瑖玲,為舞姬掛別衣褂,子情對流,若輕的靜過鄉所……

林街攤檔豐澤,遊人競相採擇香惜,情懷的風向,牽時與柔情的花開,若此情的鶴淚愁場,無物相覷,梓軒猶意情思的風暖……

手執若正頭上的花瓣,步進「玉琢居」,柔情的風絮,添去跟身的輕情。

「這雕進去佩玉裡。」

剔透的玻璃蓋下,鑿剔的挑滴,刻進去花形下置,舖下去佩玉鏡影,花蕊的雕琢,天工的施放在梓軒的掛牽。

懸遊著若正的花語,大街的風景晴天別緻,踏步的去從賞心悅目,紛擾的人與事,春光明媚,梓軒對周遭一切樂事。
白小柔 59日
弦樂擊敲場聲朗奏,節拍激蕩人聲鼎沸,說書講事眉飛氣唱,梓軒踏停了步伐,滯留於人海一份。

「色妖附體在綺娘血氣內,運行著身體,長出了傾國的顏臉,身體扭成婀娜玲瓏,入冊去宮廷嬪妃候枕,夕圓之夜花色遁形,龍顏大怒斥去冷宮,青史留述綺娘麗艷,無疾子嗣,來自妖迷執弄啊!」

與容麗雍容,親色瑰屬;以體態雅穎,眷香花閨,如秀娟可人,悉將納入房居,香親遙遙無期,若意芬芳家室,堵高堂之懸口,私交若正,梓軒言外遊神,定落方寸……

郭家從人侍候,昂開大門軒然步入,替撿去衣袍,堂廳似曾有來客,茶水剩涼,梓軒逐步去後花園,見秀娟涼亭清嚐糕點,用情此意,欲一前親近躍躍一試情義……

酒水擺放不沾,醉影無杯入扣,倚濃情柔韌,倒花杯清嚐,咀下的脂扣……

「糕點的味道清脫麼?」

坐下去左鄰相伴,清幽的花池眸影,青樹橋渡的繁開互映,靜兒清新的氣候,鳥語幽香的喚然,清氣的風兒……

「清糕有撇脫俗世的淨。」

秀娟細放下品兒,子情盎然、情意語咽,相望去梓軒的開懷……

河塘蓮花翩漫盛放,葉荷紅麗,蔓枝樹影,浮陳遍開,水鄉片澤……

「菡萏靜綠倚紅愁,枝段風雅恁秋心,今昔游浮,池塘鄉花,若清幽香、若淨淡薄。」

水波扎晃,離意浪蕩,河塘映灣,若有遊情……

憩靜花塘,梓軒若有感傷,若荷蓮居情,若襲枝附著胸懷,若言所失的子意。

秀娟仍猶遠意,眺去池塘花岸,蝶飛雙襯,風影綿綿……猶以動容……

「梟梟水塘蓮,碧綠風姿;盈盈荷花鄉,爾紅風韻,猶飛影情義,斷無陵、剪無情,獨秀一朵淨。」

梓軒步踏前跟著秀娟的容情,倚情調頭、寄意香居,與節奏天涯海角、共遊意一家閨秀,梓軒將接近哄貼,手間的抱擁,一隔此際柔情的氣息……

「梓軒,這樣子驚喜我嗎?」

秀娟的嬌情瞥扭,梓軒前傾後曳,秀娟的芳心被拉牽斷腸,留下放擁手,秀娟原地蕩漾,梓軒步遠風去……

涼亭人去空無,秀娟猶情待放,映眼去枱上還有,情深的凌亂一再擊聲……

珠影垂伴,枝簪風悠,千疊萬層的繁花細嫩,萬載千依的情苞開氣,一粒翡翠居嵌秀艷中,澤色綠靈、淨碧無暇,綺麗剔耀地放下於圓石枱上,梓軒市集擇居的信物。

「梓軒……」

秀娟遙追去清送,望步影爾亂思情、眉花似放,置放於手心的情懷,惜惜的姿柳在胸前,若韻柔情、猶子情義,醉迷的簪記意亂情迷。

沉聲的並無回首,消韻的不相回眸,情歌的韻調,遊水長流……

「秀娟可行作個花瓶。」

梓軒自逕走風花,路絕到霜雪,道路淵博,天地遼闊,登去徒步走情涯,獨斷風領深閨……
白小柔 59日
弦樂擊敲場聲朗奏,節拍激蕩人聲鼎沸,說書講事眉飛氣唱,梓軒踏停了步伐,滯留於人海一份。

「色妖附體在綺娘血氣內,運行著身體,長出了傾國的顏臉,身體扭成婀娜玲瓏,入冊去宮廷嬪妃候枕,夕圓之夜花色遁形,龍顏大怒斥去冷宮,青史留述綺娘麗艷,無疾子嗣,來自妖迷執弄啊!」

與容麗雍容,親色瑰屬;以體態雅穎,眷香花閨,如秀娟可人,悉將納入房居,香親遙遙無期,若意芬芳家室,堵高堂之懸口,私交若正,梓軒言外遊神,定落方寸……

郭家從人侍候,昂開大門軒然步入,替撿去衣袍,堂廳似曾有來客,茶水剩涼,梓軒逐步去後花園,見秀娟涼亭清嚐糕點,用情此意,欲一前親近躍躍一試情義……

酒水擺放不沾,醉影無杯入扣,倚濃情柔韌,倒花杯清嚐,咀下的脂扣……

「糕點的味道清脫麼?」

坐下去左鄰相伴,清幽的花池眸影,青樹橋渡的繁開互映,靜兒清新的氣候,鳥語幽香的喚然,清氣的風兒……

「清糕有撇脫俗世的淨。」

秀娟細放下品兒,子情盎然、情意語咽,相望去梓軒的開懷……

河塘蓮花翩漫盛放,葉荷紅麗,蔓枝樹影,浮陳遍開,水鄉片澤……

「菡萏靜綠倚紅愁,枝段風雅恁秋心,今昔游浮,池塘鄉花,若清幽香、若淨淡薄。」

水波扎晃,離意浪蕩,河塘映灣,若有遊情……

憩靜花塘,梓軒若有感傷,若荷蓮居情,若襲枝附著胸懷,若言所失的子意。

秀娟仍猶遠意,眺去池塘花岸,蝶飛雙襯,風影綿綿……猶以動容……

「梟梟水塘蓮,碧綠風姿;盈盈荷花鄉,爾紅風韻,猶飛影情義,斷無陵、剪無情,獨秀一朵淨。」

梓軒步踏前跟著秀娟的容情,倚情調頭、寄意香居,與節奏天涯海角、共遊意一家閨秀,梓軒將接近哄貼,手間的抱擁,一隔此際柔情的氣息……

「梓軒,這樣子驚喜我嗎?」

秀娟的嬌情瞥扭,梓軒前傾後曳,秀娟的芳心被拉牽斷腸,留下放擁手,秀娟原地蕩漾,梓軒步遠風去……

涼亭人去空無,秀娟猶情待放,映眼去枱上還有,情深的凌亂一再擊聲……

珠影垂伴,枝簪風悠,千疊萬層的繁花細嫩,萬載千依的情苞開氣,一粒翡翠居嵌秀艷中,澤色綠靈、淨碧無暇,綺麗剔耀地放下於圓石枱上,梓軒市集擇居的信物。

「梓軒……」

秀娟遙追去清送,望步影爾亂思情、眉花似放,置放於手心的情懷,惜惜的姿柳在胸前,若韻柔情、猶子情義,醉迷的簪記意亂情迷。

沉聲的並無回首,消韻的不相回眸,情歌的韻調,遊水長流……

「秀娟可行作個花瓶。」

梓軒自逕走風花,路絕到霜雪,道路淵博,天地遼闊,登去徒步走情涯,獨斷風領深閨……
白小柔 59日
《緣》

第五集:無際

涼風吹送,秋香貽人,悠然望岸,輕看漁潮,遊意鄉夢……

石壆椅上,靜渡橋處,淮河相對,舟輕水蕩,鳥兒歸去,若正提動紙扇,撥掃興致,意猶去舟水串串、河游漪漪,靜撥到映簾無所一物,回掃到身處並無煩囂,傳來鳴榔的敲聲。

漁郎削體衣鬆,踏著草芒鞋織,挽力去船舵擊杖,揭起麻布衣袖,鼓氣傲揚,腳踏撑木條,節氣艷陽,風擊下船艙,群雄聲勢,震天欲聾,時而翔鳥風亂、洪水蕩漾、魚群震攝蜂擁夭躍勢情……

女郎釋手嬌拭汗珠,柔若無力,旦然漁網擲出,勁腰力擺邁朗收放,魚兒頃刻游走無路,搖船澤香晃動四伏。

蓑笠抖顫震動,輕搖細細移動,船身凌波搖步,男郎頭戴的蓑笠悠然靜下,水潤平滑,船身流下,稍然來到女郎的身邊。

傾前扶穩雄勢的魚兒,凝看的出神,忽然蓑笠的落破船勾的回索,男郎的衣戴坦然亂鈕,斯然的撿起走前、悠然的披下一如以往。

風依然的放縱,隨風自然地吹送,從容的悸動,開去一生輕奏的柔懷……

鳴榔擊聲驟然停下,風岸伴情默默落下,正逐放的興致,遊夢到秋波的斷捨難離……

下落漫天情開的晚上,遍去情義飛馳的深晚,梓軒輕下念掛,思下去情花的嫣然,風絮下的遊情若醉,梓軒溫柔的執著,傾前的情深,有著思憶的香情,溢著思海的牽掛,頃開的柔懷一刻……

若有秋波的容許,像是花開的放手,似曾情愛的相守,碎落過的執手,竟然沒有一絲挽留,行經的凌碎,居然沒有一去落定,痛恨兩亡的深秋,仍然空愁只有……

靜思秋段,懷風清遠,鳥鳴的聲音仍猶在耳,鳴榔的聲響輕舟已過,漁郎的蓑笠靜然安好,仍猶風的飛揚,女郎的髮絲飄散,漁郎輕手擺下漫天的飛起,臉容相對、煙話無聲的望著動情。

一點輕柔的觸動,一種細緻的親愛,靜下清風輕送的溫柔,輕情凜凜,剩下情義兩袖的風情,遊情子意,若正追思到無盡期的情歸梓軒……

柔情的胸襟深刻感動,遊到天涯盡處,若正思去春暖,神魂斷腸,絲毫沒有察覺友伴的成群坐下……

河遊椅伴的相對,鬧市風景宏開,遊人清新寫意,過河的風橋江上,豁然生氣,風情翩翩,春光明媚、秋意濃郁……
白小柔 59日
風姿韻韻,姿態窈窕,淑女碎步居香優雅,遍踏芬芳姿色瑰麗,婀娜成群情貽鬢影,幽靜行經儀態萬千,柔情倩影天姿國色,兄情騷動,掀起惜花賞月……

倚兄仰步踏前看去心儀,敲節的合扇緊握在手,觀止於清蔥漫步,意猶去情水蔓延……

「眸影清貽深矜,纖手風生子意,若春色的舞動、花香的飄來,此際胸襟的情義,如思慕直捲靜候佳人,輕下風意,還黛玉回情。」

春生遊意,猶輕情掛帥,江兄悠然望塵追悔,顫身輕晃、軀體餘悸,情憶去美眷的風韻……

「遊輕去香芳有時、香色有限,情迷去花開艷麗、觀賞景意,步經的輕韻搖擺,閨芬的衣紗羅綺,曳動子情、翩動子意,如佳人回情,秀色芳濃。」

若韻醉的遊意子情,康秀大道,郎兄淡然風花雪月,思醉去情迷繾綣,憂愁去情深別緻,依然去幽香飄泊……

「輕情浮生若夢,柔情過眼飛花殞逝,仍孤蘇輕舟越重居,媚態清芳撇脫、輕姿流水飄揚,邁過雅麗、風過山色,靜佳人回情,映眼江河。」

兄情風湧雲現,相守靜候回眸,若正一個木納,任弟兄們風色清麗,而時黛玉們柳影生姿,倚橋經過驀然回倩,相望兄情斂笑嬌羞,兄台一頓波然,子情洶湧澎湃……

靜撥著涼扇,滯留去漁郎相親相依的情景,若正遊意去梓軒的風姿,軒昂的步邁向前,襟胸直韻,曳搖風雅、動輒瀟灑、氣態雍容……

兀然清靜突襲,朋伴無聲開去,豁然子桐的追前,相贈紙扇予佳人……若正乍看佳人竟是林伶,觀去子情芳心遊態……

林伶嬌羞玉滴,猶以青帕半遮臉,欲以開口卻無言,側視眼望僕人示意繼續前行,辭退的字句難以講出,玉步稍移人煙僵持。

瞥扭咽然猶豫,釋手接下子情,拉著子桐的手,回放去物輕情義重,依然的步走,行人緊隨,人海花眷的影蹤,子桐急起直追,一擲信物情歸尹人。

青嫣臉紅,蹙脂韻下,咽情調子臆臆楚楚,如淚凝聲下,若少時啼哭,若正撫藉林伶,護花之心不滅、朗耀風景常有……

若正趕前挽起林伶的手,置放紙扇,林伶望向兄情可是若正,笑顏春開,溫柔承下,絲絲情竇花開,細放在懷內……

「去清風相奏,掠影空樓,任春風吹奏,還影當樓,迎秋風深奏,留影瓊樓。」

扇情上若正心芳允許梓軒,風情尤物,映照長流,清去情迷、甘去愁離、歸去天意,一生相守……

林伶望著扇情,風生情義,通的明、空的淨、幽的勁,若思居情人,眼前所得,顯然心芳落定……

子桐落寞側目若正,悠然護花,若正散漫不覺對映成一雙。
白小柔 45日
《緣》

第七集:原來夢迷

滿天披怒震憤,重居萬里風雲,落下鴻情傲嶺,風起人世空情自古……

床几紗衣掛簾,椅桌半邊靜座,獨背門戶輕歌嚐茶,一處清恬,梓軒賞心樂事。

門不驚輕推闖進,秀娟坦衣從容,粉抹蜚聲,春色風韻斂笑斯斯,步盈踮去梓軒胸前,恐氣迴避秀娟投懷,梓軒風氣淡然,若任秀娟傾聽無心。

「只曾有衣香弄影可以傾訴。」

梓軒輕抬秀娟花容,對望此時韻調,望去一種遊情,看到傾動的此刻,望到傾心,觸踫到眼前情深,只有若正的容情。

「我已有意中人。」

梓軒坦然風下情容,披蓋好玲瓏浮衣,逕步去門房以外。一處暗搖,一個窗花賞月,一窩下人追意,梓軒漫走不驚覺秀娟的眉竅生煙。

廣園青樹映照,若正望然打掛,巢上雙雙鳥燕,天下幕幕依歸,此際比翼相依,思掛去梓軒的柔懷。

闊靜漫街寂寥,林立毫不興致,迎來春花香逸風景,若正卻步悠然賞目。

「一別後消枕難安,輕掛上遊情此意,若與你白髮齊眉。」

自清高懸去耳垂掛牽,低簾到碧玉秀麗,然運掌上惜花美眷,承托去小蘭的扭情。

「你我就只隔一重相依允許。」

小蘭鬢影風羞,黛眉嬌扭,瞥扭去煙輕柔情,依韻去身世相隨,恬的怒怒生韻笑、喜的馨馨沖明媚,嫣然花俏春分,避開去自清的輕抬,咽容舉步輕聲,步逕去市集煩囂,自清一個看迷。

「這石頭是個沒有痛苦,給你拿去,手心裡有這一頭,要開心啊!」

兒時林伶踫跌痛哭,若正委放安慰,啼啼咽話情聲、了了情話傷悲,無從抑去的悲鳴。

「就拋出去啊!到頭來不過一塊石頭!」

林伶紅焉的悲傷望去石塊,淚盈式式的握下去手心,爭氣的拋開去石頭,一臉朝氣對望若正,風時臉紅耳赤,奔走去漫山清靜。

小蘭人海煙去的背影,若正想到了林伶,猶瀝的青蔥道路,在目的清氣漫延,一陣感觸,若正闊步去後山懷緬。

聽去一席賢話,舉家康寧於備祖、齊家安業於從俗,計從秀娟的言說,梓軒亦路去後山庤廟猶願鴻運天齊,際而修心養性。

一几清淨、一休暗香、一廂明亮,梓軒若神不守舍,徒踱靜靜沉重,幽步纍纍空愁,坐下去只有蓆地,放開去眼簾景物,無塵一物《華嚴經》。

前事浮雲,後來煙塵;生來無物,去從無業,開來頁緣,靜書輕過百世屠,留悟一點在緣來。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

似曾有物,似帶一心的動靜,陳是無一牽掛,本無俗世的心盞,一無塵世的風迷。
白小柔 45日
梓軒霧迷起風沙,猶掀起人世癡念,如若貪嗔道路是個戀棧,化作泥濘虛度凡生,為若正偏、執、迷;眷戀、思慕、悲憂,一物浮塵是若正。

逕踏煙輕飄縷,步路青山開廣,靜行到萬里孤清,路途竭盡氣力,若正道去庤廟休憩。

几桌椅淨,壺茶開清,花蓮尊座,一燈通明,空廳澄澈。若正推開茶杯,顫迎來《妙色王求法偈》,翻開塵世,開去俗世掛牽,若正執看,重居浮雲轉眼過,一縷輕舟在緣來。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浮塵一物,虛生妄念;浮屠一物,貪生愛念,迎愛如波影,還愛如離光,一去空無物,本來是一淨。

若正捲起沙煙,輕下到心塵尤物,為梓軒虛、妄、惑,去繾迷、朝暮、恁離,心魔一物是梓軒。

梓軒風起木魚,廂房內敲落靜靜允許,一隔牽腸,片片幽淨聲,若正聽下段段相依,無曾一物的空廣,飄揚廝守的韻調……

「郭公子,你回來了,小姐待我有一物回歸。」

天色夜行,影月寞寥,越亭園步向廳堂,小蘭守候入晝,見梓軒歸來,恭迎深禮,雙手遞上秀娟的囑咐。

映綠珠翠無情,雅秀春色無物,一澤香芳已然剔去,若正的花瓣如煙靜去,空無兄意的玉佩,梓軒別去迎接。

「秀娟不親自送來?」

「小姐說你會看到不該要的東西。」

梓軒情洪怒起,舉擲秀娟風聲,碎瓦飛濺,遍地無情,下人側目寒寒噤聲,眉來眼去通告知情,興秀娟的波浪,風染的色情走遍家門,盡如秀娟的握運用情。

「小蘭,別急要走,這紙意可要應許啊!」

梓軒渾忘邀約自清賞茶,久候日晝,小蘭登門,下人侍候與對,座下言話難放,一別去此情歌逝,自清去迎走路,放下遊情。

「西岸夕下孤影,昏時相依一對,落日無情,人間有愛。」

翌日戌時小蘭興去西邊城外,餘光蔭蔭,佃農耕落紅,時分戶曉,萬家燈火明。

自清姍欄來遲,看去一舍茅房,望到梟升炊縷,飄起的煙火,爾遊到輕家人世……

「此情對望燈香有待是當下。」

小蘭斂笑意亂,與自清香家繼後,若子意輕放安居,與自清偕手白頭。

「我可以?」

自清輕輕的捉起小蘭的手,執動到放開的溫柔,牽動到情深的開放,蠻力一放,曾有的煙韻傾告……

「此情此刻曳搖你的容許。」

小蘭顫顫的驚動,滔滔的柔情,離不去的子情允放,不清細水的卿卿我我,奔前去觸踫的相奏,一傾在自清的懷內……

自清擁緊去囊中玩物。
白小柔 38日
《緣》

第八集:猶如

風沙捲浩,紅塵追滾,陳滔千丈,功成春秋。

里隔四五十,興一驛站岡,廂旅築盛行,風塵歸泊、天涯逕處,青山猶在,輕無崖風居有時。

若正懷愁煙薄的思情,懷裡輕縷的寂寞,經行到咫尺泊處,歸旅連蘇舟、泛輕一遊意,若正寄宿去驛頭旅館,清心一處曉、唯有淨隨風,爭履去休憩。

櫃檯敲聲零落,梯間廂客絡絡不斷,境去一臺客,又來一寄塵,店小二勞碌奔命,撥淨去一桌几明,起又來壺水茶寮,拂掃去微塵,恭候若正坐下。

「來一壺清酒!」

店小二頭戴巾帽,披掛餐布,一身襤褸粗衣,鞋履風霜磨曳,侍途顛簸,一聽下若正號命,萬分奔馳,橫眉沖沖怒盡風生,軍馬嘶騰氣怒衝衝,疾命的侍奉盡勞。

「嘭!」

酒水溢溢濺濺,飛瓦處處縱橫,領到盡處風鴉,店小二恐路無訴,側聞碎酒壺、傾動風鶴唳,掌櫃凶勢湧湧狂吼傲怒,店小二驚恐失惶一角瑟縮,舉手置降,凌空顫顫地護航……

掌櫃狠勁厲踢,店小二寸腳抱痛掙扎,更上兇猛,店小二抱顫了膝蓋,掌櫃擊起算盤,彈珠浩揚,檀木飛碎,店小二額下鮮血滴流……

「要不然拿這賤命來賠個不是。」

盛家丁傳言,若正輕爾泛舟湖上,舉望所歸,林伶大家興師湖畔相候,贈映戲貌聊以相許姻緣籤。載家丁通傳,若正離歌遊意,逕去驛站館頭一消愁懷,林伶迢迢駕步,倚坐客館靜候若正。

「這……」

若正嘆若一清酒,不必遷怒於呈遞,若見小二鮮血滴漏,於何以忍心,言出要坦護,一口義勇,輕煙於香馥的高嗓言話。

「這命我家賠,這客官的酒水我家都奉陪。」

香馥嫣氣行盛,於櫃檯放下錢幣千貫,經步去小二映前,輕抬身段推崇半分,引領去林伶一側侍從,林伶清嚐糕點,分去片片。

「何家閨秀啊!」
白小柔 38日
林伶座於賓廳,林立周圍一枝獨秀,若正舉行闊步邁向廳房,林伶輕笑恰上一口茶,若正灑漫去袖袍,一氣凜然入座於林伶對峙。

「我要乾到愁腸清空,你可要奉陪?」

香馥倒下一杯幽靜,林伶指尖提放咀角沾沾,輕口灌進千億醉迷,輕下若干斷腸,林伶袖影清印懸唇,情嫣放下世間情義。

「酒入思鄉輕情重,斷流秋水輕如夢,惜杯遊閒,春江流水一如空。」

若正舉嘆林伶脫撇俗塵,推開一杯江愁弄月,啼住不下的笑意,對望林伶與時的遊欄人間。

「可清淨到沒走人間的煙火欄柵?」

一眾侍從聽下按下笑情,遊千里隨林伶訪尋,香馥以日繼夜居遊疏通徐家門丁,悠然一悟通,噗嗤的情咽風容。

「清遊心居空情依然,走遊赤地天涯淪落,有人居高聳然!」

林伶嬌氣沖冠,睜目侍從容情譴責,一臉通情,映對若正如斯淺笑。

若正陣氣風發,清江滔眉,從輕萬里;鴻嶽匈奴,從居迢里,通世情空虛夢迷,傲笑化憂縈。

「何訪親自駕臨一聚知故。」

若正誇下允許,林伶再下一杯對舉,下口暢盡,氣若嬌容,猶細情味。

「盡杯深醉,捨命陪君子。」

陰陰光入鄉,黯黯朝氣濛,窗臺殘照夢,慵慵蓄秋意,廂房暗紅,梓軒追弄,若悠悠春輝斷送,故長流暗淡無終,倦意日盛、夕夕疲勞,一休眠風生淡然。

若正居留怡香樓,寂寂妓女相伴隨,香芳澤意綿綿,芳情撲朔飄香……

妓女柔情風韻,灼見玉帛,垂調纖手,倩彈若正的花容,猶差寸段,容情玉移,吹縷去煙情花墟,倚哄去情臉風顏,紅唇綺塗,欲欲扣上風情。

若正猶豫櫻唇,促促興意闌珊,輕避妓女浪蕩,傾後纏綿凜意,更上依偎,若正前後閃避無門,塵落丁點香芳耳猶,定落居情,傾前如若溫澤柔情。

洪洪姿色映對,滾滾風流濤盡,翻浪千古紅情,風滔離騷,梓軒若若驚魂若正妓女相歌流逝,輕咽一腔空愁,恨茫茫、思翰翰,一夢空來兩袖去,萬般情弄一京舟,梓軒悠悠悸動,漫步後園奕奕樂乎。

「你過來。」

侍婢側笑滴滴羞咽,倚望梓軒叫喚,輕浮韻兒,盈步春色,踏遍朝暮,斂斂媚媚,映對梓軒……

梓軒步步倜儻,軒昂到侍婢對望,舉手輕抬嬌情瞥扭,望到春心蕩漾,梓軒營營汲前,若要落下親暱與對,侍婢羞行柳搖,徐徐閉目姿生,韻韻情開……

梓軒興意無兩,凝凝色花映前,伶伶寂寥暗許,看侍婢情深掛目,眼前人情迷繾綣,奈何去牽引,輕下傾動的手心……

「我喜愛你這柔情若韻,你叫什麼名字?」

映前去梓軒傾望,海浪煙雨、翻波絲絲,一陣眩暈,分亂寸段,輕輕釋手猶凝顏臉,如有汗滴,氣臉生咽,黛笑鶯鶯,一種善柔。

「我叫芷眉。」

梓軒手拭去頭上冠簪,執起玉手,菲薄兄情若韻猶放,委放的溫柔,梓軒握緊去玉手,緊握起信物。

「這個送你。」

向晚意昏紅,送落日庸庸,去西風吹弄,猶夕下洪洪,梓軒興歸心義凜,向背侍婢逕遠,芷眉一個得到寄情。

迎步向秋晚,遊子意悠悠,梓軒漫然遊走故地,天涯踱步,繞迴若正居所……
白小柔 24日
《緣》

第九集:遊情無意

人世浮生,江江寒寒,紅塵滾滾,滄滄茫茫。

瀟湘夜,殘月照,一處獨影徘徊,吹冷風,天地搖,颼颼地動盪,絲細雨,連綿欲斷未斷,清下江憂,梓軒一個雨煙漫漫,風雨凌凌,倜倜灑灑,重重漸行,一身濕弄。

紙傘的輕輕打撑,爭遠的人煙細雨,情話段段,秀娟靜靜無言,咽話句句,凝凝看看梓軒迷亂,猶揚的惻隱磅礡,悠悠的思情,無從的翩步,一旁的冷傲。

邁步豁達,撑傘從容駕步,若正推若門戶內進,經行撇步,若爭遊離,興意右看似曾身影,漫不驚覺,門開斯悠入戶。

恁恁寂寂,愁愁與對,麗影無情,空看簾下無動於衷,梓軒空看去斷腸思憶,夕夕的疾影,梓軒任橫雨浩浩,踏行重重,別離欲轉,背對秀娟顧影遠去,行行淒淒戚戚……

影鬢淺灣兒,絲絲水猶下,玉指輕揮去,清清濟濟,濕身乾難下,嫣嫣卻憂憂,秀娟輕巧徒然,韻步登梳弄,欄欄去尋蹤……

「小蘭!」

園廣空空蕩氣迴揚,路段漸行若有風聲,聽到斷斷碎碎,小蘭若有話喋,房內若有伴隨,門戶彷有罅隙,秀娟興意一觀內情。

綾羅白紗離浮,藍帶領袖盈盈寬開,金鈕逐逐,懸衣輕彈,小蘭肩香玉膞倩麗鎖魂,赤行倚前,褐色領邊、橙俗闊袍千千遠去,迎游墜下,澄藍宛白腰帶遂解,自清一身玉米羅瑖以對。

桃紅遊衣輕駕雲消,腰柳帛帛,自清流流白徹肌膚,頸垂猶哄下親熱,一影門外觀看,綢緞白綾、青絲錦繡,慕段煙處秀娟的身影,貼臉耳然,迷迷恃看秀娟欲欲蠢動。

「嗯?」

薄紅厚唇觸去齒白,翩翩情聲筵紅漸放,泉湧香醇,迂咽襲襲,自清虛避寸段,移後步步,架衣莊庸庸腰纏。

「自清?」
白小柔 24日
式式鸞紅,若若韻醉,不知世間何年,只道在人間。小蘭薄衣躍躍脫淨,拉扯去綁結,宏宏玉碧如要開來,煙波陣陣,自清用前去撑起柳腰,步遂烘抬,運而清勁抱住小蘭,爭爭競競,放床上休蓋眠被,輕手心淨落髮絲……

「他朝正名房事無所畏之。」

小蘭窩酒居居臉上,醉迷心竅,暗許細膩,幽幽諾諾點頭,痴痴怨怨細味。

自清的離開若遠步近,爭望動靜危危洞透,重重城下,秀娟急步歸去房間。

「自清可謙謙君子。」

青樹遍立庭園,花香撲鼻,石澗流水清清恬恬,鳥鳴芬芳,處處幽淡悠揚,漫經的靜、不驚的踏路,經行的輕身,單人赴會,林伶斯斯的風向若正。

地上一個水碗,一片薄鐵葉的剪裁,長二寸、闊五分,首尾銳如魚形,炭火中燒過,通赤時以鐵鈐鈐魚首出火,以尾正對子位,蘸水盆中,沒尾數分則止,以密器收之,若磁化後儀作定位曰「指南魚」。

若正彎下腰兒,悠悠入神,魚片微微顫動,更恭下身子,斯悠震動的看得出神。

魚兒易易卻卻前庭,若正看去前景,抬望去南儀方位,襲綠浮緞、絲金華繡,一身光澤;映去雲簪,烏秀綁鬢,情容掠影,林伶咽輕若正疑看局迷,興興斂笑悠悠若韻。

「一個到來,兩個迷啊!」

若正猶恍大悟,看林伶嫣笑,儀態萬千,若恍蠢動,迷看眼前,挺手相迎邀去亭園共聚,若步先行路去對對。

「是兩個聚來,一個神迷啊!」

路隨影伴,憂悠淡淡,涼靜椅桌相對而坐,倚節奏焉與咀角,哼子意當局者迷。

東坡有詩言,「黃州好豬肉,價賤如糞土。富者不肯喫,貧者不解煮。慢着火,少著水,火候足時他自美。」若正待下人蓄以醬油、清酒,烹方塊豬肉至淋醇,一膳解「東坡肉」滋膩而品細嫩。

「冬菊,若若盛來一碗給林小姐。」
白小柔 24日
斷斷煙雨無言,秋秋流水逝去,林伶清清袖領,抽帶出青帕秀麗,芊芊摺合敬禮送上。

「薄綉兄我義海雲天。」

接下手帕,一處淨河鴛鴦,鵑紅字映立,怔怔入勝去。

「水柔而不爭,流急而進退,義若水行舟,一對自若流。」

猶出雙洪洪細水,還有意風景長流,如有心海誓山盟,在有愛天涯人間。

若正望「義若水行舟」意猶滔海洶浪,渝情翻滾,若去梓軒灑淋,義海不悔,自若無睹,耿耿於懷昔昔遠去猶親,情憶去恨晚,碌碌無曰林伶意興,雙雙的對流細水。

「思情發人深省,謝過厚意。」

若正挪手放入胸襟,冬菊擺下餐盤,若正逕自起筷,淡口羹匙、起手奔馳,林伶看下亦然品嚐,觀若正食相正道,竊竊春心……

「欸?」

林伶乍望焦飯點綴右頰,凝凝未示意,若正若意會聲色,然猶下放餐筷,舉騰手帕拭去尊憂,韻若無事,繼續筵請,林伶看到笑濺難耐,恨天色陰陰晚垂。

「還下請香馥引帶來寒舍更味佳餚。」

若正恭送至正門,冬菊擺下人推開大門,若正猶猶點頭,似曾願意,林伶步去門戶關掉。

矓矓霧延綿,重重風吐浩然,鴻鴻清路去然,亭亭曉夢韻弦。

林伶看望若隱身影徘徊,似曾失落,踏步幽深無從,若曾追思夢醉,浮沉路逕止望嘆息,以濃情塵風寫意;以濃意人間有愛,林伶起若為梓軒覓尋所失。

梓軒眸回,林伶輕掃翩翩俊立,腰間碧玉訣圓半塊,嘆若物輕情重,想必放浪尋蹤,盡處的興情,林伶取置懷間秀玉,門樑擊敲碎撞,稱稱拿存半片,遙路趕上梓軒。

「半塊一殘滿,缺圓一常盈,這個贈你,就人情常在,別介懷拾去完美了!」

「啊?」

梓軒還看林伶清新貽人,遂遂未領情何以堪,渾渾不經所為何事,林伶輕起梓軒的手,撇下半玦,若若盡意身影漸去……

「這女子很楚楚韻味啊!」

梓軒霧裡看花,看得醉濃醒意,柳柳姿影、黛黛眉倩,迷情飄散。
白小柔 2日
《緣》

第十集:何堪

今宵浦月耀,亮透相思,他朝分揭曉,夜幕相依。

梁齊幕下弄清影,蕭聲處處鳴,靜卧紅樓看孤篷,搖搖凋零流水。簾水疾厲隨風,蘇舟自搖寂靜,若一顆丹心飄流,徙到盡處無欺叟,流到盡頭本無幽暗,一身的清明,落在彼岸有人吐氣高昂,如此燈明從中一點耀。

林伶正在等待香馥歸來,梁齊乘目光望去市集,見一人正添置脂粉,男郎兒倚時輕輕觸摸手心,情色動盪,妖迷迷睜看香馥,香馥沒拒還迎,濺笑揚手帕掃蕩男郎兒,一陣波浪彼此色心蕩漾,男郎兒無收分文,香馥曳搖姿色淫淫逕去。

林伶看似嬌羞難耐,側避目光臉有難色,若以有一重動怒,隱隱流露對香馥的大樣,一身的金華翡翠,撑起了手肘欲罷不能,悠悠不忿掙脫一下,梁齊有感此女子鶴立雞群。

一河之隔,梁齊拔足至下游登岸,摘下一塊綠葉,揮筆撇下深情,輕輕隨流水飄向林伶……

與時兄長梁棟泊船域區正要趕上會合,見香馥搖曳不斷,途人無不觀望垂涎欲滴,嘆時翹著林伶,林伶大避斯樣,渾然臉紅耳赤,羞怒拍打香馥頭腦,香馥一副妖眉楚楚,鬧騰哭笑不得,梁棟望到林伶與眾不同。

林伶伏下身段執起葉瓣,見「春江美人,顰蹙煙輕,欲欲柔善,美下麗陵。」嫣然一笑,適梁棟見弟弟有意,遂前摘下頭花,幾番言說。

「在意予佳人,從綠一點紅,一枝清獨秀,繞樑於心頭。」

林伶拿著葉綠花紅,幾許不知應對,香馥如見慣愛慕,滋滋的掩咀角竊竊暗笑。

梓軒居於紅樓廂角,觀望整台龍鳳,看林伶百般痴柔,千般咽話,拿著半碧玉佩倚笑云云,風下氣怒林伶可愛茫茫。

「欸!」

林伶遠望望見若正身影,沒放言話,將紅花綠葉置身於梁棟懷內,梁棟無處抗拒,睜睜的接下,林伶柔柔輕輕點頭,轉身追去若正影蹤。

梓軒見林伶頻步遠去,漸漸人海裡濛糊,生念好奇,屹下搖舟過河,循路去探望究竟。
白小柔 2日
若正簷下看著月落盈盈霜在枝,樹頭棲露疑似雪,一窩鳥兒在夜鳴,像是月下愛清影。

「噢?」

驚覺林伶如現眼前,清氣逼人,步步喘急,香馥居其後上下氣不接,緊緊追隨,若以停頓卻掙手無用急起直追,竟衝著自己前來。

「在等誰啊?」

林伶一臉處變不驚,立於若正面前,迎風下吹著秀髮絲絲,迎月下清臉脫俗,嬌情的望著若正。

「在等……」

若正言猶未吐,看見子桐舉搖著手扇,從方處悠悠漸近,神色疑惑地望著林伶的映前,料想他飛去相贈紙扇一事,定必謠言四起,一時驚住了應答。

香馥蹄步趕上了,看林伶嬌情滴滴,原來若正,被敲去一下頭腦,馬上情人眼前施訣襲。

「小姐每天都鑽研菜式,在等一個人上門品嚐!」

香馥戚眼回待林伶的怒瞪,神氣的看著若正似是欲言卻止,臉容上翹一陣威武,在報復林伶屑視她免費的技倆。

「啊!哪有……」

林伶無從投訴,輕後手肘寸段,逕自蠻力,要一擊香馥以示懲戒,豈料香馥得悉其用意,閃身繞避林伶後曳,悉悉一個力度撲空,林伶站步不穩,躍躍跌倒。

若正見狀臨危勒勒,傾前抱手扶起林伶,林伶凌空望若正觸手,不及言情甜濃絲絲,猛地用力扶握若正,似曾執要了心上人。

「噢!」

梓軒遍踏人煙趕上林伶,竟見若正手握緊緊攙扶,面色異常著緊,倚時林伶臉紅耳赤,凌凌空空爭爭逐逐,若正此際與梓軒對望,一上眉頭、萬般思念在梢間,勒刻凝望,若正毫不猶豫鬆開林伶……

一個自搖心鄉夢縈,一切牽來有歸宿,林伶眩暈不以若正的懷手放開,以猶春色風顏,香馥見狀勒勒上前扶穩,若柔情風吹,林伶喜迎得甜臆無遺。

「徐兄!竟私會心上人!」

子桐遙遙上前吐霧,眼光卻不離香馥,二人打情對峙,林伶躍躍一再擊節香馥示意收斂……

此際此刻,梓軒若正心有靈犀,想到彼此為對方放開女人,猶若正思憶梓軒昔日推開秀娟;仍梓軒追及今日若正鬆開林伶,遙對著一種摰愛,子桐催趕,若正轉身應約離去……

背對若正的悸悸動容,梓軒無以言語的挫落,步履艱巨的踐行回家……

繞庭園悠悠長廊,夜光照漫漫寂寥,准樹映下一鎖風光閃耀,燈綠凌搖,碧波哄盪,一枝髮簪獨領夜垂,芒芒明亮。

「芷眉!」
白小柔 2日
拿捧著衣物,聞梓軒聲線回眸輕笑,若光下如此柔情倩影,梓軒擁前使下人接過工序,邀一旁月下相對。

「公子有心事?」

「我愛上了一個男人。」

芷眉高舉右手,在梓軒眼前畫了一個圓……

「要是情愛是眼前的團團轉,就豁出勇氣去擁緊,再沒有煩惱了!」

說著芷眉淡淡笑意,舉起手作狀要再畫圓圈,梓軒一手抓緊,將芷眉擁抱入懷,躍吻而下……

芷眉心如鹿撞,野亂的奔騰無從,梓軒的體溫如猶貼近,唇下的親澤,釋去無路,緩緩的閉上眼睛,附託出去。

長相思悠悠,與無言漫漫,一擲春芳愛恨,相沬到昏天暗地……

「我……」

芷眉紅紅的腮頰似曾泛現,眉眼的秋波猶以濤湧,在梓軒懷內的的娋娋,語時卻又無聲。

「還有一個女人我很喜愛。」

梓軒沿髮簪撫落髮絲摸到臉容,林伶的嫣然一笑仍猶在目,他放輕了依蔓,芷眉鎮靜咀角淺彎,依然嬌翠。

「她要是我也就不必我。」

「我去一枕解千般思緒了!」

梓軒被觸抓放開,踏在原地望著月兒彎,勁力一打自己頭額。

「我到底在想什麼。」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