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心層次 75日
三人現在身處的地方,是在新界西一個比較僻靜的村屋。

在那天決定好應對方法後,三人除了繼續搜尋「一筒歸西」的資料,剩下來的時間便是搜尋合適的地方。

在經過一番努力後,總算以較昂貴的價錢租下了現在身處的村屋。雖然屋內只有最基本的傢具,四周也十分僻靜,村內居民亦只有假期時才會回來,但卻是一個非常合適,用來防止阿榮用麻將自殺的絕佳地點。

「我諗應該無問題嘅,呢度人又無,鋪頭又無。無啦啦真係唔會變到副麻雀出嚟,無麻雀就唔會自殺啦。」

「望係咁望啦。有啲肚餓添,買唔買嘢食?」

「呢個時間唔係咁好啩,仲有三個鐘就夠鐘啦喎。」

「一係我哋叫外賣,到嗰陣出村口拎咪得囉。」

「叫人嚟附近怕唔怕㗎?」

「村口咁遠應該無事啩,照嗌啦,你食咩呀?」

「叫Pizza囉。」

兩人在屋外休息了一會,點好外賣後便回到屋裡去。

當兩人進到屋內,赫然發現阿榮已經醒了過來並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雙目散渙地看著兩人。

「咦,阿榮你咁快醒咗啦?唔瞓多陣?」

「係囉,抖下先啦,頂多陣就無事㗎啦。」

阿榮沒有理會兩人,默默地站了起來,既沒有動作,也沒有回話。

「韋洛,你覺唔覺得阿榮怪怪地呀?」

「係,小心啲,可能有古怪。我去拎條繩出嚟,你睇實佢。」

韋洛話音剛落,便繞過阿榮進到房內拿出一大綑麻繩。

「阿榮,雖然仲有兩個幾鐘先到時間,不過我哋都係早少少開始,你忍一忍啦。」

阿邦示意在背後的韋洛把阿榮綁起來,和兩人想像不同,阿榮並沒有任何掙扎,不消一會功夫,便成功把阿榮的手和腳綁好,並固定在椅子上。

兩人雖然在過程中被阿榮盯得心裡發麻,完成後本來以為能鬆一口氣,卻未想到怪事從此刻才開始。
doc.riverss 75日
好正#yup# #adore#
綮平 75日
#yup#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Charlotte.C 75日
期待緊下一集#good#
心層次 74日
希望今天返到屋企可以寫到加出埋文啦[sosad]
Charlotte.C 74日
今日會唔會出?
心層次 73日
今日會唔會出?


活動完啱啱返到,過多陣出文
心層次 73日
(十一)恐懼的緣由(7)

三人一起待在客廳,韋洛和阿邦來回渡步,狀甚不安地觀察著阿榮。

而阿榮從被他們綁起來後,就動也不動地看著兩人,那散渙的雙眼漸漸凝聚起來,目光變得凌厲,直盯得兩人背脊發麻。

兩人被阿榮盯得很不舒服,只好把目光稍為移開,但視線仍然維持在看得見阿榮的範圍,生怕一旦離開視線範圍,阿榮便會發難襲擊兩人。

愈是害怕時間的流動愈是緩慢,短暫的十分鐘已經令兩人神經繃緊到快要失控的狀態。

這寂靜並且沉重的氣氛下,打破悶局的,是韋洛的電話鈴聲。

「哇Hi,咩事,做咩事?」

阿邦甫聽到鈴聲,繃緊的神經像被切斷了一樣,整個人慌張起來。

韋洛也好不了多少,但畢竟是他熟悉的聲音,似乎沒有阿邦那樣大的反應。

「冷靜啲,係我電話啫。喂喂,係,哦,好呀,我依家出嚟,唔該晒。」

「做咩呀?你要去邊呀?」

「頭先咪嗌咗外賣嘅,到咗啦,我出一出村口拎外賣,好快返嚟。」

「痴線㗎你,依家咁嘅情況仲出去,有咩事點算?」

「你放心啦,仲有成兩個鐘,邊會有事呀。同埋唔食嘢,有事嗰陣無力應付點算。我十五分鐘返到嚟㗎啦。」

「喂你咪呀,唔好留我一個喺度,我真係會發癲㗎。」

韋洛本想快去快回,但阿邦說甚麼也不想獨自面對阿榮。

「唉,咁啦,一係你幫我出去拎外賣,我留喺度睇住佢。」

「吓?咁呀......」

「唔好咁啦,快啲出去拎外賣啦,肚餓啦我。你愈拖得耐盞愈麻煩。」

「咁......好啦,你睇住阿榮,小心啲,我盡快返嚟。」

「得啦得啦,去啦。」

阿邦離開後,剩下韋洛一人看守著阿榮,阿榮依舊沒有反應,唯一有改變的,就是他的雙眼變得很紅,大概是太長時間沒有眨眼的緣故吧。

「阿榮,你對眼紅晒喎,不如你合埋眼休息下啦。」

韋洛得到的唯一回應,就是阿榮用那通紅的雙眼看著自己。
心層次 73日
韋洛看了看手機,阿邦已經離開了差不多半小時,他忍不住發訊息給阿邦,同樣沒有得到回應。

「搞乜呀,一個二個都唔應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韋洛的自言自語後,久未發聲的阿榮突然發出了笑聲,像是恥笑韋洛一般。

「笑,笑咩呀你?」

雖然阿榮已經被牢牢緊綁著,但韋洛聽到他那刺耳的笑聲,仍然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

「你哋以為咁阿榮就無事咩?無用㗎!哈哈哈哈。」

「你,你講咩?」

「我話你哋做咩都好,阿榮今日都係要死!」

韋洛本來還意會不到甚麼意思,但當阿榮再說下去時,韋洛終於明白,眼前這個阿榮已不再是阿榮,至少現在說出這番話的,不可能是阿榮本人。

「你係咩人?點解要搞阿榮?」

「我係咩人?點解要搞你哋?呢個要問返你哋自己,係你哋自己招惹我,我無逼過你哋。但你哋既然叫得我過嚟,就唔好諗住可以平平安安咁走人。今日阿榮點都要死。」

「我......我唔知我哋幾時招惹到你?但我哋從來無諗過要騷擾你,你已經帶走咗輝仔,你放過我哋啦。」

「放過你哋?遊戲開始咗,唔玩完係唔可以停。阿榮之後就到你位好朋友,最後就係你!」

「一係咁,你放過我哋,你要啲咩我哋盡量滿足你。」

「我要啲咩?我就係要阿榮條命呀!哈哈哈哈!」

阿榮咧嘴大笑,嘴角被他用力得撕破了皮,流出了一點點紅紅的鮮血。

「我唔會畀你咁做!你唔會成功!」

韋洛雖然心裡害怕,但擔心阿榮的心情更多,話音剛落便在找尋有甚麼物品可以封著阿榮的嘴巴,避免他咬舌自殺,亦同時可以不用再聽到他那詭異的笑聲。

「你做咩都無用㗎啦,你哋都係要死!」

在阿榮再次發出那詭異的笑聲之前,韋洛把一塊毛巾搓成球狀塞進阿榮嘴內,再用繩子結了一圈,防止阿榮再發出任何聲音。

雖然笑聲停止了,但阿榮的眼神仍然死死的盯著韋洛,韋洛再也受不了他的眼神,奪門而出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總算冷靜下來。

「無事嘅!無事嘅!仲有一個鐘唔到,捱到嘅,實捱到嘅!」

韋洛默默地看著手機上的時間,腦內只能重覆告訴自己不會有問題來麻醉自己。

但即使這樣,害怕的還是會害怕,韋洛實在不想再踏進屋內半步。

他就這樣在外面一直等著,心裡則在怪責阿邦一直不回來。

就在時間還剩下三十分鐘時,一個人影悄然靠近到韋洛身旁。
Charlotte.C 73日
期待左成日,一陣就睇哂,希望今晚都會出
魔力寶貝 73日
#yup#
心層次 72日
期待左成日,一陣就睇哂,希望今晚都會出


啱啱返到,既然你咁講我就努力寫埋今晚出啦#adore#
心層次 72日
(十二)恐懼的緣由(8)

「阿哥,你做咩唔入屋企喺外面?」

「安映?點解你會喺度出現嘅?」

悄然靠近的人正正是安映,相比安映那自然的態度,韋洛明顯地露出驚訝的神情。

「咩呀,係你叫我過嚟㗎喎。」

「吓?我叫你過嚟?」

韋洛這下就更不明白了。

「搞咩呀阿哥,明明係你打畀我叫我過嚟,仲話你同朋友入到嚟但係無帶麻雀,附近又買唔到,叫我特登帶副麻雀畀你,另外仲叫我買啲零食啤酒入嚟添。」

「吓?麻雀?!」

「你唔係扮失憶呀?我本來唔應承㗎,你話畀三舊水我做車馬費我先過嚟㗎,你唔係想慳嗰三舊水扮失憶呀?阿妹你都想呃?」

安映後半段的說話韋洛已聽不進耳內,韋洛拿出手機,一直翻找著通話記錄,但卻找不到今天有跟安映通話的記錄。

韋洛向安映展示了手機,用眼神告訴對方「我沒有致電給你啊」。

「阿哥你唔好玩啦,你自己刪除咗通話記錄咋?唔想畀車馬費都唔駛咁嘅,我搵個記錄畀你睇,等你無嘢好講。你等我一陣,咦?點解無嘅?無理由㗎。」

安映翻查著手機記錄,竟發現通話記錄不翼而飛,無法相信的安映,仔細地尋找跟韋洛通話的證據。

「阿妹你唔好搵住,你答咗我先。你話我打畀你叫你拎麻雀,但咁夜邊度去搵副麻雀過嚟?」

韋洛阻止了搜尋中的安映,提出了心底的疑問。

「你叫我拎屋企副麻雀過嚟㗎嘛。」

「無可能!屋企副麻雀少咗四隻西,我無可能叫你拎屋企副麻雀過嚟!你話你幫我手拎麻雀過嚟,咁依家副麻雀呢?」

「頭先我入村嗰陣見到阿邦,佢叫我畀副麻雀佢,仲叫我入嚟呢度搵你,同你講換去老地方打牌喎。不過阿邦好似有啲怪怪地,我同佢打招呼呀,問佢嘢呀都唔理我,淨係講完之後就拎住副麻雀同啲外賣,仲有我啲零食走咗去啦。」

「咩話?你見到阿邦?」

「係呀,佢次次都係著成咁,仲戴住副金絲眼鏡,點都唔會認錯啦。但好奇怪,我真係無咗同你通話個記錄喎,我無理由淨係刪咗同你個通話記錄㗎,無理由㗎。」

就在安映仍然糾結於無法找到通話記錄的問題之際,韋洛內心已暗叫不妙,他已意識到有甚麼東西把安映引導過來,而且阿邦似乎亦已被操控。

想到此處,韋洛遺下還在疑惑中的安映,奪門進入屋內。
心層次 72日
「阿榮!」

甫開門進去,原本應該被綁著的阿榮已不見了,遺下的只有一大綑被扯斷了的繩子以及一張空椅子。

韋洛不能相信阿榮竟能掙脫,不死心地找遍屋內每一個角落。

「阿哥你搞咩呀?突然間衝入嚟,哇,咩味呀?又腥又臭嘅?」

安映晚韋洛一步進到屋內,然後緊緊地捏著鼻子,緊皺眉頭看著屋內。

韋洛聽到安映的說話,才注意到安映所說的腥臭味,剛剛大概是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思考阿榮的事情上,所以沒有察覺到這刺鼻的氣味。

兩人很快便發現氣咪的來源,正是眼前的這綑繩子。

斷掉的繩子顏色變得有點深,而且帶點濕潤的感覺。只要稍稍靠近這綑繩子,便會發現那種腥臭味變得更加強烈,那是血液獨有的味道。

而沾染在繩子上的,應該是阿榮在掙脫時,身體被磨得出血而形成的。

「哇,又臭又核突,咩嚟㗎?」

韋洛沒有理會安映,他拿出了手機看了看時間。

「得返十五分鐘!阿妹,唔好理呢度啦,幫我手摷下阿邦同阿榮喺邊!趕唔切就出事㗎啦!」

「吓?到底發生咩事呀?你哋唔係打牌嘅咩?點解會出事㗎?仲有阿邦話會去老地方等你,你唔知喺邊咩?」

「唔好問咁多啦,總之我無叫你嚟,亦都無諗住打牌,更加唔知咩老地方。一時三刻好難同你解釋清楚,總之你幫我手四圍搵下佢哋,一搵到就打畀我叫我過嚟就得㗎啦!人命關天㗎!」

安映看到韋洛如此緊張的模樣,也不好多問,只好加入搜索的行列。

原本安映還以為是朋友間的小吵小鬧而已,誰不知最後卻見證了如地獄一般的畫面。
Charlotte.C 72日
你咁辛苦寫左咁耐,我又好快睇完
期待下一集
魔力寶貝 72日
期待#yup#
心層次 71日
依家開始寫#cn#
心層次 71日
(十三)恐懼的緣由(9)

「頭先你見唔見到阿邦向邊個方向走?」

「佢行咗去村再入面啲嘅位置。」

韋洛朝村內的方向看去,只見漆黑一片的村屋範圍,只有少量街燈照亮出一條狹窄的道路,仿佛邀請他進去似的。

「無時間啦,阿妹你向右邊搵,我就喺左邊,呢個時間條村應該無人咁滯,應該唔難搵嘅。」

韋洛指示了安映後,便自行往左邊繼續搜尋。

村屋範圍說大不大,但卻絕也不小,逐家逐戶搜索需要的時間,絕對會超過十五分鐘。

韋洛仍不放棄地繼續找尋,汗水已然流遍全身,但仍沒有任何發現。

眼見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韋洛心急如焚,卻又無計可施。

在快要被逼放棄之際,寧靜的村屋範圍,一下高頻的尖叫聲響徹雲霄,那是安映的聲音。

雖然仍未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但身體比思想更快有所反應,拔腿便向尖叫聲方向跑去。

「你哋千祈唔好有事!」

在和韋洛分開後,安映獨自往右邊搜尋阿邦。

縱使安映仍抱有滿腔的疑問,但還是聽從韋洛的吩咐搜尋阿邦和阿榮的身影。

正常來說,安映會把事情問過透徹後,才願意幫忙的。

只是,韋洛那認真和嚴肅的表情,是安映多年沒有看到過的,她感覺到,發生的事情應該十分嚴重。

但任安映如何想像,也不會想得到,接下來的畫面,會是如此震撼。

安映在搜尋了一會後,很快便看到一個人影不徐不疾地走向某間村屋。

在微弱的街燈光線下,安映勉強認出了那個身影應該是屬於阿邦的,至少和剛剛碰面時的穿著是一樣的,所以安映亦馬上追上去。

「阿邦!阿邦!你去邊呀?我阿哥搵你呀!」

阿邦像是聽不到安映的呼喊,往右一轉便消失在拐角處。

深怕追丟了的安映,馬上加快步伐往前跑上,但轉過彎後卻發現阿邦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去咗邊?」

安映疑惑的同時,她聽到一種熟悉的聲音,那是打麻將的聲音。
心層次 71日
只是在這樣的夜晚,那種麻將聲聽起來有點不寒而慄但又令人想靠近的感覺。

「西。」

安映慢慢靠近聲音的來源。

「西。」

安映來到一楝明顯比較殘舊的屋子外面。

「西。」

安映把耳朵接著牆壁。

「西!」

突然屋子裡的聲音像是咆哮般大叫出來,嚇了安映一跳。

「一筒!你仲喺出面做咩呀?入嚟啦。」

安映聽到那聲音,雖然聲音帶點嘶啞,但仍然能認得出來是阿榮的聲音。

「阿榮,係咪你呀?阿邦喺唔喺度呀?我阿哥搵緊你哋呀。」

「喺度,都喺度,而且四個人好快會再聚埋一齊。韋洛好快過嚟㗎啦,你入嚟先啦。」

安映聽到阿榮的說話,內心感到有點奇怪,剛剛韋洛分明是十分緊張地要找到兩人,而且也看不出那是在騙人。

但現在阿榮卻說得好像韋洛已經知道這個地方,而且亦正在路上一樣,難道韋洛真的是欺騙了她,拿她來尋開心?

「你入嚟啦,時間就到啦,唔好錯過精彩嘅一幕。」

安映聽了更不明白,但她決定放棄思考,反正只要進到屋內,便能知道他們到底在玩甚麼花樣。

安映推門而入,原以為可以看到阿榮,但一樓的位置卻不見任何人。

「上嚟啦,我哋喺二樓。」

阿榮的聲音再次傳來,安映也沒有多想,便往二樓前去。

剛踏上樓梯,安映便看到阿邦站在二樓的樓梯前。

「阿邦,頭先做咩唔理我呀?都話阿哥搵緊你哋囉,你哋究竟搞咩呀?」

安映看到阿邦後,加快了步伐往二樓去,但沒有想到,剛踏上二樓的一刻,會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地板上佈滿了安映帶來的零食和啤酒,另外還有阿邦拿到的外賣薄餅。

奇怪的是,這些應該是新鮮完好的東西,此刻卻不單腐爛壞掉,更發出陣陣酸臭味。

更為震撼的,是在二樓正中央,鼓著大肚子,正把一隻又一隻的麻將塞進嘴內的阿榮。

而阿榮上半身,表面能看到滿滿的血痕,表面更滲出不知是血還是膿的東西。

最為衝擊到安映神經的是,阿榮那雙血紅的眼睛,一邊滲出紅紅的血水,另一邊則是半顆眼球已經脫離了眼眶,更能看到眼球背後連著的神經線。

「哈哈,你嚟啦?」

阿榮看到安映來到二樓,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對著安映咧嘴大笑,那刺耳的笑聲搭配上可怖的模樣,嚇得安映以全身的力氣來發出尖叫聲。

然後人體的保護機制起到了作用,安映馬上失去了知覺。
Charlotte.C 71日
好期待下集!
心層次 68日
(十四)恐懼的緣由(10)

「安映!阿邦!阿榮!」

韋洛循著尖叫聲的方向一直往前跑,但無奈在叫聲過後,村內又再次回復平靜,使韋洛無法得知安映的去向。

韋洛瞄了手機一眼,時間已剩不到五分鐘了。

只能心裡著急的韋洛,只能放聲大喊。

「你哋喺邊呀?出嚟呀!安映~~~安映!!!」

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被操縱了的阿榮和阿邦,失去了意識的安映,任韋洛如何大喊也不會得到回應。

雖然很多時候努力嘗試並不等於有回報,但不嘗試的話肯定甚麼也得不到。

而此刻上天彷彿回應韋洛的訴求一般,原本死寂的村屋,突然響起了狗吠聲。

韋洛聽到後馬上朝著聲音處跑去,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行動,但既然已經沒有線索,也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

可幸的是聲音來源離韋洛十分靠近,花不了多少時間便看到那頭著一楝略顯殘的屋子猛吠。

雖然這黑色唐狗身形頗大,叫聲亦十分洪亮,但在這看似威風的外表下,卻是顫抖不停的身軀。

很明顯,牠在懼怕著屋內的甚麼東西。

韋洛已隱約猜到三人應該已在屋內,拔腿便往屋內跑去。

而那黑色唐狗不知道是否受到韋洛的影響,亦向屋子撲去。

一人一狗同時跑向屋內,但命運卻有所不同。

那唐狗本應領先韋洛,理應快韋洛一步進入屋內。

只是當牠跑到大門時,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阻礙了牠前進。更甚的是,那碩大的身軀突然飄浮,不,應該說是被強行拉扯半空中比較恰當,然後那唐狗像被人用力扔在地上一般,發出了疼痛的呻吟聲。

韋洛目睹這一幕,也呆了一呆,而那唐狗重新站起來後,尾巴低垂的轉身逃跑,口中還一直發出悲痛的「嗚嗚」聲。
心層次 68日
韋洛稍為收拾心情繼續向屋內前進,通過大門時刻意減慢了速度,深怕會像剛剛那唐狗一樣撞在無形的牆上。

但韋洛不費吹灰之力便通過了大門,跟剛才相比起來,屋內那腐爛的氣味變得更為嚴重。

這氣味刺激著韋洛的記憶,他想起了阿榮當初告訴他在輝仔屋內的情況,大概此刻的氣味,跟剛時也沒有兩樣吧。

韋洛的手機突然響起了提示的音效,那是韋洛把鬧鐘設定在輝仔死前的一分鐘,以提醒自己必需撐過這個時間。

「仲趕得切!」

韋洛抱著這帶點天真的想法衝上二樓,先是看到昏倒在地上的安映,繼而看到的,是阿邦跪在阿榮面前。

「你跪我都無用,阿榮我一定會帶走,之後就到你啦!」

「求你放過我哋啦!求下你呀!」

阿邦雙手抱著阿榮的雙腳,臉上淚如雨下,在乞求這不知道是靈體還是甚麼妖魔鬼怪的東西放過他們。

阿榮理所當然地不作理會,然後抬頭看著韋洛。

那恐怖的模樣比剛才更加可怕,身體的血痕比剛才更多,傷口裡有一些白色小蟲在蠕動,左眼已經完全脫離了眼眶,漆黑的眼洞裡不斷湧出不明的液體。而另一隻眼亦早已被血水沾滿,也不知道能否看清眼前的事物。

面對眼前這個模樣的阿榮,韋洛已然陷入無法思考的狀態。

「歡迎嚟到參觀阿榮嘅最後一程,哈哈」

阿榮那刺耳的笑音,彷彿在嘲笑著韋洛的無能,又好像在訴說「早已告訴你做甚麼也是沒有用的」。

「阿榮!!!」

韋洛被阿榮的舉動挑動了神經,伴隨著吼叫聲撲向阿榮。

但阿榮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任由韋洛撲向身上,右手繼續把麻將塞進口中。

在嚥氣前的一刻,阿榮仍是死盯著韋洛。

直到時間到來,阿榮的身軀像爛泥般攤倒在地上。

韋洛那悔恨的嚎叫聲,阿邦那絕望的哭聲,以及在一旁裝作暈倒,內心只能默默祈禱著一切都是夢的安映。

三人都只能像旁觀者一般,見證著阿榮的落幕。

如果這只是一套戲劇,或許已在這高潮中結束掉。

但不幸的是,三人中還有兩人是涉事者,而且對阿邦來說,這更只是死亡的序幕罷了。
心層次 68日
早兩日唔舒服無寫文
今日終於死返出嚟更新啦[sosad] [sosad] [sosad]
Charlotte.C 68日
終於等到啦!
心層次 67日
(十五)安映的請求

安映好不容易把她的經歷都說出來,那瘦小的身體難掩其恐懼一直顫抖著,要不是正宇在她旁邊輕輕地攙扶著,安映可能已經在回憶過程中昏倒在地上。

除了安映以外的眾人,在聽到這駭人聽聞的經歷後,都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當中阿軒最先恢復過來,看著安映欲言又止。

而這個微細的舉動被安映看在眼內,然後她默默地拿出手機,輸入了一重又一重的密碼後,便向眾人示意。

「你哋睇埋張相就會信㗎啦。」

四人朝手機螢幕看了一眼,阿軒、哲瑋和正宇三個男的被嚇得合不攏嘴,而在場除卻安映的唯一女生,怡欣則忍不住跑到洗手間大吐特吐。

只見電話螢幕上出現的,正是剛剛安映所描述的阿榮。

之所以三人能一眼看出現,正是因為跟安映所形容的「外貌」沒有兩樣,硬要說出不同之處,大概就是實物遠較想像中震撼吧。

「呢張相係阿哥佢影低,佢驚阿榮件事最終都會好似輝仔咁被人冚住,所以影低咗在場嘅嘢。你哋唔信嘅話仲有幾張相可以證明㗎。」

正當安映打算再找出其餘照片之際,正宇而伸手阻止了她。

「你唔駛搵啦,我哋信你。」

雖然這只是正宇的獨言,但其餘三人均沒有提出反對。

在聽到這麼有震撼力的敍述後,再加上剛剛那照片的衝擊,在場沒有人會再懷疑安映的說話。

只是,即使知道了真相,在場亦沒有人說上一句話,因為正如阿軒最開始所言,像這種超越自然的事情,他們又能做些甚麼呢?

「安映,咁阿榮佢走咗幾多日?」

「今日......已經係第四日。」

三日,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阿邦的命也只餘下三日。

「我知道阿哥同阿邦已經不斷搵緊辦法,只係完全無進展。原本我有諗住幫阿哥手,不過佢叫我忘記件事同唔好再叉隻腳埋去,佢唔想陣間連我都出事,佢叫我做返自己嘢,佢會再諗辦法。但係邊有可能咁易忘記,而且阿哥同埋佢朋友我都識,我......我已經唔知可以點做......你哋可唔可以......幫下我阿哥?」

說著說著,安映忍不住依偎在正宇肩膀上痛哭著,看來一直強忍著的心情和壓力都爆發出來了。

聽到這裡,原本仍在洗手間痛苦地嘔吐著的怡欣走到他們前方。

「你哋幾個聽到安映咁慘都唔出聲,係咪男人嚟㗎!」

雖然怡欣沒有多說,但這番話簡直是把他們都推到牆角去,撇除正宇不說,哲瑋本來還在猶豫當中,只是怡欣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哲瑋也下定決心幫助安映。

阿軒看到其他人的神情,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口氣。

「安映,你冷靜啲先,我哋幾個既然知道晒成件事,唔會就咁唔理嘅。對於未知事物嘅追尋,本來就係我哋學會,唔係,係我哋幾個怪人嘅興趣。雖然唔知係咪真係幫到手,但我哋會盡力幫你嘅。」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