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如水 155日
#hoho# #yup#
如水 155日
#hoho# #yup#
如水 155日
#hoho# #yup#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如水 154日
#hoho# #yup#
如水 154日
#hoho# #yup#
如水 154日
#hoho# #yup#
極端的年代 153日
Part 593

一切形體瓦解、一切秩序消失,代表一切無法用語言描述,無法形成任何概念,也無法表述任何東西,是混沌,或是虛無。

「心眼」所看見的能量流,也變成一片混沌虛無,古剛在刹那間是瞎了!

麥思樂看見古剛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不禁問:「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看不見……我什麼再看不見……」古剛説。

「你說什麼?」

「我的心眼,再看不見任何東西……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貝瑪和麥思樂不知道應該作出什麼反應。

古剛平靜下來,説:「我完全看不見了……大概是因為你們的關係……應該沒有錯。」

貝瑪説:「我們?我們在一起的關係?」

古剛説:「太神奇了……的確是,你和麥思樂之間,存在著可怕的關連……才令我的心眼瞎了。」

麥思樂説:「你可以詳細一點描述嗎?」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描述……」古剛説:「麥思樂,你就是傳說中的救世主Lucifer,這一點毋庸置疑,之前我就看不見你的能量流動;但剛才,當你和這位貝瑪走在一起的時候,就發生了奇怪的化學反應。」

貝瑪問:「我們之前在市集都曾見過面的,沒發生這種情況嗎?」

古剛説:「對。你們兩人之間,應該有一些原有的東西改變了,對不對?」

麥思樂和貝瑪對望一眼,有一些東西改變了?大概就是兩人之間愛情的發生,上一次見古剛的時候,他倆仍沒有愛情,或肉體交媾關係……

古剛説:「你們可以告訴我,你們有什麼本質上的東西改變了?」

貝瑪毫無畏色地説:「我們做了愛,你知道做愛是什麼東西嗎?」

「…… ……」古剛點點頭,似在沉思。

逐説:「似乎一切都不是偶然,一切都是有目的的。就像二千多年前,當我追隨阿難尊者的時候,祂要我閉上雙目,鍛鍊心眼去看世間一樣……」

貝瑪好奇地間:「祂為什麼要你們閉上眼睛?祂自己呢?」

古剛説:「祂沒有眼睛,阿難尊者早就把自己的眼睛挖了出來……」

麥思樂説:「我明白了。」

https://upload.cc/i1/2020/05/20/ZxOXzs.png
如水 153日
#hoho# #yup#
如水 153日
#hoho# #yup#
如水 153日
#yup# #hoho#
如水 152日
#hoho# #yup#
如水 152日
#hoho# #yup#
如水 152日
#hoho# #yup#
極端的年代 151日
Part 594

古剛説:「麥思樂,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一定在想像阿難尊者是一個獨裁者和暴君吧?」

「難道祂不是嗎?」

「不錯,祂的確不是。」古剛説:「從前祂是一個好領導人,我們紅軍的同伴,都願意為阿難而死,心眼的竅門,衹是祂教導我們觀察宇宙的另一種形式,令我們看得更真實。祂性格大變,成為一個暴君及惡劣統治者,是由500年前才開始的……」

「500年前……」這個數字,是麥思樂和古剛也不瞭解的秘密,500年前阿難尊者前赴了一個約會,那場約會還有白軍之首米迦勒和魔王撒旦參予,約會的地點是墮天使的伊甸園。

至於那場伊甸園約會的內容,在之前已經詳述過。

古剛説:「那一年,阿難尊者離開了布達拉宮差不多兩年時間,音訊全無,然而當祂回來的時候,已經變成另一個人,原本那個仁慈、博愛、承擔、和富有責任感的典範領導者已經不再存在,阿難尊者變成了偏執、傲慢與不合情理,紅軍原來的團結,也在二、三百年間蕩然無存,崩分離析,離心離德。」

貝瑪説:「是什麼改變了祂?他遇上了什麼事情?」

古剛説:「我們不知道,就算是元老會的五名成員,阿難尊者也從沒有透露過半分……大概,一切事物難免趨於寂滅,最美麗的花朵總有凋謝的一天,紅軍的信仰承傳,或者只能堅持到此……」

麥思樂説:「你說的不錯,或者也是時候改變……你現在看不見東西,對嗎?」

「一片漆黑……」

「但你仍有眼睛的。」貝瑪說。

古剛把手放在臉上,天使美麗修長的食指和中指按著自己合上了很久的眼睛,上一次用眼睛看世界,已經是2000多年前的事情……

現在還可以嗎?

麥思樂説:「古剛,請你打開眼睛,讓我們能夠看著對方,繼續談話吧……」

古剛説:「我……可以嗎?」

習慣、傳統、時間的確是很恐怖的東西。

貝瑪説:「你在害怕什麼?」

古剛説:「我並不害怕……我只是不習慣……」

下一刻,古剛打開了祂那雙美麗動人,如海洋般湛藍的美麗眼睛,經過2000多年的封閉,重新再使用視覺這個感官去看世界和宇宙,和——

衆生。

https://upload.cc/i1/2020/05/22/GDxOpj.png
如水 151日
#hoho# #yup#
如水 151日
#hoho# #yup#
如水 151日
#hoho# #yup#
毛蟲怪人 150日
#yup#lm
如水 150日
#hoho# #yup#
如水 150日
#hoho# #yup#
如水 150日
#hoho# #yup#
如水 149日
#hoho# #yup#
如水 149日
#hoho# #yup#
如水 149日
#hoho# #yup#
極端的年代 148日
Part 595

然後古剛看見了光,由光再看見了世間的顏色,再看見了麥思樂和貝瑪兩人在一起,和祂想像一樣,貝瑪原來很美。

「沒錯。很美。」古剛在心中冒起讚嘆。

她的美,並非是凡人的美,也並非庸俗的美,是內在的、是多層次的、是不顯現的美。庸俗的美,外在的美,是在別處,是由觀察者所決定和評審;而內在的美,就在此處,不在別處,是「物自身」的本質,是本相。

「?」

在麥思樂背後的貝瑪向重光的古剛一笑,忽然,她把右手無名指和尾指放到鼻頭上,輕輕一點。

「…… ……」

這個莫名奇妙的奇怪小動作,卻令古剛表情一下子變成一片僵硬,維持不足半秒,旋即回復正常,起碼在他面前的麥思樂並不察覺。

貝瑪已經把某個訊息秘密地「暗示」給古剛知道。

古剛也萬萬料不到2000多年來祂首次打開眼睛時,竟然會看見貝瑪做出這個奇怪的熟悉小動作,然後一直糾結在祂心裏多年的謎團終於破解。

貝瑪把手指下移,放到口唇邊。

古剛目光裝作若無其事離開貝瑪,才環視四周,熟習一下已經放下了2000多年的視覺感官。

麥思樂説:「怎樣?」

打開了眼的古剛想了一想,説:「世界變得細小了,被侷限了,而且變成沒趣了。」

心所能想像和描繪的世界,當然比肉眼能夠看見的世界大得多。

貝瑪説:「你對世界的要求真高。」

「…… ……」古剛再看看貝瑪,沒有回答,腦裡思考著某一些東西。祂想開口問,但知道現在並不是時候。

貝瑪笑説:「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我很美嗎?」

「這個是當然的。」古剛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逐説:「否則你也不會和救世主Lucifer在一起。」

對於「救世主Lucifer」這個稱謂和身份,麥思樂感覺非常無奈。

他説:「古剛,我們是否繼續上次在市集內未完的對話呢?」

約莫兩小時前,古剛和麥思樂在拉薩市集中首次對話,其後「拯救人類解放陣線」突然出現,兩人之間的對話被打斷。

古剛點一點頭,説:「本來是我來這裏的目的。」

麥思樂説:「好……我們繼續,我記得上次,你説要把我帶返布達拉宮地心的聖域內……」

「沒錯。我們一會兒便會出發前往聖域,關於發生在今天的事情,便會真相大白……」

「今天……?」

「從東京到西藏,所有的神族都出現了異象,一切業力之流正朝著一個原點中進發,而那個原點,毫無疑問就是你,Lucifer。」

「但我能夠做什麼?」麥思樂非常無奈地說。

「如果我可以回答的話,你便不會是Lucifer,現在就像暴風雨的前夕,你也不知道你自己可以幹什麼?試問我又怎會知道呢?我只能夠推斷,今天往後發生的東西,一定能夠解答我們神族5000年前來到地球的終極謎團……」

https://upload.cc/i1/2020/05/26/R8rNwC.png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