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詩凌 72日
唔知仲有冇人睇故呢O:-)
不過冇人睇我都出:P
詩凌 72日
序章

曾經聽別人說過,人生就好像一列火車,在生命中總會有不少人上上落落。

有些人,可能只是片面之緣;

有些人,則會刻骨銘心的留在心扉,久久不能磨滅。

從某天開始,我們不再長高了,可我們,卻一直在長大。

時光匆匆,如流水一般,當我伸手去攔時,它卻悄悄地從指邊溜掉了,怎麼留,都留不住。

只能感慨自己,真的長大了:-(
詩凌 72日
Chapter One

「列車即將到達,請勿靠近黃線,Please stand behind the yellow line.」

沙田火車站月台上的廣播響起。

「做咩今日唔陪女先?」我笑著問呀行。

「大佬咪玩啦,成個暑假同佢去咗歐洲玩,唔係最尾一日都唔比我自由下呀嘛?」呀行說。

「有米仔...」我不得不佩服。

想起呀行和他女朋友的故事,真的可以列入世界不可思議事件簿中。

「你成個暑假冇去旅行咩?」呀行驚訝地問。

「那有錢呀,你拎錢請我去又唔介意嘅。」我伸出手掌。

他朝我手掌大力的拍了一下!

「係都比呀詩先啦,仲比你!上車啦!」

幹,知道你有女朋友很巴閉了。

我們在頭等卡找了個雙人位坐下。

「不過時間又真係過得幾快,估唔到我哋咁快就中七。」呀行感嘆。

「對住你班傻的嗎都對咗七年。」我笑著說。

「係咪有少少七年之癢呢?」呀行笑問。

「妖,你當我Gay佬!」我打了個冷震。

「咁係吖嘛,咁多年都未聽過你拍拖。」

「一定要話你知㗎咩!」

「賭五蚊你中學一定出唔到Pool。」

「賭咪賭。」我只好逞強硬着頭皮接下賭約。

不一會兒,火車便駛到粉嶺。

一下火車,走到車站大堂就見到我們足球隊的隊友們。

我們趁著暑假的最後一天,約出來互相切磋球技,畢竟開學之後便沒有那麼空閑。

「遲到喎,打多咗篤飛機?」

平時如果遲到,應該是會聽到這句的。

可今日,總感覺寧靜了許多。

「呀風呢?」我問他們。

「你唔知咩,有英國學校挖佢過去踼波喎。」

英國...學校?

「又真係唔知。」我搖搖頭道。

還以為他會大肆宣揚,四周炫耀。

「你哋兩個遲到喎!」一個中五的隊員說。

「作死呀你,行哥而家坐正做隊長㗎!」另一個中六的隊員拍向他的頭部。

「係喎係喎...對唔住!」那中五學生立即變得恭恭敬敬。

「你哋囉,去沙田運動場唔好,係要山長水遠走來呢度...」我抱怨道。

「算啦,唔緊要啦佢哋近吖嘛,大家開心就得,陣間去食飯入我數。」呀行拍拍胸口。

呀行永遠都是這麼好說話...

「Yeah!!!」幾個隊員歡呼。

「子揚師兄,你睇下行哥,你要識做呢~」

這是...敲詐嗎??

罷了,反正這裏最大的就是我和呀行。

「得啦,我出一半。」我沒好氣的搖頭說。

銀包君,辛苦你了。

不過望著足球隊後繼有人,我亦可以放心離隊,專心準備AL。

「施丹轉身!」一個中三的隊員大喊。

「七旋斬!」

雖然說是切磋,可我們感覺是在來玩的,哈哈。

晚上跟大家到粉嶺中心那邊隨便吃了一頓,便回到沙田。
詩凌 72日
在獨自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呀行說的話。

「女朋友?」
「呢間學校啲女仔好似真係唔掂。」

我很快就自己給了自己答案。

走過公園,聽到露宿老伯的收音機。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係許冠傑嘅歌。

像是對我說的一樣...算了,順其自然吧。

「出完街啊?」樓下的保安笑著幫我開門。

難不成呢?不出門怎麼進門?

當然,這句話我沒有說出口。

「聽日要加油。」

翌日一早,我便早早到達7A班的班房。

此刻的我,在整棟學校最高的樓層,成為最高年級的學生。

回想起當初剛進學校的我,真的截然不同。

教室門口掛著一本厚日曆,倒數著我們離開校園的日子。

2009年9月1日,中七的第一天。

「呼。」我推開課室的大門。

說起來,今年學校進行了縮班,簡單來說,就是原本我所在的E班被平均分散到其餘四班裏。

呀行和我不是同班,所以也意味着我不可能找他坐。

不過就算可以,他也會找呀詩吧。

課室的座位採用先到先得的方式,我在中間隨便選了一個位置便坐下。

很快就有人從我身邊的位置坐下。

「喂呀揚,今日咁早嘅!」是身型較胖的肥強。

還有兩人從我前方的位置坐下。

「哇,你哋兩個都喺度。」我驚訝地說。

他們三個是我去年的同班好友。

先講肥強,老實說,也不知道他到底哪裏強,明明身形肥壯得很,可這傢伙拗手瓜居然贏不了那些文弱書生。

反而數學成績又出奇的好,所以基本上每次考數學我都會找他幫忙救救我的死腦筋。

「明明你個腦都唔識轉,揀乜勁理科。」

「所以咪話後悔囉。」

我的腦袋真是不太靈光,也許這是天生的笨吧。

至於前面的兩位分別是呀諾和羅拔臣。

叫他羅拔臣,是因為他的英文名字真的是Robertson。

「有冇興趣加美術學會呢?」

禮堂的各學會在第一天小息便開始招攬新生加入。

羅拔臣代表的正是美術學會。

這傢伙也不知道那裏來的優良基因,竟然長得這麼帥.....

在他還是低年級的時候,已經常常把各個年級的少女引到我們的班房門口。

想不到現在居然也是如此...

一堆新入學的妙齡少女爭先恐後般直奔他的美術學會,又或者換過說法,

是直奔他而來。

「呀!!!好靚仔!」
「師兄我要做你女朋友!」
「師兄我架!」

他隔大老遠向我流露出一個求助的眼神。

「古天樂喺出面呀!」我大喊一聲。

禮堂內的女學生立即跑到外面,當然我是騙她們的。

我把羅拔臣帶離禮堂,逃到廁所。

「我真係服左你,成班女圍住你,羡慕死人。」我掩面笑說。

「講就係囉,問題係我真係唔向左走向右走鐘意佢哋。」羅拔臣撥撥頭髮。

「你平時係咪睇AV都碌到去第千幾頁?」我鄙視著他。

「吓?」

「冇嘢。」我洗了洗手便出去了。

我開始懷疑,靚仔都是搞基的。

小息過後,我們又回到班房。
潮人必買最新奢華款波鞋
Givenchy新款男裝波鞋HK$2604!
www.farfetch.com
贊助網站
詩凌 72日
「各位同學,暑假叫你哋當暑期作業嗰份Paper而家傳上前面啦。」

說話的是我們的班主任,亦是數學老師,梁Sir。

只見我前面的呀諾一臉愕然轉過頭望向我。

「Hi Hi了...冇做添。」他說。

他就是那種典型的懶惰怪,功課永遠都不做,該帶的總是不帶,上課又總是呼呼大睡,這麼多年來都不知道得罪過多少老師了。

奇怪的是,這樣子的他,成績竟然還能夠升班,明明考試都不見他怎麼溫習....

「班長,記佢聽日留堂。」梁sir仿佛已經沒有氣力罵他了。

「第一日就比人記留堂你都真係史上第一人。」我笑說。

「唔想做吖嘛...」呀諾搖頭道。

「好心你就勤力少少啦!」旁邊的羅拔臣說。

「妖,佢冇女冇動力㗎!你睇吓嗰陣佢為咗條女考左個全級第三返嚟就知啦。」我笑說。

那年呀諾真的為了跟他女朋友同班,一直奮鬥,甚至在考數學那天都不眠不休的溫習。

只是後來好景不常,他們分手之後,呀諾便打回原形,一蹶不振。

「Hi 你個Hi Hi,再提個我失戀單嘢就絕交!」呀諾向我舉起中指。

「好唔講。」我舉起一個ok手勢。

不過這樣子說來,還真的挺好笑,我們幾個之中只有他有戀愛經驗。

「傳功課啦。」

在這裏待了幾天,赫然發覺這裏的人好像成績都不錯,跟我們幾個相差得遠極了。

尢其那坐在前排,掛著黑框眼鏡的書呆子學霸男班長...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夏天恩,上數學堂嘅時間係比你睇漫畫嘅咩?」黑板前的梁sir發出洪亮的聲線。

只見梁sir走到教室的後方,從夏天恩放在抽屜的手上奪過那本名為「COCO」的漫畫。

「放學留堂。」梁sir拋下這麼一句話便回到黑板前,執起粉筆繼續教學。

我對這個女生印象不深,之前也沒有試過和她同班,只知道她是個很典型的宅女。

夏天恩梳著的是一頭齊陰的頭髮,雖然說是宅女,但她的樣子卻不俗,平凡之中亦帶點氣質,有點像那個日本女明星北川景子。

「叫咗你上堂咪睇漫畫㗎啦!」她身旁的趙紫澄嘆了一口氣。

「我錯囉...」夏天恩扁扁嘴。

梁sir一向視角敏銳,銳得彷佛能看得穿在座所有人的小心思,在他的堂上做其他事幾乎就是找死。
聽說還有人懷疑過他有透視的特異功能呢。

「喂!喂!」肥強在我面前揮手。

「.....嗯?」我這才回過神來。

「諗乜諗到咁入神呀?」他問。

「冇....你叫我做乜?」我問。

「陣間晏晝一齊食飯?」他問。

「唔喇。」我擺擺手。

我想了想,記得下午好像有物理課,還是把午休時間拿來做物理功課好了。

「啫喱你呢?」肥強轉問羅拔臣。

對,他會叫羅拔臣做啫喱,因為羅拔臣也是個啫喱品牌,哈哈.....

「今日要落美術學會幫班初中呀。」羅拔臣搖搖頭。

「你唔驚佢哋食咗你㗎?」呀諾奸笑道。

「妖,點會唔驚,班師妹真係好煩呀!」羅拔臣鄒起眉頭。

這是幸福的煩惱吧...真好。

最後只有呀諾陪肥強到附近的茶餐廳吃飯,我還叫他們回來的時候順道給我買一條繽紛樂。
詩凌 72日
我看著桌上的物理功課.....

他媽的,怎麼過了一個暑假就什麼都記不起了..

早知道叫肥強先借給我抄再交。

鋁窗外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子揚,足球隊新生選拔呀,你都過嚟幫下眼啦。」呀行拉開窗對我說。

與其留在這裏一筆都寫不下去,倒不如跟呀行走,等一會肥強回來了再問他就好。

「好呀。」我跟著呀行來到足球場。

數個滿腔熱血的少年看起來自信滿滿的。

「介紹下自己先啦。」呀行對他們說。

有點像見工面試的場景。

他們都介紹過自己之後,呀行便提議讓我們幾個「老將」和他們幾個「新血」作一場五對五的對賽。

我搖搖頭,因為今天沒有帶體育服,只好成為旁邊的觀眾。

比賽了十五分鐘,雙方都保持0比0的記錄。

「今日就到此為止啦,恭喜你哋幾個,正式加入足球隊。」呀行吹響哨子,向他們逐一握手。

看著這些年輕活潑的新隊員,真的不能不感概時間巨輪真的轉得很快。

「鈴鈴.....!」上課的鐘聲響起,我們都收拾好東西回到各自的班房。

我還在走廊的時候,便已經見到物理科的老師進入了課室,我也馬上加快腳步。

呼...幸好趕得及回到班房。

可我定神一看...腦袋只浮現著一句說話。

「媽的..完蛋了。」

剛剛一不小心就忘記了...

現在枱上的是一份空白一片的物理功課。

「放學留堂。」教物理的黃sir說。

果然...還是要留堂嗎。

「葉子揚呀葉子揚,下次醒目少少啦!」我低下頭,嘆著氣。

我想念家中的冰可樂啊!!!

學校每天都會整合一個當天的留堂名單,需要留堂的同學會被集中到圖書館的自修室中,由訓導主任點名。

「咩名?」訓導主任望向我問。

「葉子揚。」我答。

他熟練的在留堂名單上我的名字的旁邊,劃了一個剔號,表示我有出席。

「你,坐去嗰邊。」他指了其中一個位置。

我默默的走到那個位置,拉開椅子。

坐下來之後,才看到旁邊坐的原來就是夏天恩。

「嗨。」我有禮貌的向她打了個招呼。

她只是默默的點點頭。

也對,她身邊的朋友不多,似乎是不太擅於溝通吧。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從書包裏拿回那張欠交的物理功課。

嗯....這個公式好像有點印象?

我一邊想,一邊轉動手上的原子筆。

「啪!」原子筆不小心掉落到桌上。

旁邊的夏天恩嚇了一嚇,然後即望向我。

我只好對著她露出尷尬的笑容。

她把頭伸過來,看著我的功課。

「你計左咁耐仲未計到啊?」她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唔記得咗公式...」我掩頭苦笑。

「呢題你要用牛頓第三定律呀。」她一下子便知道。

「F=ma 嗰條?」

「嗯。」她點點頭。

「你咁勁嘅?」我問。

「係咩?」她笑了笑,應該在暗爽吧。

然後我們又再次各自做回自己手上的東西。

沒多久,我便解決了這份物理功課。

「鈴.....!」鐘聲也正好響起,這代表著終於五點了。

夏天恩收拾的東西不多,很快就走了。

「呼。」我也伸了一個懶腰,之後便收拾好文具,背起書包轉身離開。

九月,理應是入秋的季節,可天氣還是那麼炎熱....

這天氣沒有冷氣會死的!
詩凌 72日
所以我繞路到新城市廣場那邊走。

不過也有一個缺點,就是太多人了,水貨客對沙田一田像是情有獨鍾一樣,不斷裝滿一箱又一箱的貨品。

我好不容易才越過「大媽」的阻攔繼續走,走到了一間書局的門口。

對了!
詩凌 72日
早上七點多,陽光從窗戶照射到班房之中,極為刺眼。

班房的大後方,一個女生托著頭望著前面發呆。

「喂,夏天恩。」我呼喚眼前的少女。

「嗯..?」她擰過頭呆呆的望向我。

「嗱。」我掏出一本漫畫,遞了給她

那是我昨天經過書局買的。

還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這期的「Co-Co!」漫畫。

因為我記得梁sir沒收別人東西之後是不會交還的。

「點解..」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就當係,還你琴日教我做功課嘅人情。」我想了想。

「邊有咁誇張呀。」她笑著說。

「咁你要唔要吖?」我作狀把漫畫收回。

「梗係要!」她一手拿去我手上的漫畫:「多謝喎。」

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條粉腸一朝早就走去溝女!」肥強說。

「同學,你需要知道呢間學校啲女仔真係唔啱我。」我一本正經的說。

「眼角咁高唔怪得啦。」肥強搖搖頭。

這間學校的女生,普遍我會分作三大類別。

一、漂亮又有男朋友的,這種不用多說,除非你真的比她男朋友帥一百倍。

二、醜的,呃....這種更不用說。

三、漂亮沒男朋友,可是不是我的茶的,這種當當朋友都還可以。

當然這種為數真的很少,亦因此幾年下來,我都沒有執著於「拍拖」這個範疇。

而且我一直都覺得,拍拖是一件值得認真對待的事,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是感覺。

而且愛上一個人就是一生一世的事,不可以因為自己一時的新鮮感而出軌,我最鄙視這種人。

可能會有人取笑我守舊、老土,但是我就是這樣的人。

當然,我亦因此不會主動去結識女生,因此也沒有能交心的女生朋友。

「噗。」

我向後方望去,漫畫雖然覆蓋著夏天恩的臉龐,但是我聽得出那是她的笑聲。

大概是被某個漫畫橋段惹起笑聲的吧。

我拉開書包拉鍊,拿出未完成的功課繼續趕工。

不知道為什麼,在學校做功課永遠都比在家做來得快,沒多久就完成了。

物理課的時候,我便把昨天欠的功課交給黃sir,他點點頭,叮囑我以後要準時交功課。

要不是這份功課...我也不用花錢買一本漫畫。

「各位同學,我哋今日去物理室上堂。」黃sir說。

我們的物理課通常都在課室或者物理室上課,當然,要做實驗才會用到物理室。

物理室放著幾張大桌子,幾個人一組的這樣子坐,桌子上放有不同的實驗器具等等的東西。

我也不用多問,自然是和呀諾、肥強、羅拔臣他們三個一起坐。

「肥強,呢度嘅任務交俾你啦。」我拍拍他的肩。

之前都是因為有他的坐陣,我們組幾乎都不會遇到太多實驗、功課難題。

畢竟如果遇上什麼困難,肥強都會好好照應我們,我們只需要按照他的指示就好。

來到最後一年,黃sir亦都沒有用到太多次物理室,我們後來的幾個星期幾乎都是留在班房裏「操卷」。

除了在學校做的練習之外,在家中亦要不斷提醒自己溫習以往的歷屆試題。

當遇到不懂的我就會打電話給肥強,又或者Whatsapp夏天恩。
詩凌 72日
說起她,自從那天留堂之後,感覺和她好像變熟了,問她功課也總是有求必應。

我 :「知唔知張圖表要點畫?」

夏天恩:「嗱首先呢度要劃條線先,然後.......」

我一點都看不明白她的指導....

我 :「即係...點?:)))」

夏天恩:「唉不如我影比你抄啦:/」

「夏天恩 傳來了一則影像 剛剛」

我照著她傳給我的圖片,尤其複製貼上一樣把功課做(抄)好。

我 :「唔該晒:D

夏天恩:「聽日請我飲朱奶!」

我 :「知道大佬!」

「好攰。」我嘆了一口氣。

「呀仔,出嚟食糖水吖。」老媽喊道。

「唔食喇。」我答。

做功課累得連吃糖水的心情都失去了。

「都係抖陣先。」我想了想。

我坐在電腦前,無聊的滑動著Facebook。

「xxx邀請你遊玩開心水族箱」

這什麼鬼。

我再往下拉動滑鼠,

一則貼文吸引了我的眼球,短短幾字卻充滿著無奈感...

【我就是如此固執,再見。】

發文者是...夏天恩?

我抱著好奇的心態,打開了Whatsapp。

我 :「冇嘢吖嘛?」

夏天恩:「做咩:-)」

我 :「見你Facebook 個post...?」

夏天恩:「冇嘢...同紫澄嗌咗交啫。」

我 :「大家咁frd邊有隔夜仇㗎...」

夏天恩:「你唔會明架啦,btw thx。」

女人真的很難懂,記得我上次跟肥強吵架吵得翻天,可不夠兩個小時又和好如初了。

女人吵起架來,大概就像蘇聯的冷戰,沒有過幾十年都不肯認輸。

翌日回到學校,只見夏天恩和趙紫澄的桌子拉開了一小段距離,誰也不願理睬誰。

小息的時候,趙紫澄身邊走著的不再是夏天恩,而是其他朋友...

她們有說有笑的,愉悅得很,這一切都被夏天恩盡收眼底。

「點啊,想搵人玩?」我走到夏天恩的桌子旁,放下一盒朱古力奶。

「冇呀。」她別過頭。

女人總不喜歡說出自己心底的那句,明明只要多點溝通,大家都作出少許的讓步就可以解決問題...

「唉,唔知你。」我搖搖頭。

不過也不關我的事,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誰對誰錯亦不是由我的判斷就能決定。

「食唔食朱古力?」夏天恩向我遞上了一粒正方形的朱古力。

我接過朱古力,撕開包裝紙便一口吃掉。

「苦嘅?」我立即喝了兩口水,清除口腔的苦味。

「黑朱古力梗係苦㗎啦...」

「唔啱我。」我擺擺手,然後打開剛在樓下小食部買的繽紛樂朱古力棒。

「都係呢隻好食。」我拿起一條,邊食邊說。

「唔識貨,淨係中意埋啲細路仔零食。」她白了我一眼。

又不是只有小朋友才能吃......

「不過,我又唔介意食嘅。」她從我手上的包裝袋拿走剩下的一條。

這傢伙....。

「係喎,啱啱黃sir咪話之後要重新分組, 今年安排我哋兩個人一組嘅?搵到partner 未?」她咬了一口繽紛樂。

「未啊,你同紫澄一組?」我搖頭道。

肥強那個Hi Hi居然因為我物理成績差而不願跟我一組....!
y=f(x) 72日
樓主加油 睇緊#hoho#
詩凌 72日
「食屎啦個八婆,我點都唔會對佢低聲下氣:-[ 」夏天恩生氣地說。

「大佬,講句對唔住有幾難呀...?」我沒好氣的說。

「有啲嘢唔係話咁易就解決得到..#bye# 」她說:「不過唔緊要啦,都多謝你成日諗住幫我同佢做和事佬。」

其實我做和事佬又唔係有咩著數,只係覺得一段感情,無論係愛情定友情,咁易就分開真係好可惜。

我討厭分離。

「邊..有#no# 」我猛力搖頭。

「仲扮嘢:-] 」她笑著說。

「總之我支持你啦。」

她輕輕微笑了一下,然後一看到趙紫澄回到座位便收起笑容。

「咁我哋就同組㗎喇。」她向我勾下手指尾。

「嗯。」

分好組之後,物理堂的時候就要和自己的組員一起坐,因此我會坐到趙紫澄的位置上。

夏天恩這天依然在桌下看著漫畫。

「喂黃sir行緊過嚟!」我在她耳邊悄悄的說。

嚇得她馬上把漫畫合起來塞到抽屜中。

她馬上抬頭,只見黃sir正在專心的講解題目。

「....頂呃我!」她拍打我的手臂。

「專心啲啦。」我說。

「唔得喎。」她擺出一副輕佻的樣子,再次拿出漫畫翻閲。

「其實你咁宅,係咪真係冇人同你玩㗎?」我問。

我記得,她的Facebook從來沒有發佈過跟別人出去遊玩的照片。

而且跟紫澄吵大架之後,她身邊的朋友都所剩無幾。

「關你咩事姐八卦:o) 」她輕輕瞪了我一眼。

「咁我哋算唔算朋友先?」我笑著問她。

「你覺得呢?」她反問我。

「係啩。」我想了想說。

「噗,你真係好傻的嗎O:-) 」她笑了起來。

「咩喎。」

「你搞到我都就嚟變到你咁傻的嗎喇!」她半斥半笑著說。

「一齊做傻的嗎啦。」

這樣的對話就知道其實我們本身已經是白痴:o) :o)

她繼續看她的漫畫,我則一邊聽黃sir的講解,一邊幫身旁的麻煩鬼「睇水」。

「覺唔覺得呢個男仔好型!!」她閒來沒事就會拍我的手臂,讓我看漫畫的角色。

對於這種動畫、漫畫我是一丁點興趣也沒有,所以任她怎麼說,我也不太在意。

「我覺得我型啲。」我擺起一個「Chok」樣。

「Stop la啦你xx( 」她裝作想吐。

聽黃sir講解了大半節課的時間,總算有了一點眉目,他叫我們每組都要交一份project給他。

所謂的「project 」就是要我們寫一份關於物理的論文,黃sir亦叫我們多到圖書館借閱資料。

「不如今個星期六去中央圖書館?」我問。

我想,中央圖書館的資料應該最多吧。

「下....我想留喺屋企煲劇喎[sosad] 」她扁嘴道。

「你唔好咁宅啦,大個女要出去見下世面喇!」我勸說道。

「好啦好啦,不過要買朱古力比我食!」她勉強答應了我。

「一言為定!」我說。
詩凌 72日
樓主加油 睇緊#hoho#


多謝支持:)
詩凌 72日
物理課下課之後,我便回到肥強旁邊的座位。

「喂你條友,咁快就溝左人哋。」呀諾奸笑說。

「我同佢係組員咋!組·員!」我極力澄凊。

「真係咁簡單?真係一啲非份之想都冇#hehe# 」呀諾用一種猥瑣的眼神看著我。

「想你個死人頭[fuck] 」我一下子拍向他的天靈蓋。

「咪玩佢啦。」肥強笑說。

「不過如果真係拍拖要同我哋講,唔請出pool飯就一世冇得扑野!」呀諾補充說。

有夠狠毒的...我可不想一輩子當「青頭仔」。

「得啦得啦。」

星期五的晚上,我正躺在沙發上打電玩。

「叮。」手機響起一下短鈴聲。

嗯...?係夏天恩。

夏天恩:「聽日係咪出去㗎!」

我 :「係呀,做咩」

夏天恩:「你又冇同我講幾點邊度等...(´・_・`)」

我 :「頂係喎...」

夏天恩:「聽朝十一點,沙田站等啦。」

我 :「好。」

夏天恩:「仲有一樣野!」

我 :「朱古力吖嘛,點會唔記得。」

夏天恩:「算你啦(´▽`)」

星期六的早上,風和日麗,顯然...是一個睡到自然醒的好日子。

當然,我因為約了夏天恩,便任由鬧鐘把我吵醒。

我梳洗好之後,隨便換上一件藍色短袖裇衫黑色長褲便出門了。

男生出門真的很方便,只需要帶三樣東西。

手機、鎖匙和錢包。

我準時到達之後,等了一會才見到夏天恩從遠處向我跑過來。

「呼...早晨。」夏天恩氣喘吁吁的說。

這天的她跟平常一樣也是紥起一條馬尾,只是衣服換成了一件白色T恤,外面搭上一件紅色格仔衫,穿着一條藍色牛仔褲,還背著一個米白色的斜孭袋。

「唔使跑喎,我等多陣唔會死嘅,抖順條氣先啦。」我向她遞上一條繽紛樂。

「好嘢。」夏天恩接過之後立即把它吃掉了。

「又話細路仔嘢食...仲食得咁開心!」我白了她一眼。

「咁我係細路仔吖嘛。」她笑著說。

「小姐你知唔知醜....成十八歲人仲扮小朋友。」我沒好氣的說。

「錯!我十七歲!」她反駁道。

我想應該是未生日吧。

「行啦十七歲。」我說。

我正想走入地鐵站的時候,夏天恩拉了拉我的衣袖。

「搭巴士啦,好似快啲。」她說。

「喔...好啊。」我跟著她走到旁邊的巴士站。

「搭邊架?」我看到眼前有幾個巴士路線牌。

「170,好似經銅鑼灣。」她一下子就答得出。

「咁熟嘅?」我驚訝的看着她。

「有上網搵過。」她答了我一句。
詩凌 72日
我們就登上了170號巴士,在上層的後方找了個位置坐落。

巴士的座椅不太闊落,我和她坐得很貼近。

「好熱。」她調了一下頭頂的冷氣。

然後拿出耳機線,插到她那部MP3聽起歌來,然後托起頭望著窗外的風景。

「聽緊咩歌呀?」我好奇的問。

「赤城千葉。」她答。

好像是周國賢的新歌...?

她把一端耳機塞到我的右耳中,讓我一起聽。

『懷念往事片段 有幸有不幸。』

......

我靜靜聽著歌,起初只是覺得歌曲的旋律不錯。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到肩上被一股重量壓著。

只見到夏天恩的頭輕輕側到我的肩膀上,閉上眼睛睡著了,而且還熟睡得很,長髮披著我的身體。

要是沒有我在的話,恐怕她連被人捉走都毫無感覺....

然而,我並沒有別人所講的「掂到女就扯簱」那種興奮的感覺,只是純粹不想吵醒朋友睡覺,因此不敢移動身體。

再說見車程還有接近整整一個小時,我也不打擾她了,就這樣任由她睡在我的肩上。

我也跟著她除除進入夢鄉之中。

過了不知道多久,才聽到有人叫醒了我。

「喂!喂!」一隻手拍打著我的臉。
詩凌 72日
「喂總站喇!」那是一把雄壯的中年男人聲音。

他的手還帶有一點臭味。

我緩緩睜開雙眼,看到眼前的是穿著九巴制服的巴士司機。

「嗯...?」我身旁的夏天恩都醒過來了。

「到總站喇!」巴士司機再次重複說。

「總...總站@_@ 」夏天恩大驚。

望出去窗外的景象,只見一個牌子大大的寫著「華富邨」。

「你做咩唔叫醒我!」她轉而拍打著我。

「呃...」我抓抓頭。

拆騰了一番,我們又坐回折返的巴士在百德新街下車。

這次我們也不敢再睡著了。

「最衰都係你,淨係掛住瞓覺!」夏天恩斥罵著我。

「你瞓就得,我瞓就唔得?」我不滿地問。

「咁點同!我平時放假呢個鐘數都未起身!」

我看了看手錶,下午一點多....。

我已經可以想像得到她頹廢的人生。

走了幾分鐘,眼前聳立的一座米白色建築,正是「香港中央圖書館」。

「哇...呢度好大。」夏天恩雙眼發光,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

「你未嚟過㗎咩?」我問。

她搖搖頭。

可想而知她到底在井裏待了多少年。

「不如分頭搵啦,呢度咁大!」她提議道。

「又好啫。」我同意。

圖書館真的很大,真的仔細查找,我想沒有大半天都做不到。

全靠館內的職員,我才能夠輕易的找到想找的東西。

有時候真的有點佩服這些職員,到底記憶力是有強才會記得每本藏書的位置。

我拿著幾本相關書籍到櫃檯辦理借閱手續,完成之後便回到地下大堂。

我卻見不到夏天恩的蹤影,不是說好半小時後回到這裏集合嗎..?

這個麻煩鬼又跑到哪裏去了....。

該不會是去了洗手間吧。

我在原地再等了一會,還是不見她。

我只好又再一次踏上樓梯走到樓上,找尋一下她的去向。

原來她在六樓的青少年圖書館。

我從遠處就已經看到她,她應該沒有發現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對著手上的漫畫傻笑。

「夏·天·恩!」我走到她的後方。

「哇!」她立即跳了起來,然後望向後方的我:「嚇我一跳!」

「你條友凈係睇漫畫得㗎啦!」

「呀...係喎,睇得太入神唔記得咗你!」她吐吐舌頭道。

「借咗喇,拎住。」我遞了兩本書給她。

「叻仔!」

因為我們打算將報告分成兩部分,一人做一半。

她接過書本,放到袋子中。

我們踏出圖書館的門口,原本是打算回家的。

「既然出開嚟,可唔可以順便陪我行下信和?」夏天恩瞪大眼睛望向我。

「.....」我想了一下。

「去啦去啦:P 」她擺出一副哀求的眼神

「....去囉,麻煩鬼。」我沒好氣的說。
店小三 72日
LM
白楚 72日
留名,寫得好好睇:D
詩凌 72日
Chapter Three

明明一點都不是「順便」啊....!

老實說,我是大可以拒絕她的,可是總覺得這樣拒絕一個眼神充滿期望的女生,很壞。

嗯。壞得透徹。

也罷,難得出門一天,好好的到處走走也不錯,而且經常聽大家說「信和」,我卻一次都沒有去過。

最主要的原因之前都說過,我不是一個毒向左走向右走,對於這種東西真的不感興趣。

「依度就係信和喇?」我看著這個鬧市之中的商場。

看起來,我才是住在井底的那隻傻青蛙。

信和中心𥚃面人出人海,乘扶手電梯到樓上,映入眼簾的就是各式各樣的商鋪...

唱片店、遊戲卡店、女生飾品店、甚至乎連成人用品店都雲集一堂。

有不少和我們年紀差不多的年青人都在這裏閒逛著。

當然,夏天恩這傢伙第一時間就是跑到角落的漫畫店去了。

「哇呢本出咗新一集呀!」她看著放滿漫畫的櫃子高呼。

「呢本未睇過,好似幾好睇。」她時而又拿起漫畫,看看書背的簡介。

她拿著幾本漫畫,思前想後,最終作出了一個決定。

「都係買曬佢哋!」

她從她的那個動漫圖案的錢包,掏出了一張一千元大鈔,並從店員手上交換那個裝滿了不同漫畫的大袋子。

「YES!!!!」她接過袋子,展露出高興的笑容。

原本想問她:「買咁多幾時先睇得曬呀?」

只是想了想,這個問題根本是廢話,這傢伙看漫畫的速度,恐怕幾天就能看完。

「你到底係有幾鐘意漫畫....」我看著她笨拙的提著那個大袋子。

「笑咩呀,打你㗎!」她騰空的另一隻手握起拳頭。

「幫你拎啦!」我接過她手上的袋子。

好重...

「突然間咁好死嘅?」她挑起眉疑惑的問。

「乜我有邊一刻唔好...」我瞇著眼看她。

「你一定係有陰謀!」

「我廢事陣間你成袋野跌曬落地下阻住人咋。」我解釋道。

「車!」她別過面就走。

我就好像她麾下的隨從,馬上提著東西,跟到她的旁邊。

眼看天空開始暗淡起來,原來都差不多六點了。

「肚唔肚餓?」我問。

「有人請咪肚餓,冇人請咪唔肚餓~」夏天恩擺出一個得戚的樣子。

這不是明擺著叫我請她吃飯嗎。

「服咗你,行啦。」

「我知道旺角有間寵物Café新開咗冇幾耐!不如去試下!」她笑著說。

明明你就早有預謀!連這裏有什麼吃的都一清二楚...。
詩凌 72日
我點點頭,跟著她來到一間位於彌敦道的樓上Cafe,那店的招牌還有一個大大的貓咪公仔圖案。

店內的環境頗為清靜,而且地方不大,也許是未到晚飯時間,只有幾個客人和兩個職員,更多的是四處亂竄的小貓小狗。

「乞嗤!」我打了個噴嚏,擦了擦鼻子。

「冇嘢呀嘛?」

「應該係有少少涷啫。」我抱著身體。

我打開餐牌...哇,這間餐廳的老板應該是專業的打劫慣犯吧。

將食品稍為做得華麗一點,收費就貴那麼多,我寧願到屋企樓下的茶餐廳對著那廿五元的楊洲炒飯大快朵頤,人家加兩元還送可樂呢。

不過算了,既然都已經一場來了,倒不如嘗試一下這裏的食物。

我舉起餐牌,示意叫店員過來幫我們下單。

「我要呢個....黑松露芝士海鮮意粉。」我指給他看。

「你食咩?」我望向夏天恩。

「明太子雞翼天使麵,仲有...涷朱古力!」

又是朱古力,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進來的第一剎那,身體就有種癢癢的感覺。

不過在公眾場所,我還是不要失禮亂抓了。

等待店員為我們送上主食的時候,桌下有一隻小狗摟住了我的腳。

具體是什麼品種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牠身上都是白色的捲毛,怎麼也縮不開小狗的束膊。

一開始我是有一點怕的,可後來又覺得這樣蠻舒服的。

至於夏天恩,則是被一隻可愛的波斯貓鑽到她的懷中。

那波斯貓倒也挺乖,不但沒有亂動,而且也沒有胡亂揮動牠的爪子。

她輕輕撫摸著波斯貓柔順的白色毛,沿著頭摸到尾巴,那波斯貓好像很舒服的躺著,尾巴還一直左右左右的擺動著。

我看著她溫柔地摸貓的樣子,總感覺和平時的她很不同。

「你好鐘意貓?」我問。

「嗯!貓係呢個世界上最最最可愛嘅嘢!」她點點頭笑着說。

這番言論絕對會引起貓狗兩派在討論區上的連場激戰。

「你有養開?」我好奇。

「冇呀,屋企人都唔比我養...。」她搖首說。

「喔....」

喜歡一樣東西,而得不到的感覺,真的很痛苦。

「你抱下。」她把小貓放到我的肩上。

柔軟的身體摸著還真的挺療愈。

「哇,成身都係貓毛添。」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抹咗佢先啦。」夏天恩伏身向我遞上紙巾。

「哇,你隻手咁多紅色一點點嘅!?」她高呼。

我這才留意到手臂上的疹子。

這些疹子亦是痕癢感的來源。

「你係咪有貓毛敏感?」她問我。

其實我也不知道,平常也沒有接觸過小貓。

「唔知。」我搖頭。

「頂!我帶你去睇醫生先。」她拖起我離開。

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喂...你兩個Hi Hi未比錢呀!」服務員見狀馬上追出來。

「噗。」夏天恩笑了笑。

我們沒有回頭,一直從樓梯跑到大街上。

然後在附近找了間醫務診所。

經過醫生的診斷和幫我搽了藥膏之後,徵狀都舒緩了不少。
詩凌 72日
趁最近冇嘢做出多啲文:P
遲啲就冇時間:-(
詩凌 71日
我們亦乘著鐵路從九龍塘轉火車回到沙田。

「咪鬼𢱑啦!」夏天恩瞪著我:「邊有人自己有貓過敏都唔知,仲走去寵物cafe!」

明明就是你想去的我才跟你去....

怎麼反而怪責起我。

「搞到咁夜添...。」我看著手錶說。

原本只打算去找資料,沒想到這樣子一整天就沒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吐嚕嚕....」她肚子發出聲音。

對啊...剛剛還沒有吃東西....。

「去食嘢啦。」我說。

我們只是找了就近的一間麥當勞快餐店就算。

「請左你食喇。」我拿著單據給她看。

「M記呢啲劣食唔計!」她說。

「吓...」

「所以你下次都仲係要請我吃飯!」她邊掩嘴笑邊說。

這是什麼鬼邏輯啊...?

還是不要有下次好了。

吃過晚餐之後,都差不多十點,我們沿著沙田公園那邊走。

晚上的微風輕輕吹過,加上旁邊城門河的水聲,以及水裏映著月光的倒影,這才開始有種秋天的感覺。

「食唔食?」她又拿出上次的那顆正方形黑朱古力。

「不了。」我記起那種苦味。

「真係?」她給我回心轉意的機會。

「唔食!」我堅決搖頭。

「慳返!」她吞下朱古力。

「咁苦真係好食咩?」我問。

「苦口良藥,同埋呢個世界,有苦先有甜。」她笑言。

片刻之後,我和她已經走出公園的範圍。

「我到喇。」她指著旁邊的建築物。

「乜原來你住蔚景園?」我說。

「嗯。」她點點頭之後便離開我的視線。

我看著她的背影,輕輕微笑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笑。

然後也回到自己的家洗澡去。

「鈴!」手機提示音響起來。

剛洗完澡的我披著毛巾,提起電話看。

夏天恩:「啲紅疹好啲未啊?」

我 :「嗯,啱啱沖完涼舒服好多:)

夏天恩:「咁就好,下次向左走向右走貓都係唔預你喇!」

我 :「哈哈..」

夏天恩:「冇事就早啲瞓啦!記住記住唔好亂搲!」

我 :「okok仲長氣過我老母:o)

夏天恩:「食屎啦你:-[

我 :「一齊食!」

雖然我口上是嫌她實在太過長氣,但實際上,原來有人關心和照顧的感覺是這麼的幸福,哈哈。

我好像結交了一個不錯的好朋友呢。

我放下電話,回歸於棉被枕頭的懷抱之中。

比起巴士上那硬梆梆的椅子,

還是軟綿綿的高床軟枕舒服得多。

「呼。」
詩凌 71日
「喂,唔去食Lunch嘅?」夏天恩跑到我座位的旁邊。

「大佬,見唔到我做緊功課咩....」我指著桌上的功課。

「吊頸都要抖下氣啦!」她說。

「一抖氣我就真係要吊頸喇..」我想起上次物理功課的事。

「好啦好啦...。」說罷,她便離開教室了。

過了一會便完成功課了,我抬頭望向教室的時鐘。

「哇...成一點,睇嚟趕唔切出去食飯...」我低頭嘆氣道。

正當我打算起來到樓下小食部買個三文治時,額頭突然感到一陣冰涼。

「食飯啦!」

夏天恩拿著一個膠袋裝著的飯盒和一罐冰可樂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打開飯盒,是學校對面茶餐廳的叉燒炒蛋飯。

「仲有...盛惠廿八個半吖~」她向我攤出手板。

「吓!」

「你唔係諗住食霸王餐啩?」她鄙視著我。

「唔係唔係!」我將三十元塞到她的手中。

茶餐廳的廚師對營養的均衡都頗為重視,叉燒的旁邊竟然還搭著兩條菜心。

「又幾好食。」我咬了一口鬆軟的叉燒。

「多謝我啦~」夏天恩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情。

「....」我無奈的看著她。

「總之晏晝唔可以唔食飯!」她嚴厲的說。

「知喇...」我點點頭。

她坐了我前面呀諾的椅子,對著我坐。

「係呢,你陸運會有冇參加比賽?」她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問。

「冇呀,邊啱我。」我搖搖頭。

我雖然是前足球隊成員,但田俓那些項目倒真的不太適合我,所以我並沒有參加任何項目。

「仲諗住睇你出醜添!」

「你條友....!」

「講笑講笑~」她笑著說。

「你有參加?」我反問她。

「冇呀。」她搖搖頭。

都猜到這傢伙不會參加。


老實說,除了初中那時對運動會有點好奇之外,升到高中也沒有認真看待過了。

「我覺得呢,最後一年點都要留翻啲回憶嘅。」她說。

「你係想叫我參加?」

「Bingo!」她用手指做了個剔號。

「唔要......」

........

「哇,葉子揚你報三千咁癲嘅?」肥強看了一看場刊說。

「係呀,哈哈.......」我瞪了瞪遠處的夏天恩。

她則翹起雙手,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聽朝加油啦!」肥強拍了拍我的肩。

由於學校離運動場都不算遠,因此我們需要自行前往運動場。

所以我便早早起床,換了一套運動服之後便出發到附近的大快活會合肥強他們。

「呢餐我嘅!」羅拔臣邊撥弄著他的頭髮邊說。

「咁好人?」我驚嘆。

「最後的早餐..」呀諾搖搖頭。

「咩料...」我不解。

「佢哋驚你跑三千米會跑到斷氣!!」肥強笑著解釋。

「食屎啦你地!」我向他們舉中指。

「唔係講笑喎,你真係掂?」呀諾再次向我確認。

「我假假哋都做過足球員架!」我拍拍胸口道。

「大吉利事講句,你出事,我抬你!」肥強說。

他好像被老師安排到醫療隊那邊去。

他們啊,雖然這刻看起來像是嘲諷我一樣,

但是呢,兄弟之所以是兄弟,

就是因為大家哪句是開玩笑,哪句說話是真心的都一清二楚。

四個字,心照不宣。

「加油啦。」他們三個望向我。

我點點頭,然後和他們一起步入沙田運動場。
詩凌 71日
Chapter four

肥強就去了醫療室報到,羅拔臣則要與社幹事製作小飾品,而呀諾就是攝影的工作人員。

也許天公也知道這是我們中學生涯最後一個的陸運會,特意把天空多餘的雲朵清理乾淨,只留下燦爛的陽光。

到有朝一日大個了,誰人又再可以像現在一樣,能夠無憂無慮的在這赤紅跑道上馳騁。

我首先去了更衣室換上短褲,看著鏡中的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臉。

「精神啊,葉子揚!」

之後由校長主持了一小節的開幕禮,然後陸運會便正式開始。

三千米的比賽是早上的第一輪比賽項目,所以我剛剛特意沒吃那麼飽。

站在起點線上熱身的時候,我發現身旁只有兩個對手。

也對,哪個瘋子會沒病跑來挑戰三千米。

不過這也意味著,我怎麼跑也必定是前三名。

我橫視看台,只見每個角落都充滿著嬉戲歡笑的聲音,熱熾的氣氛已經蔓延全場

尤其初中那群學生,在社幹事的帶領下,打氣的呼聲始起彼落。

「紅社加油呀!!!」

「藍社精英!閃如流星!」

離遠處我亦見到夏天恩向我揮手。

要不是這傢伙我也不會在這裏...。

前奏佈置了這麼久,是時候奏起主旋律了。

「男子三千米的賽事即將開始。」

「On your mark.....」

「Set.......」

「嗶!」

發令槍一響,我便開始跑起來。

要知道,如果將三千米當成短跑一樣,一開始就全力爆發,到後段就會不夠力氣跑下去。

因此,我和其他選手都不約而同的採用慢跑的策略。

「踏....踏...」一下又一下的腳步聲有如心跳一樣逐漸加快。

起初四百米,感覺不大,甚至有點輕鬆?

看台上的觀眾似乎對三千米這種冗長的比賽都不大感興趣。

畢竟,節奏快帶來的刺激感對年輕人才是最吸引。

這點我早就在足球隊的時候明白到。

「點解冇人睇足球嘅。」

「足球一場九十分鐘,籃球一節十幾分鐘,你話呢?」

現代人,對什麼都追求一個字「快」。

想著想著,原來已經完成了五個圈的路程...

即是二千米。

....

腹部突然有一種疼痛感...是那種...快要撕裂的感覺。

我將步伐減慢,任由另外兩個選手將我追過。

可是痛楚的感覺未有舒緩。

我頭上開始冒出汗水,也分不清那是不是冷汗。

「呼.......呼.....」我試著調整呼吸。

這招果然見效。

趁著痛感減少,我掩著下腹踏步向前加速..。

五百米....四百米.......

我和前面的距離還有多少?

三百米.....二百米....

我面前只剩下一條大直路可以追回!

一百米!

好痛好痛..
詩凌 71日
「喂!跑快啲啦足球小將!」夏天恩跑到跑道旁邊的欄杆向著上氣不接下氣的我說:「我同你一齊跑到終點!」

她在旁邊的非賽道區域開始狂奔起來。

「你咪撞到人呀!」我全力大喊。

然後將雙腳運轉的速度調到最快,目標只有一個。

終點線!

「呀!!!」我邊跑邊叫,聲嘶力竭的叫。

前方的跑手還想著回頭看我,剎那間就被我追過了。

氣流向我迎面吹來原來是如此舒服。

「比賽淨返五十米左右!」

「葉子揚越跑越快!」

「同領先緊嘅對手幾乎平排!」

「衝線喇!」

「首先衝過終點線嘅....」

「係7A班葉子揚!」

聽到司儀的宣佈,我終於鬆一口氣,雙腳攤軟倒在跑道上。

看著蔚藍的天空,感覺活著真好。

「你真係好癲..呼..」夏天恩坐到我的身邊,看著躺下來的我。

她只是跑了一百米,可她在十秒內比我的喘氣次數還多。

「抖順條氣先啦你。」我說。

「做咩頭先最尾快成咁?」她問。

「好快咩?」

「嗯!」她點頭。

我也不知道為何,夏天恩跑起來的時候就好像一支強心針,將我的幹勁全數爆發出來。

「洗臉先,陣間仲要上台影相。」我動身步向洗手間。

「你轉頭上看台搵我啦。」她說。

我向她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因為我們是完成比賽之後就會馬上分發獎牌,並沒有什麼「頒獎禮」。

我接過司儀交給我的獎牌,咬著拍了一張照片。

「估唔到最後一次參加比賽都拎到冠軍..哈哈。」我看著金牌喃喃自語說。

之後便回到看台上當回一個普通觀眾。

「你條友又做自閉...」我找到坐在看台高層角落的夏天恩。

她正嚼著香口膠,看著漫畫。

「我鐘意呀,吹咩!」她高傲的説。

我便從她的耳邊吹氣進去。

「哇!」她全身一抖。

「小學雞!」然後瞪向我。

「又係你話要吹...」我裝作一臉無辜。

「算!見你今日咁叻仔,奬勵下你!」她摸摸我沾滿汗水的頭。

「我又唔係你隻狗!!」我不滿的說。

「食啦!」她放下漫畫,向我遞上了一條繽紛樂。

「嗯...好食。」我搣了一粒放進口裏。

上午的比賽普遍和我的三千米一樣,都很沉悶,例如鉛球、標槍等等...

難為那些初中生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炒熱」氣氛。

「喂!」夏天恩拉了拉我的衣䄂。

「做咩呀?」我問。

「有個好重要嘅問題要問你!」她看著我。

「係?_? 」我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食乜好!」她摸著肚子說。

原來「重要」的問題是指這個啊...。

我想了想,這個問題倒真的頗為重要。

雖然在我眼中,夏天恩只是我的好朋友,

但要是被呀諾他們看到我和夏天恩一起吃午飯,肯定又會一直起哄煩著我。

所以我們走出運動場之後,去了比較遠的日式餐廳吃飯。
詩凌 71日
「呼,真係好肚餓。」我咬著口中的吉列豬扒說。

「好似好好食咁喎!」夏天恩對我的豬扒虎視眈眈。

說罷就用叉子刺走一塊放入口中。

「搞錯...」我無奈的看著她。

「嘻嘻~」她露出勝利的笑容。

「當係多謝你啦。」我說。

「嗯?」

「你啲死宅女學埋晒啲漫畫情節幫我打氣。」我輕輕笑了一聲。

「哼!幫你打氣仲話我死宅女!」她別過臉。

她裝作生氣,臉部漲得股股的,看起來很可愛。

「咁呀...白痴宅女囉!」我說。

「你就白痴呀!」她將我碗內僅餘的豬扒都吃光了...

「好過分...」我默默看著狼吞虎嚥的她。

「邊個叫你話我!」

女生真小氣...。

吃過午飯之後,我們很快就回來準備觀賞下午一環接一環的精彩比賽。

不過比起比賽,男生更關注的是女生跑步時的動作。

下午進行的就是一百米和班際接力那些,我和大家都一樣,走到前方為自己班的健兒加油。

「你覺得我地班贏唔贏到?」夏天恩問。

「應該唔難嘅。」我想了想。

因為我們班的短跑好手也不少。

很快,比賽就開始了。

我們班頭兩棒已經跟其他班帶出了一段距離,

基本上第一名已經是毫無懸念。

但是現場的氣氛依然高漲。

「阿俊!加油呀!」夏天恩向我們班尾棒的跑手喊道:「加油呀!!」

.......

聽到她對阿俊打氣,突然之間有種奇怪的感覺。

「做咩呆晒?」她拍拍我。

原來比賽已經結束了。

「冇啊..哈哈。」

這種奇怪的感覺...從何而來呢?

有前奏就有尾奏,司儀在陸運會的尾聲再次呼喚校長,作一個首尾呼應。

就是這樣,一年一度的運動會便完美落幕了。

綠悠悠的草地,紅彤彤的跑道,記載著無數中學生的青春歲月。

運動場上有血有淚,灌溉著我們,使我們成長。

「突然間又有少少唔捨得添。」我感概的望着青青綠茵。

「呢樣真。」夏天恩微笑道。

「影張相?」我問她。

「好啊。」她點點頭。

大部分人都已經離場,只剩下少部分像我們這些即將畢業的老人家尚在懷念過去。

呀行那傢伙也在跟呀詩拍照留念呢。

「咔嚓。」

我和夏天恩倚著看台的玻璃,背著夕陽的餘暉,肩並肩的拍下了這張照片。

「背光啊!」她看了一下。

「識咩吖!呢啲叫朦朧美。」我笑著說。

「乜都睇唔到啊.....」她拍打我的肩說。

我攤攤手。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不要將一樣東西看得太過仔細,至少保留少許想像空間也是一件好事。

「幫我同阿俊影張吖。」她把相機遞給我...

該死...那種奇怪的感覺又再次出現了。

「影完喇!拎住啦!」我把她的相機塞回她的手,便徑自離開了。

累了一天,還是先回家洗個冷水澡。

回家的途中,我到了附近的便利商店。

看著貨架上的繽紛樂朱古力棒,

我拿起了,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然後買了一粒黑朱古力。

很苦。
詩凌 71日
CHAPTER FIVE

躺在睡床上,我卻沒能睡得著。

一來是成個月沒有做運動,突然之間跑三千米,實在令我的肌肉負荷不了,仿佛再多動一下就會撕裂...

另一個原因....我想了很久。

究竟...那種感覺是什麼一回事?

「鈴鈴...」電話響了。

「喂。」呀諾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

「做咩...呀?」我問。

「做咩把聲咁頹嘅?」他問。

「冇呀,我都唔知。」我嘆氣道。

「講嚟聽吓。」

我便將今天的事向他全盤托出。

「想唔想聽真話?」

「講啦頂你..」我不耐煩的說。

「我聞到一陣酸味。」

「酸..酸味?」我疑惑。

「呷醋嘅酸味。」

呷醋...?

「痴線,我點會為咗佢呷醋,我當佢朋友咋...。」我說。

「或者,你鐘意咗人,自己唔知啫。」

「....」我不語。

「原本諗住搵你打機嘅,睇怕而家都係算,搵羅拔臣先,Bye。」說罷呀諾便掛上了電話。

我喜歡...她嗎?

看著眼前純白色的天花板,就如我的思緒一樣,空白一片。

「鈴鈴......」電話又再次響起。

是夏天恩。

「頭先做乜唔等埋我先走!」她一來就用斥責的語氣。

「對唔住囉....」我默默的說。

「唔要『囉』!」

「係嘅,對唔住大佬,咁得未?」

「咁先啱!」

「咁頭先見你搵人影相吖嘛。」我說。

「都唔係好耐啫!」她抱怨道。

「下次一定等!」我說。

「等幾耐先?」

「幾耐都等啦。」我答應她。

「噗!傻仔~」她譏笑一聲。

「嗯?」

「冇嘢。」她又說。

「早抖啦,byebye。」我說道。

然後就掛斷電話了。

跟她談話時...竟然泛起了一陣心跳的感覺。

哈哈。

這傢伙還真的挺可愛嘛。

不過,她應該也只是將我視為朋友吧。

「葉子揚!」

好像有人叫我的名字?

「葉子揚,企起身!」

發呆的我將視線由窗戶轉移到黑板前的黃sir。

「乜而家我喺個窗口度咩!?」黃sir破口大罵。

「唔係...」

「呢度個焦點...」黃sir沒好氣的重新執起粉筆講書。

我發呆,是因為望著旁邊空無一人的座位。

她是生病了嗎?

我竟然會這麼緊張她。

午飯時間,茶餐廳內。

「羅拔臣呢?」我問。

「條友喺美術學會溝到條女,唔會理我哋㗎啦!」呀諾說。

「子揚遲啲咪又係咁~」肥強奸笑道。

「係喎!」呀諾附和道。

「...」我沒有回應他們。

「人哋無返一日啫,唔洗即刻咁呆呀嘛?」肥強說。

「小別勝新婚呀!」呀諾笑說。

「掛住人咪去人屋企搵佢囉~」呀諾提議道。

「痴線咩我先冇你哋咁痴漢!」

雖然我口中是拒絕他們的提議,但當老師問到:「有冇人會幫夏天恩拎功課?」

我的本能反應卻第一時間舉起手來。

回想起來,她的家還真的頗遠。

抱著她沉重的功課,走了一大段路,幾經艱辛才到達她居住的蔚景園。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