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白楚 81日
作品簡介:

這是一個武者的世界,這𥚃充滿殺人與復仇。

白楚,一介富家子弟,遭遇常人不可想像的慘劇,在復仇之路上,逼不得已情況下燙下邪門的烙印。自古正邪不兩立,他卻一步一步尋古蹟,探秘辛,揭發正邪鬥爭的真相。
白楚 81日
序章

武者,以武犯禁。
武者,善惡兼有之。
然而,武者強大,無律可約,無法可束。
若遇到善者倒也罷,若遇到惡者,一言不合殺人固有之,無需多言直接殺人亦比比皆是。
正因此,凡人見武者,皆退避不巳。
武者聚集的地方叫作「江湖」,
這裡殺人與復仇的悲劇不斷上演,
我們的故事正是由一個復仇的少年展開。
白楚 81日
第一章 情已逝

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賦得江邊柳》

這是一個高高興興的婚宴,醫學世家白家公子白楚與陳家千金陳宜輕共偕連理。

在這個七國爭鋒的時候,白家仍然屹立於宋國上百年,靠的是妙手回春帶來的人脈關係。

白家可以說是一方豪強,坐擁百頃良田,門下家丁上千,這次婚宴亦有無數相熟江湖人士捧場。

最引起爭議的卻是陳宜輕拜入萬華劍宗,萬華劍宗是世上最有名氣的九大門派,白家的地位與萬華劍宗相比卻如蚍蜉撼樹。不少人都對這門婚事稱為荒唐可笑。

然而,白楚仍滿心歡喜的期望著這位未過門的妻子。今日婚宴上一見這位明豔動人的美人。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穿黑衣,提着劍的蒙面人竟不説一言便大開殺戒。黑衣人劍出如蛟龍,揮手間劍罡縱橫。片刻之間,差不多屠盡白家的人。

「大師兄,是你!?」陳宜輕一揭臉上紅紗,輕聲説。

「宜輕,跟我走。」黑衣人説。

白楚突逢巨變,又聽到他們的説話,一瞬間明白了為何白家遭劫。

「狗賊,你是萬華劍宗的人吧,你不分清青紅皂白便殺盡我家的人,為的是與我未婚妻相宿相棲。我只恨自己無能,我恨不得飲其血,食其肉。」白楚目眦欲裂說。

「就算你知道我們是誰又如何,憑你也想報仇雪恨?太可笑了,我要留你一條狗命看着我和你的未婚妻結婚。」黑衣人說。

「宜輕,你忘記了我們小時候在一起掏鳥蛋,花前樹下的誠諾嗎?你說過只愛我一個嗎?」白楚冷靜的挽留說。

陳宜輕沉默了半晌,說:「我最後一次叫你楚哥,不要再說了那些過去的事了,現在的我只喜歡䠂漢風這樣的強者。」

「他是楚漢風!?」白楚不敢置信的說,鼎鼎大名的「劍君」楚漢風竟然是⋯

「宜輕我地走。」黑衣人説帶著猖狂的笑意説。
白楚 80日
第二章 舔傷口的孤狼

一頭會咬人的老虎可怕,一頭懂隱忍的老虎更可怕。目送殺父仇人與他的未婚妻堂而皇之的離開,白楚選擇了隱忍,原來清俊的臉上的崢嶸流露。

他在昜位而處,那位萬華劍宗的大帥兄敢堂而皇之的殺人而脱身於殺人的漩渦中。一,他有內罡外放的實力。二,他用的一定不是本門的洗華劍法,他看了看家人的傷口,是用江湖上流傳甚廣的黑虎斷門劍法。作為醫學名家的嫡傳子嗣,這點眼力還是有的。這是一個壞消息,意味着萬華劍宗的弟子殺人的嫌疑大去。

而且萬華劍宗在宋國的勢力盤根錯節,若讓它們的勢力知道自己與萬華劍宗有仇,必定會先下手為強,除掉自己。若果自己要復仇,不應聲張。相反,更要為他們隱暪。等待自己有足夠的力量才徐徐圖之。

然而,白家亦不安全,當其他豪門大族得知白家只有他一個孤兒,不會為他嗚鼓申寃,反而只會逼問他家族財產的所在,巧取豪奪吞併掉整個白家。白楚彷佛一頭舔着傷口的孤狼,他收拾了家中的細軟,便溜夜離開了白家大宅。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前路白茫茫 80日
留名
白楚 79日
第三章 一路向西

白楚在樹林間盤坐,運起家傳的《藴玉訣》。要知道行走江湖都有少少看家本領,因為醫人同武學一樣都要驅使體內真氣。然而,祖傳的《藴玉訣》進境相對一般功法緩慢,但對藴養身體頗有奇效,習此功者一般較長壽和健康。白楚又想到自己的父母,若果他們沒有死於非命想必能活到二百歲。

「陳宜輕和來自萬華劍宗的蒙面人,終有一日我會報仇雪恨。」他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桀驁的笑容。

從前的白楚錦衣玉食,也沒有意願練武,現在想要狠下功夫卻已經太遲,筋骨早已定型,若無奇遇,這一生成就也就一個二流好手。

他在樹林走着,林中樹影婆娑,太陽和月亮輪流高掛於天空。他風餐露宿一路向西行。
前路白茫茫 79日
一日一篇黎講好似有啲短[sosad]
白楚 79日
要諗劇情點承上啟下,所以會短小小#kill#
AAAlvin 78日
留名支持#yup#
白楚 78日
留名支持#yup#


多謝支持#good#
白楚 78日
第四章 五年之約

森林的一個角落 宋國

「嗤」一道飛快的離弦之箭精準的射進一隻兔子身上。沿著風聲一看,卻是一個持着弓,腰懸偑劍的少年,正是白楚。只是他已經滿臉油污,看起來在這叢林艱苦生存着。

「明天便是我的十五歳生日了⋯」白楚不禁黯然神傷。往日家中眾星捧月般被族人簇擁的場景仍歷歷在目,但現在一切已是物是人非了。

突然,一頓喧嘩聲自叢林北方傳來,一個少女走在前面,後面有一群奴僕打扮的人緊隨其後。少女看起來嬌美可人,正值年少慕艾的白楚一時間竟看呆了眼。

「嗤」一鞭亳不留情自少女揮下。白楚伸臂扺擋,只覺臂上火辣辣的痛。

「你無緣無故為何打人?」少年不忿地説。

「因為你竟然如此大膽的看着本小姐。」她刁蠻的説。

「神經病!我白楚才不會和你一般見識。」白楚見其人多勢眾,也無可奈何,便欲離開。

偏偏有人認識他。

「哈哈,等我還以爲是那一隻喪家之犬,原來是被滅門,被搶婚的廢物白楚。」少女不屑地説。

「你不要太過份!」少年難掩憤怒的說。

「你不過是頭喪家之犬,你奈得我何嗎?」少女掩嘴笑道。

「如果你想羞辱我的話,你的目的達成到了。不過你會為今日之言後悔。」白楚反而冷靜下來。但白楚心中傲骨崢嶸不允許他低頭。

「哈!」顯然白楚的威脅令他們感到可笑。

「我孔嬌今後便會成為朝陽宗弟子,大家身份實力天差地別,你憑甚麼令我後悔。」孔嬌收斂笑容,傲然的說。

白楚心中一驚,朝陽宗雖然名氣不及九大門派,但也是不可小窺。

但少年嘴巴卻倔強的説:「我早晩會為父母族人報仇。」

「若果你五年內能來到朝陽宗打敗我的話,我便信服你今日之言,否則不過是妙想天開。」孔嬌說。

「走。」孔嬌帶著族中護衛揚長而去。
前路白茫茫 78日
周街sm人既大小姐[bomb]
白楚 78日
周街sm人既大小姐[bomb]


哈哈
白楚 77日
第五章 棕熊

白楚不再理會遠去的人,轉而專注在處理捕獲的兔子上,他一方面剝取兔皮,另一方面,用打火石生火,把兔肉,內臓一併燒烤。然而,好景不常有,兔屍的血腥味卻吸引了不速之客。

只見叢林中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白楚嚇得雙腿連蹬,箭步離開兔子。只見一隻憨態可掬的棕熊不慌不忙的抓起兔肉撕咬起來。白楚卻毫不留戀自己的獵物,轉身往前跑,只因棕熊為森林霸主,體重逾千斤,人立而起可達一丈高,對不懂武藝的白楚絕對是不可招惹的恐怖存在。

當棕熊吃完兔肉後,鼻子一動,竟朝著白楚的方向奔跑去!另一邊廂,白楚只見瘴氣越來越濃,然而,背後的咆吼聲卻令他不敢停步。跑,一直跑,旁邊風嘯聲在耳邊不斷掠過。

終於,他跑到一個峽谷前,峽谷下是一片迷霧,但棕熊只在他一丈外止步,兇悍的咆嘯着。這刻白楚可謂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但這刻白楚只有一個念頭,他不能死,他要報仇雪恨!

在這頃刻間,白楚往前一躍,他的身影消失在峽谷之中。
前路白茫茫 76日
唔想自己死但又跳落山崖好似有矛盾喎,雖然都估到一定係咁啱捉住啲野,下面係水之類[sosad]
白楚 76日
唔想自己死但又跳落山崖好似有矛盾喎,雖然都估到一定係咁啱捉住啲野,下面係水之類[sosad]


白楚要復仇,自然係求生。而跳落山崖的生機係九死一生,俾熊食就十死無生。白楚自然做對自己最有生機的決策,跳崖[bouncer]
白楚 76日
第六章 遠古遺跡

不知過了多久迷霧逐漸散去,白楚醒轉過來,由谷底往上一看,這是一個三丈高的峽谷,谷壁上長滿茂密的樹木,他估計自己躍下來時不斷被壁旁生長的樹木阻擋,致使自己無生命之危。

他觀察周圍的環境,他發現自己面前是一個石製建築物,佈滿了青苔。

滿腦子疑惑的白楚走進遠古遺跡了。他剛踏進門,便有機關啟動之聲,可惜因為日久失修,那機關已經失去了功效,否則白楚會被勁矢射成蜂窩。

白楚小心謹慎的走著。只見屋內匾額上寫著「藥園」,「武房」。

他走到藥園,只見上百頃的土地長滿了不同的草藥。其中包括:養吾果,人參,噬靈草,地黃精。它們的年份竟然有上百年,這些草藥有奪天地造化之效。

他作為醫學世家傳人可謂高興得發抖,不但因為它們千金難買,還是他知道一種藥浴的配方可用上這些草藥,有易筋洗髓功效,可以回復身體破損,正好物盡其用。

他又走進「武房」,只見古色古香的書房的檯子其上有一卷羊皮卷軸。

白楚打開卷軸,只是內容卻語焉不詳。

他原先只覺得自己孤苦伶仃,身負血海深仇,但如今卻發現藥材他的人生仿彿乍現曙光,他捧著無字天書一般的卷軸,高興的大呼大叫,一時間唾液橫飛,沾上了卷軸,而卷軸郤慢慢浮現一些字來。

他發現個中端倪,立馬用葫蘆中的水將羊皮卷軸沾了個遍。上面浮現著四字「不壞鐵衣」。
白楚 75日
第七章 筆記

白楚看着「不壞鐵衣」的羊皮卷軸。它分為兩個大標題和一道藥浴秘方。

分別為被動防禦力和主動防禦力!

被動防禦指外煉筋骨皮,卷軸中透露幾種透過擊打,鍛鍊身體,增強身體防禦力的方法,配上「鋼筋鐵骨」的藥浴,即使是一般刀劍的傷也能倖免。

主動防禦指內煉一口氣,透過特定方法運氣主動出擊防禦敵襲。到最高境界人體409個竅穴自行儲存真氣,當危險來臨的時候自行防衞,甚至反傷。

「鋼筋鐵骨」藥浴:「健骨果,回傷草,驢草根」他知道這些尋常藥材蒼州一般藥房皆有售,只是藥方指明需要沐浴上三五年方見效。

他又看見一個匾額寫着「書房」和「浴室」。踏進書房,在書桌上發現一本筆記簿。白楚打開它:

「帝誔1052年2月15日,京城出現一種謠言,有不同的異人出現,他們自稱從無盡海域,遠渡而來。」



「帝誕1053年6月5日,這些來自西方大陸的人,他們的武功十分詭異,領頭人自稱會一種涅槃神功,內力自生速度奇快,彷如無窮無盡,又可以斷肢重生,與蒼州各國武林領袖大戰正酣。」

白楚計算一番,現在是帝誕1156年,這本筆記本豈不是百年前所著?
前路白茫茫 74日
標準既龍傲天feel, 乜都唔識主角奇遇就有千年藥草+絕世神功[sosad]
白楚 74日
標準既龍傲天feel, 乜都唔識主角奇遇就有千年藥草+絕世神功[sosad]


首先,一一列舉係咩絕世神功。再者主角並不是乜都唔識,佢識醫學
白楚 74日
標準既龍傲天feel, 乜都唔識主角奇遇就有千年藥草+絕世神功[sosad]


龍傲天都有奇遇,有奇遇不等如都是龍傲天。

龍傲天是網路上對各種作品中某類角色(通常是主角)的戲謔稱呼,特別指那些不用頭腦或努力,一出場就天下無敵,可以輕鬆戰勝對手的角色。

我有以下三點反駁:
首先,不壞鐵衣並唔係咩絕世神功。而主角亦並不是乜都唔識,佢識醫學。第三,不要斷章取義,主角一出場就被滅門,而非天下無敵,他身負血海深仇,仍能沉着應戰和隱忍,這不是機智的表現嗎?他言鬥孔嬌,避棕熊,怎可以説是標準的龍傲天呢?為甚麼不是楊過,楊過斷臂後呑蛇膽,練玄鐵重劍,照你斷章取義的邏輯,難道楊過也是龍傲天乎?大唐雙龍傳中,寇仲,徐子陵得長生訣也是龍傲天乎。不是,楊過和寇仲等人是一步步合理地提升實力,用腦力和努力的汗水灌溉得來的,白楚也是一樣的。絕非一出場天下無敵的龍傲天可比。

最後,你有我Facebook message 為何不pm我。桐反,當眾抹黑我的小說,帶風向,你到底有乜動機?
白楚 74日
標準既龍傲天feel, 乜都唔識主角奇遇就有千年藥草+絕世神功[sosad]


首先,一一列舉係咩絕世神功。再者主角並不是乜都唔識,佢識醫學


見笑了[sosad] [sosad] [sosad]
白楚 74日
有冇巴打支持吓小弟#good# 個post 開咗就黎一個星期喇#cn# 好想有d正能量撐吓:~( :~(







#yup# #yup#
白楚 74日
第八章 破繭

白楚合上語焉不詳的筆記本,走向浴室,發現一個浴缸,非銅非鐵,輕巧方便,浴缸下有一個燒火的機關。

他立刻去屋外打水,用打火石生火,打算洗一個痛快澡,畢竟他也一個月沒有正式洗澡了。

洗澡後便開始準備藥浴。第二天,他收割藥草,把養吾果,人參,噬靈草,地黃精切丁,以更有效率的揮發藥材的藥力。浴缸細火慢烤。

白楚浸泡在水中,運起蕴玉訣,浴缸內的虊水有濃郁的碧綠色,此刻更形成一個漩窩。隨著在天地靈氣包圍中練功,白楚一舉打通半數的十二正經!

修練無歲月,隨著他不斷加水,水中的碧綠色越來越稀少。他的身上出現了烏黑稠密的角質層,彷彿被一層繭所包圍。

「噼哩啪啦」一響,白楚整個人破繭而出,經過藥浴的洗骨易髓,他脫胎換骨了,整個人看起來冰肌玉骨,清秀的臉上散發一股洋溢的生命氣息,單憑著肉體力量便可躍上丈許高。

「爸媽你看見嗎,我變強了。」白楚遙望著遠方的星辰,他知道是時候離開這個峡谷了。
白楚 73日
第九章 周家大惡人

帝誕1157年,周家莊

白家滅門巳經過去了半年,這等慘絕人寰的悲劇也逐漸被人們所遺忘。只有零碎消息指白家遺孤白楚依然健在。

其實被遺忘也屬正常,一來白家不過一個大城市的二流豪族,影響力低。二來滅門慘案每隔數年便有一單,當新的大事發生便無人提起白家慘案了。三來,沒有証據誰是幕後元凶。當然,坊間流傳萬華劍宗的大師兄楚漢風便是⋯⋯

這件大事便是無極門五年一度的招生大會開始了。作為屹立宋國數百年歷史的門派,它是名氣最大的九大門派之一。它只招收十二至十四歲筋骨上佳的少年男女。無數的父母都會搶著把兒女送往無極門。

然而,在這個訊息流通封閉的世界,無論白家滅門,還是無極門招生,都與這個與世隔絕的周家莊無關。

這裏的居民在周家大惡人的統治下過着苦不堪言的生活。周家大惡人周浩南作惡多端,逼良為娼,魚肉剝削百姓。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周家莊出現了一位異鄉人,他背着弓箭和竹簍,腰懸佩劍,一位長身玉立的少年人。他正是剛走出森林的白楚。
白楚 72日
第十章 合作

白楚看著眼前木屋林立的景致,眼尖的他發現一個賣水的中年大叔。

「這位大叔,我可以要一碗水嗎?」白楚説。

「小兄弟,你的水。」中年漢子一邊端水一邊説。

「這是你的錢。」白楚説。

這時候,一個中年大嬸走出來說:「李海,你這個半個月前才剛從東方來的外鄉人,在議論周大莊主嗎?」

「我真不明白為何你們還要忍這個大惡人。你們村的大惡人索要初夜權,代皇帝收十三税。」中年漢子李海說。

「他們的恐怖你怎會懂,他們武功高強,心狠手辣,有個小女孩不肯從了周大惡人,他竟將人家全家動用剝皮酷刑。」中年大嬸不寒而慄說。

「為何你們不逃走呢?」白楚想到自己父母,親人的遭遇,氣得發抖説。

「因為除了東面森林外其他地方都有周家人把守,而森林有熊又容易迷路,進去一定十死九生!」中年大嬸說。

「周家惡人武功有多高強?」白楚問道。

「打通十二正經的一流好手,善使一手家傳的碎骨棍法,身邊亦有一群惡人相助。」李海説。

「你不過是個賣水,怎會了解如此清楚?」白楚問道。

李海笑而不語。拉著白楚到一旁無人聽見的地方説話。中年大嬸見他倆神神秘秘的便走了。

「小兄弟,原本我打算等人心思變再殺了周家惡人周浩南。現在有你這打通一半十二正經的二流好手在,我已經有足夠把握為民除害。」李海說。

「等等,你怎麼知道我的修為?我為甚麼要配合你,難道我不能站在周家大惡人一方?你是否別有用心?而且誰説我會武功呢?不過我倒是有一手好的箭術。」白楚似笑非笑說出疑問。

「你的氣息那麼張掦,不懂收斂,一般武者一眼便看穿你的修為極限。另外,我在賭,賭你是個有俠義心腸的人,而賭注就是我的生命!」李海正色地說。

白楚凝視着李海良久:「我要知你的真實身份。」

「我是無極門的外門執事。」李海説。

「我可以加入無極門嗎?」白楚渴望的説,他要學武功,他要變強,成為強者,他要報仇。

「你應該過了十四歲吧?有我的推薦也勉強合資格的,不過當的可是最低級的雜役弟子。」李海神色複雜的説。

「我願意。」白楚堅定的説。

「三日後,周浩南會參加一個北地的飲宴,到時我們埋伏在他必經之地蝮蟲谷旁的草叢中。」李海説。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