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阿暖 128日
433.無料扮四條
  
臣服在千面之劍的淫威之下,這兩具夜行者就憑天佑隨便伸一伸手,就心甘情願地獻出心臟?
  
「你們死得那麼悲壯,我都覺得辜負你們了!」
  
臭屁的是,這位強者大人還嫌人家太弱,沒資格讓他接受他們的獻心!
  
「我不是臭屁,而是真的很臭!我吃不下去啊!」
  
只要曝露在空氣中超過一、兩分鐘,就會臭到爆掉的腐肉,說吃不下去也是情有可原啦。
  
嚎啊嚎啊⋯⋯
  
天佑背後傳來陣陣呢喃聲,他一轉過身來,就看到了多達十幾具夜行者從林中現身。還不止如此,敵人還從其他方向紛紛走出,把他團團包圍住了。
  
天佑再次高舉千面之劍,讓其浮誇之威再次完全顯露!
  
全場喪屍同時跪下來了!
  
而且,它們都紛紛伸出一手,目光中露出狂熱的崇拜和懇求之意⋯⋯喪屍之間比較容易心靈相通,它們的意思天佑都接收得很清楚:它們在向天佑自薦心臟,並把被挑選為獻祭品為無上的光榮。
  
「你、你們別這樣啊,不能逼著我吃生肉,這不對我的口味啊⋯⋯」
  
然後眾喪屍把天佑的猶豫,理解為『不知道該先吃誰的』。
  
眾喪屍於是便跪著向前簇擁,嘴裏呢喃著類似『選我啊我的心臟最肥美』的話,甚至還開始互相推擠,爭先恐後了起來⋯⋯
  
然後這些夜行者們,竟然就當著天佑面前自相殘殺⋯⋯
  
天佑變成貂嬋了,又或者是只有最強雄性才獲得交配權利的屁股最大的母猩猩⋯⋯
  
沒幾分鐘,一片純淨的冰林,就變成屍橫遍野,毒水滿地,不少百年甚至千年巨木都被波及而傾頹。
阿暖 128日
現場最後的倖存者,甩皮甩骨地爬到天佑腳邊,撕開胸腔獻出了心臟,為著這位強者大人將要美味地啖食著自己的生命動力之源而感到無比驕傲⋯⋯
  
『你這樣我很難做啊,若是不吃的話,也不給它面子了吧?』
  
天佑含淚接過這仍在抽搐著的心臟,極臭的毒水不住從血管中溢出⋯⋯想不到化身為喪屍之後,還需要顧及人情世故的問題啊!
  
『死就死吧!』
  
正當天佑就要把這心臟塞進嘴巴裏的時候⋯⋯
  
噗哧。
  
那趴在天佑腳前,正無比期待地看著他吃心臟的夜行者,被後來的某位一腳踩爆了頭顱。
  
這新來的渾身赤裸,夜藍色的纖細身軀不辨性別,而且顏面呈十字綻開倒卷⋯⋯那是一具夜魔!
  
千面之劍的浮誇虛象,對夜魔級的有震懾效果嗎?
  
這夜魔並沒有跪下來,也未懼怕至渾身發抖,只是站著直盯住天佑的眼睛,好像要把他的底細看穿似的⋯⋯
  
然後這夜魔釋出了一股『我明白了』的精神波動。
  
它垂下手來,拍了拍一件繫在腰間之物。
  
那是另一個夜魔的頭顱。
  
『這、這不是最初被阿歷斯那夜魔絞架要脅過來的那具夜魔嗎?』
  
天佑大為震驚!
阿暖 128日
當時天佑跟這夜魔在冰林堡外苦戰,最終卻是沒有分出勝負。天佑殺了阿歷斯後,夜魔絞架隨即毀壞,這夜魔拿到了絞架之上的夜魔頭顱之後,就珍而重之的抱著那頭顱退回北方。
  
他是天佑碰上過最強大的夜王軍,即使後來有不少同樣是二星甚至三星夜魔出世,竟然沒有一個戰力及得上它的。
  
戰力超凡,而且詭異地帶有某種人族感情,可見這夜魔在夜王軍中,是有點特別的存在。
  
然而天佑在此時此刻跟這夜魔重逢。
  
憑它所散發出來的精神波動,天佑肯定它是認得他的!
  
難道天佑這一段『無料扮四條』(見註)的旅程,才剛開始就要結束了?
  
那夜魔指了指天佑手上的心臟。
  
天佑淚流滿面了,難道他必需要在對方面前生啖腐心,以證明自己是貨真價實的喪屍?夜魔的指尖前,凝聚出一個小小的黑夜漩渦。這小漩渦射到天佑手中的心臟上,隨即這心臟快速凝縮煉化,變成了一顆尾指指甲大小,通體夜藍而閃著點點銀芒的水晶狀物體。
  
系統訊息:『赤城獲得夜晶。』
  
『可以把喪屍心臟祭煉成夜晶?這不是跟修魔的血晶祭獻大法差不多的樣子?』
  
夜魔示意一個合掌摩挲的動作。天佑依樣葫蘆,當然同時把一絲死靈鬥氣注入夜晶。
  
夜晶隨即被煉化,化成一道力量之流,融入己身。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阿暖 128日
『赤城從18級喪屍,升格為第23級喪屍。』
  
「我頂吖!連升五級?這煉化血晶要比殺喪屍拿經驗,效率要高太多了吧?同樣的夜行者,我殺掉一百個,都未必能升個一級呢!」
  
夜魔的表情中,流露出一絲不屑。
  
『直接啖食腐心的效果跟煉化夜晶完全一樣,而且食心還有修補腐身的功效。夜晶祭煉只為方便收藏,以及為某些胃口特殊者而設,想不到大屍也是其中之一。』
  
這夜魔首次對天佑說話了。又或者說,是天佑第一次聽懂它在說甚麼吧?
  
夜魔口中的『大屍』,大概就是『大人』在喪屍世界的同義詞吧。
  
然後這夜魔環視地上橫陳的屍體一遍,它指尖釋出一道黑夜漩渦,轉了一圈,便把地上的數十屍體心臟全部抽出,再凝聚成一塊比較大一點的夜晶。
  
『心臟要趁鮮活時抽取,破碎了或停止了的,力量會急速流失。』
  
夜魔又把夜晶丟給天佑。
  
天佑煉化了之後,喪屍等級又提升到26級。
  
『這是甚麼回事?這表示這夜魔已歸順為我的小弟了麼?』
  
天佑打量著眼前這夜魔,夜魔侍立了一下,然後就要伸手自剖胸膛!
  
天佑馬上叫停了它!
  
『等等!我不要你剖心!我⋯⋯嘿嘿,你對我還有些許利用價值,可不能讓你乾脆成為獻祭。』為了投入角色,天佑的措辭都要轉為壞人模式了。
阿暖 128日
那夜魔單膝跪下,表示臣服。
  
畢竟這千面之劍,對夜魔級的依然有震懾效果吧!
  
疑人(屍)不用,天佑就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該可看出我的喪屍齡非常年輕,可是我表現出如此強大的戰力,你不覺得可疑?你沒有懷疑過我是人族派來的間諜?』
  
天佑一口喪屍語依舊是破破爛爛的,他也只是勉強傳達了意思,也不肯定對方有沒有誤解了。
  
『無論何時何地,夜王大軍都歡迎有新的強者出世。』
  
夜魔看著千面之劍繼續幻化出來的浮誇虛象,只有越來越崇拜的份兒。
  
『大屍會是人族間諜?別跟在下開玩笑了。人族有可能得到眾多死靈巨神的朝謹和崇敬嗎?』
  
夜魔畢恭畢敬地站起身來,朝天佑做了個『請這邊走』的姿勢。
  
『請讓在下為大屍引見夜王陛下,我相信陛下定會把大屍任命為比永夜七將更為尊崇的尊位。請這邊走。』
  
夜魔引領著天佑走出冰林。
  
『被逼上梁山了!』
  
由夜魔當中間人給他『引見』夜王?這還算是偷襲嗎?
  
天佑一走出了冰林,正好眼前就面對著成千上萬南下行軍中的喪屍!
  
在千面之劍威能呈現之下
阿暖 128日
在千面之劍威能呈現之下,天佑頓時成為了全場喪屍的注目點。
  
「還不給我跪下?」
  
數千喪屍,同時下跪朝謹赤城大屍!
  
天佑心裏終於爽到了。
  
「哇哈哈哈!你你你你你!都是獲本大屍指定的幸運兒,都給本大屍獻出心臟來!」
  
天佑隨手指著幾具喪屍,它們隨即像是三生有幸般,畢恭畢敬地自我剖胸取心,然後那夜魔便施法把心臟祭煉成夜晶,讓天佑當場煉化,又咔嚓咔嚓地升級。
  
天佑走進屍群中,一邊胡亂地指指指,被點中的喪屍都無比感激地獻心自殺,就這樣漸漸開出了一條獻祭之路來。
  
『這些喪屍都把獻心給強者視為最高榮譽,說不定我這樣做還是解放了它們,讓它們不用再當喪屍了!而減少了夜王軍,又對人族有幫助,何樂而不為啊?』
  
天佑越玩越爽了。
  
「你你你你你,還有你你你你和你,都給我獻出心臟來,接受本大屍恩賜給你們的殊榮吧!」
  
天佑煉化血晶都煉到手掌破皮了,看眼鏡屏幕的升級訊息都看到出現殘影,只是他的喪屍等級突破到55級時,升級速度就大幅變慢了。
  
可是這不要緊。
  
重點是他似乎對夜王大軍有了終極的生殺大權啊!
  
『不如就憑我這一指之力,把夜王大軍全滅好了!』
  
天佑伸出手指來,然後原地轉了一圈。
阿暖 128日
「你⋯⋯你們全部,都給我獻出心臟來!哇哈哈哈,有本大屍這個絕對強者出世,還需要雜魚來幹嘛?成為我修為的一部份吧!」
  
夜王大軍呆著不動,似乎是未能接受天佑的指令。
  
那歸順了的夜魔也在露出不屑的冷笑。
  
『大概只有夜王陛下,才能有這樣的絕對權力吧?大屍有點玩過頭了。』
  
原來這命令弱者獻出心臟的權力,也不能毫無下限的,大概就是每一次只可以指一個對象吧?
  
看眼前仍然是成千上萬的大軍,還有視野以來的別支大軍,就算天佑擁有加藤大神的手速,也不知要指到何年何月了。
  
「你你你你你,還有你你你你你,獻出腐心吧!」
  
天佑放棄了憑一指之力全滅夜王大軍的想法,可是他煉化夜晶也煉得有點累了,於是便傾向只點強者,一星二星夜魔等等也得要乖乖掏出心臟來,夜魔級祭化而成的血晶,這才讓天佑的升級效率提高了一些⋯⋯
  
奇怪的是天佑以強勢再次現身之後,就沒有見到三星夜魔了。難道是強者相妒,知道天佑氣焰太強,不捨得被自殺了?
  
(註:「無料扮四條」中的「無料」,「無」為沒有,「料」為內容,無料可意為「沒有實力」;扮就是「偽裝成」的意思;「四條」是撲克術語,指四張牌點數一樣,是僅次於同花順的大牌,就是「好強大」的意思。『無料扮四條』另有近義詞為「裝逼」。)
阿暖 128日
後來先發現到,想解釋吓,個註釋18年7月左右寫,目的係想保留一啲古老香港俗語,坦白講我嗰時先知無料扮四條點解(知有呢個詞但唔識個來源),覺得好正想分享。同樣,嗰時對支語敏感度無咁高,我亦係事後先知「裝逼」係支語(因為我最初係見台灣小說用),我剛剛貼舊稿時無翻睇過。而家係絕不會用。如引起大家不適,唔好意思。
阿暖 126日
434.赤城大屍
  
接下來,天佑也不躲躲藏藏的了,直接就大踏步逆行而去,朝永夜宮殿的夜王所在前進!
  
這一路上,遇見的是怎麼樣的喪屍大軍,一見到引發著天地異變的『赤城大屍』走過來,都是紛紛伏地稱臣,而且目光閃爍,滿心期待可以獲得大屍的指名寵幸啊。
  
對,就是寵幸。
  
在天佑的立場,這大群嘔心可怖的喪屍,漸漸變成了他可以隨意洩欲的後宮了!(發洩煉化夜晶的欲望啦)
  
既然知道無法憑個人之力全滅夜王軍,天佑也就索性隨心所欲地挑食了:夜行者甚麼的他都已經看不上眼,能夠得到大屍妙手一指的,都是夜魔級起跳的了。
  
只煉化夜魔級的夜晶,令天佑的喪屍等級提升得比較有效率,但當他到達喪屍60級之後,升級速度又變慢了下來。因此他連手掌皮都磨破了,煉化了不知幾百夜魔級夜晶,喪屍等級還是才到64級,竟然還未能突破成夜行者。
  
雖然收了那夜魔當小弟,可是天佑也不敢問它喪屍要升到幾級才能進階到夜行者:因為現在所有喪屍眼中,天佑就是個超越夜魔的神秘存在,只是外貌返璞歸真到跟雜魚有點相似。他要是多此一問,人家一旦想到『咦原來赤城大屍的本尊是條雜魚?』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因此天佑也只有默默心裏納悶著,究竟他的雜魚之路還要再走多遠,才能提升位階了。
  
這一路逆流北上,那頭夜魔一直默默替天佑打下手,沿途開路,又祭煉夜晶供他吸收,完全順從,就除了偶爾會眼神諷刺他一下。天佑也覺得沒甚麼,還覺得這夜魔似乎殘存人性,有點親切感呢。
  
這夜魔又畢恭畢敬的上繳了五枚夜晶。
  
天佑想了想,把一枚夜晶丟回到對方手上。
阿暖 126日
『?』
  
『打賞你的。』天佑道,見對方還是呆呆站著,便又補充道:『你可當作是報酬吧。就是發工資了,出糧啊,還是聽不懂嗎?』
  
『在下知道打賞是甚麼意思,可是大屍閣下⋯⋯』
  
『你是想問我堂堂大屍為何要出手賄賂討好你吧?』天佑挺了挺胸膛,『我就是喜歡,不行嗎?』
  
驟然間兩主僕的氣氛變得有點曖昧。
  
夜魔無聲接受了夜晶,當場煉化了之後,又再繼續前行領路。天佑滿臉狐疑地想:『怎麼我好像有一剎那覺得這夜魔好像害羞了?夜魔不是無性生物嗎?』
  
而更讓天佑覺得詭異的是⋯⋯他為何會如此理解這夜魔的心情啊?簡直就好像是⋯⋯工蜂威能被觸發了似的。
  
『這⋯⋯你有名字嗎?』
  
夜魔停下步來,緩緩轉身,回眸,那綻開四瓣的臉龐在詭異蠕動⋯⋯這真是史上最恐怖的回眸一笑!
  
『生前的名字已不記得,變成夜魔後則沒有名字。』
  
『那你應該要取一個名字啊。』
  
『名字這種東西,有意義嗎?』夜魔反問,語氣中見悲涼。身為喪屍,受本能驅使,應該沒有所謂『意義』這種東西,存在目的就是依依啊啊然後追著活人來咬吧。確實這樣純功能性而沒有個性的大群體,實在沒有必要以名字來區分彼此。
  
可是眼前這具夜魔,是有點不同的。
  
它有惻隱之心。繫在它腰間的那個夜魔頭顱,說不是是它生前重要的人,至今仍然殘留著思念。
阿暖 126日
再說它如今作為歸順自己的小弟,當然就跟其他喪屍不一樣了。
  
『呃,要是有名字的話,以後本大屍要奴役你去做事,就不用喊一聲「夜魔!」然後滿街上好幾十個夜魔轉過頭來看我了。』
  
夜魔呆立,像是思考了一會兒。
  
『請大屍賜名。』
  
『⋯⋯就叫小夜吧。』
  
小夜無聲轉身,繼續幹活去。也不用赤城大屍指點了,直接就是見夜魔就殺然後獻上夜晶⋯⋯
  
為何天佑要任由這小夜帶路呢?
  
因為小夜帶引的方向,正好就是天佑手握古地圖的捷徑所在!
  
一主一僕已經遠離了所有南征的夜王軍,眼前一片狂風暴雪當中,就只剩下一片漆黑當中矇矓隱現的山影⋯⋯話說天佑喪屍化之後,夜間視力大有提升,可能由於喪屍本來就是夜行性物種吧。
  
總算來到了密道入口,那是位於兩座雪山之間的迂迴小路,乍看是瞧不到盡頭在哪裏,可是根據地圖所示,通道彼方應該就是夜王宮殿的後花園。
  
就在此時,兩人身後突然出現了大動靜!
  
「天、天佑同學,救、救救老子⋯⋯不,求求小弟啊!」
  
來者不是別人,又是那個摩耶斯!
  
而在摩耶斯身後,多達上百具至少是二星夜魔級別的強者,在對他展開瘋狂追殺!這當中還包括了有翅能飛的三星夜魔!
  
這摩耶斯在完全沒有掩護手法之下,竟然還能緊追天佑到這裏來!可是他也拉出了大量的仇恨,追殺著他的強者陣容,已經遠超過他能應付的程度。
阿暖 126日
只見摩耶斯渾身是傷,被追殺到連超循環都來不及喝了。
  
「你要朝哪個方向逃命不好?偏偏又要把我拖下水?」天佑的白眼都翻到上泥丸宮了,被摩耶斯這麼一閙,他要走捷徑一事還有誰不知道啊?
  
「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有得選擇的話,我悄悄跟在你們身後不是更好!這一段路沒遮沒掩的,我不暴露身影硬著頭皮跑這一段,就得被你們甩開了!」
  
摩耶斯是鐵了心要對天佑死纏爛打了。
  
「天佑,我們可以組隊啊!最多我應承當你的副手,當擊殺了夜⋯⋯」
  
這話可不能讓摩耶斯說出來!
  
天佑連忙丟出綑仙絕殺,先把摩耶斯的嘴巴封得死死的,再把他甩過來身邊後,小夜趨上前來把這煩人精暴打一頓!
  
「為、為甚麼要打我?」
  
「不閉嘴就繼續打你!」天佑轉換回喪屍語:『小夜!專門打臉!別把腦漿打出來,我要留活的!』
  
小夜這就狠狠把摩耶斯揍到沒脾氣了為止。
  
天佑也是用心良苦,他不狠狠揍摩耶斯一頓,豈不會被誤會是人族間諜?
  
只見那上百名夜魔強者,已是殺到天佑身前來!它們見到天佑和小夜,只道是跟他們搶那長毛人族的,當然不肯就此相讓!
  
天佑高舉千面之劍,展露大屍之威!
  
那眾多夜魔強者,隨即跪了一地,對這位大屍所展示的浮誇虛象感到震懾不已⋯⋯
阿暖 126日
『大、大屍啊!』
  
現場大概只有摩耶斯能看穿天佑的底細。天佑變成喪屍之後,摩耶斯吃過他一拳,根本是弱到不值一提⋯⋯他如今之所以展現出大屍風采,肯定是靠著法寶威能,在無料扮四條。
  
『求求這些夜魔千萬不要看穿天佑的老底啊⋯⋯』
  
就連那十多具三星飛行夜魔,也紛紛降落。
  
儘管它們對天佑大屍也是感到忌憚不已,甚至有兩個已經不由自主跪下來的,可是剩下來的人,似乎目光中帶有懷疑。
  
而這當中看來最強大的夜魔,竟然企圖接近天佑。雖然它看來態度還是恭敬的,但看來也想要試探一下這位大屍的實力。
  
夜魔進化到三星,個性中的桀驁不馴已經很明顯了,很難再憑氣勢就讓它們懾服。
  
『請問大屍位階?』
  
這夜魔伸出手來,這似乎是擊掌的邀請。但以天佑目前的底子,恐怕一擊掌之下,他整條手臂都會爆碎啊。
  
摩耶斯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透啊:『你千萬別瘋到真的跟它擊掌啊!』。
  
還好小夜此時擋在天佑身前。
  
『大屍的貴體,豈是你這樣的雜魚能夠冒凟的?』注意文中喪屍語均是經過了修飾,根據其語氣態度及當時場景而豐富了措辭。喪屍語詞彙極少,主要靠著語氣助詞的音量或尾音變化來表達不同意思,直接翻譯的話可能句子有一半都是依啊依啊的,讀者會看得摸不著頭腦。
  
『我是雜魚,你又是甚麼?』
阿暖 126日
那三星夜魔一爪就是拍過去!砰!的一聲,只有二星的小夜給轟得整個身軀扭了大半圈,不少骨頭內臟即時碎裂。
  
天佑強自壓下心頭驚撼,不能被它看穿小夜就是他唯一的倚仗啊。
  
發揮大屍演技。
  
他輕蔑地冷笑一下,然後伸手一指。
  
他指向的,正是那最先下跪臣服了的一具三星夜魔,它應該就是三星級當中最弱的了。
  
『你,給本大屍獻出你的腐心吧。』
  
那三星夜魔被點中之後,渾身劇烈顫抖,似乎在感到無上尊榮當中,還夾帶著一點點的猶豫⋯⋯
  
指!指!指!天佑恨不得隔空就把它點爆啊!
  
最終在被連指四次之後,這三星夜魔的心防終被攻破,自剖胸腔獻出了深藍色的心臟。
  
那剛才打了小夜的夜魔也是大為震驚。能讓三星夜魔主動獻心的,恐怕連七魔將都做不到!這可是夜王陛下等級的威懾力啊。
  
它頓時覺得自己對這位大屍表現得太過無禮了!可是他要變換態度也已經太遲了。
  
小夜揮手把心臟吸扯過來,直接生吃!
  
咔嚓。
  
小夜突破至三星夜魔。
  
這可是厚積薄發啊,以小夜的修為,早就在二星巔峰到頂著天花板了,這下借一枚三星夜魔的心臟而突破,隨即實力飛漲,甚至還遠遠超過那打它的強者!
阿暖 126日
直接啖食心臟,當然小夜連身上傷勢也恢復了。
  
小夜一爪甩回去!
  
這三星夜魔給當場被打爆!肚腸四射!
  
小夜還很靈巧的只爪肚子,保存心臟完整,把其祭煉成夜晶之後,再畢恭畢敬的呈獻給赤城大屍。
  
天佑煉化這夜晶之後,喪屍等級升格至65級。
阿暖 125日
435.強行開路
  
天佑堂堂大屍,是需要向雜魚們展示一下身為強者的威嚴。
  
因此,殺啊!
  
在場的二星夜魔,當然只要被大屍點中的,都得要乖乖自掏心胸,並為自己將成為大屍的營養品,視之為無上的光榮!
  
至於震懾程度較低,甚至沒有下跪表示臣服的三星夜魔嘛,你們不服,小夜就打到你服!
  
天佑當然曉得讓小夜變強是頭號要務,所以每兩個奉獻出來的心臟,就讓小夜吃一個,這樣累積變強之下,本來小夜還無法同時對付這麼多夜魔的,漸漸就越來越輕鬆,最後甚至是輾壓了。
  
到這些三星夜魔被打殘之後,它們的夜晶也就成了大屍的囊中物。天佑也很大方的把當中半數賞賜給小夜。
  
「也、也給我吃一些吧。」摩耶斯哀求道。他喝過超循環之後,傷勢體力都恢復了,又不安份起來啦。
  
「好啊就喂一個給你吃!」
  
綑仙絕殺一下捏蛋,把摩耶斯折磨得滾地不起後,再把他綁成一根肉腸!然後小夜跨坐在摩耶斯身上,把一枚毒水淋漓的腐心,硬是塞進他的嘴巴裏!
  
「嗯嗯嗯⋯⋯我、我不吃了⋯⋯嘔⋯⋯」
  
小夜難得沒有出手就是打爆別人,而是確實依著指示在玩呢。
  
「折磨討人厭的傢伙,很好玩吧?」天佑都笑到捧著肚子了。
  
小夜轉過頭來,呆呆地看著天佑,這都讓天佑有點心虛了。他這捧腹大笑的動作,不會是太人性化而遭懷疑了吧?
阿暖 125日
小夜沒有任何表示,又轉回去繼續張開摩耶斯的嘴巴塞心臟了。它也應該是覺得好玩的吧?
  
摩耶斯最終口吐白沫地昏倒了。雖然狼是吃腐肉的生物,可是摩耶斯似乎在胃口上還沒有真正狼化啊⋯⋯
  
『大屍⋯⋯』小夜向天佑詢問如何法落這摩耶斯呢。
  
天佑跟摩耶斯畢竟還沒有到死仇的地步,再說他在死守曙光要塞一役也算是幫了忙⋯⋯
  
『把他埋到雪地裏,只讓頭顱露出來吧。能不能活著逃出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小夜也乖乖照做了。
  
顯然身為喪屍,它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種整人的手段。大屍不愧是大屍,原來人族也不止只用來殺的吃的,還可以玩的折磨的!
  
連喪屍也能教壞,只能說天佑同學才是真正的禍害啊。
  
玩完了之後,小夜又呆呆地盯著天佑看。
  
『怎麼啦?小夜?』
  
『大屍變弱了。』小夜簡潔地道。
  
天佑猛然一驚!他再次高舉千面之劍,察看其浮誇虛象的變化⋯⋯確實那鬼神亂舞的景象還是很厲害,可是看那規模和震懾程度好像是下降了。
  
天佑腦海閃出一個想法,頓時恍然:
  
『因為我的喪屍等級在提升,身為喪屍的我越來越強,那「金玉其外」的效果便越來越弱了,變相削弱了千面之劍的效果!』
  
天佑渾身打了個寒顫。
阿暖 125日
其實削弱效果一直在持續,剛才那些三星夜魔的猶豫和抗拒感,已經是個強烈暗示:天佑的喪屍等級不能再上升下去了!
  
天佑驟然一驚,不期然的後退了一步。
  
目前小夜已經比剛才那些三星夜魔都還要強大了,說不定千面之劍對它已經不再有震懾效果啊!
  
天佑凝神戒備著,但見小夜似乎完全沒有異樣,這才有點鬆一口氣。
  
『我是絕對不能夠再煉化夜晶的了。為安全起見,也不能讓小夜再變強下去!』
  
解決了剛才那一鬧後,天佑和小夜走進了山間小道,進入真正的抄捷徑了。
  
「道路很寬闊啊,又平坦,而且兩邊被山壁包圍,有避風擋雪效果,這條路真是好走啊!」
  
進入山道幾十米後,再來是一個差不多九十道的大左彎。
  
轉彎之後,天佑看到眼前情景,嚇到屍水都噴出來了。
  
這寬闊而蜿蜒看不到終點的山間通道,竟然早就有不少喪屍在潛伏了!
  
不,不是潛伏,應該是本來就在這裏的。
  
這裏是夜王大軍中頂尖精英的聚集地!最少都是三星夜魔起跳,而且不同於一般喪屍的無腦列隊或是隨機漫遊,這些強者似乎都有自我意識,不群聚,各自倚著山壁或坐著甚麼的,雖然似是一盤散沙,但其實卻是嚴密得滴水不漏的防守陣式。
  
天佑猛地轉頭看著小夜,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小夜暗算他!
  
『這裏本來就是通往夜王宮殿的唯一通道,永夜七關⋯⋯是不久前才開闢出來的新路。』
阿暖 125日
天佑想想:小夜從來就沒說過要帶他走密道,它的說法是要帶天佑去謹見夜王!既然是謹見,那就當然是光明正大地去吧!再說天佑得到的地圖,是百年前荆棘騎士團的遠征路線,也沒有誰說過這是安全通道,只是當今已沒有人族知曉這條路罷了。
  
要是這條是本來通往夜王宮殿的唯一通道,有強者駐守那是理所當然的!
  
是天佑一直誤解了,因此跟期望出現極大落差,讓他心理上極不平衡啊。
  
守著通道的喪屍們,發現到有誰闖入之後,都紛紛轉過頭來。雖然他們看到的是兩名同類,但表露出來的氣息,卻是閒屍勿進的濃濃惡意。
  
守在最外面的一名三星夜魔,緩緩走到兩人面前。
  
『我軍正大舉南下,此時正值殲滅人族的時候,你們兩個是甚麼東西,為何要逆行而上?』
  
小夜又再擋在兩屍中間。
  
『我來接引這位新出世的大屍,面見夜王陛下。』小夜冷冷道:『諒你還有守路的利用價值,給大屍滾一邊去,可免你淪為祭品。』
  
在三星夜魔眼中,獻心臟給強者再沒視為是一項尊榮,有更珍惜自己性命的傾向了。
  
『這剛出生的小子是大屍?』
  
山道中的眾夜魔們,紛紛發出了鬼哭神號般的詭異笑聲。
  
『你小子是大屍,那老子就是夜王陛下的兒子了!』
  
天佑二話不說,就高舉千面之劍!
  
一時之間,山道之中,異象橫生!尤其是這『大屍』頭上那風起雲湧的黑夜異變,夜魔們都有的,但是肯定不會有誰比天佑頭上的那麼誇張!
阿暖 125日
全場靜默了。
  
在前方開路的小夜,往前踏了一步。
  
那三星夜魔就後退了一步。
  
就這樣憑著強勢的威壓,一步步深入強者林立的山道之中。
  
對天佑來說,這可是一步一驚心!這些守道強者沒一個是好惹的,就算被懾於天佑淫威而讓道的,都心有不甘的跟在他身後走;而更強些的則只是你前進一步,我後退一步,還是不肯讓出道來。
  
在迂迴了幾個大彎,深入山道數百米之後,結果小夜和天佑身前積聚著數十名夜魔,身後也跟著好幾百的數目!
  
尤其越是深入山道,守道的夜魔便越是強大,就算千面之劍的威懾依然有效,卻是在眾人心裏翻起不甘多於臣服了。
  
雖然沒有身體接觸,但天佑和小夜就好像在推著一個越滾越大的雪球在走,每前進一步都好像要使盡九牛二虎之力。
  
然後到了某一點,雪球不再後退了。
  
『讓道。』
  
這三星夜魔見身後有那麼多支持,底氣就足了。它道:『就算我肯讓,你也得問過我身後的全部⋯⋯』
  
然後小夜就兩手一爪,一分!把這三星夜魔給當場分屍!當然把其肥美的腐心煉化成夜晶獻給大人是有必要的。
  
天佑接過了夜晶,他當然是不敢煉化的,正想把它丟進儲物腰帶去,卻是見到眼前有另一具三星夜魔,在囂張地跟小夜對峙!
阿暖 125日
『有本事就試試把我活活撕開?來啊!』
  
這三星夜魔的實力強到難以想像,巨手狂甩而來,小夜提臂抵擋,擋一下就折斷一臂!對方第三招時,已是要摘下小夜心臟之勢!
  
『小夜接著!』
  
天佑丟出夜晶!小夜以嘴巴含著,直接吞下煉化,隨即又是一陣強化恢復!其實這樣小夜還是稍弱於對手,但勝在攻其不備,苦戰之下終於將對方生撕。
  
只剩殘軀的小夜,依然把敵人心臟煉成夜晶,獻給赤城大屍。
  
無論是出於犒賞或是保命立場,這夜晶也是得要發給小夜的!畢竟天佑就只有樣子嚇人,本尊可是一捏即爆的軟杮子!他需要小夜負責開路,它必需要夠強大,才能震懾那些蠢蠢欲動的夜魔啊。
  
天佑和小夜繼續緩慢前進。
  
而沒有選擇地,天佑必需要讓小夜不斷變強,變得比在這山道中駐守著的全部喪屍都要強大。
  
狐假虎威啊!
  
天佑最為擔心的是,隨著小夜繼續變強下去,千面之劍對它的震懾效果將會繼續變弱,而弱到某個點之後,它會否就恍然大悟,發現自己已不再懼性他這位『大屍』,不用再當他的小弟了?
  
隨著一直深入,天佑已漸漸掌握到,這條山道確實是一條省時的捷徑,透過直接橫越眾多雪山而抵達夜王宮殿,這比攻打永夜七關的瘋帝理查,將會少走很多冤枉路!
  
可是畢竟理查軍起步較早,目前誰率先抵達永夜宮殿,還是未知之數呢。
  
大概走了好幾個小時吧。
阿暖 125日
天佑注意到右前方的遠處,有沖天血光,把一片黑夜染紅!
  
已追上瘋帝理查大軍了!
  
天佑翻查系統訊息:目前瘋帝理查已連過了五關,正在攻打倒數第二的第六關!心算一下理查攻克各關的速度,應該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攻破全部七關!
  
而且憑這山道跟永夜七關距離不遠來作判斷,天佑已經非常接近永夜宮殿,這山道終於要走到盡頭了。
  
『我能後來居上!我會比瘋帝理查率先抵達永夜宮殿!』
  
天佑覺得小夜似乎也在鬆一口氣。
  
『看來能趕上了。』
  
可是就在此時。
  
前方擁擠不堪的屍群,主動兩旁分開而讓出一條道來。
  
一名看似不是夜魔,更不是低級雜魚的喪屍,就在屍群讓出的通道中走進來。
  
『魔將馬班比!』
  
來者一爪把小夜甩飛,重重撞進山壁,一直深陷到見不到身影!
阿暖 123日
436.雪琪嫂嫂
  
就在山道要走到盡頭,永夜宮殿將在眼前之際,魔將攔路!
  
來者身高兩米,穿著一襲漆黑得好比深夜的輕甲,才質詭異;通體夜藍,而滿佈銀色閃亮魔紋,令其在黑夜當中猶為顯眼;而不管是其身軀或是一頭長髮,均是光滑油亮,而且爬滿銀紋的臉龐,並沒有像夜魔般綻開,表情冷峻,根底裏有壓抑著的瘋狂本性。
  
憑外表看,它已是幾乎完全不像喪屍,更似是魔化狀態。
  
它一出現,眾夜魔們就在嚎吼,似乎在為它們的老大吶喊助威。
  
『魔將馬班比!』
  
而且還一招就把小夜給解決掉了。
  
天佑同學嚇到幾乎當場瀨屎!
  
可是他知道,在這個時候,示弱就輸了!他的千面之劍威能尤在,在老底還沒有被揭破之前,沒有誰敢不忌憚他一身的天地異象和浮誇虛影。
  
果然,這魔將馬班比在跟天佑對峙之後,看著天佑呈現的一身霸氣,也是目瞪口呆了。
  
『難怪你能僅憑威勢,就通過這條永夜之路⋯⋯閣下似乎是應黑夜之氣運而生,受永夜之力眷顧之深,甚至連吾均不如也。』
  
這魔將級的,說話還竟然會謙虛了。
  
喪屍世界等級森嚴,天佑既然裝得大屍,角色扮演就得要淋漓盡致。他冷笑一聲,表情極盡輕蔑之能事。
  
『哼,你剛才對本大屍的小弟出手,這筆帳該怎麼算?你總不會以為憑兩句馬屁話,此事就能揭過吧?』
阿暖 123日
天佑擺出了個死靈騎士劍訣的起手式來,千面之劍最喜歡就是演譯各種變化,隨即又引發起重重天地異象,雷霆灌頂,魔女搖乳,怪蟲亂叫,而一眾死靈巨神均被這起手式嚇至心膽俱裂,好似還不用出招就嚇都嚇死了。
  
好那強大啊!
  
現場很多心有不甘的三星夜魔,都被這一招嚇至連連後退,還產生了骨牌效應,摔倒了好一大片。
  
就連魔將馬班比,都被這氣勢震懾至後退一步,前額滲出了藍色的汗水來,面色更加凝重了。
  
『念你身為守道魔將,對夜王陛下還有點用處。給本大屍讓路!本大屍可以饒你不死!』
  
馬班比露出詭異一笑。
  
它強自壓下內心懼意,手裏變出一根碗口粗細的兩米大杵,也擺出了獨特的起手式來。
  
『馬班比願以不自量力的死戰,以補償剛才對大屍的冒犯。』
  
這是天佑最不想要聽到的回話了。
  
『呃⋯⋯難道你認為意氣用事地尋死,比起守護夜王不被外敵侵犯來得重要?』
  
『若大屍擊敗了在下,那就表示大屍將會是更適合的魔將人選,在下根本是死不足惜。而就算⋯⋯』
  
馬班比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就算來歷不明的大屍閣下,就是那位妄圖侵犯陛下的外敵,那馬班比就更必需要捨命一戰了。』
  
天佑同學心裏狂爆粗啊。
阿暖 123日
『我Hi那星,叫你讓開就讓開,你煩不煩啊?給你下台階你還不要?』
  
開打是萬萬不能的,這輪到天佑同學騎虎難下了。
  
『索性玩命了!』
  
天佑同學收斂了千面之劍的全部氣息。
  
『本大屍念你志氣可嘉,就讓你一招。把你最強的大招使出來吧。』
  
雖然天地異象都散去了,可是從大屍的表情目光看來,在內歛中還表現出更加懾人的壓逼感。大屍雖然說會讓一招,可是他明顯將會在反擊當中展露出輾壓級的強勢。
  
馬班比的表情無比凝重啊。
  
雖然大屍讓它隨便出手,可是一想到眨眼之後就要承受可怕的反擊,估計它是根本沒有任何抵擋手段,死定的了。這比起給大屍一招秒殺,似乎還讓他壓力沉重啊。
  
『這、這⋯⋯在下要出手了。』
  
馬班比很難做啊!看這位大屍雙手負後,身上幾乎沒有鬥氣,看來就是渾身破綻而且不堪一擊,可是越是如此,馬班比就總覺得這只是表象,其實大屍根本就毫無破綻,是完美防禦!
  
『馬班比啊,本大屍愛惜你才華,還是可以給你最後的機⋯⋯』
  
『馬班比領教大屍威能!』
  
這渾身銀紋的夜藍魔將,竟然以瘋狂咆哮壯膽,高舉大杵就全速衝來,誓要朝天佑大屍的頭顱一杆子砸去!
  
天佑大屍看著這大杵的來勢,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其實很想蹲下逃竄啊!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