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SeongWoo 111日
大家好,小弟係個初次寫故既小薯一名。:)

故事於早一個月半前,係紙言上已經連載左唔少。(目前寫到28章)
(本身係19年11月尾已經開始寫左草稿[sosad],所以都好耐下 )

開門見山咁講,作為作者自然想多啲人睇睇,並且聽多啲網友既意見同評論。#good#
所以就試試PO上尼高登,希望大家都唔嫌棄啦。

故事基本係就奇幻戰鬥,少年向,日漫式劇情?咁上下既風格,
雖然感覺係唔太興香,BTW我寫得幾開心。(可能滿足左我啲宅男中二病幻想[sosad] )

故事簡介︰

自四歲開始可以看見世間鬼魂的香城少年—黃善容,自小懂事的他本著人鬼不相犯的原則,
對著街上的遊魂野鬼還是房間中「看不見的家人」,都可安然度日。
然而,十六歲的少年才剛升上中四一個月,卻遇上了他之前一直沒注意的校花女神,
神秘冷傲的校花女神竟然想成為少年的女朋友,令少年大感不解。
就在他們火速成為情侶的一天,少年的家竟出現慘變......

知道了背後的來龍去脈,見證過世間妖邪的作惡之果後,柔弱的少年下起決心,
成為世人所不知的神秘職業—降妖使。

故事主要採用第三身描寫,人物對話多為口語。(部分情節除外)

紙言Link︰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198835.html
(高登尼邊Post會盡快更快到紙言進度,巴絲打們就自由選擇係講故台睇定係紙言啦。)

在此,希望《無極降妖使—香城少年打鬼記》可以得到大家既青睞同喜愛。#adore#
SeongWoo 111日
第1章︰自小撞鬼的少年


「你,信唔信呢個世界上有鬼呀?」
這句話,不管對無神論者或是信奉鬼神的人而言,相信至少都會有被問及的一次。

電視上怪談節目也是問到這條老生常談,簡單老套卻百年不衰的問題。
而在電視機面前,一位少年漫不經心的看著,而另一位少女卻是瑟瑟發抖的模樣,仿如一隻受嚇的兔子一樣。
「嘻...哇!」怪談節目的主持人模仿他描述的鬼魂叫聲,少女一聽,如驚弓之鳥般,大叫了出來。
「哈.....好啦喇,你地兩位,聽日要番學架,唔好咁夜訓啦,仲要睇埋啲咁恐怖既野呀?小心發惡夢添呀。」
正準備去睡覺的母親,先到了廳房,溫和地提醒兩位孩子應該要早點去睡。
少年微笑的點了點頭,便把電視機給關了。
「呀...但係我想睇埋先呀!」
「你呀,都驚到咁既鬼樣,仲睇。」少年苦笑,看著身邊少女一臉害怕的樣子,莫名有趣。
「......」
「放心啦,上網有得睇番既,到時飛左啲恐怖位咪仲好。」
「咁又係既...阿哥,你又信唔信呢個世界上有鬼呀?」少女一臉好奇的問道。
少年聽罷,不以為然的笑了笑︰「唔信。」
「哦,好啦,早抖啦媽咪~」少女總算放下了驚恐和好奇,和母親說聲晚安便去梳洗睡覺。
「我都去訓啦。」
「早抖啦,善儀,容仔。」

回到自已的房間,少年把所有燈都關掉,飛快地躺在床上。
鬼嗎......?
少年在床上回想起和妹妹看電視的事,這其實並不例外,自己本來通常在床上醒著半小時,可能發呆或是玩會手機才會合起眼睛去睡。
少年一邊玩著手機,一邊看了眼近房門的牆角。
「哈...善儀今天問我信唔信呢個世界上有鬼,真係老套既問題...」
「我聽到你話唔信。」
「嗯。」
「但係,你可以見到我地,甚至可以同我傾計。」
「沒錯,只係亦正正因為咁,我先唔想同佢講信。」少年平淡的回應。
「...放心,我理解到你點諗。」在牆角坐著的另一位「少女」,對著少年微笑著。
「呵......呀,真係眼訓喇...」少年把手機都放在床邊的桌上,一把把被子蓋在身上。
「......早抖啦,小玉。」
「祝你發個好夢呀,善容。」

我,黃善容,一個平平無奇的香城宅男。
平凡的髮型,平凡的臉,一副瘦削的身體,成績也不過不失的,所謂沒特點大概就是我的特點了。
只是,我有一樣特點是大多人沒有的,便是自從四歲開始,我就可以看到一些大家都看不到的東西。
簡單點說,就是俗稱的「陰陽眼」。
SeongWoo 111日
-嗶-嗶-嗶-嗶-!
鬧鐘響了,上學的一天又該開始了。
在簡小的廳房中,母親早已經準備好了炒蛋,香腸和烤多士在桌上,以供已經換上校服的兩兄妹享用。
「然後,事主突然發現果個女人不知所終...」
「哈,你睇尼依家又唔驚喎?」
妹妹黃善儀趁早餐時,開著手機上網,重溫昨晚的怪談節目。黃善容看了妹妹一眼,這傻丫頭這次倒是不怕的樣子。
妹妹咬了咬手上的吐司,輕鬆地回應︰「咁依家日光日白丫嘛~」
「哇~好充分既理由。」黃善容有點挖苦的笑了笑。
的確對「日常性見鬼」的他,黃善容也知道一般的鬼魂是的確無法在陽光下現身,小玉便是個例子,只有晚上或是完全沒陽光的地方才可以看到她。
早上的繁忙時間,香城人每日如是地擁擠在各大交通工具和道路上。
黃善容也不例外,快快享用完簡單的早餐,便從深邃埗的家擠上前往黃太仙的列車,向著學校進發。
香城杏壇中學,一個平平無奇的本地Band2中學,只是對有著陰陽眼和宅男性格的黃善容來說,平凡簡樸的校園卻意外的討喜。

「唏,善娘,今日要交班會費呀,記得比錢播。」班會的會計趁早上時間跟黃善容提道,黃善容拿出五十元紙幣交到其手上。
「呀...善哥,我唔記得做數學功課呀!唔該...」
「知架啦...小心啲唔好比風紀周到呀。」
黃善容壞笑了一下,把自己的數學功課簿借到同學手上。自己是個柔弱的宅男,名字還有點女性化,於是朋友和同學都說笑地叫自己是「善娘」。
當然,若是大家有求自己這種「乖仔書記」和老好人,就會自覺升級成「善哥」。
「小~善~」「......」黃善容一聽到在走廊傳來這句嬌滴滴的呼聲,一瞬無奈的表情就擺出來了。
會這樣叫自己的,肯定只有......
「呀,唔好意思,我可以入尼嘛?」傳出呼聲的女同學雖然活潑,但是也很懂禮貌,作為別班的學生要進入其他課室,至少要問問別人。
「唔介意,唔介意,尼搵善娘丫嘛~呼呼。」
「呼~善娘,你條女搵你呀,仲唔快啲招呼人?哈哈哈!」
「......」沒錯,只要她一進來,作為「兄弟」的男生們便會露出奇怪的微笑和叫聲。
黃善容用手揉了揉眼睛,便平淡的說︰「做咩呀,明恩?」
黃善容眼前的女同學,便是自己的青梅竹馬—葉明恩,萬年不變的馬尾,嬌滴活潑的聲音和個性可謂是她的招牌特徵。

「嘻嘻,你尼個宅男,今年選左課外活動未尼?」
「我今年都唔諗著Join咩課外活動...」畢竟學校今年又沒有開設類似「動漫研究班」之類的活動。
「哼,早知你籠野啦,死宅~By the way...」葉明恩笑了笑,拿出了一張簡單的海報和課外活動的選擇表。
「超自然研究小組你覺得如何呢!」
「......你今年有份開呢個班咩?睇你個樣都唔係咩好呢尾既人丫...」
黃善容一臉不解的看著,葉明恩馬上故作生氣的回應︰
「咩呀!本小姐既興趣好多元好唔好!你估似你呀,死宅~」
「...咁點解要我Join超自然研究小組丫...尼個學生成立,今年先新加既野......齋睇個名都唔吸引啦。」
「好啦,好啦......」
黃善容揮了揮手,表示沒有興趣。
SeongWoo 111日
葉明恩聽罷,故作生氣的臉龐變得有點難受︰「...今次當我求下你好唔好?」
這次到黃善容露出驚訝的神色,自己這個常年開心果的青梅足馬會露出這種表情。
同班的同學看罷,男同學們那似笑而非的呼聲更多了,女同學們都是一臉「食花生」的表情。
「明恩,係咪有咩事呀?」黃善容的語氣變得柔和了,葉明恩便說道︰「超自然研究小組係宋師姐想成立既......或者的確好似你所講,好無聊係咪?」
「成組至少要四位學生,依家只有三人,淨底既人...我諗到有啲機既,就係你喇...」
「嗯......」
「求下你丫,又唔洗要做咩,你個人肯到就得架啦!師姐係最後一年可以咁架喇.......」葉明恩說著說著,語氣竟開始有點帶有哭腔。
這下,不止是黃善容顯得有點招架不住,一旁的同學也七嘴八舌的說著。
「哎喲~」「善娘,就尼整喊人架啦~」「睇下善娘係咪好男人先?」

尷尬的黃善容呼了口氣,平靜的說︰「既然係宋師姐......」
「嗯...」
「嗯,好啦,利申定先,我沒咩靈力可言...」黃善容毫不猶疑的在選擇表上圈起了「超自然研究小組」,並寫上了自己的簽名。
「尋日岩岩先跑九,我對腳好攰呀,不如有勞葉小姐幫我放落去比老師丫?」黃善容苦笑了一下,把選擇表交給葉明恩,換來的是重拾笑容的青梅竹馬。
「多謝你呀...小善!」重拾元氣的葉明恩突如其來的給了黃善容一個擁抱,可這下黃善容便知自己肯定多事情了。
轉頭一看,果不其然「哇~呼呼~」「青梅竹馬喎~好朋友喎~」「原來善娘咁識溝女既...」
男同學們都在「吶喊助威」,女同學們倒是一臉妙微的表情,就像是對自己說「黃善容,算你啦~」。

應付完葉明恩和同學們的「猛攻」,黃善容無奈的叭在書桌上。
「咦?頭先見呀明恩笑笑口咁,大家又陰陰嘴笑,你就咁既鬼樣,發生咩事呀?」
黃善容督了眼剛剛回來的男同學,沒氣好力的說︰「咪八掛啦,課金仔。」
儘管如此,黃善容還是這場小風波告訴了「課金仔」。
「哈哈哈~原來係咁呀?哈哈哈!」
「...陳揚錫,係咪兄弟先?」
眼前的男同學叫陳揚錫,黃善容自中一開始的好朋友,雖然呆頭呆腦的卻是位家境富有的小公子,
最喜歡在各種網遊手遊充錢課金,因此同學間都叫他「課金仔」。
「不過都唔緊要啦,明恩開到聲既,佢都唔會為難你既。」
「望就咁望啦...」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總算「捱」到了班主任時間。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廢物男 111日
G 持樓 G!
SeongWoo 111日
「好啦,同學仔,今日既班務都差唔多啦。提醒各位參加左伙伴計劃既同學仔,
係lunch time開始後十五分鐘要去學校飯堂,你地既師兄師姐會過來搵你架啦,唔好甩底呀。」
班主任Miss周完成了班務,提醒了關於一項名叫伙伴計劃的事便離開了。

「唉,比人的左去咩伙伴計劃...」
「係囉,話搵一個F5既尼照顧我地喎。」
「哈,如果伙伴係位靚仔師兄,我又唔區呀~」
「善容,你好似都比唐主任的左去參加左伙伴計劃呵?」
「係呀......」
現在開學才一個月,為了讓部分中四生更好地適應高中生活,因此學校推出了一個伙伴計劃,大概就是給你一位中五前輩,陪你食飯聊天諸餘此類。
基本上,如果你向來成績欠佳或是你沒什麼社交的話,那就很大機會「中獎」了,而黃善容很明顯是後者了。
「呀~往好既方面諗,識多個朋友都好丫。」
「唏,你都知我性格啦。」黃善容苦笑了一下,他從來不是外向的人,自己對任何人都客客氣氣的,就是不會主動交朋友。
「嘻,宅男你攬住我同明恩過世係唔得架~」
「哼,費時理你,By the way你本中文書唔係仲係Locker咩?」
「係喎!」

就這樣,上午的課堂很快過去,來到了大家都喜歡的午飯時間。
「好啦,你今日同大家食啦課金仔,我求其去八仔買份常餐去Canteen食算。」
當這個月當了「大花筒」或是想省時間時,黃善容往往便會想到離學校不遠的便利店熟食。
「好,不過睇尼今日唔少人都想買飯去Canteen食,要快手出去買飯囉。」
「嗯?點解呀?」
「知唔知邊位係李靜賢?」
「李靜賢......好似聽過吓,不過唔記得囉?咩學校紅人我向來唔識架播。」

陳揚錫聽到了之後,那無奈的表情簡直像是想訴說︰同你尼種不問世事既人講野真係......
「唉,你真係丫......聽著啦,李靜賢係舊年過尼既轉校生,佢係今年既Form5師姐。」
「所以呢?」
「尼位師姐係位絕色美人呀!生得鬼死標緻,身材玲瓏浮突仲有對修長美腿,成績亦都屈曬機,簡直係完美女神咁既存在!人地短短一年個朵已經傳遍成個杏壇,你咁都唔知?」
「咁真係唔知丫嘛.....所以我估,你所講既李靜賢師姐應該有份參加伙伴計劃,吸引好多男仔去Canteen see下女神啦下話?」
「Bingo!好聰明呀你~」
「原來係咁,唉好啦唔講住啦,真係出去買飯啦,晏就堂見啦~」
「Bye~」
----------
SeongWoo 111日
小時的我,有點害怕去公眾和學校的廁所。廁所是陰氣重的地方,公眾和學校廁所難免有時會遇上「他們」。現在吃飯前我都習慣先去一下廁所......不知今天會見到「他們」或是蟑螂呢?

去完了廁所,出了校門,在學校附近的「8-24」,俗稱八仔的便利店買了一份由簡單小食拼砌出來的常餐,黃善容便速速帶著外賣回到學校。
來到飯堂,原來已有一區是預留給伙伴計劃的學生們,黃善容看了看,自己看來最早到的人了。
今天的飯堂格外的熱鬧,尤其是男同學們,大概都是來想一睹「女神」的盛世美顏吧。
「好了...睇下先,"請同學就坐在貼有你班別學號的座位上",明白曬。」黃善容便找到座位座下來了,有點不自然的等待著,一旁還有同班的男生們看著。
離指定時間也越來越近了,中四生都座了下來。
不消一會,負責活動的唐主任和駐校社工袁姑娘也下了來,
唐主任用著他那特色的粗嗓子說道︰「歡迎呀!參加左伙伴計劃既各位Form4新生!知唔知點解要你地參加伙伴計劃呀?」
「因為衰Form3果時成績差,衰樣Seven三年都沒朋友...」有同桌的中四新生嘲諷般小聲回應,幸好脾氣大的唐主任聽不到,不然黃善容肯定他接下來的表情肯定比見鬼還難受。
「咁啦,或者參加尼個計劃既同學仔都比較怕醜既,唔緊要,你地既師兄師姐落緊尼,等埋佢地就開餐啦~」
「好~!」
比起唐主任,無疑袁姑娘的嗓子和角色都比唐主任和藹可親多了。
隨著樓梯的腳步聲,中五的前輩們漸漸下來了,開始各前坐在了所負責的後輩對面。
「......」只是,黃善容的對面還是空沒一人,是忘記了還是有什麼事嗎?
「呀,善容~」
「嗨,袁姑娘。」
「咦,你既師兄師姐仲未到呀?等我幫你Check下......一係你食著先啦。」
「唔緊要,等人先一齊食飯係禮貌,可能佢忙一陣啫。」
「哈,善容你真係一位有家教的好細路,我上去幫你同其他同學睇下丫。」
「麻煩曬~」

「......?」跟袁姑娘道別後,黃善容卻發覺自己看到了些東西。竟有一隻鬼魂在翻找飯堂的垃圾桶,並想啃食當中的廚餘和垃圾。
「點會......」黃善容至少清楚,這類的野鬼遊魂普遍沒有惡意,不招惹他們,他們並不會作惡。
但令他最在意的是,學校在日間是極具「人氣」的地方,飯堂也是燈亮通明,鬼魂怎麼會在此時此地現身?是積怨極深的地纏靈?
不可能,這隻鬼魂的行動模式不過是無主孤魂,啃食廚餘垃圾的鬼也不會強大得去哪......

「師弟?」
一把平淡而別有韻味的女聲,把沉思中的黃善容拉回來現實。
SeongWoo 111日
「嚇!?唔好意思,我...」黃善容轉過神來,一雙明麗清徹的眼睛已看著他,眼前的學姐......
也許是黃善容接觸的女生太少,但此刻他感覺,眼前的學姐是他目前人生中看過最漂亮的女生。
「呀......」
「.......嗯?」學姐看到黃善容那呆呆的表現,只是淡然的微微一笑。
「呀,失體曬!呀...我係4C班24號,我叫黃善容。請問師姐你貴性大名?」不知是出於初次見面的禮貌還是太緊張了,黃善容問得文謅謅的。
「李靜賢。」學姐的聲音是如此的平淡,明麗清徹的雙眼亦是展出如靜水般的眼神。

「李靜賢...?!」黃善容的內心此刻簡直是不可置信,抽中的伙伴,眼前這位美人學姐,就是揚錫提起的學校女神李靜賢!?
不得不承認,揚錫在外貌的描述上是完全沒錯的。
只是,他覺得眼前的學姐不是大眾審美下的那種美人,更像是......明明氣質是多冷淡平靜,卻莫名的又有股誘人的感覺,深不可測的冷山美人。

黃善容很快壓下了內心的驚訝,繼續的說道︰「李靜賢...真係一個好聽既名。好高興認識你呀師姐。」
李靜賢聽罷,還是那平淡的語氣,不過這次是問題︰「你之前沒聽過我既名?」
「呀......好老實講,的確......如果唔係今日我有朋友提起,我真係唔知師姐你既大名。」
「...我話你既名好聽,尼個係當我聽到你親身講出尼之後,我最直接的感受。如果冒犯到你,真係唔好意思.....」黃善容的耳朵快紅得像蕃茄一樣,他覺得此刻的自己是在禍從口出。
「......哈。」
「...?」
至少李靜賢看起來並沒生氣,反而輕笑了一聲,雖然語氣還是很平淡。
「怪唔得學校要你參加伙伴計劃......我諗你肚餓喇,我地一齊用膳丫?」明明前半句有點嘲笑的意味,可在李靜賢那總是平淡的腔調和聲音中,聽上去毫不明顯。
黃善容有點害羞的點了點頭,便打開了拌麵,碗仔翅和奶茶的蓋子,準備用膳。

「我要同你道歉,我尼遲左。」
「唔緊要...」
「我到左既時候,見你都未打算食野,係等我?」
「嗯...始終等埋人先食野係禮貌,或者好老套但係我會咁樣諗。」李靜賢聽罷,又是那淡然的微笑,是嘲笑還是欣賞黃善容那老套的行為?只有她自己知曉。
「好對唔住,因為當時我想問下功課,所以尼遲左。多謝你等埋我。」
「唔洗客氣...」
「見你等到發埋愣抖,真係唔好意思啦...」
「呀...無野無野!只係順便諗下今日啲功課點做者...哈哈。」絕對不可對人說有關鬼魂和陰陽眼的事,這是黃善容給自己的規矩。
黃善容食了三粒拌麵上那仿似全是麵粉的魚肉燒賣後,才發現李靜賢食的是自家制的飯盒,而且還看起來精美可口...有紫菜卷,烤牛肉片,紫菜碎,還有少許沙律和泡菜。
「想食?」李靜賢突然說道,這下黃善容又驚了起來︰「呀沒,沒!只係好少見到賣相咁靚既往家飯盒。」
李靜賢再一次微笑起來,這次嘴角上揚得多點了,看起來少了點冰冷的感覺。
她慢慢地夾起自己飯盒中的一件壽司卷,維持著微笑,像是一位冷傲的女王下達命令︰「我餵你。」
「呀!?......呀!師姐,真係唔洗...」 一塊壽司卷就這樣塞到黃善容的口中,也許他真的沒有想食的意思,可他吃驚時開張的嘴巴已經夠大了。
SeongWoo 111日
「嗯?...」
「......食啦,沒毒架。」見黃善容已經咬住了紫菜卷,李靜賢便漫不經心的繼續用膳。
「咩...咩話...!?」「靜賢女神竟然喂果個Form4仔食佢飯盒既壽司!?」「X!...好X羨慕呀X你!」
飯堂的男學生們紛紛吃了一大驚,明明大家都只不過是女神的粉絲,偏總覺得各自戴左半頂隱形綠帽。
「嚼嚼...嗯?好好味呀~」心想既然學姐都這樣做了,就乖乖吃下去吧...不過的確很美味,讓黃善容也忍不住讚美。
「咁,你請我食番你剩底果粒魚肉燒賣,當交換好嘛?」
「可以係可以,不過尼D係 Cheap野......」
「唔緊要。」
黃善容雖然感覺這要求有點奇怪,不過既然李靜賢都說不在乎,那好吧,都不知有沒有魚肉的魚肉燒賣。
「好食。」李靜賢食了那粒魚肉燒賣,給出了好食的評價,黃善容總感覺這一定是客套話。
「多謝你話啲壽司好食,我會轉告你既讚美之詞比家父。」李靜賢繼續平淡的說,看來飯盒是她爸爸的精心炮制。竟然是爸爸做飯嗎?真是少見。這是黃善容心想的。

「升上Form4,有沒咩唔慣,或者有功課唔識做?」李靜賢那平淡又漫不經心的語氣,讓黃善容都懷疑學姐只是在照什麼「伙伴計劃」的指引來發問。
「目前都還可以啦,或者係英文方面有啲難啦......啊?!」黃善容也是如實的回答,可不知不覺的幾秒間,他才發現李靜賢無聲無息的把整個身子都挨近自己。
現場的同學們見此便更八掛味濃了,「佢地做咩?」「哇......」。
同學的呼聲讓黃善容更顯尷尬,他也只好強壓著尷尬的情緒︰「師姐...你想做咩?」
接下來一幕,讓黃善容和飯堂的眾學生都驚呆了。李靜賢的一雙玉手就這樣放在黃善容的肩膀上,並且小嘴就在黃善容的耳邊輕聲細語。

「咁有沒......見到一啲唔想見到既野?」
這冷靜而卻又有點誘人的聲音,傳入了還在吃驚得呆滯的黃善容耳中。

黃善容的目光望了一下李靜賢,李靜賢的眼神......仿似是在期待自己會說些什麼。
「...師姐,我唔明白你講緊咩。」黃善容沒有意識的是,自己回答的語氣,變得有點硬氣。
「哼哼......好啦,真係位可愛既師弟。」李靜賢的眼神似是閃爍了一下,便再顯出那淡然的微笑和輕笑聲。
兩人回復了原先的身勢,黃善容還在驚訝的心情中時,李靜賢又再輕輕靠近了自己,
不同的是,她突然收起了那冷傲的氣質,而是變得像一般的溫柔女子,聲線像是刻意提高的說︰「善容~你真係一位好得我鐘意既師弟,唔做作,夠老實又溫柔...如果你可以既話,不如我地多啲一齊食飯,一齊自修,私底下去行下街都得架~」李靜賢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慢慢撥弄了幾下頭髮,顯得格外撩人。
「咩!話!??????」「咁親切叫人個名...」「靜賢女神竟然會咁講!!!點解!....」「佢Form4,我Form4,公.平.咩!?」「私下去行下街都得......X你老X!!!!????」
這些是全體飯堂男學生的悲嗚。
「靜賢BB...嗚嗚嗚,點解既???」「哈哈抵啦叫左你唔好成日Show肌肉啦,人地鍾意尼種Type呀~」「哼!懶高竇......」
而這些是同桌的中五學生說的。黃善容此刻已經放棄了思考︰「呀...好,好...」還是該說,要是拒絕眼前學姐的請求,不知會有什麼下場呢?
SeongWoo 111日
就這樣,黃善容和李靜賢之後就繼續默默享用各自的午餐,黃善容害羞得不發一語,而李靜賢也總是默默的看著他。
「...好啦,Lunch time都就完喇,我地應該番上去課室上堂喇。」
「...嗯。」
「臨別前,講個消息比你聽,我地會係課外活動再見。」
「嗯!?師姐你既意思係...」
「超自然研究小組,再見喇,善容。」李靜賢說罷便微微一笑,帶著飯盒袋上去了。

「真係...點解今日既朝早同Lunch time好似咁漫長既......」先是青梅竹馬,後是神秘冷艷的陌生學姐,對黃善容這種宅男來說,感覺要累倒了。
黃善容走向了飯堂的垃圾桶,要把午飯的包裝棄置。只是,剛才在啃食廚餘垃圾的鬼魂還在垃圾桶旁。
鬼魂好像不察覺到黃善容是陰陽眼,沒有正視著他,反而好像在注視膠碗那些吃餘的拌麵碎和碗仔翅的湯汁,那表情像是期待牛排的小狗一樣。
「......」黃善容沉默了。 從保護自己的原則上,自己如非必要,絕不能理會鬼魂,因為無法得知鬼魂的善惡取向。
「......」黃善容把兩個膠碗用雙手拿著,慢慢靠近到眼前的鬼魂,鬼魂很快就被吸引在兩個膠碗上。
「......」黃善容不發一語,慢慢平放到垃圾桶旁那不起眼的地下角落。雖然說自己不是信佛信道的人,只是作為陰陽眼,黃善容或多或少自學了一些相關儀式。
「不知這網上說的方法行不行得道...依家沒人係度...」黃善容對著那兩個膠碗,不知打些什麼手勢,最後雙手合十,拜了一拜。黃善容便轉身想走了,卻在此時,他耳中聽到了哭聲。
「嗚...嗚...嗚嗚......」「......」「多...謝...多謝...恩公...」
「......清潔既工人陣間就會尼,你最好快快食完。」
「多謝...恩公...我竟然可以嘗味...多謝你...」看這隻鬼魂的體態,可能生前是被餓死的可憐人,成為鬼魂後便不斷的翻找食物甚至垃圾,儘管沒經過儀式的食物,根本不能嘗味和有果腹感。
「...恕我冒犯,你為何在此現身?」黃善容忍不住問了心中的疑惑,他相信背後的鬼魂不會對他有所為。
「回恩公...即使日照,此地陰氣卻異常極盛...更有股一氣息強吸吾等遊魂而至,吾亦不知何解。」
「......」
「請還恩公放心...我無意打擾和傷害任何人,望恩公信之。」
「......我信你,好好享用。」
SeongWoo 111日
因為今天伙伴計劃的午膳,被李靜賢喂食和輕抱「咬耳仔」被一眾同學都看見了,結果一上到課室,黃善容感覺自己瞬間變成「矚目巨星」。
當然,被投來的不是什麼好的見光,而各種不分普通男仔MK毒拎等等的怨念。
「你就好啦...」「尼個世界公平咩?...」「比女神咬耳仔...約去街...」「善娘!I hi you Auntie ar!」

「嘻,你好受歡迎喎~」陳揚錫在中史課時打趣的說。
「X你...」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除了Lunch Time,學生肯定最喜歡放學時間了。
「呼~終於放學啦,善娘。」
「係呀,又可以番去睇新番啦~今期十月你追開咩呀。」對黃善容和陳揚錫這些宅男來說,在課餘時間討論每期新連載的動畫是他們的一大樂趣。
「小-善-!」黃善容的臉瞬間充滿黑線,媽呀,早上一次,下課再來?
「呀,唔好意思,我可以入尼嘛?......」葉明恩說了同一句話,然而...卻好像有什麼有不同的樣子?
「歡迎~歡迎,係喎恩姐,知唔知今日善娘幾X把炮呀,佢...」
「哦......」
「呀...無野,或者你自己去問佢啦。」不知為什麼看到葉明恩的「笑容」,搭話的男同學便中斷了說話。
「好啦,又咩事搵我呀,明恩?」
「嘻嘻,恭喜你正式加入超自然研究小組,Miss Chan已經批左啦,下星期就有通告比你架啦。」葉明恩的表情看起來很期待。
「唉,當我賣你一個人情啦~」黃善容苦笑了一下。

「By the way......今日同李師姐食飯,開.唔.開.心.呢?」
「吓?你......」
黃善容看了下葉明恩,她明明是在笑著,卻莫名散發著可怕的氣場......

「開心過鬼咩,同師姐食餐飯,上到尼個個都當我比綠帽佢地戴咁款...」
黃善容嘗試說得輕鬆一點,而且某程度這的確是事實,只是葉明恩那可怕的氣場似乎並沒有減弱呢。
「係呀~我以為李師姐喂你食壽司啦,又搭你膀頭,再含情脈脈咁咬埋耳仔,甚至公開約行街,對沒咩對過女仔,連旗都未扯過既死宅黃善容實開心死添~~~」
葉明恩用著似笑而非,又有點像是嘲諷的語氣說著。
同班的同學見狀,不約而同的大笑了起來,恨不得手上馬上出現一筒花生品嘗。

「......我明明受寵若驚多啲囉。」黃善容無奈的跟葉明恩說道。
「哼!~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添!李師姐雖然話尼度既人氣女神,但係佢為人好冷淡,從來沒見過佢咁親近一個男仔,你飲左大家夢寐以求既頭啖湯呀,扮咩可憐呀~」
葉明恩有點抱怨的意思,不過聽上去沒這麼可怕了。
黃善容無奈的抓了抓頭,這次真是啞巴吃黃蓮了︰「講真,師姐真係生得好靚女......」
「呵!~男人...」
「唏,聽埋我講先......只係...我覺得師姐好難觸摸,不知要點同佢相處好。 」黃善容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坦白了出來,

尤其......
咁有沒......見到一啲唔想見到既野?

回想起這句,這位學姐,至少她必不是一般人。
SeongWoo 111日
「哼~講就咁講...」葉明恩還在抱怨,只是聽得出已經沒有那可怕的感覺。
「唉唷~原來係青梅竹馬呷天降系師姐既醋。」陳揚錫見此情況,一臉壞笑的剛說罷,便聽到了葉明恩漲紅起臉的怒吼︰「呷乜X野醋呀陳揚錫!我係撜小善開心之嘛!」
「好,好,唔係呷醋,唔係呷醋~」
「課金仔,明恩,今日無咩野做...我地去食甜品丫好沒?」
「呀,我想食N記多啲...」
「第日先啦好沒,N記食得多無益架有錢人...」黃善容向陳揚錫投向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邊用手肘「提醒」。
葉明恩一聽到黃善容的建議,馬上回復了平時的元氣︰「好呀好呀~月月甜品最近新出左鮮果芭菲,我本身都想搵時間試架啦,咁快啲行啦!」葉明恩語畢便回課室拿書包了。
「哦~原來要博紅顏一笑。」
「聽日先同你食N記啦,甜品你O唔OK啊?」
「嘻嘻,只要係食既梗OK架,行啦后宮王。」
「咩后宮王!?...」

月月甜品店,就在學校不遠的黃太仙商場。其實也不是什麼名店,平日走進去總有位置座,假日才比較忙的小店。
不過也許是這樣,三人自中二起,都喜歡有時在這裹「打躉」。
葉明恩是很典型的女孩子,有什麼不開心,只要讓她食上美味的甜品,什麼都能一掃而空。
「嗯~~~~簡直係人間美味呀~~~」葉明恩很滿意吃到的鮮果芭菲,至於兩位男生,對她那誇張的表現早就見怪不怪了。
「話說,李師姐一早入左超自然研究小組?」黃善容飲了口手上的冰鎮奶茶,向葉明恩問道。
「係丫~你想點丫?咁掛著李師姐呀?唉唷~」葉明恩嘲笑道,黃善容沒聲好氣的回應︰
「我只係好奇,既然大家都話李師姐係個冷淡既人,咁佢入超自然研究小組做咩?唔通真係貪夠靜呀。」
「咁係因為宋師姐係佢少有既好朋友。」葉明恩的語氣突然認真了起來。
「嗯?但係,李師姐唔係人氣女神咩?」
「比人擁戴同有沒朋友係兩回事尼架,小善。......至少我聽宋師姐講既話,男仔就淨係識用下體諗野,一個二個都剩係想討好李師姐,李師姐尼啲咁Cool既人,佢根本唔受呢套。」
「女仔嘛,你要知道唔少女人係容易妒嫉既生物,佢又係舊年先過尼既轉校生...淨係今日佢同你食餐飯既舉動,Form5果邊已經有其他師姐暗話佢"發姣""溝小鮮肉"咁啦。」
「小鮮肉?咁抬舉呀......」黃善容汗顏,不過他也從葉明恩的口中,知道了李靜賢風光的背後。
「當然,以李師姐的性格,覺得超自然研究小組夠靜都有可能既~」葉明恩補充完後,便繼續高興的享用桌上的鮮果芭菲。
黃善容放鬆的把左手放在自己大腿上,突然摸了摸褲袋,然後叫了聲︰「唉!X!」
SeongWoo 111日
「咩事呀?」
「銀包呀!漏左係我櫃筒度!」
「呀,今日我幫你比著錢先啦...」
「唔好啦,又有身分證同八達通...再講,今日係我想請你食甜品,我唔想走數。」
「小善......」
「咁去啦,放心我唔會飲左你杯奶茶既~」
「係至好呀課金仔,我好快番尼!」

的確,從甜品店回學校也不過是五分鐘的事,黃善容很快就回到學校的班房。
「呼~好在沒唔見...」黃善容見到錢包完好無缺,瞬間鬆了一大口氣。
「哇,今日大家都走曬喇?係既,課外活動又未正式開始,補課課室又唔係尼間。」
回來取回錢包的時候,課室的燈光早就全關掉了,只有黃昏的晚霞光射入課室。黃善容剛想離開課室,殊不知,他感覺到了異樣......
「......!?」黃善容轉頭一看,天呀,陰影的地上竟有一隻只有半身的鬼魂!「嚇......」
黃善容下意識的有點害怕,即使他是陰陽眼,在這種環境看見這類的鬼魂,很難不感到恐懼。

「恩....公.....」「!?.....你....」這把聲音,黃善容冷靜下來,定睛一看,是午膳時那隻鬼魂?
「恩....公.....請務必小心......」
「你點解會....小心又係咩意思?」
「有人...有妖邪...要加害於你...恐怕...吾等遊魂亦是因其想達成此惡願,招捲而來....」
「!?.....」黃善容的表情簡直不能置信,有妖邪要加害自己!?
「不忘恩公施食之恩,更不忘與恩公的約訂......妖邪便直接除去我了,我已快魂飛魄散了...」
「......我....我實在唔知講咩好......」見到這隻記恩的遊魂,黃善容既是愕然,又是心裹一酸。
「請恩公.....最好不要再來此處...若要再來,亦請務必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總之,多謝你。」黃善容看了周圍,一點靈體的氣息都再感覺不到了。
SeongWoo 111日
在學校發生了這樣的怪事後,黃善容從回到甜品店,到現在在床上,仍在意著怪事。
「...小玉,你覺得如何?」
「善容,我某程度係呢度既"住家鬼",其他既鬼魂同陰氣既事,我實在唔清楚。」一在家中看見小玉,黃善容便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小玉,今天發生的一切經歷和怪事。
「係呀......」
「只係,如果果位鬼魂先生哪怕魂飛魄散都要堅持講比你聽......我諗佢講既係真既......善容,你一定要小心。」小玉的語氣也變得擔心起來。
「但係,要點樣小心呢,唔通真係唔番學?....」
「......你嫲嫲比你既玉石護符。」小玉指了指黃善容書桌的上鎖櫃子。
「......小玉,咁樣你會.......」
「善容,你既人身安全更加緊要,我沒所謂...載啦。」
「......」黃善容看了看自己書桌的櫃子,這個格的老櫃子,足足至少十年都沒有開過了吧?黃善容拿上細小的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櫃子,一塊沾上不少灰塵,卻仍看出其晶瑩剔透,綁上了掛脖紅繩的細小玉石護符。
「呀......呀嗯.....呀......」僅僅是打開櫃子,身為鬼魂的小玉已經感覺很不舒服,聽到小玉的喘息,黃善容一臉擔心的看著,馬上把櫃子收進去。
「等我聽朝番學先拎出尼啦...」
「......善容,點解你會施食比學校見到既鬼魂先生既?」小玉回復了一下氣息之後,便問及自己的疑問。
「我只係想知點解佢會係學校......」
「真係?」小玉把整張臉都快貼到躺在床上玩手機的黃善容的臉上。
「......係啦係啦,見佢咁慘,咪請佢食一餐囉。」
「善容,你真係一個好溫柔既人...」小玉笑了一笑,黃善容聽罷,有點臉紅,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玩手機。
「記得我地第一次相遇嘛?」
「嗯?...記得,做咩突然咁問?」
SeongWoo 111日
.....
那時我不過是個六歲的小鬼頭,是我覺醒了陰陽眼的後兩年。和小玉第一次相遇那天,並不是什麼好日子,因為那天是疼愛我的祖母,出殯的日子。
「容仔......係度玩陣玩具,休息下先啦。媽咪出去同叔叔姨姨佢地打點剩底既野,就食晚飯,好嘛。」
「好。」「乖~」當時就在這間房中,只是當時這間房還在裝修,比起睡房更像雜物室。媽媽留下了一箱玩具和圖書,開了冷氣給我,便出去和親戚們打點一些事宜。
「.....呀.....有啲凍呀...媽咪~」六歲的我,怎樣都不能摸到掛在牆壁上方的冷氣機按鈕吧?
「要唔要出去好呢.....咦?」就在房門的牆角,我看到了一雙半透明的細腿。明明當時燈有點壞了,房間都不太光亮,我卻看到很清楚。
往上一看,一隻充滿了瘀痕和傷口的女鬼瑟縮在角落。
「嚇!?呀...」當時的我並不知什麼是瘀痕,只感覺這副破損的身體模樣挺恐怖的。
有趣的是,這隻女鬼發覺了我,卻比我更顯得被驚嚇,用著慌忙而軟綿的聲音道︰「呀......真係唔好意思呀......原來你見到我......我無心嚇你架....好對唔往......」
「呀......無咩野,只係你睇落好恐怖呀。」
「失禮曬......因為我生前係比人虐打致死,變成鬼魂之後,我都咁既樣......」
「哦......你叫咩名呀?」這隻不嚇人的「膽小鬼」,她就是我以後的「鬼朋友」—小玉。

後來,在祖母的遺物中,有一條她是為我求的玉石護符,生前叮囑媽媽一定要交到我手上。
這條玉石護符的確是有效的鎮邪之物......因為當我戴上時,小玉便顯得很痛苦,說是感覺玉石在散發著和陽光一模一樣的氣息,身體像是一直被灼傷一樣。
因此雖然是祖母的心血,不過我更傾向好好保存,這樣小玉也不會難受。

......回想到這裹吧,是時候睡了。

就在完全進入夢鄉之際,黃善容隱約的聽到了一把溫柔女聲︰「要平安無事呀,善容......」
(本章完)
SeongWoo 111日
第2章︰突如其來的「愛情」


今天一起床,黃善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按掉手機的鬧鐘,然後梳洗,換校服。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拿起了向來妥善保存的玉石護符,看著鏡子,小心穿戴在脖子上。

「......」黃善容看了看房門的牆角,看來小玉已經隱身了,這樣她便不會不適吧。
玉石護符和紅繩細小而輕巧,穿戴在脖子上再扣好校服的領口,一點都不顯眼。
至少,今天和媽媽妹妹,還有現在一整早上都面對著同學和老師們,無一發現黃善容今天在外表上是有點不同的。
當然其實被看見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尤其對上媽媽和妹妹,自己十年都鮮會戴上祖母的遺物,免得她們和大家有所疑問了。
總不可以跟別人說︰「我琴日係學校撞鬼,隻鬼警告我會有血光之災,所以我戴著我阿嫲比我既鎮邪玉石。」吧?
就這樣,至少一整個早上,無事發生。

「唏...唏...」
「......」
「喂!黃善容~」
「吓!?...做咩呀?」
「咩做咩呀!?放飯啦,仲發愣抖~」陳揚錫有點不解看著黃善容,黃善容只好尷尬的笑了笑,自己仍在糾結著昨天的事。

「哦~我知啦,肯定係尋日...」
「嗯!?」黃善容聽到「尋日」,下意識的驚了一下。

「同李師姐食完飯之後,情竇初開,個心Doki Doki所以今日沒精神呢~」

「你FF太多啦......」
「咁就一定係請完明恩食甜品先發現荷包大出血所以今日沒精神啦~」

「還好啦...點呀,講咁多,今日想食咩呀。」黃善容趕快轉移話題。

「嗯......細細地果間茶餐廳丫不如?」「好呀,行啦~」
SeongWoo 111日
兩人來到了「平記茶餐廳」,店如其名,賣的食物夠「平」。

「嗨,靚仔,今日尼幫襯我地呀~」兩人都算是熟客了,侍應大叔都認得他們。

「係呀~咦,今日幾好生意播,搞到我地得番枱卡位坐~」陳揚錫進來了茶餐廳便打趣的說道,不過的確今天不知為何突然很多人在此午膳,平時是不會坐如此滿的。

侍應大叔指了指牆上的海報,原來是限期特價優惠。
「如果唔係鬼會咁多客咩,尼到上手老闆簡鋪位都簡得衰過人,係埋尼個角落位,仲要鋪號係44號,你地話真係死唔死丫~」
侍應大叔一邊抹枱,一邊笑著挖苦自己工作的茶餐廳。
「哦,咁都夠圍皮,夠你地出糧掛。」
「咁又係~今日想食咩呀哥仔?」
「叉雞飯,凍檸茶~」「燒肉飯,凍奶茶走甜丫唔該。」
「哇~叉雞飯,你唔係今日放學想食N記咩?」
「超,咁你又食燒肉飯~」
「哈哈哈哈~」

事實上,可能是青春期的關係,這兩人看來瘦瘦的,食量有時倒是挺驚人的。

「觀迎呀兩位靚女,不過可能你地要搭枱喇,介唔介意呀?」
「唔介意,隨便啦~」因為店舖不大加上侍應大叔那猶如雷嗚的大嗓子,兩人坐在最後的卡位都聽到。

「啊,坐最後既卡位啦不如,兩位哥哥仔都係你地學校既,坐埋都沒咁老尷啦~」

「呀,睇尼有女同學要尼同我地搭枱喇~」
「......你咁既咸濕樣,一尼就赫親人啦。」

跟黃善容不同的是,陳揚錫對有關女生的事很熱衷。
只是,當進來兩位女生看到黃善容和陳揚錫,彼此都有點吃驚。

沒錯,黃善容看到的就是昨天一起用膳,作為自己「伴侶」,神秘冷艷的李靜賢。
而另一位,是自己,明恩和揚錫都認識,明恩最重視的「宋師姐」—宋慧祈。
「宋師姐~李師姐......咁啱呀~」黃善容稱呼宋慧祈的時候可自然多了,至於李靜賢......還是要再熟絡一下這位冷淡的冰山美人呢。而且對宋慧祈不意外,李靜賢竟然會來這種地方食飯嗎?
「嗨~真係喬呀,善容,課金仔~」宋慧祈高興而溫柔的打招呼,而李靜賢的口吻今天聽上去也沒昨天這麼冷淡︰「嗨...善容,尼位係你既朋友?」
「你好呀李師姐~我係陳揚錫,大家都叫我課金仔,係尼位宅男既死黨~有幸見到李師姐的真容,我真係幸福啦~」陳揚錫毫不客氣來了個自我介紹和拍了下馬屁。
黃善容督了督李靜賢,只見她一臉冷淡,輕輕的點點頭,便轉頭跟宋慧祈說︰「慧祈,你一早就識得佢地?」
「係呀靜賢,我咪你提起過明恩師妹既?佢地係明恩既好朋友,Friend搭Friend之下,我地都變左好朋友~呀,善容同明恩仲係住同一區既青梅竹馬添~」
宋慧祈熱情的介紹,黃善容感到有趣的是,李靜賢那冷淡的氣場好像突然消失了,她聽宋慧祈說話的表情......竟然有點溫暖的感覺?
「同葉師妹係青梅竹馬呀......」李靜賢淡然而緩緩的說著,一邊慢慢望向黃善容。黃善容對上了一下李靜賢的目光,便又驚又羞的拿起剛到的凍奶茶,低著頭喝幾口。
SeongWoo 111日
「哦......善容,你同葉師妹有沒男女朋友關係呀?」
「噗!.....咳!咳...咳嗯...」

黃善容一聽罷,頓時驚得嗆到,把正飲用的凍奶茶吐出來幾口,同時他既不解為何李靜賢問這種問題,更不解為何李靜賢能這麼平淡,像是若無其事的問起。

「我...我...明恩...我地就係青梅竹馬,好好既朋友,我地唔係咩男女朋友尼架!」

黃善容慌忙的搖頭否定。李靜賢見此,又一個只屬於她的淡然一笑。

「靜賢~你唔好嚇親我啲師弟好沒?」宋慧祈打趣的跟李靜賢說道,李靜賢竟然以溫柔的語氣回應︰「好,只係我好奇啫,當然,既然善容咁講.....」

「唉...飲多啖野定下驚先。」
「不過你好似飲既係我杯凍檸茶喎...」
「呀!?SorrySorry...」

黃善容慌亂得滿顏大汗,甚至還拿錯了陳揚錫的凍檸茶喝,陳揚錫倒是「食花生」食得不亦樂乎。
「黃善容。」李靜賢突然叫了聲黃善容的全名,這語氣既是平淡,又有幾份冷傲。

「係.....咩事呀師姐?」黃善容嘗試鼓起勇氣,要正視著李靜賢的臉龐和眼眸。
的確她是有著盛世容顏的美人,只是她那冷傲的臉龐,猶如她總在冰封著自己的真正感情似的...
「......我鐘意你。請你接受我做你女朋友......好嘛?」
這句話的聲音,仍然冷傲平淡,仍然卻又誘人......但是,這比黃善容之前所聽的一切,李靜賢的這句話,是他第一次從李靜賢的話中感覺到了她的「真」。

「噗!.....咳!咳咳!!!」

這次不是黃善容,而是卡位一旁大圓桌的中五學長們,不約而同的嗆到。

「WHAT THE F....」「靜賢BB豬真係鐘意你個Form4仔!!??」「媽呀...我失戀啦...」

聽到中五學長們的悲呼,其他三四桌的同學也紛紛吃驚的七嘴八舌起來。
「......」「......」「......」「......」

黃善容完全腦袋完全一片空白中; 李靜賢還是那副冷傲女王的尊容;陳揚錫在吃著例湯中的湯料花生來「食花生」;安慧祈倒不知為何一臉歡喜,可能是替自己的好姐妹和自己的學弟高興吧。
「叉雞飯,燒肉飯到!兩份栗米肉粒飯同凍檸水走甜就靚女們既~」

沒想到,是侍應大叔先幫四人打破了這飯桌的沉默。

「呀...呀...或者,我地食左飯先啦,lunch time係好寶貴架...」
黃善容一時不知給予什麼反應好了,見到侍應大叔剛好把人四人的餐飲都上齊了,便嘗試使出「借飯遁」一招。

「......善容你唔願意呀?」

李靜賢接下來的一句,那語氣冰冷得有點可怕,仿如一支冰錐刺進黃善容的心中。

黃善容聽到便嘆了一口氣,剛把打算食飯的頭抬起來,再望著李靜賢......
可是,她的臉龐和她的語氣並不一樣,現在她的表情少了那成熟的冷傲,而更像符合她那十七歲的年齡,表現出迷惘的青春少女。
SeongWoo 111日
「......師姐,恕我直言,請你一定要坦誠咁講......你...點解會鐘意我?」
黃善容注視著她那雙瞳,昨天那如靜水一樣的眼神,如今像是出現一點的波瀾。

「......」
「請你一定要老實講...我自問唔係咩富家公子,唔係咩校草,唔係咩學霸......只係一個平平凡凡,仲要膽小怕事,淨係識睇毒拎野既典型宅男,我何德何能受到既你厚愛?」

黃善容再也接奈不住心中的疑惑,一五一十地大數自己不是,反問著李靜賢。

「......因為,我當睇見你既第一眼,我就發現你有著同我一樣既地方......」
儘管李靜賢的表情仍是一臉平淡,然而她的語氣不像之前,聽上去語速緩慢而認真。

「......此話當真?如果係既話,我同師姐又有咩一樣既地方...」
黃善容是越來越摸不清楚眼前這位冰山美人所說的話,一臉的疑惑和不解。

不過...好在的是,他感覺學姐並不是在說謊或者是在隱瞞什麼。

「尼層......」李靜賢的聲音回復了她平時的平淡,她若有所思了一小會,感覺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一樣,暫不說話。

「我......呀等等,學校係唔會比學生拍施架!」
「吓?我地Form都有幾pair啦,老師都知添~」

「收少句聲當幫忙好沒...」
黃善容嘗試了一下「校規」攻勢,當然如陳揚錫所言,黃善容都心裹清楚很多老師對學生談戀愛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再講我都相信學校唔會追究一個成績優秀,短短一年幫學校拎過唔少獎,平時操行滿分既學生,同一個只細佢一年既師弟拍拖既...」
黃善容聽到,只能無奈嘆服不愧是完美的學校女神,說這種話還能如此有底氣。

「師姐......請你聽我講。的確,你好完美,如果我有你咁既女朋友,哪怕可能只係拍一個月拖,我都應該死而無憾喇......」黃善容雙手合了起來,認真的說著。

「但係.....戀愛並唔簡單。或者係我份人好老套,但係我覺得如果自己沒能力或唔確定可以比到另一半幸福同承諾既話.....我點可以咁做呢?玩玩下就飛左人?」
「......師姐,我連你既諗法都唔清楚,就去貿貿然接受你?我沒辦法咁做......我更驚既係若我今日一時衝動,害既可能係師姐你日後既幸福。」
才十六歲的黃善容,愛情觀竟然是如此的古道熱腸。
此句一出,已經有點紅著臉的他看見陳揚錫那睜大眼睛的臉龐,宋慧祈像一個媽媽的欣慰笑容,還有......是他第一次看見李靜賢的驚訝表情,就似是冷山中出現了一小處的裂縫。
「哈哈~咁X純情呀Form4仔!」「Stop la啦,要溝靜賢BB咁點得架...」

不出其然的,自己那真實的想法慘遭鄰桌的學長們恥笑。
見此,李靜賢轉頭盯了眼鄰桌的學長們,那些牛高馬大的學長們露出一種驚恐卻又受落的奇怪表情,紛紛馬上閉口不談。
「......你地把死人聲令到我聽唔到師弟講野,知唔知?」
這語氣......如寒得刺骨般的可怕。
「呀!呀.......唔好意思呀女神...」
「收聲。」
「係!」
SeongWoo 111日
「......如果師姐你真係要咁執著於我,咁至少我地彼此要坦誠相待,呢個係我唯一對你既要求......就咁。」
黃善容好不容易,呼了口氣才能說出來。嘗試請萬人迷的女神食檸檬?要是傳回校中,怕不是成為全杏壇男生的公敵。
「善容.....你係咪覺得我份人太Cool,太過冷漠,永遠唔知我想點?」李靜賢問道,宋慧祈有點想打完場的意思說︰「呀!善容係唔會咁諗人...」
「唔係,宋師姐,李師姐比我既感覺確係如此。」黃善容打斷了宋慧祈,語氣堅定的回應。
「善容~你咁講好hurt女仔心架...」
「哈,慧祈,善容咁諗好正常,倒不如話你係少有令我可以開懷面對既人。」的確,李靜賢跟宋慧祈說話時,語氣莫名的溫柔溫暖。
「......好,我同你講我地既相同之處.....你,願唔願意接受我?」

李靜賢學姐竟然會妥協!? 這是黃善容的第一想法。

「......我只可以講,如果你執著......我會嘗試盡一個男朋友角色既責任。」

黃善容也妥協了,究竟為何李靜賢要這麼執著自己呢......

督了眼李靜賢.....這是....溫柔的微笑!?
「咁......」李靜賢看了一眼宋慧祈,宋慧祈笑了笑的打了個眼色,便說︰「我去個廁所先~課金仔,你不知不覺都食曬成碟飯囉,要唔要去隔離舊書店,打陣書訂再番尼呀?」

「哦哦~好呀。」陳揚錫顯然很配合宋慧祈,還向黃善容打了個「你加油喇!」的眼色。
黃善容夾起一塊肥美甘香的燒肉,放進嘴中好好品嘗,一邊等待李靜賢說話。

只見李靜賢梳撥了一下頭髮,喝了口凍檸水,便慢慢把身勢靠近了黃善容。
「如果你尋日請果位先生食燒肉,佢應該會更加感激你,因為燒肉係傳統既供品。」

這句話,明明如此的輕聲,卻一下子給了黃善容極大的震撼。
「師姐你......」黃善容剛吞了口燒肉,愕然的看著李靜賢,她只是保持著淡淡的微笑。

接下來,李靜賢不知為何慢解開了衣領最上的扣鈕,黃善容既是愕然,更是害羞的小聲說道︰「師姐!...你要做咩?」
「你話呢?」李靜賢淡淡的笑著,絲毫不理會鄰桌那群已經想入非非的學長們,把第二顆扣鈕也解開了。
「師姐!...你著住校服架!...比食客街坊見到都......」

黃善容已經害羞得用雙手掩著雙眼,不敢對眼前的李靜賢起什麼邪念。
「靚唔靚?」
「師姐你梗係靚...不過你唔洗咁......」
「你今日都有丫......」
「嗯!?.....」

黃善容此時才放開雙手,睜開雙眼,搶入眼簾的是並不是李靜賢那白滑的脖子和鎖骨,
而是---一條充滿神秘感的玉石護符,配著紅色的細繩,繞著李靜賢的脖子。

黃善容盯著李靜賢的玉石護符,不知不覺的,像是下意識的,也把自己的玉石護符拿出來。

自己的玉石護符,是半透明的灰銀色,而李靜賢的,是半透明的水藍色。
SeongWoo 111日
「你點解會知我今日...戴左佢?」
「......」李靜賢沒有回答,而是語中略帶悲傷的說︰「...尼個係家母比我既遺物。」
「......咁,佢就係嫲嫲留底比我既野。」黃善容也略有感觸的回應。
「......」
「師姐,你有沒事呀......」看見李靜賢仿似觸物傷情,黃善容慢慢把手伸到李靜賢的膊上,想給予她一點安慰。
李靜賢看著黃善容那細細的手臂,慢慢的也把自已的手輕握在他的手臂上,第一次讓黃善容見到她的苦笑︰「依家...你應該知道我地既相同之處。」
「......」
「就因為我既眼睛,而經歷左好多野之後......我寧願冷漠。你同我都係陰陽眼,你可以理解到我嘛.?.....」

「......我明白喇,師姐,你扣番鈕先啦.....」黃善容吃了下驚,呆過了一下才回過神來。看樣子.....眼前的她因為陰陽眼而受過什麼傷害,做就今日的冷漠。
「嗯...希望你頭先係專注睇我條鍊,沒諗第二啲野啦。」李靜賢回復了平時的語氣,還打趣的道。

「我又唔係師兄佢地.....」
「...嘻。」本以為黃善容會害羞的不知說什麼話,誰知黃善容又是平淡又是像是真心略有委屈的回應,連向來冷傲的她也不禁擠笑了一下。
「.....咁...咁......以後,私下叫你靜賢可以嘛?」從不近女色的黃善容,第一次主動抓起了女孩子的手。
觸碰到手的一刻,他自己都感覺自己肯定是瘋了。可是聽到眼前這個「同路人」學姐的心聲,還有見過她淡淡的苦笑......
也許,這就是心生憐愛吧?


「......多謝你,善容。」這次的微笑,平淡而近人,而她的眼睛上,像曾經湧起了淚意。

「哇,我都第一次見善容會拖女仔手~嘻嘻嘻。」

黃善容專注地看著李靜賢,都沒有發覺原來宋慧祈和陳揚錫剛好回來了。

「呀!?宋師姐!?...唔係...呀,又係......」黃善容都感覺自己已經在語無倫次了。

「而且第一次拖既就係我尼位好姐妹,杏壇校花既手仔添~哈,仲比我第一次見到靜賢面紅個樣添~」
黃善容現在害羞極了,只是他看了看李靜賢,也許只有宋師姐才知道李靜賢在臉紅吧,反正他看不出來。
「不枉我同宋師姐特登出去比你地坦誠相待~唉唷,不過沒諗到咁進展神速喎哈哈,好野丫后宮王。」
「陳揚錫...」黃善容無奈又無力的想叫陳揚錫住嘴。
「不過,你地既相同之處係咩呀?」宋慧祈貌似有點好奇,結果隨即下一秒,一男一女異口同聲的,以裝著可愛的語氣答道︰「秘~密~」
「咦~你地好衰架,By the way你地咁快就同聲口氣......哈哈哈,真係天作之合呀!」宋慧祈開心得大笑起來。
黃善容無奈的笑了一下,和宋慧祈相處時間長了,便知道她喜歡這種可愛的口吻,只是沒想到李靜賢也會這樣做,還這麼巧的和自己對上口型。

她......其實也不是這麼冷淡吧?
SeongWoo 111日
四人就這樣享用完了午膳,正準備回校。

「好啦,我地應該番去啦.....唉...」
「慧祈?.....」宋慧祈正打算從座位起身,突然「唉」了一聲,好像在忍受什麼痛苦。李靜賢見狀,有點擔心的問道。
「舊患啫。」宋慧祈苦笑著,並不想在座的其他三人擔心。
「我扶你行,好沒?」
「好。」李靜賢溫柔的說著,便慢慢的扶著宋慧祈起身。
「.....」每次看到宋慧祈因舊患而隱隱作痛時,黃善容便會想起為何葉明恩如此尊重宋師姐。
明恩是個活潑好動的女生,所以她在中四之前,她選擇在學校的女子藍球校隊中。

她也是因此認識了宋慧祈,別看宋慧祈現在一副文學少女的樣子,她可是之前的女子藍球校隊隊長。
宋慧祈原本也是個文武雙全的奇才少女,容貌也許略遜李靜賢一籌,然而她熱情而溫柔,很好相處。
應該說李靜賢是女神,可遠觀而難近,宋慧祈則「Girlfriendable」很多。
明恩當時其他方面的成績不太好,宋慧祈便義務教了她很多功課和課本上的問題,她從時侯便和宋師姐建立了友誼的關係。
然而.....明恩如此尊重宋師姐,某程度是因為愧疚。
學校的藍球架去年才剛新的,舊的在自己中三時意外脫落了。

當時,放學的自己也目睹了意外的經過。
女藍隊正在練習,剛宣佈休息,大家都放鬆了的時候,那該死的老舊藍球架冷不防倒了下來,而累透了的明恩就在藍球架下方...

「踫!」「去通知當值老師!有意外發生!」「唔係上個月先有檢查咩!?藍球架點會冧架!??」

受傷的並不是明恩,而是一旁馬上把她推開的宋慧祈,無情的重物壓在她的腿上。

也許不幸中之大幸的是,不用切除雙腿,基本的行走能力沒礙。
不幸的是......基本上可以宣告以後要告別一切的運動,而當舊患復發時,雙腿便會隱隱作痛,無力發軟。
「......嗯?」四人離開了茶餐廳,一出到街上,黃善容看到天色變暗了許多。
「宋師姐,睇尼係因為個天就想落雨,所以你對腳痛痛地尼?」
「呀,咁可能係呀.....不過,天文台話今天好好天架?」
「宋師姐~依家電視台連天氣報告都係假架,唔好信呀~」
「咁又係,哈哈哈哈~」
SeongWoo 111日
"號外!杏壇女神李靜賢情迷Form4毒拎黃善容!!"

就這樣,「黃善容」這大名在杏壇中學第一次響起了。嘛,雖然不是什麼好名聲就是了,可憐的男生們大概都當黃善容是「契家佬」,儘管明明他們跟李靜賢可能連朋友關係都沒有。
「頂......終於放學啦...」黃善容嘆了一大口氣,當上了學校女神的「正室人夫」,日子可一點也不都容易呢。
光是一個下午,到處都是「FFF團員」和「老公」們那憤怒妒忌的目光,自己只得無奈再無奈了。
大家都說女生是善妒的生物,現在自己看來男生也半斤八兩呢,不禁想起某些知名日本女星宣佈和另一位男演員結婚之後,那些粉絲宅男崩潰的模樣呢...

女同學們倒是看起來挺高興的,可能是自己「收服」了她們眼中的「頭號情敵」吧。
「喂,今日取消去食N記,再弟日先啦~」
「吓?唔係你想食咩...」
「嘻嘻...比個機會你去接李師姐放學丫嘛,係咪夠曬兄弟呢~再講...你講得岩,食完叉雞飯有啲滯呀哈哈...」

「哈,睇怕後半句先係真既尼。」黃善容笑了笑,看著尷笑著的陳揚錫。

「小善......」「吓!?...明恩?」黃善容和陳揚錫都嚇了一嚇,葉明恩這次像是無聲無息的進來了他們的班房。
「黃善容呀黃善容...估唔到你呢個連旗都唔扯下既死宅居然成為左全校男仔既公敵,我都嚇左一大跳。」葉明恩壞壞的笑了笑,黃善容只好擺出無奈的苦笑。
「...不過,你到底了解李師姐幾多呀?」然而,葉明恩接下來的語氣,聽上去好像有點不高興。

「呢層......」
「你呀,人地個底都未知就搭上人,小心比人玩到氹氹轉呀~」
「呀,有宋師姐睇著,我諗李師姐應該唔會既......」
「呵...今日李師姐show曬佢白滑既美人脛比你睇,睇得你好過癮啦...」
「...明恩,你咁講唔係幾好...」黃善容聽著有點不對勁了,想嘗試讓葉明恩冷靜下來,然而葉明恩還是繼續酸溜溜的說︰「李師姐又會咁猴擒既......就咁想溝一個比佢細既師弟既?」
「夠啦,明恩.....李師姐你唔係你想像中咁架。」黃善容開始有點不耐煩,誰知葉明恩似乎真的生氣起來︰「唔係我想像中咁?...你依家同李靜賢好熟咩!見人有幾份姿色就同其他男仔做埋兵!」
聽罷,黃善容想起了今天李靜賢那淡淡的苦笑...還有喪母的背景,頓時也有點火氣︰「明恩,你唔好再咁樣。你唔信我,都信下宋師姐丫!宋師姐為人點你最熟悉不過,而佢肯同李師姐咁好朋友,你仲覺得李師姐人品會唔好咩?」
「......哼!正狗公!...正衰人!」葉明恩語畢便生氣的快步離開了。

陳揚錫見此,不禁有點擔心的說︰「使唔使...我同明恩Talk下?」
「算啦...都唔知佢嬲What,等佢下左啖火就沒事架喇。」
「唉......我都係去see see明恩啦,你呀,人地嬲緊咪忍下囉。」
「...我真係發火就唔係咁樣啦下話......」
「唉好好好,你地都冷靜,冷靜呀...」陳揚錫總是充當「和事佬」,背起書包,去追上葉明恩。
所以,要去接一下李靜賢嗎?黃善容眼見揚錫和明恩都不在學校了,心想要像揚錫所說嗎?

嗯...自己好像才跟李靜賢有不過五小時的情侶關係,還是等彼此更熟絡一點再說吧。
SeongWoo 111日
黃善容背起書包,就要往後樓梯的方向離開,殊不如,不知為何上面的樓層發生嘈吵的聲音。
「......哼,李靜賢.....你扮左成年乖乖女,終於忍唔往發姣呀?」一把刺耳的女聲,像是刻意的提高了聲調,連下層的黃善容都聽到這討厭的聲音。
杏壇中學所有的學生儲物櫃都放在各層近後樓梯的地方。

李靜賢在整理一下自己的儲物櫃,可是正在此時,幾位同級的女生似乎在對她冷言冷語。

「哼...乜咁曬呀?有咁多Form5Form6為你神魂顛倒,去揀一件咁既Form4仔?」

「唉呀,人地女神BB鐘意細佢少少呀,先方便騎得住嘛...哈哈哈~」

「呵,成日係度扮曬蟹,懶係冰清玉潔咁既款...哈!咪又係發姣去溝仔!」

「咪就係,解埋鈕叫個弟弟去摸下自己呀,幾淫賤丫你~」
李靜賢毫無表情上的變化,沒有理會她們,整理好儲物櫃,便轉身打算離開了。

「哼,又尼扮清高,扮聽唔到呀!李靜賢你尼個有爺生沒乸教既死姣西!」

「......」

「尼位師姐你講乜野呀!?」
剛停下腳步的李靜賢,便看見氣沖沖的黃善容從樓梯上到第五樓,大聲叫責剛才的學姐。

「嗯!?呵,尼位咪最新花名,"杏壇契家佬"既黃善容BB,哈哈哈哈~」
剛才辱罵李靜賢的學姐似乎毫不在乎黃善容那生氣的指責。

「你頭先講乜野?...有爺生沒乸教!??...係咪呀! 八婆!!!!」黃善容反過來也沒有理會那位學姐的嘲諷,極之大聲的責罵她是八婆。

「咩料呀你!你個傻仔...」
「收聲----!!!!」
「!!...」那位學姐正不咁示弱地想駁嘴,誰知黃善容這看似柔弱的白臉書生,其怒吼卻是如此聲嘶力竭,硬是把在後樓梯附近的中五生們都嚇呆了。

「你試過沒左最愛最親既家人嘛...?你知唔知咁係咩既感受呀?吓!同人講埋啲咁折墮既野!你老!...」
「善容!」

李靜賢那冰冷的手一把抓在黃善容的肩膀上,令到他一瞬間莫名的冷靜了下來。

「乜野事咁嘈!?」眾人此時才注意到,原來負責訓導的唐主任剛正在中五的樓層。
「唐主任呀!尼個Form4仔無啦啦...」

「哼,又尼扮清高,扮聽唔到呀!李靜賢你尼個有爺生沒乸教既死姣西!」

「...吓!?」

這是剛才那中五女生,對李靜賢的瘋狂辱罵。

「哼,又尼扮清高,扮聽唔到呀!李靜賢你尼個有爺生沒乸教既死姣西!」

「哼,又尼扮清高,扮聽唔到呀!李靜賢你尼個有爺生沒乸教既死姣西!」

「哼,又尼扮清高...」那些有份嘲罵的女生們臉色馬上轉得愕然驚慌,黃善容轉頭看了看,便見李靜賢一臉平淡的拿著一支錄音筆,按著「REPLAY」的按鈕。

「你!...番學無啦啦帶咩錄音筆呀!?」
「因為校慶臨近,今日有同學幫我同副校長做錄音訪問,而李同學係其中之一......」
都不用李靜賢說什麼,唐主任憤怒的說了個「合理理由」。
「再講,錄音筆係幫助練習英文Oral上,都幾有用既~」李靜賢平淡的來個落井下石。

「......唐主任,或者我係轉校生,但係我一直都努力融入杏壇尼個大家庭......呼,希望尼個事你可以主持公道......」
黃善容無奈的輕笑了下,雖然認識李靜賢還不多,但他能感覺,李靜賢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和咽哽的語氣分別是她裝出來的。
SeongWoo 111日
「李靜賢,你!...」

「...人地女神BB鐘意細佢少少呀,先方便騎得住嘛...」

「...係度扮曬蟹,懶係冰清玉潔咁既款...哈!咪又係發姣去溝仔!」

「...解埋鈕叫個弟弟去摸下自己呀,幾淫賤丫你~」

李靜賢一邊播出更多的錄音,一邊展出她那冷傲的微笑,她就是一位勝券在握的女王。

加上剛才那楚楚可憐的樣子,一眾中五男生也加入了「戰事」。
「有沒搞錯呀你地,我地既校花女神都敢蝦!?」
「搞喊左女神既話,聽日你地就知味道!」
「就算靜賢BB有仔仔都好,佢都是大家既女神!」
「唐主任!我地唔係...」
「夠啦!你地五位女同學即刻留堂!同我去教員室等我!!!係即刻!!!」

不出所料,唐主任根本不會容忍杏壇出現這些明顯在校園欺凌的行為。

隨著那五名女生垂頭喪氣,被李靜賢漂亮的反將一軍,唐主任把注意力轉在兩人身上。

「對唔住,唐主任。頭先我的確有大聲咁叫囂.....唔關李師姐事,係我自己發癲。」
黃善容馬上鞠躬道歉,畢竟自己的確有這樣做...另外也不想連累李靜賢。

「哼......算喇,黃善容,你沒事。」
「......吓!?」
「咁想比我罰咩?」
「唔係唔係...」黃善容難以置信,這行事雷厲風行,嗓門特大的唐主任竟然會有軟化的時候。

「黃同學,我好清楚你平時既品行...同埋你既家庭背景。我信任你既品格,亦都理解點解你會咁激動去維護李同學既尊嚴。所以.....下不以例,知道未?」

唐主任看著黃善容和李靜賢,那眼神和語氣莫名的若有所思,略有憐憫。

「多謝你,唐主任...」
「至於,有傳言指你地依家係情侶.....係沒充分證據之前,我只理解你地係伙伴計劃既師姐師弟,好自為之。」
「好,唐主任。」
把錄音筆暫時交給唐主任,作為惡女們言語欺凌李靜賢的證據,兩人便一起離開了。

陪著黃善容的李靜賢自下樓梯的時候,一直淡淡的微笑著,眼睛看不時轉到黃善容上,

黃善容倒是不發一語,害羞的只敢默默陪行。兩人走到了學校大門前,原來外面已經下起了傾沱大雨,那密佈而漆黑的烏雲把陽光都完全遮蔽了,仿如提早迎來了黑夜一樣。

「哇...又會落雨落到黑咪炆咁既....」
「......」
「...師姐?」「沒野,希望家父已經收左衫。」

李靜賢看到外面的景象,黃善容感覺她在思考什麼,原來是想家中衣服沒有收好嗎?

「好啦,縮骨遮......咪著?...Oh my god...」

黃善容從書包拿出了自己的伸縮傘,然而好死不死的,手上的伸縮傘已經有點年頭,其中兩角原來損壞了,這樣可擋不了外面的狂風暴雨呢。

李靜賢見此,繼續淡然的笑著,看著黃善容。黃善容只好又無奈又尷尬的說︰

「師姐...請問你介唔介意遮我一陣嘛?」尤其,李靜賢手裹拿的是一把長傘。
SeongWoo 111日
除了陰陽眼和家人的護符,黃善容和李靜賢大概也知了彼此第三項的相同之處,那就是大家身高都是一米七,當讓黃善容拿起長傘,李靜賢覺得高度剛剛好。

雨勢很大,雨水打在傘上也是嘩啦啦的響。黃善容並不怎喜歡這樣的雨天,通常一遇上這種天氣,在街上遇上遊魂野鬼的機率就變高了。

兩人已經離開了校門,走到大街上,此時李靜賢慢慢的挽著黃善容的手臂,對著有點臉紅的

黃善容,淡然說道︰「下次試下再沉著啲?...要記著,有時忍讓一時,而係為左更好咁報復。」
「......當我見到佢罵你果句果時,我真係好嬲......對唔住。」
「......哼,我都聽到慣喇...」見到李靜賢如此的沉著穩重,黃善容不禁有點無地自容。
「不過...」李靜賢靠近了黃善容,把右手也搭在黃善容的手上,聲音有點誘人的說︰「善容你算係為左我而挺身而出,我好開心。」
「係咩?哦...咁就好喇......」黃善容一時不知該給什麼反應,李靜賢見狀,只是笑了一笑,沒有再說什麼,也還原了剛才的身勢,讓害羞的黃善容能冷靜下來。
「話說,靜賢你住邊頭呀?」「就係黃太仙區尼度,仙雲山。」
「...仙雲山!?」黃善容大吃一驚,仙雲山不是這區的豪宅屋苑來的嗎?雖然細想李靜賢這種又漂亮又天才的女生,想必家景也不會差得去那,可聽揚錫說的話,住仙雲山的都是非富則貴的存在呀。
「...做咩?」「沒沒...只係驚訝原來你同課金仔係住同一區啫。」
「善容你肚唔肚餓呀,我可以陪你食N記喎。」
「......唔啦,今日沒咩心情。」黃善容其實很驚訝李靜賢有這麼「貼地」的一面,不過一想到今天和明恩吵架......算了,要是到了"NaDoanld"快餐店又遇見明恩和揚錫,自己都不知說什麼好。
李靜賢呼了一口氣,說︰「葉師妹...係咪唔鐘意我同你一齊?」
「......可能係啦。」
「.......你唔好怪佢會咁諗。」
「嗯!?」
「你諗諗葉師妹既角度,自己青梅竹馬既摰友,同一個淨係識左兩日既女仔走埋一齊,會唔擔心或者覺得失落咩?」
「......」
「葉師妹有時見到我同慧祈咁Friend,佢既表情都唔係咁滋味......唔好誤會,我並唔覺得葉師妹善妒,反而我理解咁好正常,始終就係多左個人分薄左朋友對自己原本既位置。」
「係呀......」
「哼,咁講落,我真係個紅顏禍水添。」李靜賢淡淡的自嘲了一下,黃善容沉默了一陣子,心裹在想︰
...聽日同明恩道歉啦,今日既語氣的確有啲重。

「靜賢,你唔介意既話...我送你番屋企丫?」
「可以,不過你最好諗下你要點番自己屋企。」雨勢越來越大了,沒雨傘的話,不變成落湯雞才奇怪。
「呀...真係唔好意思叨,或者你借著把遮比我,我聽日還比你丫?」
「好......」
「嗯。哇...做咩,突然有啲凍既...?」
黃善容感覺了一股涼到心裹的寒氣,明明不太冷卻令人心理上有點討厭......

「尼種感覺......吓!?」

這分明是附近有鬼魂而帶來的陰氣,然而黃善容看著前方,有點被嚇呆了。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