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Setsuhime 103日
紙言link: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200214.html

如果各位覺得有趣,可以的話,希望可以得到你的正評/回文/紙言點擊量
謝謝各位

導讀︰

故事分為三部份,會用同一主軸貫穿,各部份側重點有些許差別。
故事關於一個「身體問題」,講述「帶問題的」一人如何面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人生路。

第一部份的主題是「近醫學」、「學校支援」。

警告:
故事涉及暴力題材、性議題、具爭議事項;內容純屬虛構,並不支持任何犯罪、自殘行為。請珍惜只有一次的生命。
敬請讀者留意。
Setsuhime 103日
序言

假如你有一個藥石不能治的病,你會怎樣面對?你會用盡自己能力嘗試所有方法,還是接受這個不治之症,終生與這個病同行?

藥石不能治的病,可能大多數人會立即想到癌症等等有機會奪去生命的病。那麼如果我跟你說,你不會因為這個病而死,它只會影響你的日常生活,令你變成一個「不正常的人」,你的自理、活動能力受限於這個病,對常人輕而易舉的事,於你而言可以是異常困難的任務,必須一再強調,這個病,在現有醫學世界裡是無法治癒的。這樣的話,這個活在「假如」世界的你,會怎樣面對自己的人生,繼續走人生剩下的路?

如果你有這樣的病,會選擇找方法治療嗎?如何治療?治療不了的話,接受得了自己終生帶著這個病嗎?

對自己要醫治一個不治之症沒有實感?不如我們來個遊戲。

你面前有一個巨大房間,密不透光,裡面伸手不見五指,我跟你說,裡面有一頭黑貓,如果你能抓住牠,你能重新做好你人生的一個遺憾,如果你抓不到,你要把生命獻給我。

很簡單的遊戲是嗎?要挑戰是不是?

請進房間。

一。

二。

三。

我們開始遊戲。

你能抓到你的黑貓嗎?
Setsuhime 102日
第一章 - 成長之路

──這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故事。

孩童年代,我很喜歡看動漫,因為故事充滿幻想。蒼穹之下,總有各種奇幻經歷,就好像神明冥冥中已安排一切。戰無不勝的主角每次都能帶領冒險,擊倒一個又一個的惡魔壞蛋,走過一趟又一趟精彩的旅程。

有一種命運叫作「主角」,過程不論多迂迴,終點總是動人。相信每個人看漫畫時都有種代入感︰把自己想像成主角,啟程開始各個令人熱血沸騰的冒險,彷彿自己其實有獨一無二的地方,要所有人繞著自己轉。我相信,每個人,都曾這樣幻想過,我也不例外。

「的確,我是獨一無二的那一個。」

假如我的命運是有形的,會長甚麼模樣?會是甚麼顏色?會跟動漫的主角一樣,到最後有動人的結局嗎?

==================================

我是杜麗程,生於一個極普通的家庭,家住香城中部的一個小區-寧鎮下,這裡滿是三十二層式公共房屋,自小重覆單調乏味的生活。
Setsuhime 102日
小學時代,讀書我都不是用功的一群︰每天上課打瞌睡,三時下課直奔回家打開電視期待四時半的動漫卡通,所有考試測驗都是前一天才開始複習,奇跡地每次都高分過關,甚至在最後一個學年考進班裡前五,理想的成績甚至令我覺得自己是優於同儕的一群,沾沾自喜。小學的呈分試考到好成績,中學也是自己挑的所謂「地區名校」──工藝書院,話雖如此,也不是很名校的感覺,選那間中學單純因為路程短,十分鐘就到學校了,這樣每天就能多睡一點,這是呈分試有選擇權的好處吧,哈哈。

初中年代,跨過小學到中學的鴻溝,班上有同學因為不適應中學生活常常缺課,追不上進度,最後要留級一年。我倒是沒有這個問題,就是正常的上課、下課、回家看電視、跟朋友聊天,初中年代的大部份考試,都是靠小學時代鍛練出來的臨陣磨槍本領︰考試前用半天的時間,把所有內容記住,然後考試開始就只管寫,直到完卷時間。這種學生的樂趣和必備技能,我樂在其中,每天多出來的時間就能放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了──看電視、跟朋友鬼混。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Setsuhime 102日
說回來,對於這種學習態度,父母不干涉嗎?這可不是健康的學習啊。

實情是,我只要把點數拿下來,他們是不會管我的。

我的雙親是農村工人階層出身,受限於知識水平,我小學時候有不懂的地方,問他們也答不出甚麼有用的,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自己在考試前用僅有的半天時間翻教科書找解釋和答案,我認為這是最有效率的。小學的時候,父母還會因為我在考試拿不到滿分而鞭策我、因為拿不到九成分數而打罵我,這些都只是對分數的要求,自中學呈分試以來,父母好像認同我的學習能力,變得放手讓我自理學習的事,對於在我中學時代的參與,印象中父母只在一個地方留下記憶︰家長日。回條呢?啊,對,還有中一時候,父母簽的第一個簽名,剩下成千上萬張的回條通告,「私了」解決,好孩子不要學啊,好孩子要好好通知家長啊。

換句話說,只要父母在家長日聽不到壞話,一整年都不會有問題出現。放任主義,是把雙刃劍,初中時候,我覺得這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因為實在爽翻了,時間是自己的,當同學朋友為父母的嘮叨發愁,我的回話是「今天的我,沒有極限」,然後收到一個又一個羨慕的眼神。
Setsuhime 102日
沒辦法,我出身於雙職家庭,老媽(藍曉幗)是碩果僅存的熟食小販、老爸(杜浩時)是夜班司機,生活規律跟我是相反的,每星期只有老爸不用上班的那麼一天能跟他同桌吃飯,拼命上班但薪水還是不夠養家,要老媽幫補家計;老媽的上班時間是浮動的,自我考進中學以後,老媽都是拼命賺錢的狀態,還記得她掛在嘴邊的那句「有錢趁嫩賺」,每次都叮囑我考個好成績,快點找好工作,快點儲錢,生活無憂。所以父母對我的期望都只在成績上,因為他們覺得考個好成績,就能找到好工作,就能過理想的生活,那麼的確,在他們的年代,確是如此,這點我是不反對的。

說回來,我家還有一個比我年長三年的哥哥(杜君光)。他恃自己年長三年,長得比我胖,經常欺負我。早上上學的時候總是要我等個十數分鐘才滾出廁所;晚上又把我的被子啊,枕頭啊藏在自己的房間然後插上門;又跟我爭電視的搖控器,把搖控器收到自己的衣服裡。明明我是柔弱可憐的親妹,為甚麼經常被他欺負?可惡,總有一天我要他十倍奉還。
Setsuhime 102日
(章節編排有變,最新版請參閱紙言/penana,多謝各位)
Setsuhime 102日
(章節編排改動方面,主要係已經出佐既章節號碼有改動,唔影響故事理解。如想睇改動後既版本,請參見紙言。多謝各位。)
Setsuhime 102日
中學時代的學生,很多仍然受父母的嚴密管教︰門禁時間──超時未回家要受罰、陪太子唸書──父母全天候「陪」子女唸書、經紀父母──父母安排好子女每天的日程,滿滿的課外活動和補習……同班同學裡,能稱得上擁有私人時間只佔少數,所以像我這種「只要考試過了就可以當脫線風箏」的管教,是同學夢寐以求的。生活上跟父母相聚的時間很短,但是我經常為自己能有無拘無束的時光,還有獨門的臨陣磨槍本領暗自感到慶幸。

中學一、二年級,是我人生最自由奔放的時光,做事不用思前想後,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在幸運女神的眷顧下,臨陣磨槍的學習方法竟能把我帶到中學三年級。常言道「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嗯,真的,過得相當快,我的人生開始要面對「死亡兩會」。一貫以來的學習方式,令我既緊張又空虛,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Setsuhime 102日
香城的中學制度裡,學生要在中學三年級根據該學年的成績,選擇修讀純文科、純理科、純商科,或者其中兩項混合,合共八個科目,作為高中第一階段的選修策略,完成兩年的第一階段後要參加「第一階段會考(簡稱「一會」)」。一會得分不足者,不能循傳統方式升學;達到最低要求者,學生要按自己在一會的所得分數,再挑一所中學,按該中學提供的科目組合,選擇五個一會時曾應考的科目,完成另外兩年的高中第二階段,再參加「第二階段會考(簡稱「二會」)」,一、二會的分數,佔大學收生計分辦法裡決定性的比重,故一、二會被香城中學生稱為「死亡兩會」,因為只有成功通過一、二會並考獲相當分數,才能進入大學──這個所有中學生翹首以盼的知識殿堂。這階段的中學生都有種「為考試而生,為考試而死」的感覺,「死亡兩會」變成所有同齡人的一切,如果要我比喻這場遊戲,可以想像成︰兩場西部牛仔決鬥,只是對手不是一個,而是數十萬個,轉身開槍之際,大部份的對手因而命喪於槍林彈雨之下,兩場過後只有小部份人能存活,是徹頭徹尾的「廝殺」。

打算考大學的學生,一會選科的時候通常都有自己的策略,希望能選到較易進大學的科目組合,他們在中學三年級的時候就開始進入「書神附體」模式,天天學習,整天坐圖書館起居用餐,不斷地唸不斷地唸;還在發白日夢,或是在中學三年級成績稍遜的一群人,科目會選得較隨意,因為理想的科目組合是有限額的,分數高者擇之。
Setsuhime 102日
說真的,升上中學三年級的時候,我還是發白日夢的一份子,老師在課上提到一會選科時,我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又有點不真實,因為不知道要選甚麼。

這時候突然想起幾年前遇到同樣問題的光哥。對了,不如去問他一下吧,說不定能問到甚麼有用的。

「光哥,學校要我挑一會的考試科目啊,挑甚麼好?」我露出懇切的態度。

「不要唸最好,哈。」光哥輕挑地答。

「不要這樣嘛,人生的難題啊,我很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你唸甚麼書,整天出去鬼混,現在想唸書?太遲了。最心痛是,想得太遲。」光哥最後唱著回話。

可惡。

「我跟你說正事啊。」

呯!我使勁地朝光哥的肚子來了一拳。

「痛…不用真的用力打吧?好吧好吧,給我看你最近的成績單吧。」

「來,這張。」我早有預備,揚起手上的成績單。

「嗯…成績不錯嘛,名次來說有點危險吧,一會科目的選擇權落在最強的三分之一的學生,即是你要在五十名內,你是七十啊。」光哥仔細閱讀各個細項。

「你當年還不是在最弱的三分之一,你可是一百二十。」

你哪有資格批評我?

光哥聽了,眼神遊離半刻,好像有點生氣,不想理我了。

「對不起啊老大,別生氣嘛。那麼你挑的到底是甚麼科目?」我舉起手輕拍光哥的肩膀。

光哥從小就對我的撒嬌攻擊很沒轍,所謂兵不厭詐。

「純理科啊,理科在大學挑科目的計分辦法裡是很易得到高分的,我的學校又不是甚麼名校,沒多少競爭。要知道︰理科可以選讀所有科,商科可以選讀文、商科,文科只能選讀文科,所以我覺得理科是最好的,雖然教材的難度也蠻高就是了,看能力吧,你或許可以應付,但是你現在的名次,沒有多少選擇權吧。」

嗯,的確,過去的學習方式很懶散。現在距離選擇權的界線還有二十個名次,還是有希望的。

聽了光哥的說明,我隨他的建議,盡可能選理科方面的科目。

這是中三學年初期的事,可能,這裡是錯誤的開始。
Setsuhime 102日
第三章 - 一會選科

所謂的「地區名校」裡,學生都一定程度上重視學業成績和升學,不然就不會刻意挑這類學校了,日常習作繁多,每天五份功課以上,每周至少一考試一測驗,所有都算到期末成績裡。

嘛,聰明的學生,當然有破解方法。

沒完沒了的習作,只是要學生複習所學。每周的小測只是要學生有危機感。學期中的考試影響大一點,但只是那麼一點,拿六成分數就已經足夠了,對我來說,不難不難。關鍵還是期末考,其他的都只是前菜小菜,前面的即使不合格還是缺考缺交,都是小菜一碟。期末考不合格,平日的習作小測滿分也枉然。日常老師見到缺考缺交的學生,都是提議另外某幾份功課佔期末分數的比重加大一點就了事,老師們也不希望學生補交補考,學生這時候只要低頭稱是就能過關。嘛,學生都明白的,我們的功課量大,老師的批改量也大,如果還要處理學生的補交習作,甚至製作補考題目,他們不用睡也不能完成工作啊。再者中學一到三年級的成績對一、二會壓根沒有任何影響,校方沒必要追得太緊,只要學生不太過份就完事。
Setsuhime 102日
作為一個懶惰又想過關的學生,當然要充份利用這個機制。

直到中三學年初,我都只重視每個學期的期末考和學期內的中期考,因為這兩個佔分重,中期考的話,試前一天看幾遍就是了;期末考可能緊張點吧,也只是多用數天時間複習,也是輕鬆的就能取得至少六成分數,強項科目中拿下八成也是容易的,有些不想唸的,例如甚麼美術啊,工藝啊,音樂啊,就是「邊緣人」,長期在合格線上下五分的一群,堂上被老師點名說成績不理想,課後依然不加注意,反正家長日的時候,班導師也只會報告主要科目例如中、英、數學的成績,最多還會提醒一下將來一、二會的選科,要我們及早準備,沒用的科目就算了吧,中一至三的時候我英語比較弱,失手比較多的科目也只有英語,家長日的時候班導師主要針對我的英語不好說個沒完沒了,十五分鐘的時間就是學英語的態度糾正,坐在旁邊的老媽冷嘲熱諷,唸我「平日只懂看電視」、「跟朋友玩不能學英語啊」,每次我都頂撞「時間用在其他科目上嘛」,老媽見到成績單上其他科目的確不錯,也不能繼續唸我甚麼,畢竟,她即使想要提供甚麼支援,也不知道要做甚麼、怎樣入手,倒不如想一下隔天上班的時候,在哪裡賣東西能賣好一點,女兒我又不是很沒分寸的人,只是骨子裡惰性重而已。

「活得還不錯的時候,不用想多少吧,享受就是了。」
Setsuhime 102日
直到中三,開始要面對兩會了,我才開始重視成績,跟我一直以來根本沒重視的學習方法。

看到自己的成績跟選擇權還有一段距離,嘛,雖然也不是十分想進大學,可是現在如果不唸書,難道還整天跟朋友混時間嗎?中三的我其實也心知肚明,這不是健康的生活,所以我開始正經唸書。

萬事起頭難,其實唸書要怎麼做呢?

自小不重視學習方法和意義的我,唸書於我而言只是應付父母的期待,還有是自由的交換券,學校不時安排的生涯規劃課啊,知識力量的講解啊,我都是半睡半醒的精神狀態下聽完就算,與其說那是學校給我們的啟發,我卻認為是學校為我們安排的休息時間︰不用交功課,沒有考試,時間過完就沒後續。可能在這些課堂裡我沒有認真上的關係吧,現在要我思考讀書在我生命的地位、讀書法之類的,說實話,我沒有答案,我亦相信大部份同年齡人,即使上過很多啟發課堂,也是沒有答案的。我年紀還小,對這些問題沒有答案,是很正常的事吧?我深信我不會是唯一一個,所以沒甚麼罪惡感,答不出就答不出。

當下的問題是「不會讀書」,要解決的只是這點。
Setsuhime 102日
思考一下讀書應該是怎樣的一個過程,很簡單,就是把書本上的內容理解一遍,能背的就背,記憶愈深愈好。

「好的,那麼就做一遍吧。」

中三學年初,課業不多,但是每周依然有至少一次測驗一次考試。我開始用新的學習方法,每天複習。中三開始,內容明顯較中一、二艱深,而且數量很多,所有學生要修讀十五個科目︰英文、中文、數學、生物、化學、物理、地理、東方史、世界史、電腦應用、美術、工藝、音樂、體育、時事與分析。每天要上的課多得不得了,認真起來的話,每天要複習的內容真的太多了,中學下課時間是四時,回到家坐在書桌最快也是五時,直到睡覺的晚上十一時這六個小時裡,能做的其實不多。我想了想,就根據我的選科策略去複習吧,所以主攻必修和理科科目,即英文、中文、數學、生物、化學、物理、地理這七個,其他也不能放棄,因為總名次是按平均分而定的,總之要取得選科的選擇權,所有學科均是重點,比重可以調校。嘛,這是地獄的開始。

每天五時開始的複習,一直的唸,一直的記,功課也不能忘記完成,十五門課,說真的,每天時間根本不夠用。
Setsuhime 102日
「唸書很辛苦啊,這也沒辦法啊,誰叫自己基礎比人弱。」

當接到成績單的時候,總是六成分數的科目,這次拿下了七成以上的成績,擅長的科目更是接近滿分。我沾沾自喜的時候,往下繼續看平均分排名,完蛋了,我的成績有明顯進步,但是平均分名次只高了約十名,現在位置是五十七,還欠一點點啊。我進步的同時,同學們都在進步啊。

「下一個學期我一定要更用功,已經沒有機會了。」

根基打得不好,要追回來是相當痛苦的,而且同場較量的是各種書神,天天只管唸書,要追回進度還要超越他們,根本是要在落後了的賽跑裡要超越前方的選手一樣難。雖然不是不可能,基礎固然是一個問題,另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現在的學習方法不能令我超越同學們。

學習法方面相當困擾我,說真的,中三的我雖然唸書九年,但是我發現自己真的不會如何有效地學習,臨渴掘井式的學習,要安全渡過考試,只求拿個六成分數是容易的,但是兩會在前,選科在即,六成鐵定是不夠的。要取得更好的成績,取得我想要的選擇權,不檢討學習方法不行啊。
Setsuhime 102日
第一個學期每天學習六小時不夠,好,我把學習的時間擠出來,就看看同學們有多少能做到我這種程度!

工藝書院一個學年只有兩個學期,過了一個,機會就只剩下一次,不加油不行啊。

「上學期我每天複習的時間是五小時,但結果來說,不足夠,只好找方法擠出更多的時間了。」

再怎樣不公平的人生,有一種東西,所有人都是相同的──時間。

每人每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如果五小時不夠,就只能少睡點,把時間用來學習。所以中三學年第二學期的人生裡,我每天只睡五小時,晚上十一時,到早上四時,起床便喝兩杯鴛鴦,即是奶茶混合咖啡,兩杯鴛鴦的咖啡因大約等於四杯咖啡,才能完成晨讀、日常的課堂、晚上的學習,如是者下學期的四個月時間裡,我都維持著這個狀態,直到第二學期的期末考完結為止。

漫長的準備,為了得到制度上的權力,我一改以往混時間的壞習慣,把可以動用的時間都花在學業上,平日的課業,以往我是亂寫的,這一年我認真翻書找答案;每星期的測驗,以往是前一天才看課本,這一年我靠每天的學習,還有前一天的總複習,我得到接近滿分;每星期的考試,以往跟測驗一樣,前一天才翻課本,現在早一星期就開始準備;而期末考,以往只花兩、三天時間多看一會,這一年我花了一整年來準備。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教科書上的螢光筆劃滿了一段又一段的課文,筆記寫滿一本又一本,課業裝滿一個又一個文件夾,筆記寫得東歪西倒,人稱「現代版狂草」。
Setsuhime 102日
嘛,說到字體,中三時候有一件趣事。語文科老師經常跟我們說「字美多三分」,意思是字體寫得整齊美觀,會多給三分印象分,但是老師從來沒有給過半點獎勵,「懲罰」倒是有,老師不時會抓字寫得不好的同學︰不緊貼底線書寫、字跡龍飛鳳舞、越過方格紙的框線或單行紙的底線、文字大小不一等等,這些同學的手抄會被拿來貼堂,作為反面教材,要其他同學不要學,雖然貼堂作品不記名,但也希望當事人知道後能改善改善。我發現自己的狂草作品每次都被拖出來示眾,有沒有搞錯?現在考字體嗎?為甚麼經常品鑑學生的書法?這老師是不是太過火了?

「字不是記事的嗎,能看懂的字不就是字嗎?幹嗎要有字體分又這又那?麻煩,我有考試就是了嘛。」

雖然以女孩子的手抄而言,字的確不是很美觀,但還是能看懂的,最多只是語文科會因為批改老師不能辨認而扣一點分吧,那個「字美多三分」就只能跟老師說「我不要了謝謝」,著實來說,問題我覺得是不大。

寫方面,是不是沒有問題呢?以我一直以來對寫字方面的認識,我的答案是︰沒有,但是用當事人的角度出發,總有種說不出的問題,困擾著我,那麼究竟問題是甚麼?我想了很久,答不出半個字。只能把徵狀描述一下︰寫字東歪西倒,速度略慢,而且無法改善這些問題,到達一個地步,你見到鄰桌的同學完成了寫作部份,但你還在努力途中,差距頗為明顯。這時我在想︰現代醫學裡,甚麼病能有這種症狀?這能算一種病嗎?還是只是我個人的問題?
Setsuhime 102日
我是一個病人,還是一個正常人,說真的,在中三這個學年,我開始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是正常人,是不會遇到這個問題的。情況就像,一個正常人會認為走路走得慢是一個問題嗎?相信抓任何一個人要他答這個問題,幾乎百份百的回答都不會認為寫字寫得慢、寫得不好看,是一種問題,他們會跟我說︰慢一點吧,速度和字體美觀度是成反比例的。只是字要寫得美觀一點,要達到其他人認為「可以」的程度,我要用很多時間才能完成日常課業和複習,究竟我現在要完成複習,還是要字體寫得端正?對我來說,不能兩全其美。當下我覺得,字體是個問題,而在考試角度而言,問題只在於「有沒有字美多三分」的那三分,那倒不如放棄吧,在其他地方拉上補下,總分數是沒有影響的。

思前想後,我決定無視字體這個問題,即使每次執筆都覺得很困難,而且愈發明顯,在我的認知範圍裡,我真的不能跟自己說︰「這是個嚴重的問題,你去求醫吧」。換個角度看,既然現代醫學大概也沒有療法,不如專心當下的事吧,兩會可不是開玩笑的。

因此,我沒有理會書寫的問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考卷涉及書寫的時候,我的作答速度都異常地慢,這裡我想到解決方法。
Setsuhime 102日
一般所有考卷裡,時間分配策略上,可以分為審題、思考作答、作答、下一題的不斷重覆,只要壓縮前兩部份的時間,即使作答需要較多時間書寫,勉強是可以的。依照這個策略,我平日做習題的時候,不斷鍛練「不用審題,一見到題目就接近知道答案」的應試方法,中三的題目能有多難?就只是翻書的題目嘛,能把內容記得滾瓜爛熟就是了。所以主要的策略,就是「背」,把所有的內容記住,一定沒有我答不出的問題。

如我所料,中三學年的題目,的確可以依靠這個方法應付。平日的功課、每周的測驗考試,都是依靠背誦,一見到題目,我幾乎知道答案長甚麼樣子,分數大約怎樣分佈。

顯然易見,這個讀書法的缺點在於︰需要太多時間背誦。作為開始探索學習法的學生而言,只能由一個沒效率而我又覺得管用的方法入手,這是個無比痛苦的過程,必須天天對著課本記、記、記,記住了,就口述背出來,直到所有內容都記好了,才算完成。

小學時候聽老師開玩笑︰快樂的時候,體感時間是加快了八倍速度,做功課學習的時候,體感時間是減慢了一百倍速度,彷彿有一頭蒼蠅飛過,你也能清楚看到牠在你眼前擺動翅膀,甚至能單手把牠抓著,不是因為你的眼睛敏銳了,而是因為在你身上流動的時間變得極端地慢,所以在複習的學生,都很喜歡抓在眼前飛過的小昆蟲,十有八九都能抓到的。

對,就是這份感覺。

中三這個學年甚至沒有半點娛樂,因為我想追回失去了的進度,時間是種燃料。
Setsuhime 102日
日復日的複習,下學期的期末考快到的時候,我開始有點熬不住,嚴重的睡眠不足令我在白天不斷打瞌睡,影響效率,加上我書寫本來就比人慢得多,晚上要用更多、更多的時間補償失去的部份,出現惡性循環。我開始咖啡不離手,每天除了早上的兩杯鴛鴦,還要幾杯咖啡才有足夠精神,考試的時候睡得更少,咖啡喝得更多,寫字的速度會因為睡眠不足的手震變得更慢,我甚至在咖啡以外,再泡兩大壺濃茶才勉強熬過,幸好,兩星期的考試,總算撐過了。

一年的準備,渴望已久的選擇權,究竟結果如何?

考試完結,複核試卷過後,我收到蠻亮麗的成續單,班上的成績進步獎有我的名字,單看第二學期,我的名次升了二十名,排三十七,班導師點名稱讚我的進步,然而絕望的是,總名次依然不能進入前五十,全年總名次排五十一。

為甚麼?

為甚麼?

為甚麼?

為甚麼第二學期的排名升了二十,全年只是由五十七升到五十一?

我找班導師問個明白。原來我進步的同時,其他同學都有進步,單看第二學期排行三十到六十的同學,平均分是差不多的,所以我第一個學期的平均分明顯地較他們低,成為失敗點,起不到拉上補下的作用。
Setsuhime 102日
不論我怎樣後悔我過去馬虎學習,現在已成定局,無法挽回。晴天霹靂,好不懊惱。這是我第一次真正嘗到失敗的感覺。

理所當然地,五十名內的同學,挑光了升學最有優勢的純理科,沒有選擇權的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挑混合科目,在有限的空間,接近有優勢的組合。

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生是活在很多不如意的事裡,如果因為這個失敗我就認輸,將來有更多的失敗,要怎麼辦?總要面對吧?

對啊,我的人生還有很多失敗要面對的,不是說接受失敗是人生的必要條件嗎?習慣吧!往後還有很多失敗要面對呢!

即使我有多麼想擁有選擇權,事實告訴我︰我沒有資格。在中三的暑假,我能做的,只有整理好心情,複習中三的理科科目,準備好一會第一學年的來臨。

手抄問題?沒時間照顧了,一會是兩年後,兩年時間很短,不好好準備的話,轉眼就要應試,那時候將會是下一次後悔了。所以我把心思都花在讀書上,中三學年開始意識到的抄寫問題,可能是因為主觀上覺得那是每個人都有的一丁點不足而無視之,也可能這個問題根本無從入手,也可能是因為我跟自己說「眼前的世界裡,一會比甚麼都重要」,總之我當下的取態是︰無視之。就只是這樣。
Setsuhime 102日
第四章 - 一會備試

「暑假終於完了啊,這樣就是兩個月。」

農曆立秋過了一段日子,寒蟬的低鳴開始蓋過夏蟬那高八度的叫聲,暑假終於結束。

第一天的上學日,老師標準地跟學生說「收拾心情」,這句在高中第一階段的第一年可能別具意義,因為所有同學的身份變成備試生,氣氛比過往凝重。而我,心情由中三第一學期已經「收拾好了」,因為過去的暑假,我全用在功課學習上,雖然我在語文科的資質還未到兩個月就能突飛猛進的程度,英語還是有點弱,我硬著頭皮看英語書,嘗試克服在語文科的恐懼。筆記、習題還是用那種比常人慢的速度進行,暑假有的是時間,慢一點,不要緊,這點時間我能付。我這樣想。

高中第一階段開始,我是理、商科混合科目的學生,中三的十五個學科,現在只剩下八個︰英文、中文、數學、生物、化學、物理、還有兩科全新的經濟與會計、商用知識,很多都是耳熟能詳的科目,甚至是擅長的科目,我想優勢還在吧?希望是這樣沒錯。

先不說優勢,我覺得抄寫速度方面開始要用「問題」來形容,原因不明地,我感覺到自己的寫字速度比中三時候要慢,問題惡化了,甚至到了一個地步,堂上已無法進行點列式的筆記,因為我的抄寫速度追不上老師的講解速度,老師講解的時候,我只能聽,或者只能寫,邊聽邊寫對我來說難度太高,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在把黑板上的字,用拍照的方式記下來,當成自己的筆記,這樣該有多好,不用動筆了。可是中學講究校規,校方決不會因為我單方面認為自己有抄寫問題,就讓我在校內使用照相機,照相機在學校可是違禁品,帶回校是有懲罰的,還要打電話到府上說東說西。中四的我不是害怕見家長,而是不想把這件事變成焦點,引人注目,畢竟這是一個「問題」嘛,又不是甚麼值得光榮的事,為甚麼要大搞宣傳讓所有人知道?
Setsuhime 101日
沒有優待,課還是要上,筆記還是要在堂上寫,要怎麼辦?

我想到的方法,是在課上抄幾個重點詞語,這樣的詞語是很難理解成有意思的句子,遑論幫助我在考試上取得分數,所以課後要立即再找時間寫詳細一點,至少要自己能明白的程度。結果寫筆記變成另一種「工作」,每天要另外找時間完成,不然數個月後的複習就看不懂今天的筆記了。
==================================

一年的時間過得很快,第一學期,其實只有三個月,一會第一年第一學期很快就完結,迎來第一個期末考,今天已經完成了第二天的考試。

我們這個年級開始的學生,所有學生都是備試生,校方對準考生會較寬容,容許他們在考試周的試後時間在班房自習,直到下午六時的學校鎖門時間。

對比圖書館、自修室,我比較喜歡在學校課室自習,因為一群同學一起衝剌、討論相同科目的學習內容,我覺得很有學習氣氛,有種「戰友」的感覺,複習也來得更有效率,所以今天完成考試後,我依然留在班房學習,雖然礙於手寫速度,我盡可能避免在同學跟前書寫,以免同學見到我的「狂草」然後拿我來開玩笑,就像這樣。
Setsuhime 100日
「張旭甚麼的太弱了,我們有杜麗程,這可是當代大師啊。」一個男生走到我面前盯著我的字看。

「陳冠亮你學習吧,幹嗎管我的字?」我要求他滾開。

「字寫得醜真可憐,之前老師不是開名道姓說你的字是書法嗎?我重複一遍而已。」

「不用你們管,能寫好就行了嘛。」我把自己的字跡遮蓋起來。

「不會寫字嗎?來,哥哥教你寫漂亮的字。」

「你的字很美?開玩笑,只是能看得懂而已。」我貶損他的價值,嘗試為自己爭取僅有的面子。

「還不夠嗎?你的字可是辨認困難呀。不用客氣啦,下午茶你買單就是了。」

他是陳冠亮,男生,經常挑剔我,字體只是其中一個經常攻擊我的地方,其他還有長得矮啊,經常發呆啊,說話不經大腦啊,都是胡說八道。不要騷擾我啊,我留在班房不是要鬥嘴的。

陳冠亮在我身旁徘徊,好像真的要教我如何寫字。這個瘋子,要你教嗎?

我別過臉,不想理他。

「的確很醜,沒救了。」

又來一個。

「姓余的,把筆記還回來!」

「不給不給,你有本事就來搶吧,不給不給,我要把你的字貼在天花板示眾。」

把我筆記本搶走的是余望豪,男生,跟陳冠亮一夥,陳冠亮開口胡說八道,余望豪就會附和跟惡作劇。八成是他們兩個複習太悶了,想找人娛樂一下。
Setsuhime 99日
「還我!」

余望豪把我的筆記本拿在手裡提到半空,我嘗試搶回來,可是余望豪長得實在太高了,一百八十厘米的身高,跟我的迷你身型相比,我怎樣也夠不到。

沒辦法,出絕招吧。看招!

呯!

「這犯規吧,不能用書打人吧,女孩子這麼暴力,不理想。」

「管你甚麼犯規不犯規,還我!」我恨不得踩他的腳背。

「你打我,我不還給你啊。」

「媽的。」

「女孩子說髒話,不理想。」余望豪不斷挑剔我。

「…」

我在想要怎樣對付他。

「怎麼了?又想打我嗎?」余望豪繼續挑釁我說。

「…」

我跑到余望豪的坐位,把他的書包拿到手。

「人質在我手,我要撕票了!」

「好了好了,我知錯了,把袋還我,我把筆記本還你。」

「過來跟老娘道歉,誰叫你欺負我長得不夠高!」

這時余望豪那家伙拿起我放在枱面的另外幾本課本,不甘示弱。

「怎樣?滾過來跟老子道歉!」

「你們很閒啊,鬧夠了沒?」插嘴的是李沛弦,女生,她很照顧我,每次那對無聊二人組把我當玩具的時候都站在我這邊。

「杜麗程玩骯髒的,綁架我的書包啊。」

「是你把人家的筆記本搶走吧,不要無聊了,快還給人家。明天考試範圍複習完了嗎?」

李沛弦盯著我們倆,見到我們還在對峙的架勢,就走到余望豪那裡把筆記本搶回來。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