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ク遠_アスカ 107日
這世界,沒有人能和你溝通,但每個人卻留在自己最合適的崗位,在做認為最合適的事,各司其職。靈魂互相不會觸碰,使得世界沒有好和壞。一個人們肉體與靈魂脫鈎的地方。


-序

這篇主要紀錄在深水埗舊區唐九樓各式各樣的事情,曾經,那段想一直留在心底的快樂回憶。
讓時間停頓於這本矯揉造作的
不登大雅的恐怖推理小說吧。BTW,曾經作為我室友的你,不要再看下去了。怕你會哭喔,科科。
 
  「謝謝你,謝謝你照顧了我這個每天只管發白日夢,沒用的自大空想家。」
 
-------------------------------------
沒有,甚麼都沒有了。

  還餘一張嘴不斷嘩哩吧啦的我在說話:「你咁係消滅唔到我架。」

  掛在晾衫繩的頭,血液一點一點的滴下來,他卻安然躺在床上觀看著這一切。

  感受到那人頭是快樂的。

  奇怪,非常奇怪,明明看得到的,明明覺得肚餓,明明聽到他在說話。

  「我其實早早就該把你分成這樣的了。」室友跟我說。

  「在我腦內這個畫面己經上映過千次萬次。」室友繼續說。

  雖然他努力裝作平靜,但不自覺的眉頭緊皺著,注意力都放在了調整呼吸上。

  雖然他深知那邊世界的模樣,但此終未能意會,都是由過來人對他形容的。

  雖然他只是做了一件本該就這樣做的事,但其實還在設想有沒有餘地,或者可以有別的辦法。

  「咁你又唔洗成個內疚樣放曬上臉喎,哩邊幾好丫喂。」被晾衫繩由左耳穿進右耳穿出的我試圖安慰一下他。

  「老土的你,我不打算讓你繼續說話了,在那邊好好的幹吧。」他把一個五公斤的啞鈴塞進我的嘴。

  雙唇裂開到耳朵,下巴連同牙齒一起墜下,分開一半的頭顱再也掛不穩在晾衫繩上。
-------------------------------------
  

我剛剛被室友肢解了,就在三分鐘前我是個死得不能再死的人,以一個十分恐怖的死法。

但現在我又重新回到這個房間,一切擺設都沒變,但我卻變成一個只有存在的存在。

這裡應該是另一個平行時空吧。「歡迎來到沒有溝通的世界。」腦內出現一個聲音。

待續……
懷疑崩潰小帝 102日
lm
ク遠 アスカ 101日
-第一章:點算

  「你行路步數為90,634,253步,比同齡死亡的人多出近二千萬步。除此之外沒有特點。」

  腦內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將獲得稱號『行者』。」

  如果要形容這把聲,我相信是女性的,而且平淡沒有節奏,和我一樣,沒有特點,也想不到類近的音譜。

  行者這稱號讓我多了一雙本來在現世不存在的翅膀,長在小腿的側邊,可隨我的意志擺動。

  先介紹一下這個空間。

  這是我和室友共同研究出的空間,不屬於死後的世界,同時亦不與生者的世界相連。

  只有研究到進入的方法,還沒有找到離開的。

  本來打算再過一段日子才把我送進來的,但他是熬不住好奇心吧,我也沒怪他。

  反正進來的方法是他發現的,世界是我們構成的,離開的方法就讓我自己來找尋吧。

  除了腦內的聲音和「行者」外,沒有得到其他的甚麼資訊了。

  (就像是那些設定不完整,錯漏百出的網絡小說吧。)

  這裡沒有其他人類或者生物,除了日後的室友可能會幫我送來,以及在進來之前就存在的三個「實驗體」。

  不過還是希望不要現在就遇到,他們都不是好東西。

  「喂!邊度有野食呀?」我試著在房間裡與腦內的聲音對話。

  片刻,片刻,沒有回應。

  大意了,房間內的物件沒有一件是可以給進食的。

  雖然饑餓感和整個消化系統在這邊是給刪除了,可是食慾還是會有的。

  首先了解一下進食之後,物質會到那裡吧。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94日
-第二章:進食

  雪櫃,古舊式的,淺綠色櫃門,淡黃銀邊手柄。
 
  打開,空無一物,閉上。

  牆上掛著的鐘,倒行著,經改裝過的。

  收音機只在沙沙作響,無論怎樣扭動頻道調校天線。

  牛肉乾,紫菜,消化餅,所有可以放進口腔,吞入食道的物品。

  咬,牙齒嘴嚼著,混合唾液,舌頭嘗不到味道。

  燈光忽明忽暗,看來此地不宜久留。

  門口旁依放著一支古典木吉他,弦線都生鏽了。

  拾起,向樓梯方向走下。

  滴下,一沫奶白色的液體黏在我左肩膀,緩緩流到生在小腿上的翅膀。

  不妙,全身毛骨悚然,這滴是別的生物的唾液。

  連向上看的功夫都省下,拔腿就向著地面跑。

  沒錯了,瞬間就對上了,「實驗體」其中之一,對食欲有著強大追求的生物--「滅膳」。

  嗅覺異常靈敏,在放進來時只是長得比壁虎大一點點,但現在以這份量的唾液推算,牠應該比我還大隻了吧。

  精神被這唾液喚起了,原本還是一副投閒置散的狀態與心情。

  總之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再慢慢觀察。

  本來還以為可以好好的悠閒一番,想不到一來就碰上最難纏的。

  「生物編號001,取名『滅膳』,收服可得稱號『噬者』,擊殺可得稱號『獵行者』。」

  腦內的聲音再次出現。

待續……
比其他孩子長得高?
馬凡氏症知多少
sooohealthy.org
贊助網站
salmiakki 93日
留名
ク遠 アスカ 87日
-第三章:分類

  這隻「滅膳」還有兩位兄弟,一曰「迂迴」,另曰「褥狩」。

  這三隻異生物都是在我進來之前就先行放進的。

  空間形成之初,我和室友都沒想到真的可以先行孕育異生物。

  所以觀察他們的時期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遠到沒有實質的記憶,當時甚至沒想過空間將會變成怎麼樣的樣子。

  相信另一邊的他也很好奇吧,而他還會持續加入新的機制和生物吧?

  現知的實行情況是以任務形式的稱號修改制,就是完成指示會變更稱號。

  而所獲得的稱號跟能力有多少關系吧。

  作為「行者」的我,小腿上多了一雙翅膀。

  身體質素及外表沒有明顯變化,與生前(被分屍前)無異。

  比較在意的,是「噬者」與「獵行者」的分別。

  就此看來,「獵行者」是我現在稱號的進化或進階版,「噬者」應該可以理解為另一個稱號分支。

  雖然有兩種考慮因素,但作戰是少不免的了。

  我想到的作戰方案暫訂為先找到安全之所,以有能力擊殺這隻「滅膳」為前提,再另謀收服它的方法。

  不過,以它這個用唾液打招呼的生物來講,我可是不太想馴養它。

  跑到大街上,街道的景色沒太大外變,還是有汽車、路牌、商店。

  唯一沒有的,是生物。

  要不是被追趕著,可真想在大街暢遊一番,享受一下只有一人的城市。

  我向街角盡頭的便利店跑去,途中經過五金店,放下了吉他,隨手拿了一支鎚仔和士巴拿。

  如果有打架最實用武器排行榜,它們絕對會名列前茅,也許已經是頭三位了。

  只不過對肯定皮粗肉厚的傢伙,殺傷力應該有限。

  為了距離不被拉近,我沒有作很久的停留。

  在我跑到便利店時,最期待的畫面發生了,貨架都被掃空,零亂的食物包裝,咬了一口就棄置的肉類等等。

  看向地上濕漉的唾液以及散發著的異味,簡單推斷就猜到,這是「滅膳」它老爺爺用餐的地方。

  這麼說……我是選錯邊了。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79日
-第四章:匿地

  險些就成了點心。

  剛剛一直看著「滅膳」進餐的模樣,簡直就是粘液的大放送。

  沒可能,在這個怪誕,一個人根本沒可能存活,更諻論還有另外兩隻怪獸要面對。

  連褲子都早全濕透了,頭髮仍在滴汗。

  單單是維持意識已經用盡力氣,周遭的溫度仿佛與它進食的過程有著明顯的轉變。

  大概是觀察了七分鐘吧,總算分清楚它口腔的位置(進食的部位)。

  探知感應該低於二十米。

  不然,它一定探知到有還會心跳抖動的生物在,而我就成了點心吧。

  「第一次使用了能力『危急飛翔』:翅膀會在感知危險時不由你自主的帶你至安全地帶。安全地帶是汎指一切『御三怪』未能到達的地方。」

  它指的「御三怪」應該包含「迂迴」和「褥狩」,腦內的聲音又再一次響起。

  我以被倒吊的姿態掠過「滅膳」的頭頂。

  就在此時,它發現我了,頭轉向我飛行的方向。

  我看見了它的正面,過份緩慢,腦海裡的記憶久久未能消去。

  滄白色多重皺摺的臉頰,張合的口腔有貨櫃車般大小。

  「到達安全地帶,八小時內,方圓一公里將不會遇上『御三怪』。」

  腦內的聲音再次再次又一次響起。

  初次交手,當得一個體無完膚的地步。

  不過,事情就是這樣才有趣吧。

  「滅膳」呀……

  轉念間,可以馴養它,應該不錯吧……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73日
-第五章:七十七號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嘩!嗚嘩!」

  「嗚嘩!嘢!嘢!嗚嘩!嗚嘩!嘩嗚!嘩嗚!嘩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終於到左哩度喇!」

  男孩徑自地在咆哮,手舞足蹈,胡亂叫囂,擺出各種不同姿態,止不住尖叫,蹲下來,站起身,還是止不住尖叫,時跑又時而停步,再蹲下來,仍然止不住尖叫,站起,輕跳。

  一個身穿牛仔外套,淺灰色薄衣,七分褲,身上卻綑綁著各式長長短短大大小小的劍。

  「咦,你好!」看來他終於發現我。

  「唔好咁開心,哩度唔係你想象中咁好。」我一邊打量著他,一邊在想應該從那裡開始打探資訊。

  「先黎個自我介紹,我叫七十七號,係來自現實世界既,而家獲得稱號係『偵探者』,首要任務係搵出『御三怪』納入圖鑑。」

  七十七號在口袋裡掏出一本黑皮套包封著的小筆記。

  「咁你……」

  沒等我說完。

  「我係知情既情況下進入既,但當然,都係被分屍成為碎肉啦。」七十七號微笑。

  「仲有,綑係我身上既劍,全部都係屬於之後要進入黎既人既。哩個都係我另一個任務。」

  「哦,咁睇落去,哩度遲早會好熱鬧喎。」我開始數著他身上的劍,比我手上的士巴拿和鎚仔一定有趣得多。

  「仲有呀!我係好仰慕你架!」七十七號突然飛撲過來想要抱著我。

  我打算輕鬆側身避開,豈料不到左腿上的翅膀不小心絆了他一個兒倒在地上。

  綑在他身上的劍同時亦散落一地。

  「任務:保管及分發專屬武器判定為失敗。」

  腦內聲音又再出現,這次我即時看向七十七號,還倒在地上的他對我點一點頭。

  看來聲音是同步的吧。

  這時,散落的劍開始發光飄起。

  在半空中圍成一個圓形,圓的中心出現一個機械光球。

  「最新型任務發放判定器:收納進入圖鑑,成為『偵測管理員』。反之,將成為同伴。」

  「我要同伴!」七十七號朗聲大叫。

  我心想:「不是吧,找了個甚麼甚麼人材呀……」

  「你地好,而家起,兩位將會係本異界內僅有的『管理員』,同時亦以稱號中的身份存在著。」

  機械光球發出和腦內聲音一樣的音頻。

待續……
岸玖者 72日
https://upload.cc/i1/2020/04/18/S7AB2i.png
ク遠 アスカ 66日
-第六章:發光球

  

  就是這樣的一個光球。

  (看不到的,請更新使用者介面)

  「看到了,就係為左睇哩粒野先入黎咋我。」

  「好靚呀!」

  他忍不住讚嘆,連手都抖了。

  「管理員……」我仔細的嘴嚼著這幾個字。

  「我本應就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呀。」我心想……

  「喂,大佬,哩度唔係你地頭黎架咩?」七十七號有同樣問題。

  「嘻嘻嘻嘻,看來是哪家伙搞的鬼吧。」絕對是,把腦汁都只輸送到肌肉的大白痴。

  而他所作的影響還算即時而顯著的。

  「算你醒目,識得及早入黎。」我讚揚了眼前這個年輕人。

  「我搏下架咋,出面個大舊衰講到似層層咁,又咩打怪又裝備咁,你知佢啦。」

  我努力回想……

  一個筋肉人在不斷推銷同時磨刀的畫面隨之浮現。

  「睇情形,跟住落黎會有好多好多功夫要做喎。」我看著光球。

  「這玩意,看來是從某處搬過來的吧。」七十七號估算。

  「我記得這是……這是……」實在,麻煩大了。

  「你見點呀?」七十七號看我有點不妥。

  雙腿旁的翼感覺快要消失。

  「警告!八小時圈正快將失效,請好好保謢自己。(笑)」

  我看向七十七號問:「你,仲係有任務在身?」

  「冇喇,本身個保管任務都比我搞歪左。」七十七號竊笑。

  「我去搵武器!你好自為之。」

  這個發展方向有很大的落差。

侍續……
宮村伊澄 66日
1個禮拜出幾粒字:o)
岸玖者 65日
https://upload.cc/i1/2020/04/30/BC2HbY.png
ク遠 アスカ 59日
-第七章:參與戰

  「我Hi!又錯喇!」一光束至場地上。

  一位看來比較暴燥的年輕男子站在城市公園的中心。

  腦內聲音:「參與者001加入。」

  對這聲音漸漸感覺熟悉了。

  發光球同樣發出訊號,竟然是靜音的。

  「你都聽到?」我狐疑。

  一個可被聽見的靜音。

  「係呀,原來佢可調較去指定接收模式,咁就可以外界靜音,所以你聽唔到,我仲接多左個任。」七十七號手指轉著光球。

  難怪會收到那個參與者的加入,並且不單止聲音的傳送,是一個立體的影像。

  這個七十七號還懂得調較這機械光球,這人材不簡單……

  由於保護圈解除了,研究機械球一事先且擱置,就安全考量,急切需找武器,來到了一個廢棄的舊式辦公室,而那個燒穿腦袋的七十七號當然的跟著來了。

  「你都識唔少野架喎。」暫且有喘息的時間安頓下來,才問一下,他好像對這邊有不少的認知。

  「係我學野快啫,而且我真係做左好多前期搜集架!」七十七號回應。

  我看著仍然能夠起動的訊息機器,查閱到與發光球指向的同一個地方 —— 城市公園。

  「原來任務應該係去派劍器比佢,我接左個任務係保護佢。」七十七號解釋著。

  「原本,你應該話原本。」我沒法跳過他這個口誤。

  現在發光球應該是變成「管理員」專屬了,而腦內聲音,可以先斷定為同一個「訊號源」吧。

  「但我冇接到任何新任務,我決定留係度,見到你帶黎既武器同埋而家黎緊既『參與者』,我諗應該可以嘗試收服『滅膳』。」

  開始對這個世界提起多點興趣了……

  還有一點,「我們成為了『管理員』,我想先搞清楚任務稱號和身份之間的關系。這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

  我調整起辦公室中的訊息機器,其中幾個可以連接到市內的電路系統。

  「你去忙你的吧,別發呆。」我沒空管這個僅存「管理員」。

  這次守護任務就再評估這個七十七號是否可靠的傢伙吧。

  「嘻嘻,我就大展身手一下比你睇啦。」在發光球中抽出一把淺紫的光劍。

  「哩度過去城市公園,三十分鐘!」他就這樣出發了。

  「喂,拎住!」我把一個簡單製作的雙向單頻率收發器給了他。

  「應該可以做到簡單『A B C D』既信息交換。」既然他也是「管理員」了,也不讓他感到在孤單作戰吧。

  「好感動呀!竟然得到你既認同!」他誇張地裝出扭成一團的臉。

  「夠喇,提多你一句,班『參與者』係計劃既一部份,同我地係唔同層面既,你自己小心。」

  要是我們是這異界的「白老鼠」,「參與者」很可惜的說,就是我們的「白老鼠」了。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57日
1個禮拜出幾粒字:o)

會keep住週更#hoho#dw
肥仔大過天 56日
Lm
ク遠 アスカ 52日
-第八章:死城

  奇怪了,怎麼這樣的跑動,距離好像比平時還遠了點。

  「我們是共用記憶的,你知道吧?」來自腦內的聲音。

  我摷摷頭髮,好像又脫多了一點?

  「三天了,偷懶也有個限度吧!」七十七號催促著。

  足足三天份量,一睡就睡了七十多個小時。

  這幾天的記憶接近空白掉……

  不是只能傳送簡單的「A、B、C、D」嗎?

  文字以實體型式出現在我的面前。

  「這是我剛學的技能,作為『管理員』可以自行研發非戰鬥技能,只要理解其原理。」七十七號再次發出文字。

  「有甚麼需要更新的呢?」我開始整理思緒。

  接下來可會很忙吧?這個人材也很不努力呀。

  「A,B,B,B,A,C。」來自訊號機的訊息。

  看來暫停了,是有限制的技能吧。

  睡了三天的身體,不太適應呀……

  現在是趕向哪裡呢?

  「呀……最近腦子都不好使呀……」我低吟抱怨著。

  我知道的,因為成了「管理員」的關係,要處理的事情多得過份。

  這個不單止是實驗了。

  有參與者進入的挑選、任務的發佈形式、技能的牽制效果等。

  每一個決定都牽連甚廣,卻又同時微不足道。

  讓我不禁想到,究竟背後還有多少知情人仕,以及有能力進出或改變這世界的不是當初估計那樣普通。

  「不能接受呀,你這個『管理員』這麼慢。」參與者001在我身旁跑著。

  情景有點兒眼熟。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45日
第九章-卷一:「褥狩」

  「又一個新人了。」七十七號說著。

  【參與者009加入。】

  「看來是個橫蠻的人呢。」七十七號打量著。

  多麼強桿的夢境拑制……

  倒臥在床上的我,看著自己的手一動一動的。

  想過了千萬個起來的念頭。

  還只是看著手指一動一動的。

  七十七號繞著腿,確保我只是只是,被施加夢境控制而已。

  「這個008,不錯呀……」他評述。

  維持有限度的清醒已經用盡了我的意志。

  還未計,008仍喋喋不休。

  真像我呀……

  暫住……008、009……再多了八個喔……在我這個「管理員」不知情不察覺的況態下……

  是不把我當一回事了吧?

  還是系統漏洞?

  甚或是系統早早就穩定下來了?

  008就像朗讀寫好的信一樣。

  「雋嘉,你來了嗎?」

  沒遲疑又帶感情的朗讀。

  「雋嘉,是哪個我們說的地方呀。」

  是用上了可以召喚新的參加者的能力。

  「雋嘉,沒有淚就衝不破那隱形的,透明的發光體嗎?」

  雋嘉,看來是009生前的名字吧……

  不行,有被侵蝕的跡象,七十七號在偷懶嗎?

  「褥狩」……

  不簡單呀,才初次交手,就拿走兩個人。

  「雋嘉,滴嗒,滴嗒。」

  仍然不停下話來。

  除了再次進入夢中,看來都沒其他可以選擇的去向。

  「不,你別進去,仍有可行的方法。」七十七號提示著。

  008:「雋嘉,你來了嗎?」

  「有點冒險,不過實切適合你呀。」

  「回去現世一次吧。」七十七號提議。

  008:「如像畫一樣的,一樣的讓人響往呀。」

  這個提議簡直震驚六十億人民。

  「怎麼,你害怕了嗎?」

  「你估我未想過嗎?現在還未是時候呀,先讓我親手解決這麻煩。」

  008:「前因後果都別理了,就這樣一步一步走近吧,來吧。」

  「讓她閉嘴!七十七號,發佈任務吧!」

  【讓參與者008閉上嘴巴,方法不限。】

  008:「聽到了……大家都聽到了吧,那清澈蕪雜的聲音。」

  「我要好好睡一睡,把我的人都拿回來!」

  又是一隻確要認真對付的怪物呀……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38日
-第九章-卷二:「制衡」

  「登出!登出!登出!」我喊了三聲。

  明明剛才浸滿了水的房子,轉個身就全清潔好。

  在行車的十字路口踏著單車可就沒向前進。

  一碗粥放在枱面上,卻變成墨水。

  這個夢境太多破綻了吧。

  在人類開始發現自己在造夢開始,就是夢境即將結束的時候吧。

  醒來,現在我又重新回到這個房間,一切擺設都沒變,而我仍然是個只有存在的存在。

  「原來,回現世的方法也很不簡單的吧。」

  三聲登出的口令,就令我重新回到這個房間。

  而那個煩人的分屍狂卻沒有出現。

  像在遊戲裡,讀取進度一樣。

  我回到了初次「登入」的位置。

  「這樣的話……」自言自語不是我的習慣。

  時間線成了很重要的資訊吧。

  還是一個混亂不堪,殘漏破漏的系統喔。

  「是你的智慧跟不上這個演算思考法吧。」,001也「登入」了這個房間。

  「『管理員』先生。」他玩弄著手中的一把武器。

  像是光劍之類的高科技物體。

  「知道嗎?你現在就像是參觀大學的小學生誤以為自己就會讀得懂大學的書一樣。」001還是在把玩著那把武器。

  「還未經同意就把無辜的人牽涉在內!」他開始有點怒氣,武器橫砍向我的脖子。

  幸好我及時反應,側身躲開同時退到房間的牆壁。

  看來,是系統真的出現漏洞,讓「白老鼠」險些咬到一口人肉了。

  又或者真的是演算法的進化到了一個我還未接觸過的層面。

  我開始退到房間門口,相信是前者的機會居多。

  001慢下來了。

  「管理員自制能力001:將目標所在的區域時間流動降低 //註*僅對參與者有效」

  腦內聲音響起。

  「由於能力與稱號不相符,暫時只能使用一次。」

  出現了,自制能力的部份。

  這樣推斷,大概是資料寫入的形式吧……

  不想太多了,先解決眼前的困難。

  001動作有如影片用零點五倍的播放速度上映著。

  他是個聰明的參與者,找到專屬武器,而且還「登入」到這房間。

  以時間線看來,「滅膳」應該還在樓梯口,重點在於,七十七號出現了沒有。

  我再次跑下樓梯,嘗試向腦內聲音查看稱號。

  「稱號查詢。」我試用口語指令。

  「現稱號為『行者』,可晉陞到『獵行者』或『噬者』。」

  做到了,成功用口語查詢。

  但仍未知到究竟「登出」回到房間是否影響著時間線。

  記憶中,我是在城市公園被打倒的。

  記憶中?

  對了,001那可惡的「燥狂病者」。

  然後用了三天的時間建立著存儲與讀取的系統。

  我現在應先跑到地市公園吧。

  不,用飛的。

  「使用能力:記憶飛翔:在記憶中到過的地方,三秒內以飛行的方式到達。」

  腦內聲音又再起。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30日
-第十章:措手不及

  「好悶呀……」逗留在棄置電路集匯處的我在納悶。

  其實有一大堆的事項要做的,由於沒有限期,記錄被清空了。

  腦內聲音也靜了不知多久,完完全全不可以控制的。

  我卻只可以靠僅有的記憶,理解一下,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事。

  就似是很那些老土的梗,模疑人生中的玩家取消了剛才的選項一樣,一直停留在原地。

  驚喜的是屏膜出現了令人興奮的畫面!

  一個古老,對現在來說是古老了吧,古老的圖畫,一個老人的側面。

  有點像……

  像「北國旅人」,如果這幅畫是有名字或標題的話。

  應該是這個名字了吧。

  「管理員呀……」我開始自然自語了。

  怎麼努力都想不起,還有甚麼要做的,待辦事項,是一片空白。

  所以,也就這樣一片空白的坐著。

  唯一伴隨著畫的,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曲子。

  ~是有種人 純粹熱愛耕耘……

  是七十七號被打敗了?

  開始有訊號傳回來了。

  很微弱,但實在。

  「A、A、A、B、A、CCCCCCC……」

  看來,這通訊器不怎麼可靠……

  唯一可以肯定的,只是他人沒事吧。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24日
-第十一章:天選之人

  「瞳姚里美……」又多一個不認識的人物。

  有夠麻煩呀……

  「這個女的好像不錯喔,應該不會這麼易就被殺吧。」七十七號在遠處觀察著。

  被「滅膳」殺害的參與者總數到了三十七個了。

  自從有了「光球」之後,我們到過的地方,都可以進行不超過一分鐘的觀察。

  時間雖然是很短,但在不斷反覆練習下,我和七十七號都開始掌握到行動的節奏。

  現在是第三十八個了。

  還未來得及排上編號,就直接成為肉碎。

  在地時間過了九天,由七十七號找回第一把武器開始算起。

  「武器*雪飲刀—使用者稱號:『屠者』。」腦內聲音響起。

  這是第一個七十七號成功成整寄回來的訊號。

  在廢棄的資訊站待久了,開始成了半個基地。

  參與者001在追踨「褥狩」的去向時,連他人都失了去向。

  開始習慣了人來人往的這個系統了。

  現在基本上可以斷定,邏輯在這裡是完全不適用的。

  時間流動也只有一分鐘會準確,就是查看所在地或曾到的地方的那一分鐘。

  「好難呀,這個題目……」面對著開始成型的基地,我卻隱隱的毫不放心。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17日
-第十二章:回憶的顏色

  「我想回看一下發生過的事情呀……」我抱怨著。

  「別回頭了,未來的事還說不準呢。」對講機傳來七十七號的聲音。

  已經把設備優化到這樣了嗎?

  不愧是有備而來。

  「喂?」這思想空檔都被抓住了,七十七號在我沒回應的這零點幾秒間追問。

  「我還在,只是奇怪你怎麼就到對講機的。」

  「剛剛跑到深水埗了。在『管理員物品清單』中,就有一系列設備呢。」七十七號還開始教我。

  「你是怎樣開發這世界的呀……」七十七號今天,比較多話。

  他是想表達我連這些基本操作都不懂吧。

  「你稱號沒變吧?」他再問。

  「仍然是『行者』沒錯,。」我還查看了一下,在腦內聲音沒發出之前。

  「仍然只是『行者』吧?你這個懶鬼!」對講機傳送不到語氣,但感覺到言詞間七十七號的氣焰。

  七十七號說:「我已經擁有三個稱號,同時有一個是進階了呢。」

  「那就恭喜你好了。」

  「不過呀,這些稱號,可能只是個假像喔,畢竟這裡就其實不穩定的。」我好心提醒著。

  「別完全相信『那個聲音』嘛,你說了超多遍的。」對講機傳出另一把聲。

  奇怪了……

  「你是?」怎麼這個世界,就是如此難估計的呢?

  「我是你的『伏筆』。」聲音,同時在腦內和對講機發出。

  如果是真的,這也太懶了吧?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10日
-第十三章:漫長的日子

  「就是這樣,又過了多久呀……」我又再一次埋怨。

  「管理員大大呀。你怎麼剛開始就半放棄狀態的喔。」瞳姚出現在旁。

  「哇,你這樣也太跳脫了吧,懂一點私隱嗎?」

  「你要知道,這是你思想空間呀……」

  「我可以再跳脫多點的。」她旋轉著身子。

  又跳上電腦桌上,同時跳下來,姿勢好不古怪。

  「只是你跟不上,或者說,你太古板了……」

  文字,有它本身的力量,可惜,這力量也同樣局限於文字之間。

  「再努力多一百倍吧,這樣的進度看來,你永遠也只會是個『行者』。別以為當了個『管理員』就高高在上的。」瞳姚繼續肆無忌憚的在我身邊跳來跳去。

  「我早早離開了那種靠想象力來維持世界的無力人生了。」

  「只有弱者,才會用幻想,來對抗現實的,我一直都是靠雙手喔。」

  嘴巴厲害的人滿街都是,我才不是為了成為其中一個而創造這裡的。

  雖然以實績來量度的話,『御三怪』依然絲毫無損,顯得這說法是有點無力的。

  「你才是應該有點當主角的覺悟吧……」我向她報以沉默的眼光,把話題的重點轉移。

  「甚麼?」

  原來,她是不知道的。

  「你的編號,有記著吧?」我質問著。

  「太麻煩呀,忘掉了。」她側著頭。

  這難捱的時段,有她出現,也算是一項特備的娛樂吧。

  「這樣呀……」

  難辦了,因為,我也忘掉。

  「你有沒有下一個任務的指示呢?」她也關心著任務的。

  但我身份上,有點尷尬……

  (任務呀。你還差一個喔。)

  內腦聲音變調了!

  「別要多跟她們接觸,你不是有提醒過我嗎?」七十七號在對講機大叫。

  今次大獲!

待續……
ク遠 アスカ 3日
-第十四章:餒敗屢戰

  大獲意指,不小心睡過頭的那一種覺醒。

  看向鬧鐘比原定時間遲了幾小時的那個感覺。

  「一不小心跟「參與者」有過多的接觸……」我心想。

  引致系統將削弱對「管理員」所產生的保護機制。

  就像身體一時之間涉取得過多的糖份一樣,會令體內胰島素上升的自然反應。

  「參與者」跟「管理員」之間,也依存著這一種微妙機制。


  可以合理地推斷,這世界用以生成物體的數據間,大概以科學的角度來看,也是一種類似的關系。

  是自然而然的結果組合,跑步就會流汗;在這世界,跟「參與者」互動就會令「管理員」的可控項減少。

  「怎樣?把別人的生命隨意改寫可有樂趣嗎?管理員大大。」瞳姚問。

  「推進故事的方式只有靠你們呀,我摷著凌亂的頭髮。」

  「我們的關系,就只像是汽油與發動機吧……」

  「汽油有它燃燒的理由,而你卻只是在看著我們殘殺為樂!」瞳姚說。

  「不這麼想嗎?你們也有本身殘殺的理由吧。」

  記憶漸漸恢復的我,開始回想一個個「參與者」的來歷。

  「瞳姚里美,資料沒記載,但你是嚮往殺戮中得到快感吧。在填寫求職意向時,興趣一欄是寫著『殺戮』的。」

  她呆了,不懂反應。

  「這人竟然知道那份亂填的求職意向……」瞳姚心想。

   「你也不過是資料本子下衍生的一個模組吧。如果沒有了『汽油』,就連繼續運作都會出現錯誤。」我開始看穿她了。

  褥狩!

  在不為意間,由電路版之間侵入了我的「夢」嗎?

  難怪沒有觸發「危急飛翔」,它是在一公里外等待了足足八小時吧。

  「你就如此不敢露面喔。」我嘲諷。

  「時間到了。」瞳姚溶化掉。

  現在一定是我在漸漸成型的基地中睡著時。

  我最後的記憶是看到瞳姚的傳送。

  而剛好是八小時吧……

  「褥狩」以瞳姚這個人物作為了模組,來對我進行了未知的「攻擊」。

  我把七十七號由對講機送過來的聲音無視掉了。

  既然是我的「夢」呀……

  好好地開打吧。

  我截下腿部的一雙翅膀,化為武器。

  「來!我先用你練練手。」我用雙刃掃開前方的儀器。

  「生物編號003,取名『褥狩』,收服可得稱號『築夢者』,找出其本體可得稱號『獵夢行者』。」

  「成功破除『褥狩』技能:夢鏡鉗制,獲得稱號:『醒覺者』。//註*醒覺者固有技能『意識解離』:可偵測當前世界的次元複雜度。」

  腦內的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