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conc 123日
其實我搵返劇場版的草稿了,不過都係開咗post先:Ddw
conc 123日
第一百零四章 大激想

一九七三年七月三號,一名男嬰喺鄉城一間留產所度出咗世了。佢老豆重金禮聘咗一名婦產科醫生,本來擇好時辰諗住開刀攞個B出嚟。點知個老婆提前作動,又遇上大塞車,個B仔個頭差唔多凳出嚟。去唔切醫院,咪唯有扶住老婆拿拿淋行入是旦一間留產所生囉。
conc 123日
生完之後個老豆即刻拎個仔嘅時辰八字打俾何天師,即係當初收錢幫呢位先生擇日剖腹嘅人。

「乖乖不得了。」何天師一聽完呢個B嘅出生時間,屈指一算,嚇到用家鄉口音說了一句。隨即揮一揮衣䄂,匆忙搭白牌車趕至留產所。

穿著深藍色長掛的男人行出驕車,行入留產所。B仔老豆見到大師嚟到,大吃一驚,衝去門口迎接大師:「大師大師,何事驚擾你前來?」
conc 123日
大師神色非常凝重的捉實B仔老豆隻手問:「你個仔嘅八字,而家有幾多人知?」

穿著白色裇衫加兩條吊帶的B仔老豆側頭一想然後說:「暫時得接生醫生同姑娘知,啊!仲有我老婆知。」

何大師這才鬆了一口氣說:「咁都好啲。」

B仔老豆不明所以,問大師:「大師大師,乜我個仔嘅八仔有問題咩?」

何大師一言難盡的看著B仔老豆,再看看四周,附近的長椅坐著兩名孕婦,拖著一個細路,於是將B仔老豆拖入男廁,見到入面冇人,鎖上廁所門,這才安心的說出以下分析。
山系型男必入手爆紅越野鞋
Hoka One One男裝跑鞋八五折優惠碼「NEW15」HK$885!
www.matchesfashion.com
贊助網站
conc 123日
「你個仔傷官太多嘞。」何大師對B仔老豆說。

B仔老豆唔明解咁問大師:「乜有傷官唔好咩?係咩有傷官就會㓤傷個官呀?」

何大師用一言難盡的眼神幾番斟䣱後說:「非也非也,只係條命生得太好,恐怕會招禍呀。」

B仔老豆問大師:「既然命好又點會招禍呢?」

何大師決定說一個善意的謊言:「一個細佬考試唔駛點溫書都攞一百分,你話佢啲同學仔妒唔妒忌佢?」

「好妒忌呀!」

「想唔想打佢一身?」

「直頭要佢一鑊金啦。」B仔老豆揸實拳頭說。
conc 123日
於是何大師說服咗B仔老豆更改兒子的出生時間。因為個老豆驚阿仔受唔起太好而夭折。咁啱那是一個貪污盛行的年代,那是一個全城市民都要交「片」畀勒哥的年代。B仔老豆將個仔嘅出生時間同另一名男嬰嘅出生紀錄調轉咗,封咗封利是仔畀另一名男嬰,然後叫自己個仔努力讀書長大成人。



第一百零四章 完
conc 123日
我睇一部小說提到「傷官」,諗返起好多事。

大約十一年前嘅高登,嗰期好興紫微斗數。有個post話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嘅八字有三個「食傷」(好似係)。

咁其實我追過當時幾個紫微斗數post但係我冇天份囉。所以記唔清克林頓係有三個食傷定係三個傷官。
conc 123日
揀1973年是因為上星期個市跌好多,油價也跌很多,所以揀咗上次石油危機拖冧大市的年份。

聞說「傷官」是造反命呢~難道此子會成為新一部的主角?

咁講返更改出生日期。有睇過《藍色生死戀》都知道撈亂病歷是很容易做到的。

另外徐樂吾曾在著作中推算出康熙的生辰八字和玉碟紀錄有出入囉。
conc 122日
第一百零五章

鄉城出生登記處收到常滿的出生登記後,將佢老豆填好的表格交到強力部門手中。強力部門有個卜算組,負責將收到的鄕城人八字排盤,找出需要特別留意的人。

卜算組某君排好常滿的八字,嚇到鼻哥窿都冇用。急忙拿著手上的八字搵主任。主任看到此子竟然有四個傷口,嚇到下巴都甩埋,拖埋下屬一齊向咖哩佬報告。
conc 122日
當時強力部門的阿頭是意大利人,佢叫加列努。佢唔食咖哩但係佢屬下私底下叫阿頭做咖哩佬。取其諧音也。

咖哩佬在辦公室聽完屬下的報告,問卜算組主任:「八字有三個「傷官」可以做美國總統,咁有四個「傷官」會點?」

「可以統治全世界。」卜算組主任說。
「同佢派人監視呢個細路。」加列努用意大利口音的廣東話說。
「Yes.Sir!」兩名屬下收到指示後離開阿頭間房。
「Hope is not a 墨索里尼。」加列努看著百葉窗說。
conc 122日
常滿今年八歲,就讀全門街坊福利小學。今日呢位百厭星,依然激到Miss紥紥跳。

班主任放下手上的粉筆,目光由黑板轉向學生。常滿沒有發現Miss突然安靜,繼續同坐佢隔離個男仔傾擒日《鹹蛋超人》嘅劇情。

Miss嬲到頭頂冒煙,睥實常滿。班上其他學生靜曬咁望住Miss。

常滿朝著友人做出超人放死光的招式,Miss怒吼:「常滿!」然後罰佢出走廊企。
conc 122日
過咗幾年,常滿升讀朝州武館津貼中學,加列努看著常滿咁多年嚟收到嘅常滿成績表,搖了搖頭,然後close file。

他執拾好桌上的東西,準備交接。再過十幾個鐘頭,他就可以返老家享受退休生活了。

唔駛再見到加咗菠蘿嘅pizza. Bravo!




第一百零四章完
conc 122日
四個「傷官」是我亂噏的。
conc 122日
第一百零六章

「I hate Emporor. He wants to kill me and his daugther.」 穿著粵劇服裝的應雲深,用英文唱完呢兩句粵曲之後,頂唔順自己嗌cut。

他戴著黑色的官帽,粉紅色的戲服,水袖一揮,隨時準備好fing水髮。

「喂大佬你唔好亂改歌詞好喎。」平時有陪長輩唱粵曲的應雲深批評戲劇社導演。
conc 122日
鄉城中雲戲劇社導演面對演員的質問,懶懶閒咁話:「呃吓鬼佬啫嘛。有乜所謂喎。」

今年校慶戲劇社要表演英文粵劇,導演是但將《樓台會》、《香夭》和《鳳閣恩仇未了情》的曲調cut出嚟再撈埋一齊,翻譯歌詞做英文就算數,完全沒有理會故事合唔合理。

尤其是無啦啦要加埋打關斗、fing水髮和加句「哎吔吔」的歌詞,激到應雲深火滾。
conc 122日
無奈粵劇呢啲咁Chinese嘅opera,本身要有文化底蘊先至唱得好。所以導演縱使日日排戲嗌交嗌到想換人,依然沒有換走應雲深。

「既然今日排唔到落先,不如聽日再排過呀?」女主角對導演和男主角勸交。

於是導演嗌咗句:「今日排到呢度啦。」然後行落舞台。負責燈光和音樂陳嘉隆熄機,由布幕側邊行到舞台前面,問女主角和男主角一陣要唔要去食雪糕。

「我發現咗一間希臘雪糕店,好好食㗎!」陳嘉隆大聲宣佈。
「係咪㗎?」女主角質疑。
「咁快啲去囉。」應雲深說。
「係咪你請先?」女主角問。
應雲深應允。

於是三人前往希臘雪糕店幫襯。


第一百零六章 完
conc 112日
第一百零八章

加列努仲有十六個鐘頭就可以退休返羅馬咬長糧,然後他收到一個電話。

係輔政司打嚟。

他拎起辦公室電話的聽筒,嚇到雙眼發直。

「乜話!督爺死咗?佢點死㗎。」加列努看著office內文件櫃上方的聖母與聖子畫像,問電話另一頭的輔政司。
conc 112日
輔政司說他也不知道詳情,只知道督爺在睡夢中逝世。同時收到一名道士的電報,說他夜觀天象,發現三尖八角銀行的地盤有一道邪氣劈向督爺官邸,於是打嚟special department叫加列努即刻派人詳查此事。

這是繼上次日軍捉走督爺之後鄉城第二次失去領袖。加列努放下聽筒,即刻叫曬班下屬入嚟開危機會議。
conc 112日
加列努在office內詢問下屬意見,迅速作出決定。他打電話去大貓銀行,借咗兩個大貓銅像擺去輔政司屋企門口守住。

幸好,現在的department head是意大利人。講到使用石像和銅像,開正意大利人嗰瓣。

相傳,鄉城開埠初期,座落於核心地帶的獅子銅像會食人。一名漁民看到銅像嘴角有血,嚇到周圍同人講。後來衙差綁咗條鐵鍊喺獅子腳度,這才平息了公眾恐慌。
conc 112日
後來,日本仔打到嚟,將鄉城所有嘅銅像熔曬佢,晚上沒有人夠膽出街了。

縱使銅像說牠吃的是妖獸不是人類,but who cares? 鄉城之後好似得返大貓銀行有重新鑄返隻大貓守門口。啊!仲有。成日鬧鬼嗰個公園也重新安放了女皇銅像鎮住個場。

加列努的手下搬咗兩個臨時徴用借用嘅銅像去輔政司官邸。同時,他旗下的道士也來到官邸拜會輔政司。
conc 112日
一名道士站在官邸前面嘅花園,見到手上捧住嘅羅庚支指針係咁轉係咁轉係咁轉,他的徒弟即係拔出背上的桃花劍,指著屋外的行人路戒備。

「道長!點算?」臨時做咗一次搬運工人的special department成員察覺到異狀,紛紛圍著道長求助。

「而家屋外嘅磁場好混亂。」某名占算組的成員說。

道長看著羅庚,若有所思。然後問輔政司借佢屋企部電話,call埋其他師兄弟,帶齊嘢,速來官邸佈陣。
conc 112日
十幾個道士浩浩蕩蕩來到輔政司官邸,其中一名道士捉住隻公雞,切開雞冠,滴咗幾滴血落隻碗度。前園豎立起好幾塊黃色的旗幟,道長在一張長桌上舖上黃布,擺咗個香爐,誠心上咗三支香。然後作法。

好多個道士在黃旗陣中持著桃木劍跑來跑去,現場狂風大作,然後一名道士將碗入面的雞血灑在門口,形成一條橫線。

然後,風平息了。

道士們紛紛收起桃木劍,累癱在地上,有人甚至乾脆席地而坐。
conc 112日
道長看到手上的羅庚冇再亂咁轉,向輔政司報告他們開壇作法完畢,順手show咗一段英文:「You can have a good sleep.」

輔政司與他握手道謝,眾人執嘢返歸。加列努收到手下的電話報告,聽完之後放下聽筒,熄燈,拎住個公事包離開了辦公室。



第一百零八章 完
conc 112日
第一百零八章是取材自當年中銀用風水劈死了港督尤德的都市傳說。
conc 112日
當年嗰隻獅子銅像好似傳聞話連續五晚都嘴角有血。

開壇作法及羅庚嗰部份完全是我亂寫的,沒有考據過。我是旦拎以前港產片入面殭屍片入面嘅場面來充數。

本故事純屬虛構。
conc 111日
第一百零九章

某年某月某日,鄉城某間村屋,馮師奶正在廚房洗碗。她朝著客廳嗌:「衰仔,幫我出去倒垃圾。」

坐在客廳對著電視機揸著遊戲機手掣的馮家明回道:「打緊機呀。一陣先倒啦。」

馮家明雙手不停㩒掣,然後電視機入面的比達打倒了魔人布歐。

電視機響起歡呼聲,然後是廚房傳出雞毛掃擊打牆壁的聲音。

「我我我即刻去。」阿仔拎起廚房袋垃圾落荒而逃。
跳到頁尾